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娇妻似火总裁宠上瘾最新章节-陆天擎黎浅小说作者淡月新凉

发布时间:2019-07-10 12:32

轻叶小说为您提供娇妻似火总裁宠上瘾最新章节。小编带来作者“淡月新凉”的小说《娇妻似火:总裁宠上瘾》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该小说讲述男女主角陆天擎黎浅的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娇妻似火:总裁宠上瘾》在线阅读<<<<

娇妻似火:总裁宠上瘾最新章节

好长时间没见,霍庭初依旧是她记忆中高大英俊的模样,沉稳又有些淡漠站在一个包厢门口跟人说话。

等跟他说话的那人离开,霍庭初一转头,这才看见了黎浅。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见到她却明显地怔了怔,片刻之后才喊了她一声:“浅浅。”

黎浅倒是格外平静的,微微偏了头看着他笑,“庭初,好久不见呀。”

霍庭初看着她,缓缓点了点头,“好久不见。还好吗?”

黎浅笑着点了点头,“一切如旧啊。”

霍庭初听了,看着黎浅的眸色忽然就深邃起来。

黎浅却只当没有察觉,又说:“对了,听说你前段时间结婚了,一直没碰见你,都没机会跟你说声恭喜。现在补上不算晚吧?”

霍庭初看着她精致如画的眉眼,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回答。

包间里却忽然有脚步声传来,随后响起一个女人柔婉的声音:“庭初,你在跟谁说话?”

话音落,霍庭初身后忽然就露出一张女人温婉秀丽的脸庞来。那张脸上原本是带着好奇的微笑的,然而看见黎浅的瞬间,微笑骤然一僵,取而代之的是惊愕与警觉。

黎浅将这样的变化清晰地看在眼中,却依旧微笑着,“这位就是你太太吧?”

“是。”霍庭初应了一声,伸出手来拉住女人的手,对黎浅介绍道,“我太太傅晚晴。”

黎浅很认真地看着傅晚晴,轻笑道:“真漂亮,也只有霍太太这样的能配得上你。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黎浅。”

傅晚晴也很仔细地看着黎浅,听见黎浅这话,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来,眼里的防备却更加明显,“你好,黎小姐。”

见这情形,黎浅便不打算再停留,只是道:“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改天有机会再见。”

说完她便转头走开,霍庭初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微微一拧眉,松开妻子的手走了过去,“浅浅。”

黎浅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看他,霍庭初却伸手指向一旁,示意有话想单独跟她说。

门口的傅晚晴见着这幅情形,不由得微微咬住了下唇。

黎浅照着霍庭初的指示走到旁边,这才又看了傅晚晴一眼,随后调笑着看向霍庭初,“你太太就站在那里看着呢,你却有悄悄话要跟我说,就不怕她误会么?”

“浅浅。”霍庭初却依旧认真地看着她,“你有没有听我的话?”

“什么?”黎浅轻眨眼眸反问。

霍庭初又皱了皱眉,这才低声道:“去看医生!”

黎浅听了,与他对视片刻,忽然轻笑出声来。

她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来,熟练地帮霍庭初整理了一下衬衣领子,却又在下一刻恍然大悟一般地收回手来,眼睛往站在门口的傅晚晴脸上一瞥,果然看见傅晚晴瞬间难看到极致的面容。

霍庭初也反应迅速地将她的手拉了下来,只是沉眸看着她。

“抱歉,一时忘形。”黎浅笑了笑,“庭初,你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我也有。既然已经分开,那我们就互不打扰吧。”

霍庭初看着她,眉头皱得更紧。

黎浅却依旧款款笑着,随后伸出手来朝傅晚晴的方向轻轻挥了挥手,这才转身离开了。

霍庭初依旧站在原地看着黎浅离开的背影,而傅晚晴早已经气得脸色发白,转头就回到了包间里。

谁知道刚刚走进偌大的包间,忽然就被人拉到了一旁的沙发里坐下。

在晚餐餐桌上一同用餐的方家千金方翘看看她发白的脸色,又朝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嘴上却问:“怎么了这是?出去说了两句话,脸色怎么难看成这样?”

傅晚晴抬头看了她一眼,分明欲言又止,却终究还是没忍住,“庭初是在跟那个叫黎浅的女人说话。”

方翘微微诧异地“啊”了一声,随后意味深长地叹道:“黎浅啊……”

她一面叹息,一面看向门口。霍庭初刚好从外面进来,见两个女人坐在这边说话,便坐回了依旧热闹的餐桌上。方翘收回视线,轻笑了一声:“那难怪你脸色这么难看了。”

傅晚晴一听她这样的语气,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他们俩的事,你知道多少?”

