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晏玦(非明)暮幻小说《娇软小温柔》作者年深不见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5 05:03

花生小编为您推荐《娇软小温柔》,这是著名作家年深不见的女频小说,讲述晏玦(非明)暮幻的故事,古言小说娇软小温柔已上线,快来阅读吧:非明知道暮恒之最近常来,也很识趣地不来翻她的窗户。但是,他有一件事情却是雷打不动地在坚持——不做功课,要将他的那一份也丢给暮幻。有时是在第二日早晨,他会要求暮幻早些到书院,将一堆皱巴巴地纸张丢给她,“诺,功课没写完,你看着办啊。”有时会是在傍晚下学,他会半路将要离开的暮幻截下,把她推到自己的座上,摁着她的肩膀,“别走啊,先帮我把今日的功课搞定。”

娇软小温柔

推荐指数:8分

《娇软小温柔》在线阅读全文

娇软小温柔第21章

暮恒之对两个女儿的功课要求甚是严格。

自从暮善开始念书之后,暮恒之每晚从衙里回来必定会去一趟薛怜那里,在探望薛怜及腹中孩子的同时,也会问一问暮善功课的情况。

薛怜说,自己的出身不好,暮善跟着她受苦,连念书也比别家孩子晚一些。奈何她自己没有念过书,偶有暮善不懂的时候,她这个作娘的不能手把手地教暮善,看着又心急又心疼。

暮恒之听了心软,此后不管公务再忙,都会余出一段时间来亲自教导暮善的功课。但他又担心暮老夫人会责怪,或是府里的下人私下议论他嫡庶不分,因此在教导暮善的同时也不忘去查验暮幻的功课。

这可愁坏了暮幻。

从前暮恒之可从来不会这么频繁地往她院里跑,虽然都是走走过场,随便问上一两句,不会停留太长时间,但是他来的时间不定,有时是晚膳过后,有时则是她就寝之前。

总之,暮幻担心爹爹的‘突袭’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偷偷翻墙溜出去,或是与非明一起,在屋内肩并肩地抄书。

非明知道暮恒之最近常来,也很识趣地不来翻她的窗户。但是,他有一件事情却是雷打不动地在坚持——不做功课,要将他的那一份也丢给暮幻。

有时是在第二日早晨,他会要求暮幻早些到书院,将一堆皱巴巴地纸张丢给她,“诺,功课没写完,你看着办啊。”

有时会是在傍晚下学,他会半路将要离开的暮幻截下,把她推到自己的座上,摁着她的肩膀,“别走啊,先帮我把今日的功课搞定。”

暮幻抗议过。

然而抗议无效。

因为非明哥哥会说,“你不写就算了,反正明日先生发现了、要罚我抄书,那些书还是归你抄!”

暮幻偶尔会和他赌气,“我才不管先生会不会罚你呢!”她就是不肯提笔,噘嘴着和非明僵持着。

这个时候,非明不会接她的话,只是在一旁双手抱胸,懒洋洋眨眼看她,看得她心头小鹿乱撞,面颊绯红。

然后,她就乖乖提起了笔。

她不得不承认,她真的不舍得非明哥哥受罚,哪怕是先生用戒尺鞭打他的掌心,这种于他而言不痛不痒的小小惩戒,都会让她红了眼睛。

相比暮幻这边的苦中带甜,暮善的日子过得却不如预想中那么顺心。

她将近十岁才开始学念书,根本追不上同窗们的脚步。

虽然从前养在外头的时候,暮恒之也会教她,但他毕竟来的少,也只限于教她一些简单的写字背诗,不过皮毛而已。

先生在读起长篇策论的时候,什么《论贵栗疏》,什么《贤良对策》,她是一句都听不懂。暮恒之在教导她功课的时候,几次流露出不耐烦与失望的神色,让她心里很不痛快。

可偏偏暮幻都会,暮恒之去暮幻院中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会出来,听说是因他提的问题暮幻都能答上,无需再教。先生也不止一次地夸过她写的策论非常有见地,若她是个男儿,几年之后科考必定会高中的。

外人说起暮幻的时候都以“知书达理”赞之,而在背地嚼她舌根的时候则会说“龙生龙,凤生凤,舞女的女儿怎么能奢望她贤良淑德”。

暮善恨地牙痒,心中暗暗与暮幻较劲。

暮善在休息的时候,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围着几位先生不停地发问,让他们再解释一遍那些拗口的文章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不怕先生怪她蠢笨,只怕自己永远都比不过暮幻。

当然,许多先生不在的时候,她会寻求的帮助。但少女们大多不愿意与她说话的,只有少数几个认为她长得不错、可以亵玩的富家少年愿意接近她。

不过她最常做的,是拿着书本走到祁醉身边,娇嗔地问他:“祁公子,先生方才讲的我不是很懂,你能再与我说一遍吗?”

祁醉一脸错愕,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盯着她,“你问我?你以为我会吗?!”

接着他眼珠一转,坏笑地去踹暮幻的板凳,“喂,暮幻,她问的这句是什么意思啊?”

