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穿成帝都富商的娇宠贵妻小说_米酒加冰的穿成帝都富商的娇宠贵妻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09 15:00
穿成帝都富商的娇宠贵妻状态:连载中作者:米酒加冰全文阅读

《穿成帝都富商的娇宠贵妻》是一本古代穿越小说,作者是米酒加冰,小说的男女主角为宁莞音池衍书,讲述了娇软撩心美甜女×腹黑霸道偏执男的甜蜜爱恋故事,宁莞音穿越成书里的女反派,她兢兢业业的完成她反派的实名,可是谁知道原书的男主池衍书,偏偏死心眼的看上了她!

穿成帝都富商的娇宠贵妻7

宁莞音一直致力于无求寡欲,清心淡泊,想要尽快净化自己这天生反骨深处的戾气,可经历被人当面拒绝后,还是免不了心中郁郁。她揉着太阳穴倚在桌旁,愁绪万千犹如脆弱的浮萍,让环儿和季冬看了,都忍不住心疼酸涩。

环儿愤懑挥拳:“挨千刀的!”

季冬也附和着:“没心肝的!”

两人嘴上骂骂咧咧,手上却不忘整理池衍书带来的东西。

两份沁香的上等好茶,一盒特制檀香,两提江南酥点,以及一套金贵典雅的文房四宝。宁莞音盯着季冬忙着拾掇的双手,思绪飘忽。

她想,如今这个结果,不就是自己所希望的吗?

自己这炮灰命,就该老老实实去种田,嫁甚么富商贵人,帝王将相的,都是浮云!

她在发烫的脑海里,对着整个银河系的臭男人默默比了个[再见]的手势,忽然之间,心情就平复了,渐渐抹平积郁。

脑补表情包真是件神奇的事情。

(T▽T)

不过当晚她还是发了高烧,环儿将一切罪恶都掼在了池衍书身上,气呼呼道:“这人竟将小姐气成这样!将男女婚事视作儿戏!退婚也不经过高堂,也不管两家老爷面子挂不挂得住,可真自大、自负、毒舌、没良心!”

宁莞音默默鼓掌:“骂的好!”

纵使环儿分析的再有道理,但等自己想通之后,倒真没多生气了,反而心里放下了一颗石头,如释重负。

于是这场高烧无意湮灭了,她那还没来得及萌芽露尖儿的微妙初情。

这番心事,也会被永远掩埋在,夏日干裂的碎土里吧。

她想。

几日后,宁莞音的病稍退了,精神振作起来。恰好蒋晴差了婢女,来邀宁莞音去她家坐坐。宁莞音就猜到蒋晴会再来找她,但她实在没心情和这种人周旋,便连犹豫都不曾,就直接拒绝了。

适逢第二日,露雪又亲自来登门道谢。

那日宁莞音不过举手之劳,难为她这般知恩图报,还带了篮新鲜的荔枝来。于是两人消磨着时光边吃边聊,越发志趣相投。宁莞音用蜜桃般的唇瓣咬了一口水润的荔枝,齿颊甜腻赞叹道:“好吃,很新鲜!”

露雪笑:“这是我娘家让人赶着昼夜送来的,我自己留了一份,想着你一定也是喜欢的,便特地带来给你尝尝。”

宁莞音让环儿拿了盒江南酥点,又端了些冰镇的梨子汤来招待,露雪看着那盒酥点,眼里诧异:“这是瑞芬斋的梅花饼!”

宁莞音点头:“不错,是瑞芬斋的,怎么了?”

“瑞芬斋是前朝御厨开在扬州的店,专做糕点,而这梅花饼是用早春俊梅做馅,要特殊封存才能不败,这酥饼到了夏季卖,据传一块千金。”露雪解释道。她手上掰开了一块梅花饼,露出里面嫣红夺目的花馅儿来,让人垂涎欲滴。

宁莞音咋舌,没想到这小小几块酥点,竟比那套文房四宝还贵重!

露雪眼中藏不住艳羡:“一块千金本是夸张的说法,但瑞芬斋的糕点确实金贵,又是江南来的……想必废了不少功夫,才能在这盛暑天,热而不化了送来吧。”

环儿在旁边笑说:“露雪小姐懂得真多,这酥点盒子里确实有两块干冰,我让季冬前些日子裹了油纸放在深井里,才能将将存到现在!”