“都过去了,你还问来干什么嘛。”方翘笑了笑,“反正现在你才是名正言顺的霍太太,不是吗?”

“过去是过去,可是不代表没有存在过。”傅晚晴忽然拉住方翘的手,“我只在以前那些八卦杂志上看过他们俩在一起的消息,具体却什么也不知道。你就跟我说说吧!”

方翘眼珠子转了转,随后笑道:“那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也别跟霍庭初闹,不然我成什么了?”

傅晚晴咬了咬唇,“好。”

方翘捏了捏自己的耳朵,笑着开口道:“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可是他们在一起的消息传出来之后,真是跌破所有人的眼镜啊!”

傅晚晴只听到这么一句,脸色又急剧地沉了下来。

“全江城的人都知道黎浅是个什么货色,长得再漂亮又怎么样?不要脸的私生女一个,今天跟这个男人暧昧,明天跟那个男人约会。你也知道你老公是多正派的一个人,突然找了这么一个女人,多吓人啊!当时我哥他们都劝着他呢,别被这个女人的外表迷惑了,可是他偏偏就是听不进去……我想,他一定是非常喜欢黎浅的。”

傅晚晴眼眶倏地就红了起来。

方翘假装没看到她的模样,继续说:“当然,也不排除是黎浅这个女人手段高超不是?毕竟她曾经游走在那么多男人身边,怎么掌控男人,恐怕整个江城都找不出比她更在行的女人了。那之后,你老公出席每个公开场合都是带着黎浅的,两个人简直好得如胶似漆——”

“至于后来,他们为什么突然又分了手,那我这个外人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他们分手那阵,你们俩很快就走在一起了——”

傅晚晴脸色蓦地一白,方翘这才意识到失言,连忙拍了拍自己的嘴,“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老公肯定是发觉了黎浅的本质才突然醒悟的吧?不过你也知道啦,男人这回事,得不到的总归还是会念念不忘一些,况且还是黎浅那种手段高超的女人……”

傅晚晴想起刚才门外的情形,蓦地紧紧咬了牙。

***

黎浅对这些关于自己的对话当然一无所知,当然她也不会介意别人怎么说自己。

回到包间,宋衍问她怎么去了那么久,她也没有提及霍庭初。

拿回自己的手袋准备离开之际,黎浅取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依旧干干净净,一条消息也没有。

宋衍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你在等电话?”

黎浅将手机丢回包包里,只是轻笑一声:“恐怕是等不到了。”

一个男人若是真的对一个女人有着浓厚的兴趣,那么绝对不会这么多天没有动静。眼下的情形其实很明显,陆天擎对她的确是一时兴起,并没有达到念念不忘的地步。

那之后两天黎浅都待在家里,翻翻报纸看看杂志打发时间。

宋琳玉毫不避忌地冷笑着对黎仲文说:“你看看你那个女儿,像是能给你找到一个亿万女婿的姿态么?黎仲文,你活了四五十年,要是被她给骗了,可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

听了这话,黎仲文看黎浅的目光明显焦灼起来,黎浅却只当未见,依旧我行我素。

几天后,一直宅在家里的黎浅忽然收到了一张帖子,是一个慈善舞会的邀请帖,主办方是霍家以及方家。

黎浅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邀请。这样的舞会从来都是上层名流人士的专属,而黎浅一直都是那个圈子以外的人,甚至是被那个圈子唾弃的人。

只是在看见主办方的名字之后,黎浅心头的疑虑便打消了——

霍庭初是肯定不会给她派这样的帖子的,那么毫无疑问是他的太太傅晚晴的主意;而方家主管慈善事业的,则是那个极度厌恶她的方翘。

很明显,是有人想要给她好看,才邀请她去这个慈善舞会。

黎浅捏着帖子,只思考几秒钟便回复了送帖子来的工作人员:“请告知霍太太和方小姐,我一定如期出席。”

到了舞会当天,黎浅身着一条鲜妍夺目的红色晚装,盛装出席慈善舞会。

而她刚一出现在舞会大厅,便吸引了无数道目光。

像红色这样张扬的色彩,若非肤白貌美,哪有女人敢轻易尝试。况且在座多是上流社会的千金名媛,讲究的就是端庄优雅,即便真的天生丽质,也很少有人会像黎浅这样,肆无忌惮地将自己的明艳美丽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人前。

可是黎浅却偏偏就是这么张扬、这么放肆、这么无所畏忌。

傅晚晴原本正跟方翘在和一群阔太说话,经人提醒一眼看到黎浅,只觉得连呼吸都窒了窒。

看着黎浅站在签名墙前落落大方地由在场记者拍照,傅晚晴蓦地咬了唇。

她开始后悔邀请黎浅来了。

这边一群太太很快也注意到了黎浅,有人失声问道:“那种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方翘听了,忽然轻笑了一声,说:“别这么说,我们这是慈善舞会,只要她捐得起钱,我们当然欢迎她来。”

“哼。”有人冷笑一声,“就黎家那个破落户,一个私生女捐得出几个钱?”

