(完整版)李辰枫白菁菁全文阅读_妻子的诱惑小说完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01:32

李辰枫白菁菁全文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妻子的诱惑》是作者灯草香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李辰枫、白菁菁之间的情感纠葛,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介绍在线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妻子的诱惑》在线阅读<<<<

妻子的诱惑小说

“这是贺兰茜,以前你们见过的。你们聊吧,我先出去买点东西。”菁菁有意无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看一眼贺兰茜就出门去了。

“沙发上坐吧。”我强忍住内心暴躁的情绪,扭过轮椅到沙发边,假装费力起身的挪步到沙发上。

贺兰茜倒是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超短的牛仔短裤露出大半个雪白的臀部,微微弯着腰,从我这个位置看去,胸前的双峰清晰可见。

我咽了咽口水,难免有些口干舌燥:“说吧,菁菁身上那张迟志忠的名片,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

“哈哈哈,姐夫,你没开玩笑吧?菁菁姐可是大众一致认为的贤妻良母。只不过工作实在太辛苦了。那天我们都喝多了,本来是认识了一个很棒的康复师,准备给你做腿部康复的,谁知道拿错了名片。”

贺兰茜灵活的小舌头不停拨弄着手里的棒棒糖,在唇齿间不停流转。一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稍微好受一些,却依然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好,即使是你说的那样,那为什么那张名片会在菁菁的内衣里!”我一拍沙发,突然意识到不应该这样对着一个小姑娘大吼大叫,又立马收起刚才凶神恶煞的样子。

“哎呀,姐夫你真的是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我和菁菁姐这么多年的交情,我只是喝多了就和她开个玩笑,把名片塞进去了而已。”

看着贺兰茜眨巴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清澈无比。看上去并没有说谎,想起我先前对菁菁那样子的态度,我真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光。

明明菁菁那么努力的为了我们这个家,我却不断怀疑她,我真不是个好丈夫!我正低着头内心悔恨不已,突然就感觉到腿上一沉。

贺兰茜两条白皙光滑的大腿压在我的腿上,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修长的手指拨弄着我的耳垂,我的下体明显有些异常。

“怎么?你还是不信吗?”贺兰茜的声音细细柔柔的,从嘴里吐出来的气息还带着甜甜的糖果味,我的心跳顿时开始加快起来。

“没......没有。你不要这样,到时候菁菁回来要是看到,那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微微推一把贺兰茜,没想到她却更加用力粘上来。

“你怕什么?菁菁姐买东西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我只是想说......名片的事情,我用我的身体打包票,菁菁姐真的没什么!要是我有半句假话,我心甘情愿陪你睡!”

我万万没想到贺兰茜是这么耿直的人,这也太开放了!害得我被自己的口水一下呛到,有些慌张的把她的手扒拉开。

“别闹,我信,我信了。”我端起桌上一杯水喝下一大口,压制住心里焦躁的欲火,好歹也是那么多年没有开过荤了。

“姐夫,你看我......漂亮吗?”我刚把贺兰茜推开,她自己又往我身上贴,一对酥胸撞在我的胳膊上,我的下体已经肿胀的不行。要不是坐着,看不太出来,真的是丢死人了。

“漂亮漂亮,那......你坐好行不行?”我没想到菁菁身边的人竟然都是这个样子的!突然开始担心起她会不会被这些人给影响到?

贺兰茜突然猛的起身,一屁股坐在我的铛上,我下意识一挺身,皱着眉头看面前这个妩媚的女人。

“你说......这么多年你应该都没和菁菁姐......那你这个东西,还能用吗?”贺兰茜低垂着眼眸,里面似乎有一团欲火一般,一根手指不断在我的胸前,脖子上来回摩挲。

我一下面红气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只不过是瘸了腿!何况我现在已经......”我思索一番,还是不把腿好了的事情说出去的好,最起码暂时要保守住这个秘密。

“那,这么久没有过情欲,一定难受坏了吧。菁菁姐的身材有那么好......”贺兰茜超大的CUP压在我胸前让我喘不过气来,突然伸出舌头舔到我的耳垂。

我浑身如同触电一般,陡然一愣,下体的肿胀感越来越明显,我立马推开贺兰茜,自己往边上挪挪。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我和菁菁的事情。她只是拜托你来解释,现在你解释的也都解释完了,你可以走了。”一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出言挑衅我,怀疑我的男性能力,我一下气不打一处来。

“你看看你,这幅恼羞成怒的样子。我也就是好心替菁菁姐问问,万一你那方面不行了,可得好好加强手上的功夫啊。”贺兰茜竟然能把这种事情说得如此自然?就好像平常吃饭一样?

