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物是人非事事休顾方余一舟小说第一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15:33

《物是人非事事休》小说中的主角是顾方余一舟,是作者千世离的一本都市小说,连载中小说《物是人非事事休》由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在线阅读地址:余一舟闭了闭眼睛,脸上继续保持着微笑,怕什么,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她。耀眼的灯光闪过,余一舟眼里闪过一丝错愕,她倏地站直了身体,恶狠狠地看着眼前拿着手机拍照的男人,开口提醒道:“先生,这里有规定,未经服务员允许,客人不允许拍照。”

物是人非事事休

推荐指数:8分

《物是人非事事休》在线阅读全文

物是人非事事休第一章 上门挑衅

“啪。”火辣辣的触感从余一舟左脸上传来,她伸出舌头顶了顶脸颊,偏着头不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角落里的阴暗处。

“把孩子打掉,这里面三十万就是你的。”女人趾高气扬地坐在她面前。

余一舟看着眼前的女人,笑了,“你管不住自己的男人,让他到处播种。如今把气撒到我头上?”她轻蔑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卡,真可怜。

“是,我是管不住,但你们这样的,我蒋倩以后见一个手撕一个。”

“不必了,我还怕脏了你的手,这钱我收下了。蒋小姐,您放心,孩子我会打掉的。”余一舟拢了拢自己的头发,顿了一下,问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蒋倩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拿着包,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噔噔噔地走了。

余一舟看着蒋倩离开的背影,拽什么拽,有本事你也怀上那头种猪的种啊。都是女人,何苦呢?

余一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叹了一口气,“宝宝,你跟这个世界注定没缘分了。”

第二天余一舟跟公司请了一天的假,托朋友找了一家靠谱点的私立医院,将腹中的孩子打掉了。

心里面说不出的滋味,很淡,余一舟索性称病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看身子养的差不多后,余一舟终于上班了。

刚到公司,余一舟的视线就落在了自己的办工桌上,在那上面,有一张特别的白色信封,在这工作了这么多年,余一舟不会不知道,那信封代表什么。

余一舟面无表情地拆开了信封,大致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随后将纸张揉做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她低头默默地收拾起来桌子上的东西。偌大的办公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有余一舟收拾东西时不时发出的响动以及其他同事敲打键盘的声音。

当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余一舟抱着纸盒子,低头站了片刻,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颗地滴落在手背上。

就因为和顾方睡了一晚上,所以蒋倩要逼着她离开?

没有一份稳定地工作,她拿什么去养她生病住院的母亲?

凭什么?凭什么他的错要她来受?

余一舟双眼通红,咬紧牙关,抱着箱子走出这个她工作了数年的地方。

顾方,下次老娘见到你,要打得你亲妈都不认识。

余一舟立下的雄心壮志,也只是在心底默默的过了一圈而已,丝毫没有实践的可能性,比如说现在,她身穿一件猫耳娘的服装,努力将尾巴翘起来,给在场的这些男人看。

“屁股再高一点,再翘起来一点。你这样哪里有半点妖娆的样子?”一道贱贱的声音在她身后毫不客气地说着要求。

在场的人听到后一阵轻笑,余一舟只觉得脸颊发烫,头脑发晕,眼前泛起了星光。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想打人的想法给狠狠摁了下去,随后,她展露笑颜。心里早将这些人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啧,这才有点像猫讨好主人的样子。”男人声音变得暧昧极了,似乎很满意余一舟这么听话,高兴的忍不住吹了个流氓哨。

余一舟闭了闭眼睛,脸上继续保持着微笑,怕什么,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她。

耀眼的灯光闪过,余一舟眼里闪过一丝错愕,她倏地站直了身体,恶狠狠地看着眼前拿着手机拍照的男人,开口提醒道:“先生,这里有规定,未经服务员允许,客人不允许拍照。”

“嗤。”有人轻笑了一声,那声音里夹杂着嘲讽,听在余一舟耳朵里,似乎是在嘲讽她当了婊子还想着立牌坊。想到这,余一舟脸上火辣辣的,烧得厉害。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阴暗的角落里,在那角落里,坐着一个人,余一舟的视线也看了过去,当下心里一紧。

顾方。

“顾二少,有人不让拍照。你看怎么解决?”那人在指尖转了转手机,随后将手机递给了男人。

“下贱的东西装什么清高。”顾方轻笑道。

余一舟听到后脸色当即变得惨白,藏匿在宽大袖口间的手紧紧握着,但脸上笑得愈发灿烂了,“原来是顾二少,我下贱的很,顾二少还是少看的好,免得污了您的眼。”

余一舟忍不住腹诽,真是狗眼看人低。

顾方眼神微凛,看向余一舟的眼神更加冰冷,口里却说着,“这屁股挺翘的。真不愧是我……”

顾方戛然而止,在座的都是成年人,这种充斥着欲望的语气,他们不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擒在嘴里的半句话,让余一舟脸色变了又变,一口气哽在心口,庆幸前几天做的决定很正确,这臭男人的种,留下来祸害世界吗?

顾方又嫌不过瘾似的,朝着余一舟挑了挑眉,用口型对余一舟说了一句话。说罢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余一舟没被气死就是快要被恶心死了。但这份在酒吧里角色扮演来满足男人旖旎幻想的工作,很轻松,工资也很高昂。所以她现在……只能忍。

“顾二少,这姿势不行啊,要不,咱们玩个刺激的?”

顾方忽然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地看着余一舟,眼神里闪过一丝戏谑,“玩什么?”

“不是说了吗,猫耳娘猫耳娘,翘屁股的猫耳娘虽说也诱人的很,倒不如……”

“学几声猫叫怎么样?”

“嘁,猫叫有什么好学的?她肯定没猫叫的好听。”

“啧,别急嘛。让我把话说完。”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