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入夜相思渐微凉最新章节-关苏苏冯默池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0 13:02

轻叶小说带来主角是“关苏苏冯默池”的小说名字《入夜相思渐微凉》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全文,作者是关苏苏。本站提供入夜相思渐微凉最新章节,关苏苏冯默池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冯默池总认为关苏苏害死了他心中的白月光也是关苏苏的亲妹妹关素素......


>>>>点击阅读《入夜相思渐微凉》最新章节<<<<

入夜相思渐微凉小说

冯默池冷冷瞥了她一眼,正要将袖子扯开,关苏苏却像是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放开他袖子,先一步攀上了他的肩膀。

她在冯默池耳边呵气如兰,“冯郎,你这样就要走了吗?你好狠的心。”

关苏苏自幼学的便是勾引人的功夫,如今她故意作态,一般男人根本扛不住。

冯默池一把将她推开,“滚开!”

谁知关苏苏并不走开,再次缠上冯默池,“冯郎,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就让我陪你春风一度可好?”

冯默池转过脸来,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你脏。”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好像钉子一样将关苏苏钉死在原地,刚才的娇媚全都化成飞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她却偏头笑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媚态横生,一般男人根本低挡不住,“是啊,我脏得很。可是在这青楼之中,谁又比谁干净呢?”

“放肆!”她话音刚落,冯默池就一声怒喝,“我不许你这样说素素。”

关苏苏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好像把关素素也骂进去了。关苏苏笑起来,从裙子底下伸出脚,一点一点,好像蛇一样,往冯默池腰下伸过去。

“是啊,素素是这世间最单纯的人,大家都舍不得伤害她。”而她呢?明明一母同胞,却人人嫌弃,恨不得她赶紧去死。

关苏苏笑着,好像一条美女蛇一样,“素素临死之前让你照顾我,冯郎,你就是这样照顾我的吗?素素九泉之下,怕是不能瞑目呢。”

“贱人!”冯默池咬牙骂道。

“是啊,我是个贱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在冯默池心中,她是“贱人”这件事情,从来没有改变过。

关苏苏朝他凑近了,两人唇齿之间,呼吸相闻,“可即便是面对我这个贱人,你也依然有反应不是吗——”

她话音未落,人猛地腾空,冯默池一把将她抱起来,直接冲到对面的空屋子,一把将她扔到了床上。

关苏苏猝不及防,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冯默池整个人就已经压了下来。他一边撕开关苏苏身上原本就岌岌可危的衣服,一边恨声道,“你真的是个贱人。”

没有任何准备,他直接进来,关苏苏当即痛得叫出了声。冯默池非但没有任何怜惜,力气反而更大了。

“贱人!贱人!真是个贱人!”

他越骂越凶,关苏苏反而伸出手来反手抱住他,她一边应承着,一边在他耳边小声问道,“冯郎,你还记得十年前那个小女孩儿吗?”

她刚刚说完,下巴就被冯默池握住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记得,当然记得。我一辈子都记得,当年那个小女孩儿救了我,如果不是她,也就没有今日的我。可是她已经死了,她为了救你,救她不知廉耻的姐姐,死了!”

关苏苏猛地闭上眼睛,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

是啊,那个小女孩儿已经死了。

早在十年之前,就已经死了。

一道和煦的阳光照在关苏苏的脸上,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刚才一抬手,就觉得浑身上下好像被人碾压过了一样。

身上全是痕迹,一眼便能看出昨晚上的激烈程度。原本应该躺在她身边的那个人此刻早就不见了,身侧一片冰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关苏苏动了一下身子,心中升起一丝既甜蜜又苦涩的滋味儿来。

到底,冯默池还是没有把她认出来。也好,这样,当初那个小女孩儿永远地被埋葬在他的记忆当中,永远都是纯洁的。

而不是现在她这样,被人鄙夷唾弃。

冯默池那样的人,她配不上。

关苏苏勉强挣扎起来,提起精神,熬了药,端到了关母面前。这一次,她倒没有再把药打翻了,而是看着关苏苏脖子上的痕迹,尖酸刻薄地说道,“好样的啊,昨天晚上,在走廊上就忍不住开始勾引人了,果然不愧是花魁娘子。就连我当年都要甘拜下风。”

关苏苏对她这样的话,早已经麻木了,她漠然说道,“娘亲,药要趁热喝。”

关母端着药碗,却不喝,“关苏苏,你这张狐媚面孔,当真让人恶心。也不知道冯默池怎么看得下去。”

“娘。”关苏苏终于忍不住,看着关母,“你究竟要针对我到几时?素素死了我也很伤心,她是为我死的,我也很自责,但是你身为我的母亲,难道你就要一辈子这么针对我吗?你是我的母亲啊!”

她从来没有嫌弃过这样一个生母,从来都是尽可能地对她好,为什么换来的却是她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和极尽侮辱之能事?

她不懂!

关母听了她的话,非但没有任何愧疚,反而露出一丝高兴的神情来,“这样你就受不了了吗?可我要告诉你,这才哪儿跟哪儿呢。你这一生,从生下来开始,便注定了要陷落在污泥当中,这点儿苦都受不了,你将来打算怎么办?”

不是受不受苦的问题,而是,“娘,我和素素都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偏心?”

偏心得,好像她根本就不是关母生的。可明明,她和素素,是双胞胎!

“哈哈,哈哈哈哈。”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关母放声大笑起来,“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你和素素都是我的女儿’?明明,明明我的女儿只是素素才对。”

关苏苏心中一凉,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拉住关母的手,不敢相信一样问道,“娘,你什么意思?你,你开玩笑的是不是?你乱说的是不是?”

假如,她不是素素亲姐姐,那她这些年来,为素素,为关母做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