“我回来了。”菁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她红肿的眼睛,我的心里微微有些愧疚起来。

“行了,该说的话我也都说了,菁菁姐,那我就先回去了。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呢。”贺兰茜站起身,像个没事人一样,我看着菁菁努力挤出笑容点头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婆,我......”我身体往前一点,话还没说完,菁菁就换下鞋子上楼去了。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你自己饿的话点外卖吧。”我听着菁菁冷言冷语的气息,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知道自己冤枉了她,她心里一定很难受,又不好怪我。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菁菁已经倦缩在被子里,也不知道谁没睡着。我也不敢上前去打扰,只愣愣的坐在窗前整整一夜。

到了早上,我看一眼熟睡的菁菁,也到了我该去上班的时间。看菁菁好像还不太愿意和我说话,我无奈只好自己出门。

刚走进美容院,打算去更衣室换套工作服,路过女更衣室的时候却被我听见一些异样的声音。

“啊~你讨厌啦。不要......现在不行啦,一会儿他们都要来上班了。”徐姐娇嗔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门还是虚掩着的,大概是男人的好奇心,透过那条缝我往里面张望着。

“骚货,是不是太久没干你,痒了?”迟志忠把徐姐按在台子上,一双咸猪手不停的揉捏这徐姐胸前硕大的球,我看着徐姐泛着红晕的脸,不仅支起小帐篷。

“别闹了,啊......一会儿被别人看见了.....”我眼睁睁看着徐姐的白色蕾丝内裤被利落褪去,迟志忠的手在她双腿间不停来回摩挲,迫使她发出一阵阵娇喘。

“还说不要?嗯?我的手都被你弄湿了。”迟志忠迫不及待要解开裤子,下身用力一顶,徐姐整个人往前一仰,发出一声令人浑身酥软的叫声。

我的裆部已经微微有些湿润,男人的......液体慢慢溢出。

“叮铃铃——”好巧不巧我的手机偏偏这个时候响起来,里面两人几乎同时把目光转过来。

徐姐涨红了脸急急忙忙把自己的衣服穿起来,迟志忠就没那么好惹了,一提裤子气势汹汹往我这里来,一把拉开更衣室的门。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没眼力见的东西!”迟志忠似乎是有些恼羞成怒,脸上青筋凸起。

徐姐踩着碎步赶来一把挽住迟志忠的胳膊,脸上一脸明媚的笑:“好了,他是新来的,不懂规矩,他也肯定不敢说出去,对吧。”

也不知道徐姐遇到这种事情怎么还能笑得出来,挑眉看我一眼,我看着迟志忠的脸色,看来我不认怂是不行了,最起码要保住这份工作。

菁菁一人撑起这个家已经很辛苦了,我怎么都得保住工作,最起码到拿到工资才可以啊!

“是是是,我,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是我没眼力见,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走。”我附和着笑,如同一条狗一样,眼神里却是恶狠狠看着迟志忠,这个老色鬼!

“赶紧滚!赶紧把他给我辞了!迟志忠几乎是用命令的口气朝着徐姐大吼,我把目光看向徐姐。

“干嘛呀你,人家都说新来的了,你生那么大脾气干什么!辰枫!还不赶紧回去换工作服,准备上班了!”徐姐朝我厉声斥责,我心领神会立马点头推着轮椅进到男更衣室。

我心不在焉的换好工作服,刚准备出去就撞到徐姐进来。

“对不起徐姐,我不是故意要......”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开始微微发烫,一定是红透了。

徐姐却叼着一根烟,靠在桌子上:“有什么好害羞的,七情六欲人之常情嘛。不过我还真没想到,竟然能被你碰上。”

仅仅冲着徐姐刚才替我解围,我也觉得她一定不是什么不好的人,只是被迟志忠那个老色鬼糟蹋了,真是可惜。

“徐姐,我有件事情很好奇。”我看着徐姐吞云吐雾的样子,还是忍不住问出那个问题,徐姐点点头示意我说。

“我想不明白,徐姐你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看上迟志忠那个油腻的中年男人,还是个色胚!”我一想到迟志忠的名片塞在菁菁的内衣里,虽然并不是有意也无事发生,但是依然愤愤不平。

