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不如拥抱到天亮秦舒江靖言秦舒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12 15:31

江靖言秦舒的故事由《不如拥抱到天亮秦舒》讲述,这里为您提供不如拥抱到天亮秦舒江靖言秦舒全文免费阅读!不如拥抱到天亮秦舒江靖言秦舒小说节选:刚才佯装的镇定消失无踪,秦舒的眼泪淌了下来,她无助的抓住了苏河的手,哭腔凄惨。

不如拥抱到天亮秦舒
推荐指数:★★★★★
>>《不如拥抱到天亮秦舒》在线阅读>>

《不如拥抱到天亮秦舒》精选章节

办公室里一片沉默。

江靖言犀利的盯紧桌上的文件,眼神怀疑,半晌才开口。

“你什么意思?”

这女人竟然主动提离婚,是他听错了吗?

她为了跟自己结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居然要和他离婚了?

江靖言没来由的一阵恼怒,她疯了吗。

他定了下神,拿起文件浏览。

可是越看,江靖言的眉头就皱得越深。

只是普通的离婚协议,她自愿净身出户,一分钱也不要,并且还附了一句互不打扰。

她是这么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为了跟他结婚用尽毒辣手段,现在竟然什么都不要?

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靖言,快签字吧。”孙芝芝心里狂喜,急得有些按捺不住,在旁边催促。

江靖言没理她,沉着脸一把将协议摔在桌上,眼神戾气紧盯秦舒。

“你又想玩什么手段,终于忍不下去,想逃了?”

“白纸黑字摆在你面前,我还能耍什么手段?你不是一直想摆脱我吗,签字吧。”

秦舒忽然的冷静,像一根针扎在了江靖言心里头,堵得他说不出话。

他紧盯着秦舒,仿佛要把她的心看穿。

然而,他只在她的眼里找到平静。

江靖言脸色冰冷,内心的盛怒却层层涌起。

他习惯了秦舒对自己的言听计从,却从未想到,这个从骨子里都爱自己的女人,会忽然这么爽快的离婚!

怒火攻心的同时,江靖言又莫名有些慌张。

仿佛眼前这个女人,仿佛哪里变了。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瘦削的身材好像随时会被风吹走,他抓不住她!

“秦舒,你究竟想得到什么?”江靖言狠狠的问道。

“我想要的……永远也得不到。”秦舒看着他笑了,飞蛾扑火也不过如此,她死都得不到他的爱。

看她坦然又冷静,江靖言的心里仿佛被针扎似的疼痛,想把离婚协议狠狠摔到她头上,让她滚出办公室,可是一些往事又浮现在脑海里。

是这个女人杀了他的父亲!!

一股恨意注入胸口,江靖言立刻清醒过,他在协议上签下名字,用力将协议甩到她脸上。

“这份离婚协议,我求之不得!给我滚!”

纷纷扬扬的纸张,在秦舒眼前飘落。

她一动不动,隔着漫天纸页凝视着对面江靖言的脸。

她想把他的容颜牢牢刻在心里,也许这就是她看他的最后一眼,下一世都不想忘。

体内的痛苦越来越强烈,秦舒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低声咳嗽起来,快撑不住了。

她把喉咙口的血腥压下去,艰难的跪在地上,一张张的捡起来协议书。

“再见了,靖言。”

她喘着气站起身,摇晃着转身要走,可她撑了太久,浑身已经发软。

江靖言死死盯着她,眸中痛恨交织,在看她摇摇欲坠的时候,他的大手轻微一动,下意识的想上前扶住。

可是,他又立刻站定,冷酷的看着她趴在地上,像狗一样把纸页捡起来。

秦舒满头大汗,扶着墙走向大门。

忽然间,大门被推开,一条人影从外面走进来扶住了她摇晃的身体。

“秦舒,我来接你了。”

秦舒松了口气,抬头看了走进来的苏河一眼,“谢谢你。”

“秦舒!!”

江靖言猛的低吼,在看到苏河的那一瞬间,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你们已经离婚了。”苏河抬头盯着他,眼神毫不掩饰的敌意。

他是秦舒叫来的,就是想让江靖言把她忘得彻底。

江靖言紧盯着两人,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紧握的拳头噼啪作响。

他冷笑一声,语气不无讽刺:“难怪你这么爽快要离婚,原来是另有新欢!秦舒,你贱得真是让人恶心!”

痛恨、不甘、还有被愚弄的愤怒,一瞬间在江靖言的胸口炸裂!

他想上前掐死这个女人,那么深爱自己的女人,竟然背着他找了新欢!!

贱人!

秦舒抬头,对他的话充耳不闻,望着他微笑:“江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如果你有兴趣参加我的新婚,我把请帖给你。”

“滚!”

江靖言骤然怒吼,脸色无比阴沉难看,抓着桌子上的文件夹,狠狠向秦舒砸去!

“我们走。”苏河一把接住文件夹,冷瞟了暴怒的江靖言一眼,拥着秦舒离开。

“贱货!!”

江靖言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盛怒,犹如一头被逼到悬崖、濒临爆发的猛兽,一下子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掀翻,炽怒犹如巨浪,一层层涌上胸口!

整个办公室被他的怒意席卷,就连孙芝芝也吓得赶紧溜出门,怕被他的怒火波及。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他发这么大的火。

江靖言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盛满震怒的眼睛,看向飘落到地上的离婚协议书。

他喘着气,狠狠的用拳头砸向墙,虎口裂开,溅出几滴血迹。

为什么!

究竟为什么!!

他解脱了,应该高兴才对啊,那女人另有新欢,他更痛恨才对!

可是……他盛怒之下,心脏的位置,却一片空荡。

好像有什么东西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再也找不回来……

……

秦舒微笑的脸色一直支撑到门外,就再也撑不住了,她骤然瘫软到了地上,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汹涌而出。

离婚了……

她和江靖言,就这么离婚了……

她不再是‘江太太’,也不能再叫他‘靖言’,他不是她冠以‘丈夫’之名的爱人,两人形同陌路。

秦舒痛苦得喘不过气,肺部灼痛钻心,心脏撕扯得四分五裂。

“秦舒,冷静点,别动了胎气。”苏河扶着她的胳膊,强忍心痛。

秦舒喘了两下,伸手抚摸向腹部,翻涌的心情奇迹般的镇定下来。

是啊,她失去江靖言,但还有他的孩子。

孩子,是她最后的惦念!

“苏河,你说得对……”秦舒使劲摇了摇头,为了孩子她应该平息心情。

她撑着墙站稳身体,正要走,忽然感觉到腹部重重一扯,紧接着传来阵阵剧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往下坠。

疼痛越来越厉害,秦舒两腿一软,支撑不住直接跌坐在地,一股热流像泉水那样从体内淌出,濡湿了裙摆。

“苏河!”

秦舒慌乱的低头看去。

只见她的白色长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染了一片血迹,汩汩血水,顺着她的腿淌到地板上,像溪流一般蜿蜒。

秦舒的大脑一片空白,惊恐的几乎晕过去。

孩子!

“苏河……我的孩子!求求你……救救他!”

刚才佯装的镇定消失无踪,秦舒的眼泪淌了下来,她无助的抓住了苏河的手,哭腔凄惨。

半小时后,秦舒被送进了医院,进了抢救室。

她在半昏半醒之间徘徊,数次在死亡线上挣扎。

除了腹部一阵阵被撕扯的剧痛,她的意识一片空虚。

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秦舒朦胧的意识,拼命的呼喊。

可是最后,她只听到了医生的判决书。

“患者服用太多堕胎药,药力太强,胚胎早已经胎死腹中,孩子……没有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