方翘眨了眨眼睛,笑道:“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咯!”

看见她这个表情,一群人顿时都明白了什么。霍庭初和黎浅从前的关系在这个圈子里也并非秘密,很快就有人将目光投到了傅晚晴身上,笑着说:“也是,这种舞会其实要多闷有多闷,偶尔看看好戏,好像也不错?”

傅晚晴听了,有些勉强地笑了笑,随后便忍不住转头去寻霍庭初。

很快她就看见了霍庭初,可是霍庭初却没有看见她,因为他正看着门口,黎浅所在的方向!

傅晚晴蓦地咬了唇,方翘察言观色,很快拉着傅晚晴一起往门口走去。

“黎小姐,感谢赏脸光临。”方翘看着黎浅笑着开口,仿佛两个人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黎浅微笑着看她一眼,却并不回答她,只是看向傅晚晴,“霍太太,感谢您的邀请才对。”

方翘被无视,脸色顿时一僵,傅晚晴则淡淡笑了笑,“黎小姐为善不甘人后,是我们该说谢谢。”

方翘立刻便接话道:“是啊,今天晚上我们有个慈善拍卖的环节,不知道黎小姐会捐出什么东西呢?”

话音落,方翘和傅晚晴同时都看向黎浅,分明等待着。

在这样的晚会上,女人捐出的一般都是首饰一类的物件,而会参与竞拍的自然都是女人们的男人。

而这样一件东西,如果是黎浅捐出来的,那么根本没有女人会想要,竞拍也肯定会一败涂地,届时黎浅就会成为今天晚上最大的笑话。

黎浅看着眼前这两人期待的眼神,低头打开自己的手袋,却是取了一张支票出来。

“抱歉,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捐的,只能直接兑现成支票了。”黎浅说着,将支票交到了傅晚晴手中。

“支票?”方翘冷笑一声,“我们今晚不收低于十万的直接捐赠善款。”

黎浅听了,只是微微笑着看着傅晚晴。

傅晚晴展开那张支票一看,顿时就微微变了脸色。

方翘凑过去一看,顿时也变了脸色,直接就抬头看向黎浅,“一百万?你哪来这么多钱?”

黎浅忽然就笑出声来,“方小姐,你说什么?”

傅晚晴连忙扯了扯方翘,这才看向黎浅,“谢谢黎小姐慷慨解囊,我代受资助的困难人士感谢黎小姐。”

黎浅点点头,微笑走开了。

很快又服务人员将黎浅带到了安排好的座位上,倒是个出人意料的好位置——第五桌,正中央,前后左右的人都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到她。

黎浅刚一坐下,立刻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的目光。

如果要出丑,这个位置还真是可以让她被观赏得淋漓尽致。

黎浅伸手要了杯酒,顺便往宴厅里看了一圈,虽然看见不少熟悉的面孔,却并没有看到她想看见的人。

倒是收回视线的时候她看见了霍庭初,他正站在礼台前方跟人说话。而跟他说话的那个人,黎浅倒是有过一面之缘——傅西城,她撞上陆天擎车子的那天晚上坐在陆天擎车里的人。

黎浅便端着酒杯站起身来,走向了那两人。

霍庭初和傅西城很快同时看向了缓缓走近的她。霍庭初眉宇深邃,几乎没有情绪外露,而傅西城则恰恰相反,他看着黎浅,眼里毫不掩饰地闪过一丝讥诮。

黎浅却仿佛没有看见,径直来到两人身前,“庭初,祝你今晚的慈善舞会圆满成功。傅先生,你好。”

霍庭初没有说话,傅西城冷笑应了一声,丝毫不给面子地转身走开了。

黎浅既不尴尬也不生气,依旧只是微微笑着,举杯迎向霍庭初。

霍庭初看着她,这才开口:“你没有跟我说你今晚会来。”

黎浅略略一偏头,笑得俏皮,“我以为你太太会告诉你啊。”

霍庭初闻言,抬眸朝傅晚晴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看见傅晚晴正看向这边,虽然不明显,却依旧可以看出眸光幽怨。

“她是小气一些,可是性子单纯,所以容易被人摆布。”霍庭初对黎浅说,“你不要怪她。”

“好啊。”黎浅盯着他笑得格外坦然,“不过我问你借的那一百万,你可没理由催我还了。”

霍庭初看着她,安静了片刻,却似叹息一般回答:“原本也没想让你还。”

黎浅听了,笑着又环顾了四周一圈,不出意外地又收到无数道目光的注视,却依旧没有任何一道足以让她打起精神。她收回视线,只是对霍庭初说:“今晚可真热闹。”

霍庭初是什么人,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什么,“你想见什么人?”