“呵,男人想要什么?不过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罢了。我只要他的钱,他的人......我得不到。”我在徐姐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失落,看她吞云吐雾的样子,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对不起徐姐,我好像问太多了。”我转一转轮椅,就准备出去,从余光瞥到徐姐的目光似乎一直都盯着我看,弄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佳佳,今天这么早就来了?”我刚下楼就看见佳佳在前台神色慌张,摆弄着裙子,她听见我的声音,脸上露出尴尬的微笑点点头。

我一直听说迟志忠这个老色鬼,总喜欢揩店里小姑娘的油。加上佳佳这个前台,本身就是个安静的小角落,人长得俊俏,只可惜是个瞎子。迟志忠更是对她心怀不轨了,徐姐也向来不敢多嘴。

“佳佳,你要心里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们大家说的,可千万别自己憋着。”我叮嘱一声佳佳,这个小姑娘生性不爱说话,我也一直都是当她妹妹一般。

佳佳点点头,我却是无奈摇摇头就进了按摩室,等着第一个客人进来,我就能开工。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就踩着高跟鞋进来了,坐在按摩床上,扭头看我一眼。

“愣着干什么,我今天胳膊酸痛的厉害,你来给我把衣服脱了。”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自然,一点都不避讳我是个男人,分明是想着反正我估计也没有什么男性功能!

我愕然一愣,只是这个旗袍,还得我绕道女人身前去替她解开胸前的扣子。我咽咽口水,扭过头闭着眼睛替她解开了扣子,她就趴在按摩床上闭起眼睛。

“没想到,还是个纯情的男子。服务了这么多客户,难道还没看习惯嘛?”女人的声音轻轻柔柔的,我看着这个女人曼妙的身材,长出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心里的一团火。

“美女你真是说笑了,我只是个新来的,按摩手法也没有别人的好,你能来照顾我生意,我就很开心了。”我努力转移话题,女人轻笑一声。

“真别说,这手法虽然没有别人的来的专业,但还是挺舒服的。”女人趴在那里一脸享受的样子。

按照规矩,我替她按摩2小时,她穿上旗袍踩上高跟鞋就出了门。还不忘回头朝我抛一个媚眼,我瞬间感觉自己像是浑身触电一般。

刚送走这么一个客户,就见迟志忠推搡着佳佳进来,估计是没想到我在里面,显然见他愣了愣。

“你在这干什么,赶紧走!”迟志忠朝我呵斥两声,就转脸笑起来,把佳佳推到按摩床前,自己躺了上去。

“老,老板。这不合规矩,我只是一个前台......不会按摩。”佳佳明显一脸难堪,我刚想上前解围,就看见迟志忠对着我瞪一眼。我想到刚才徐姐好不容易替我解围,也不想为难徐姐,想着先出去观察观察再说,万一是我想多了呢。

我扭头滚动着轮椅的轮子出了按摩室,特意没有关严门,迟志忠这个色胆包天的老色鬼,估计是色欲熏心了,也没在乎我关没关好门。

我四下看看,还在附近都没人,我就猫在门边看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来,替我按按,我这段时间累了。”迟志忠平躺在床上,抓着佳佳极力反抗的手,往自己的胸上按!

真是个不要脸的!就这样的德行,我又想起菁菁内衣里的名片,开始半信半疑起来。就算菁菁不肯,可能也会被逼迫!

“老板,你,你别这样。”佳佳站在原地也不敢怎么动弹,迟志忠坐起身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悄悄伸进她的裙底。

“啊!”佳佳大叫一声,立马后退一步,我看情况不妙就直接一推门进到里面。显然迟志忠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瞬间恼羞成怒。

“你个不长眼的!进来干什么!我让你进来了吗?”迟志忠下床,抄起桌上一个烟灰缸就朝我砸过来。

“老板,你这么做恐怕不太和规矩吧。我们这里虽然算不上什么正规按摩,但也不是你这么个做法啊。”我强忍住心里想杀了他的怒气,面色阴冷看着他。

迟志忠怒的一下站起身,朝着我走来,一把抓住我的领子。我也丝毫不畏惧他,谁让他有玷污菁菁的嫌疑?

