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钟紫菱傅瑾恒小说叫什么名字-钟紫菱傅瑾恒是什么小说

发布时间:2019-06-10 20:00

钟紫菱傅瑾恒小说叫做《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是绚丽儿创作的一本精彩小说,钟紫菱傅瑾恒小说精选:卖七郎那天刘婆没有来,七郎做太监的事情也只是传言。

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
推荐指数:★★★★★
>>《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在线阅读>>

《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精选章节

族长看向钟老头,“七郎现在在哪里?”

钟老头闻言脸上马上火辣辣的,低下头喃喃的说道:“在……刘婆那里。”

刘婆?轰的一声,四周全部炸开了。

卖七郎那天刘婆没有来,七郎做太监的事情也只是传言。

族长和村中的老一辈一直以为钟老头就算卖孙子,也不至于卖孙子去做太监。

所以,对钟紫菱一个晚辈的,借机又砍,又打,又要挟,闹的所有人脸上都没有光很是恼火。

现在族长和村中的人却感觉,脸被打得啪啪响。

也开始理解,钟紫菱为什么这么闹。

她这一房,娘死了,哥哥下落不明,她自己又成了这样!

钟老三那样子,有等于没有!

要是七郎再出什么事情,他们这一脉还有什么。

真是没有活路了啊!

“我呸,你的良心让狗吃了,我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族长听完马上抬起拐杖就打在了钟老头的肩膀了。

钟老头被打的大声呼痛,族长按辈分是他三叔,和他爹是一个爷爷的,所以这下,挨了也白挨。

再看到四周轻抿的目光,他感觉自己衣服被扒光了,丢脸丢死了。

恼羞之下,他不怪老伴和大儿子不顾亲情,残害孙侄,反而怪起钟紫菱不应该闹,她要是不闹,这个家还好好的,真是这个不孝的东西。

钟老头的眼中充满了恨意,瞪向钟紫菱。

钟紫菱看到他眼中的恨意了,心中冷笑。

钟家人自私,原来是因为根不正。

“族长,现在重要的是把七郎接回来吧。”钟紫菱淡淡的说道。

族长点点头对钟老头说道:“快去拿出卖七郎的银子,和我一起去,将七郎赎回来。”

钟老头心中恨,也不敢说什么。

而一边的钟林氏一听银子,马上跳起来。

“什么银子,我告诉你们,我家没银子。小贱人,你不是能闹么?不是要赎出那个小崽子么,你去啊,自己出银子啊,别要我家银子,我没有!”

钟紫菱理都不理她,这老妖婆这样骂,以为是在骂她么?这是在打族长的脸。

果然,下一刻,族长大声的喊道:“钟家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婆娘说话了,来人,把这个婆娘给我绑了,送回她娘家,我们钟家不要这样的媳妇!”

钟林氏蒙了,这是要休了她。

看着有人真过来,她嗷的一声,坐在了地上,大声的哭喊着。

“哎呀娘啊,我这是没有活路了,我嫁到钟家几十年了,没有功劳还没有苦劳么,我给钟家生了三个儿子二个姑娘啊……没有我,能有我那做秀才的大孙子么……我的天啊,忘恩负义,卸磨杀驴啊……”

族长的太阳穴蹦起来了:“钟大山,这妻你休不休,你不休我就把你们一家除族,大朗直接过在大河的名下。”

钟大河,是钟老头的弟弟,兄弟两个一直不对付。

钟老头听罢,马上说道:“族长,你别气,我这就去拿银子,不过,族长咱为了大朗,就先饶了这个婆娘吧。”

族长冷哼一声,目光看向钟紫菱,见她站在那里没有任何求情的意思,心中微凉,这是彻底和钟家生分了。如此,他不能再伤了大朗的心。

“仅此一次,将这个婆娘关进祠堂。”

钟林氏还想说什么却看见钟老头使劲瞪她,她马上明白了,再闹下去,真要被休了。

她这么大岁数了,娘亲那边,哥哥都死了,嫂子,侄子和她又不亲,回去真没活路了。

可是,她这么大岁数被关祠堂,以后还怎么做人了。

都是那个小贱人,怎么就不死在外面呢!

钟老头拿出了卖七郎的银子,与族长和钟紫菱一起来到了孙婆家。

这个孙婆也算是能人,官府、江湖都有她认识的人,不然也不能做买卖男童送去做太监的事情。

她家住在村外十里处的桃园镇。

族长三人到了孙婆家,天彻底黑了。

“这就是孙婆家,一会我来说,二丫你也收敛点你的脾气!”族长嘱咐道。

钟紫菱点点头,买卖人口在这个时代可不犯法,她只要救回七郎就好,还犯不上与人为敌。

敲门几声后,里面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来了,他娘的大晚上的叫魂呢?”

“刺啦”一声门开了,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子不善的看着他们。

双方还没有说话,院里就传来一声凄惨的哭声。

是七郎的!

这样的哭声,难道七郎已经被阉了?

钟紫菱脑袋嗡的一声,什么也不顾了,抬腿向院里跑去。

顺着哭声来到了一个房门前,不客气的一脚踢开了。

房屋里,七郎被绑在一个睡榻上,他的腿分开,一个凶神恶煞的老婆子,拿着刀正要割他的小丁丁。

却因为踢门声音惊的看过来,手下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七郎!”钟紫菱大声的喊道,而后跑进去,手中拿出银针,一下子扎在了那婆子的手腕上。

“哎呀娘的,好疼啊……”那婆子大声的叫道,然后跳起来,满屋子的蹦着呼痛。

钟紫菱趁机来到了七郎的面前,解开了他的绳子,为他穿好裤子,将他一把抱在怀中。

“七郎不怕,姐姐来了,不怕!”

七郎还是五六岁的孩子,被这一幕幕的早就吓坏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久,才反应过来,抱着他的是他的姐姐。

“哇,姐,姐姐,七郎害怕,七郎怕……”

钟紫菱的心疼得厉害,抱着他的手更紧了,除了不怕,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他娘的,老婆子,你这是怎么了。”大胡子走进来,看着四处蹦着呼痛的孙婆问道。

“你个老不死的,你干什么去了,那个小贱人使妖法,老娘的胳膊……娘啊,疼死我了……”孙婆又叫唤的蹦起来。

“老婆子……我去,死贱人,你对我家老婆子怎么了?不说话,老子我打死你……”

大胡子瞪起牛眼,凶神恶煞的对钟紫菱就是一拳。

钟紫菱抱着七郎躲闪不开,只能护住七郎,闭上眼睛准备硬挨这一下!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