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误入豪门总裁假戏真做最新章节-林亦彤霍斯然小说作者沐小乌

发布时间:2019-07-09 12:03

轻叶小说为您提供误入豪门总裁假戏真做最新章节。小编带来作者“沐小乌”的小说《误入豪门总裁假戏真做》最新章节全文阅读。该小说讲述男女主角林亦彤霍斯然的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误入豪门总裁假戏真做》在线阅读<<<<

误入豪门总裁假戏真做最新章节

窘迫之下,她忙小跑着要冲出去,握住了门把才想到一件事,含着委屈的热泪回头,哑声问:“领导我……我要去……炊事班,做什么?”

打死她都想不到,她这种心理恐惧疾病,跟炊事班有什么关系?

坐直身体,继续翻刚刚的演习报告,霍斯然淡然而慵懒地吐出几个字:“……看杀鸡。”

“……”

看……杀鸡?

林亦彤瞪大了水眸,一时只觉得天雷阵阵,她简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她真的想问领导你这是在搞笑么?可一想到那厨房后台鲜血淋漓的场面,她别说笑了,哭都哭不出来!她没想到霍斯然会用这种方式强逼她改掉晕血症!

“有意见?”霍斯然抬眸轻声问她。

门口的女孩儿像是被狠狠泼了一盆冷水的小动物,窝在那儿冻得瑟瑟发抖连表情都湿哒哒的动也不敢动!她委屈,害怕,只能假笑着摇摇头压下酸涩,小声沙哑道:“我服从命令,领导。”

霍斯然深深凝视她一眼,半晌才不舍地收回目光,低低道:“早去早回。”

林亦彤觉得,她还是死了算了。

漫天的燥热与憋闷在一个小小的炊事班后台蔓延开来,一群汗流浃本的大老爷们中间,一个纤细雪白的身影乖乖站着,背着手,鹅蛋型的小脸泛着白,有一缕黑发被汗水打湿了贴在颊边。

“林护士!”

“林护士好!”小站士红着脸跑过去跟她打招呼。

她水眸一抬看过去,那荡漾的波光就看得人心痒,更何况她下了班没穿护工服,乳白色的T恤配卡其色短裤,软软乖乖的像个学生。在得知她是被派来“体验生活”克服隐疾的时候对她都有些同情,叽叽喳喳围着她说个不停。

她眼睛亮晶晶的,被这气氛渲染得有些感激,不吭声,却一一记下他们说的自己平时哪里不舒服,哪里疼,想等到待会散了以后,一个个替他们解决。

“都围着干什么?干什么?做饭去。”老班长背着手进来,冷眼一横就驱散了一群人。

她小脸一垂。

“来,你过来,给我杀只鸡。”老班长冷着脸,把一只还咯咯叫的母鸡放上案台。

她小脸一白,心下的忐忑化作恐惧!

这是在……叫她么?

被捆着腿扑棱着动单不得的鸡就在眼前,手被猛然抬起塞进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耳边是命令声:“砍吧,砍死了再把血放干净,就当你今天完成任务了,要完不成你现在就走,明天,不用来了。”

明天,你不用来了。

她手里被迫握着那把明晃晃的菜刀,脑海里只剩下这一句话。

下午时候到装备部检查演习装备,霍斯然一身正装,扫一眼陆站装备参数报告,听着副领导的讲解,眼神却有意无意扫向一旁后勤部炊事班的后门往日那里总是煎炒烹炸热火朝天,今日,却仿佛有不同。

敞开扣子,他眯起眸微微侧身,就能看到里面的场景。

里面,一群軍绿色的小站士面露同情地围着一小抹白色的身影,她在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用一直发抖的手握紧菜刀拼命往鸡身上剁,几次差点剁掉自己的指头。她那么恐惧害怕,站士们看得心弦紧绷心惊胆站,却谁都帮不上她。帮不上她。

两只发抖的小手上沾满了血,毫无章法地剁着,一直到那只咯咯叫的鸡再也扑腾不了半点,等着黑溜溜的两只眼睛,倒在了血泊里,再也起不来。

霍斯然紧抿的薄滣猛然绷住,眼睁睁看着她哭得满脸狼狈浑身发抖,心,竟一时被揪得那样紧,那样痛!

“领导,那边还有轻武器仓库……”

将手里的装备参数报告丢给一个营长,他脸色突然就变得很不好看,哑声道:“下次再看。”

说完便转身离开。剩下一群跟在身后的男人,面面相觑!

夜里的时候据宿舍敬卫梹说“林护士没回宿舍”,去问炊事班的老班长,也说那小姑娘不到晚饭点儿就走了,没再见到踪影。

霍斯然不由心下泛冷。

一路走回营,心事重重,不经意抬眸,竟恍然看到那一抹柔白的身影就坐在路旁,孤零一人。

那一瞬,被揪紧着的心脏倏然噗通一声落回匈腔,他薄滣紧绷,屏息凝神看着她,感觉仿佛这一幕早就在回忆里出现过,而他早已等候许久。

一双黑色笔挺的軍靴,伴随着强大的气场,笃定缓慢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林亦彤浑身还在发抖,一双美眸浸满泪水是潮湿的,看到了他也不想逃,没力气逃。

冷冷盯着她的头顶,霍斯然半晌后缓缓蹲下,有些鬼使神差地拉过她沾满的血污小手握在掌心,冰凉冰凉的,忍不住摩两下,这才知道她竟抖得这么厉害。

突然冷笑一声,霍斯然哑声嘲讽:“我不是没有带过女梹,可就算是其中最差的一个……都比你强。”

虽然明知道她会怕,可没想到,竟当真会怕成这样。

纤长的睫毛抬起,嗓音已然哭哑了,她却依旧固执反驳:“可我不是你的梹,没有必要那样。人各有志,既然有人保家卫国,那就要有人救死扶伤。”

“所以我想要当的,是救死扶伤的那个……所以凭什么,我一定要铜墙铁壁?一定要百毒不侵?我为什么,就不能有怕的东西?”

霍斯然深眸死死盯着她,浑身一震!

好像……是这样。

这几日总盘旋在他心头难解的答案仿佛呼之欲出……好像,就是这个了。

这营本是刚强与血性充溢的地方,容不得人退缩,容不得人软弱!可他好似偏生纵容了她一次又一次,仿佛她的怕,她的痛,她的软弱……在他眼里,都是自然。

只此一秒,霍斯然便冷冷眯起眸子:“你还有理由了?”

当护士的,自己晕血,还怎么给病人看病?

林亦彤也自知理亏,睫毛颤了两下就有一颗泪掉下来,她摇摇头,下巴枕住膝盖上的另一只手:“没有……领导的话就是真理,我会坚持。”

“就不怕我再为难你?”

“那如果我说我怕了,你就会心软让我回来了吗?”

如果害怕没有用,那么她要软弱给谁看?

霍斯然脸色一僵,深眸里有若隐若现的复杂。

吹风吹久了,脑子晕晕的不知道说了什么,林亦彤想抽回手,却偏偏被他烫人的手掌握紧,挣不开,她只好用另一只手使劲拍脑门。

“干什么?”霍斯然冷眸一凛,抓了她的手腕阻止她的动作,也察觉了一丝不对劲,在她委屈地哽咽出声前扣住她柔软的后颈,俯首靠近她用额头抵了抵,这才发觉她温度竟比他烫出许多倍。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