“你个死瘸子,自己功能障碍,三番五次坏我好事!你看我怎么跟你算账!”可能是迟志忠的声音比较大,惹来了隔壁按摩室的客户跟徐姐。

徐姐见状立马上前,上来就拉开迟志忠:“哎呀,迟哥你这是干嘛?”徐姐脸上依然是明艳的笑,在我看来更像是夜场陪酒的女孩子,笑脸相迎早就变成了习惯和常态。

迟志忠一把甩开徐姐,手指恶狠狠指着我:“徐云!我告诉你,今天不管说什么,你都给我把他开了!”

这句话,今天一天迟志忠就说了两回,都说事不过三,估计这一次是真的逃不过一劫了。徐姐立马上前,突然在我脸上落下重重一耳光。

“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迟哥道歉!”徐姐声嘶力竭朝我吼着,我怒目看着徐姐,她背对着迟志忠对着我挤眉弄眼。

我没说话,扭过头谁也没看。我又没有做错事,理直气壮是自然的。是迟志忠这个老色鬼先动的手,我不过是在保护一个小女生罢了。

徐姐看我完全不领情,上来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打在我脸上:“还不道歉!你还想不想干了!想让你老婆永远吃苦吗?”徐姐这话一说,我的脑袋嗡的一下,似乎什么东西被掏空了一样,但又好像是因为这句话提醒了我什么。

我不能再让菁菁一个人吃力的撑起这个家,我长出一口气,看着缩在一旁的佳佳。今天是我救了她,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我就想赌一把,如果她肯出来为我作证,我怎么都不可能低头!

“徐姐,我是在门口看见迟哥先骚扰的佳佳,是为了救她才会这样。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不信的话,你可以问佳佳。”我把目光转向佳佳,她却只会一个劲地发抖。

“佳佳,你自己说,是这样子吗?”徐姐轻哼一声,也不看佳佳,反倒是死死盯着我。

佳佳畏畏缩缩,低着头,努力摇摇头。我一看她这样,心里真的是像吃了什么似的,后悔的只想捶胸顿足。我怎么就救了这么一个人?我还以为她能为我辩解,看来都是奢望罢了。

我点点头,面笑心不笑的看一眼迟志忠:“行,对不起,今天是我错了。不应该多管闲事,我先走了。”我说完就回到了男更衣室,坐在镜子前。

“还生气呢?”徐姐从外面进来,好像在我的印象中,她无时无刻都叼着烟。我没看她,只愣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看我不理会她,徐姐微微一笑,倚靠着我一旁的桌子,目光在我身上不停打转,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你也别气了,难过的不止你一个人,大家心里都有难言之隐,我也不例外。”徐姐脸上风轻云淡,丝毫看不出一点情绪,也不知道她现在心里是开心还是难过,是想哭还是想笑。

“你不用说了,徐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迟志忠就是个王八蛋!欺负佳佳这样子胆小的姑娘,难道这样,你也不管吗?你们之间好歹也是有情有义发生过关系的啊!”

我内心纳闷,徐姐这长相,这识大体的样子,怎么也不会愁找不着好男人,怎么就能看上迟志忠这么个色魔?

徐姐摇摇头,掐灭烟头,弯下身靠近我,烈焰红唇离我只有两三厘米远,弄得我整个人心浮气躁的。

“怎么,难道我不跟迟志忠好,我跟你相好不成?”徐姐的样子突然变得俏皮起来,我愕然一愣,这么突然,实在让我有些惊慌失措。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徐姐就直起身子哈哈大笑起来:“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紧张什么的。至于那个迟志忠,我一直都知道他是个色鬼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这个店铺,都是他在罩着的。”

“那你不要这个店铺不就好了,何必要受迟志忠这个狗贼的委屈?”我看着徐姐,说实话她帮我不少,我自然不想看她这个样子。迟志忠能是什么好人?落在他的手里,徐姐能有好日子过?

徐姐却蹲下身,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大腿根:“我根本就不在乎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也是个正常女人。我当然......也会寂寞。”

徐姐在我面前拨弄着大腿的蕾丝网袜,惹得我都有些把持不住,但是菁菁的脸一下子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立马推开徐姐。

“徐姐......你,你别这样。被别人看到,会说你闲话的。”我的眼神凌乱,左顾右盼,根本不敢直视徐姐的眼睛。

“哎,可惜了,你要是个正常男人就好了。这样......你就能安抚我心里的空缺了,比起这样无关痛痒的口头安慰,好上一百倍。”

我甚至没缓过神,徐姐就已经转身离开男更衣室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