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小说最新章节-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19-06-10 14:02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小说正在火热连载中,小说讲述了陆倾心乔亦琛的故事,这里提供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小说精选:墓碑上的照片里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眉眼温婉,柔柔的笑,下面刻着“方然”两个字。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推荐指数:★★★★★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在线阅读>>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精选章节

西郊墓园,今日里多出一块新的墓碑。

墓碑上的照片里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眉眼温婉,柔柔的笑,下面刻着“方然”两个字。

陆倾心照顾了母亲几个月,终究还是没能挽留在母亲的生命。现如今,五月底的天气,按理说C市都该热了,而她却只觉得发冷。

她站在墓碑旁,一身黑色的长裙,胸前带着白色的花,作为唯一的亲人,冲着来悼念的宾客,一个个鞠躬,说谢谢。

“好了,倾心,人都走了。”范萱萱上前扶着陆倾心,看着眼前憔悴的闺蜜,安慰道,“来,你先坐着歇歇,你这几个月都没好好休息过,这样下去,身体可吃不消。”

陆倾心眼圈红了红,说:“萱萱,谢谢,我……”

“倾心妹妹!”突然一道柔柔的声音传来。

陆倾心蹙眉,一回头,就见着陆建斌一家人渣走了过来,其中陆倾情手里还捧着一束大百合花,冲着她笑的无害。

范萱萱扶着陆倾心,嫌恶道:“他们怎么来了?”

陆倾心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只抬高了声音道:“陆建斌,这里不欢迎你们一家子,滚!”

“哎呀,倾心丫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陆建斌身边站着的美貌妇人开口道,“姐姐走了,我这心可难过了!如今……”

“刘慧茹,你闭嘴!你就一个婊子,装什么白莲花!要装就滚到陆建斌的小四小五那里去装,别污了我妈的眼睛!”陆倾心不爽极了,嘴上不饶人,上前挡住这几人,斥道,“今天我不想跟你们掰扯,我劝你们识趣点,有多远滚多远!”

“混账!”陆建斌皱眉,喝道,“陆倾心,方然就是这么教你跟父亲,跟继母说话的?”

陆倾情打圆场:“爸爸,您别生气!方姨突然死了,倾心心情肯定不好,所以……”

“陆建斌,我妈怎么教我,关你P事!”陆倾心一见着陆倾情就不爽,只觉得心里一个劲的犯恶心,“陆倾情,你TMD能不能滚远点!每次都出来叨逼叨比的装,恶心不恶心!”

范萱萱见陆倾心嘴上说的凶神恶煞,脸上却愈发的白,忍不住开口帮腔:“是啊,陆倾情,你不都挺着你妹夫的崽子吗,来墓园也不怕生出个妖魔鬼怪来!”

说道这里,范萱萱就忍不住看向一旁的林辰天,恶声恶气道:“还有那什么姓林的,你当初可是当着我和方姨的面说要好好对倾心的!结果呢,头一转,上了大姨子不说,还弄出崽子了才来悔婚!呵,你还真不怕午夜梦回的时候,方姨找你算账吗?”

“我妈才不会呢!”陆倾心摁了摁胃部,压下恶心,嗤笑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一家子渣渣,瞧着都膈应自己。”

范萱萱跟着唾道:“嗯,要我说,方姨就是太善良了!对人渣就该一巴掌拍死,或者一拳头垂死才是——”

陆倾心笑了下,道:“呵呵,萱萱,你这就不懂了!我妈说了,婊子都爱人渣,我们只要等着……婊子日后自然会和人渣相爱想杀的!”

说完,陆倾心冲着陆建斌粲然一笑:“是吧,陆大渣渣——”

“混账!”陆建斌想起至今都没能生出儿子的情人们,顿时怒了,抬手就要打陆倾心。

然而,陆倾心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陆建斌的胳膊,然后重重一推,推得陆建斌一个倒仰,差点摔在地上。

“陆建斌,别以为我还是十年前的孩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陆倾心走了几步,蔑视着陆建斌,冷声道,“现在我妈不在了,你再惹火了我,你信不信,我一脚废了你!”

说罢,她轻轻抬脚,高跟鞋底故意踩在陆建斌的脚背上,一用力,就听“嘎嘣”一声。

“啊——”顿时一阵杀猪的惨叫。

“老公!”

“爸爸——”

“伯父?”

被吓懵了的三人总算回过神,纷纷扑过去。

“陆倾心,你怎么能这么对爸爸?”陆倾情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爸爸本来是来看……”

“啪!”一巴掌。

陆倾情懵了,捂着脸满是不可置信。

陆倾心吹了吹手,目光讥讽。

范萱萱立马狗腿上前,“倾心,疼不疼啊?渣男贱女要上就用脚啊,用手多不好啊?”

“嗯,如果旁边那只渣敢开口,立马上脚!”陆倾心点点头。

一旁正要开口的林辰天讪讪的闭了嘴,陆倾心黑带三段的实力,他还是有些怕的。

范萱萱看出来陆倾心不太舒服,不着痕迹的扶了扶,冲着一群渣吼道:“还不快滚!”

打发了一群渣,陆倾心终于忍不住头一侧,撕心裂肺的干呕起来。

“倾心,倾心,你没事吧?”范萱萱急道。

陆倾心呕了半晌,也只吐出些水来,一张小脸,惨白一片。

“倾心,你,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方姨这里剩下的事情,我帮你搞定!”范萱萱心中着急,而且不知怎的,想起当初陆倾心说跟别人睡了的话,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了。

这万一,要是怀孕了……这可怎么办?

“呕呕……”陆倾心呕了几声,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有些烦躁的将高跟鞋一脱,随手扔掉。

“砰”一声。

“什么人!”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