见露雪知道得如此详细,宁莞音反问她:“原是别人送我的,露雪吃过这东西?”

“年幼时家父去扬州办过差事,给我带过几块尝过,自此忘不了这美味。”露雪低头咬了一口,满足的眯起了眼,“还是这种味道呢。”

宁莞音凝视着露雪,结合这一来二去的事情,心下存了几分了然。

露雪虽过得可以说是略显困顿,但这气质怎么都像娇生惯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只怕娘家非富即贵。可何以落魄至此,有何隐情?她不愿多说,自己也不好戳破。

宁莞音只作莞尔:“我没你的口福,吃一块就觉得腻了,我屋里还有一盒,你走时都带去吧,在我这也是坏了。”

她们这般光景已经混熟,露雪本就爱吃,也想多亲近这曼妙的美人儿,便不与她客气,遂笑眯眯应了。

临走时,露雪突发奇想地提议,说不若改日一同去妙行寺里乘凉消闲,祛祛幽烦,反正在家无事她也闷得慌,这倒和宁莞音的想法不约而同。择日不如撞日,两人索性就定在了明个过去散心。

哪知她们出门忘了看黄历,偏偏找了个不凑巧的时间,在妙行寺里遇见了,同样来还愿的蒋晴。

……

妙行寺外,寺门边儿的小路上。

三个素颜淡妆的女子和一个活泼的小丫头,四个人款款相谈,对视而立。

那为首的三名女子,一个娇横,一个温良,另一个妩媚绰约,俱是风姿天成,给这佛门净地染了几层柔情。来往的稀疏香客打此经过,忍不住都要多看两眼,掩不住满目惊艳。

“呦,两位姐姐好兴致啊,今日也来还愿?”那娇横的少女阴阳怪气笑道。

“家中无事,也没别处可去,就来这随意逛逛罢了。”露雪不敢惹她,敛下双目老实回答。

蒋晴却不理,只顾有些哀怨又气恼地,注视着宁莞音。

“宁姐姐前日还病着,说是连床都起不得,怎么这就好了?”

宁莞音淡淡道:“还是要多亏前两日休息得不错。耳根清净,这才好得快些。”

蒋晴轻哼了声:“宁姐姐可别是为了躲着我吧!你直说无妨,我也没这般小气。”

宁莞音见她越发来劲,转身拾级而上,头也不回道:“既然遇见了,就一齐来虔心还愿吧。佛堂之上,别好端端带了怒气。”

蒋晴还想在嘴上多讨个快活,但看宁莞音徐徐而去竟不顾她,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只小声啐道:“不就是个侍郎家的庶女,凶什么凶……”

说完也就撇着嘴巴,嘟囔着跟了过去。

其实从古至今,虔诚的香客们,都极重信仰,很是讲究。

只要去庙里上香,他们定会趁个吉日选个好天,再冒着星光赶个大早地去。要是能有幸争得一座庙里当日的头柱香,那就意味着所求心事必有所成,佛祖第一眼见得可就是自己的心意。

许是这天注定不太好,又许是现下跪着诵念的三名小女子中,有一个不够诚心,外面只听得几声低呼传来,紧接着雷声轰鸣,大水急至,竟是下了暴雨。

宁莞音和露雪本打算着,待会儿蹭了斋饭再去别处逛逛,可这大雨这么一冲刷,就连路都走不得了。

天公不做美,偏坏了佳人们的闲心。

因有蒋晴这冷场的场控在,她们聊天也没个心情,只能蹲坐盯着大雨发呆,几人的背影都染了落寞。宁莞音难得听雨声静心神,便又离了她们,跪在靠里间的一个蒲团上,喃喃祈愿。

而佛堂外的雨越下越大,伴着雷声阵阵,竟毫无停歇的意思,让人恍恍心悸。蒋晴来回踱步,气恼吼道:“这天怎么说变就变,就跟女人似的!让我怎么回去呀!”

环儿听蒋晴倒像在说她自己,忍不住嗤笑出来,又赶紧捂了嘴巴,还好没叫那人听见。

约摸过了两个时辰,宁莞音的腿都跪得麻了,外面还在瓢泼,她皱眉奇道:“这可是雷雨,又不是绵绵春雨,怎地还没停歇?”这难道下雨也有bug?