暮幻把桌案和板凳都往前挪了一尺,捂住耳朵,不听。

祁醉又气得牙痒,对暮善更没了好脸色。

暮善只好咬着唇,悻悻地回自己位上,想着等下次祁醉情绪好些再与他说话。

*

年前的最后几日,榕州下起了绵绵细雨,潮湿阴冷,让人十分难受。

暮幻这几日都晕沉沉的,浑身没力,念完最后一日书后当晚就病了,一夜高烧不退。

她身子娇弱,最怕吹风,往年这个时候她大概都已经病过一场痊愈了。原想着今年衣裳穿的厚实,又有方念离为她做的厚实斗篷护着,应该不会再病了,没想到还是受了凉。

书院休沐后,她一连在房里休养了好几日,林眠音心忧女儿亲自照顾着她,苦涩的汤药喝了一碗又一碗,直到除夕那夜整个人才精神一些。

每年大年三十,是榕州城最热闹的一日,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家家户户大红灯笼高高挂。往年这一日,非明都会带着暮幻偷溜出去,去看城里最有名的舞狮,两人手牵手穿梭在看热闹的人群里,然后在年夜饭的爆竹打响之前赶回府里,一家人吃一餐热闹的年夜饭。

从前暮幻最喜欢这一日了,热闹喜庆,还有红封可以拿,府里到处都张灯结彩,全府上下更是笑脸盈盈的。

然而今年却不同了,暮幻病方好,不能再出去受凉,舞狮自然是去不得了,非明虽然提前来看过她,为她搜罗来不少小玩意小吃食,但她心里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或许是林眠音与暮恒之疏远的让她心里不是滋味,亦或许是想到从此以后每年的饭桌上都要出现暮善的脸,让她心中膈应。

一整天,暮幻都待在自己屋里不曾出去,外头传来的热闹的喧嚣似是与她无关。适逢年夜饭的时辰,碧落才为她梳洗打扮一番,换上方念离为她做的大红袄裙,往前厅去。

今年的年夜饭也是林眠音吩咐下人筹备的,做的菜式不再按照暮恒之的喜好,而是换成的暮幻喜欢的菜式。

然而她却没什么胃口,因为她还未上桌,老远地就瞧见了暮善和薛怜。

暮善是第一次在大府邸中过节,神色飞扬,眸中充满期待。而薛怜呢,只有在府中举办内宴时才能出来露脸,平日妾室是不许登堂的。她瞧上去依旧是那么柔弱娇滴,听说她怀身孕已有三个月了,厚实的袄裙包裹下小腹平平,身形丝毫未走样。

一顿年夜饭因为薛怜的出现,桌上的每个人面色都不好看。

林眠音倒是平静,面无表情,一双眸子却格外空洞,她入座后不停地为暮幻布菜,再不看其他人一眼。

杨茹本就身份尴尬,坐在席上不敢多说什么话,默默地服侍暮老夫人用饭。

暮恒之有意缓解氛围,对暮老夫人说了几句吉利讨好的话,又教导暮幻和暮善在正月期间切莫贪玩误了正事。

暮幻吃着菜,乖巧地点头。

暮老夫人淡淡回应了几句,就以“身子不适”为由下了桌,提前回了永安堂,留下一桌子各怀心事的人面面相觑。

一顿年夜饭吃得不欢而散,暮幻觉得没劲极了,随便吃了几口就回了自己院子。

夜幕降临,外头烟花绚烂,欢笑声隔着几道墙壁都能传到她的耳中,她想或许只有他们暮府是这般冷清无味的吧。

暮幻没想到非明会过来。

非明家中只有他和方念离两人,往年的除夕夜非明必定会在家中陪伴娘亲,没想到这一次他却来了暮幻这里。

他推开窗户的时候,暮幻正抱着暖炉坐在榻上发呆,非明走到她后头轻轻地捂住她的眼睛,“我带了你喜欢的,你猜猜是什么?”

“非明哥哥?”暮幻欣喜,非明的出现无非是她这一日以来唯一的慰藉。

非明“嗯”了一句,催她快些猜。她抓着非明的手背,连猜了几样,他都说不是。

最后暮幻实在想不出来,可怜兮兮地求他告诉自己。

非明把手放下,从背后拿出一大捆烟花棒,“这个可是我从如娘子的儿子手里赢来的。”

暮幻从小就喜欢烟花,奈何暮恒之说这些东西太危险,从来不许她触碰,只好羡慕地盯着别人手里的。

非明知道她将将病愈,怕她再受风寒,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罩在她身上才拉着她走去院里。

暮幻迫不及待地问碧落讨要了火折子,碧落小心谨慎怕他们被烟火所伤,站在院里亲自为他们点火、看着他们玩才放心。

一朵小小的焰火在夜色中亮起,绚丽夺目,暮幻拿着它在院里转了几个圈,脸上终于漫开了愉悦的笑容。

她以为这一夜会如这支烟花一样在美好就流逝。可她没有想到的是,想衣从院外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告诉她:“姑娘……薛姨娘她……她小产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