黎浅低头晃了晃自己的酒杯,却只笑不答,转身往自己的座位翩然而去。

虽然只是在那里站了片刻,她却已经看见了中间第一张主桌上的座位安排,“陆天擎”三个字赫然在列。

可是他会不会出席,恐怕霍庭初也回答不了她。

黎浅回到座位,只是安静地坐着,偶尔浅酌一两口,却已经是最动人的风景。

傅晚晴在霍庭初和黎浅说完话之后脸色愈发不好,方翘看在眼里,忽然趁人不注意拉了拉她的手,低笑着说:“你放心,我还有办法帮你收拾她,看她以后还怎么有脸到处勾引男人!”

黎浅独自一人安静地坐着,周围宾客逐渐多了起来,黎浅喝了两杯酒,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来电显示,起身走出宴厅,到了露台上接电话。

电话是大学时候一个女同学打过来的,人在外地,说是要结婚了,请黎浅喝喜酒。

黎浅很少接到旧同学的电话,倒是聊了好一会儿,等她挂掉电话走出露台时,却刚好看见霍庭初匆匆从宴厅里面走出来。

两人打了照面,黎浅问:“你要走了?”

霍庭初顿住脚步,点了点头,“海外公司有点急事需要我去处理。”

黎浅听了,只是微微一笑。

霍庭初转身欲走,却又忽然回过头来看黎浅,“你如果想走,我顺道送你。”

黎浅听了,忽然笑出声来,“我为什么要走啊?还是你觉得你走了,我会受人欺负?”

霍庭初原本很认真地看着她,听到她这句话,神情却微微松了下来,“我知道你会照顾好自己。”

黎浅点点头,缓缓笑道:“是啊。其实你应该担心的是……你太太会不会被我欺负了去吧?”

“浅浅……”霍庭初终于是觉出什么来,缓缓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黎浅只是微笑看着他,却并不回答。

正在两个人静默相视的时候,旁边的电梯忽然“叮”的一声,打开来。

陆天擎臂弯之中挽着许初文,刚刚走出电梯,就看见了这边的一幕。

霍庭初与黎浅同时转头看去,视线正好与那两人相接。

黎浅飞快地看了陆天擎一眼,随后就移开了视线,转头看向旁边。而霍庭初作为宴会的半个主人,很快回过神来走上前去跟陆天擎打招呼。

匆匆两句话之后,霍庭初没有再停留,又看了黎浅一眼之后,他匆匆走进电梯,离开了。

黎浅只是静静地看着露台的方向,直到身后传来许初文的轻唤:“黎小姐?”

黎浅这才转过头来,微笑着喊了一声“许小姐”,随后才又抬眸看向陆天擎,淡淡喊了一声:“陆先生。”

陆天擎神情一如既往地清淡平静,看了黎浅一眼,没有丝毫的情绪外露。

事实上,即便是上次两个人几乎擦枪走火,黎浅也没有看到他的情绪波动。所以眼下他这样的神情,似乎并没有任何不妥。

可是黎浅的笑容却还是淡了下来,她看着眼前这一双璧人,微笑道:“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见二位,真是巧了。晚宴好像差不多要开始了,我先进去了。”

“好。”许初文笑着应了一声,随后看着黎浅转身缓步走进宴厅,她才看向陆天擎,“我听说这位霍先生结婚之前,原本跟黎小姐是一对啊,几乎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陆天擎抬眸扫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宴厅,只淡淡道:“你不像是这么八卦的人。”

黎浅回到宴厅,坐回自己的座位上时,宴厅里几乎已经坐满了。

黎浅坐的位置也巧,一抬眸,刚好就可以看见陆天擎的侧脸。他刚回国没多久,对江城的人并不熟悉,因此许初文正笑着一一给他介绍同桌坐着的人。

正在这时,她身旁那个空着的椅子却突然被拉开,有人坐了下来,黎浅转头一看,眼波微微一顿。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