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夏五月陆晏最新免费章节-小说他与时光皆凉薄by池纾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07 12:03

夏五月陆晏最新免费章节在哪看,夏五月和陆晏是小说《他与时光皆凉薄》中的男女主角,这是作者“池纾”原创的一部都市虐心大作,主要讲述的是男女主角夏五月和陆晏两人非常曲折的爱恨纠缠故事,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下!

>>>>《他与时光皆凉薄》在线阅读<<<<

他与时光皆凉薄小说

她撕破了陆晏的假面具,他理所当然的开始惩罚她折磨她。

“陆瑾,你帮帮我。”夏五月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牢牢的握紧他的手,语气恳切和急迫:“你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陆晏和陆瑾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平素关系不亲昵,看不出多少感情的成分。

“怎么了?”陆瑾疑惑的问。

“陆晏接近我只是为了报复我父亲,他根本不爱我,他只是想折磨我,你快点带我走吧。”五月眸中一片水淋淋。

她不懂什么恩仇,但是陆晏利用她的一颗真心,这是她无法容忍的。

“好。”陆瑾牵住她的手,拉着她离开。

“陆瑾。”冰冷淡漠的男声:“谁给你胆子敢拐我的女人?”

听到陆晏的声音,夏五月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从灵魂里一哆嗦,满脸苍白的躲到了陆瑾的身后。

陆瑾脸色也是凝重,他看着自己并不熟悉的哥哥,强自镇定的道:“哥,我要带五月离开,你没有资格关着她。”

“放手。”陆晏脸上几乎看不出什么煞气沉沉,轻飘飘的语调,但轻柔中阴冷无可覆盖,令人不寒而栗,手一伸看起来就是随随便便一拨,竟然直接把陆瑾拉开,像扔货物一样,将他扔到了一旁。

夏五月被他掐着腰,禁锢在了怀里。

“陆晏,放开我!”五月害怕的挣扎,几乎是从灵魂蔓延到躯体上的颤栗惊恐。

“他还碰了你哪里?”陆晏柔柔的笑着,甚至低头,鼻尖撞了撞女人的鼻尖。这是一个暧昧且甜蜜的动作,如果放在以前,可是现在,只觉得这个男人随时会在温柔的时候化身野兽,一口咬破她的血管。

夏五月浑身冰凉,瑟瑟发抖:“没了。”

她真的从骨子里怕陆晏,何况,现在陆晏还以整个夏家威胁她。

“陆瑾,自断一指。”陆晏冷漠的转过头,冰冷到如机械一般,毫无感情,甚至是浓烈的漠然,冷酷的声音却又轻泄而出。

夏五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别墅里的保镖已经压住了陆瑾,将他的手禁锢在桌子上。

“陆晏,他是你弟弟,何况,他什么都没做!”夏五月愤怒和仇恨的瞪着他。

“他碰了你,这个惩罚算轻了。”男人没有任何的怜悯,转头看着保镖:“动手。”

身体都在颤抖,夏五月想说话,可是唇瓣抖得不行,她用力一咬,才生出了几分力气,她求饶:“不要,我求求你,都是我的错。你放过陆瑾,我什么都听你的。”

“五月,我没事。”陆瑾喜欢夏五月,春城人人皆知,而他和陆晏冰冷的关系,也不是什么秘密。

陆晏画皮般英俊的脸柔柔一笑,冰霜般漂亮的眸,抬起五月的下巴,又蹭了蹭:“小五月,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他?”

夏五月和陆瑾同年,两个人从高中开始便是同学。

五月摇了摇头:“我没有,”她此刻真的怕极了:“陆晏,你放过陆瑾吧,我以后不会见他了。”

如果因为她刚才忍不住和陆瑾求救,让他遭受这无妄之灾,她会自责死的。

只有脸上清晰烙上属于身侧男人耻辱的烙印。

夏五月哭得没有声音,却还是因为从小身娇肉贵,疼得晕了过去。

男人看了她一眼,不为所动,命纹身师继续完成手上的工作。

夏宅。

夏正国准备行李,将机票放到自己夫人手里,急迫的催促:“你先走,我稍后带五月去找你。”

夏母连忙摇了摇头:“不行,要走一起走。”

“你先走,你在这里我会分心,”夏正国拉着夏母出去:“莲心,陆晏是回来复仇的,我们斗不过他,现在五月还在他的手里,我现在只能孤注一掷了。”

夏家多年的基业都是偷回来的,陆晏想要就给他。但是他的宝贝女儿,不能毁在他的手里。

“好,你一定要带五月来找我。”夏母只能点头,跟着保镖上了车。

夏正国看着自己妻子安全的离开,威严的脸上露出了凝重和复杂的神色,这才招呼一旁的保镖过来:“许厉,准备得如何了?”

保镖回答:“陆晏今天的行程很简单,我们的人都已经准备好。等他下来就一举拿下,陆公馆那边也是,等抓到了陆晏,就可以直接把大小姐带出来了。”

夏正国点了点头:“小心点,只要保证大小姐的安全,不可以威胁到无辜人的生命。”

“是。”保镖退了下去。

夏正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也收到了保镖的消息,已经成功抓到了陆晏,这才驱车到了陆公馆。

夏五月是被痛醒的。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一处凹凸不平的脸蛋,伸长手拿过桌上的镜子,清楚的看到脸上纹上的字。

龙飞凤舞,又带了点可爱俏皮的两个字。深深的烙在了她的脸上,醒目而惊悚。

“啊——”

夏五月吓得扔掉了镜子,捧住自己的脸,差点咬碎了牙,翻涌着盘踞着缓不下去的颤栗和恶心。

她一定要离开这里,陆晏太恐怖了,有一天他一定会把她折磨致死。

“五月。”夏正国响亮的声音响起。

夏五月抬起了头,惊喜的跑了出去,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眼泪就掉了下来,朝着夏正国扑过去:“爸爸。”

“五月。”夏正国怜惜的擦掉她的眼泪,看到她脸上的纹身时,威怒的道:“他竟然敢这么伤害你?”

他从小把女儿养得娇贵,一点苦都不让她吃到。她的女儿连掉根头发都要委屈半天,陆晏竟然敢这么伤害她的女儿!

夏五月欣喜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委屈可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爸爸,你怎么进来的?”

陆晏把陆公馆围得水泄不通,何况她的父亲好像有把柄落在陆晏手里,怎么会那么轻易?

“爸爸安排好了一切,现在就带你走。”夏正国严肃的道,搂着自己的女儿带她离开。

夏五月这段日子,觉得自己已经是强弩之弓,总觉得撑不下去,但都撑了下来。

如今,她满心满脑的只想离开,紧紧的抱住自己的父亲,点了点头。

夏正国急匆匆的带着五月离开,只不过,还没有出陆公馆大门,就被眼前的场景震得往后退了一步。

许厉站在陆晏的身旁,拿着qiang对准他们。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