此处本就是山头,如若路泥泞得透了,要想徒步下山简直无稽之谈……今天不会回不去了吧?!

露雪看出了她的担忧,走过来安抚道:“别担心,我是常来这儿的,识得老方丈慈空。曾经有一回也是突然刮了风雪,没能下山回去,便被方丈好心留在这里过了一夜。这寺庙后面有一间小庙,早前是个老尼姑住的,今儿若是太晚了,咱们就将就一下吧,待会我去和他们说一声便是。”

宁莞音睡觉很认床,但也只能叹气:“就算是雨停了路可以踩了,天也该黑了,确实危险。好吧,就留一夜。”

还好自己本就不是个矜贵的,倒受得起这罪。

露雪转头看向蒋晴,好心问她:“蒋晴妹妹有人来接么,不若和咱们一起将就一夜?”

蒋晴有些不自然地回道:“谁,谁要睡这种破地方啊!我家当然有人来接我!”

露雪哦了一声点头:“那好吧。”

蒋晴变了脸色,嘴里咕哝着也不知回了句什么,只是直到暮色四合,也没见着有什么人来接她。

于是,四个人最终还是互不情愿地,挤睡在了一起。

.

“吱哑”一声轻响。

年轻冷面的祁川推开了门,风尘仆仆,无声而步进了书房。

他来到案台之后,同样冷面的男人身边,低声道:“少爷,荒城那边来了消息,招募事宜办得差不多了,崔副将的书信也已依计呈了上去,让您放心。”

池衍书不紧不慢搁下笔,吹干面前薄纸上的墨迹,良久,才淡淡回了个“嗯”字。

祁川接着汇报:“少爷说的事情,那慈空和尚也答应了,说请少爷安心等待即可。”

池衍书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叹道:“很好!”

祁川也跟着泛起了一丝快意的笑。又突然想起见到的一件意外,赶忙说:“对了少爷,我今天还看见了一个人,少爷认识。”

话才出了口,他又犹豫该不该提。

池衍书看他神情犹疑,挑了眉问:“我认识得人可多了,直说吧,哪一个?”

祁川挠挠头:“宁家二小姐。”

池衍书了然:“妙行寺遇见的?”

祁川服了:“少爷猜的真准!今日见宁家二小姐带了那丫头,和两名年轻女子一起上香。”

池衍书嗤笑:“又去求神拜佛?看来是我这条富贵路走不通,就急着另求姻缘去了,果然是个没出息的蠢女人。”

祁川眨巴着短短的睫毛,不知该作何回答:“呃……”

池衍书不等他答话,便接着径自冷笑。

“宁方正这个老东西,私下勾结攀权,还自以为做的巧妙,如今要权不够,又盯上池家钱财。池良海这人是个心善的,那宁方正是盘算着,索性将女儿嫁给一个难以自理的痴呆,以后家产必要尽皆成了她家的了,好打算!”

祁川感觉主子分析的有道理,用力点头,又摇了摇头欲插话:“那……”

池衍书又打断了他,接着漠然道:“他这女儿也断不是个省心的。妙行寺初遇,童家门前,以及你这一趟,三番几次有意无意让我们撞见,又这般巧合此时来定亲,一家子都不安分,皆是趋炎附势之辈罢了。”

祁川又挠了挠头,“可是……”

池衍书端起了茶盏,道出心中所想:“还好我及时退了这门亲,可断不能让她进我家门。纵使我现在是这等身份,也不能随意娶了个心思不端的女子来败坏风气。”说完低头抿了口温水,优雅自若。

祁川呼了口气,趁着主子喝茶的档口,终于结巴着插上话。

“爷……额不,少爷。其实我在佛堂后听见,宁家二小姐她求得是,是别的事情。”

“什么?”池衍书漫不经心问。

还能求什么,无非就是求她宁家发财,升官,富贵,平安。

虚伪贪婪之人而已。

祁川嗓子有点干,愣愣地回答:“少爷,人家求得是,我宁莞音就是死,死外边,从这山上滚下去,这辈子也不会再嫁男人了。”

“…………”

“尤其是池家的。”

“……??”

“嗯不错,是这么说的,我还给抄下来了。对了,还有一句——保命要紧。”

穿成帝都富商的娇宠贵妻状态:连载中作者:米酒加冰全文阅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