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作者分奔的羔羊的小说-我家夫君有点闲许言儒齐欢儿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3

分奔的羔羊作者的我家夫君有点闲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许言儒齐欢儿,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欢儿的暴力行径,几人是有所听闻的,特别是经过了贺公子的有色渲染,更是别有异样的……惊悚。

我家夫君有点闲

推荐指数:8分

《我家夫君有点闲》在线阅读全文

我家夫君有点闲第十六章二少奶奶好疯狂

欢儿手上的绣工还在继续,这已经过了好几天,她还没定好图样,今日好不容易有了雏形正要下手又被程昱给搅了个乱。

这会儿竟怎么也想不起来,再按这进度下去,恐怕过了年也绣不出个正经的图样来。

“二少奶奶?”

程昱抬手擦去额头渗出的细汗,伫在原地喘着气,等着少奶奶大发雷霆之后,再去花楼把自家少爷揪出来,可等了半天,欢儿却一脸风平浪静,像是全然将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二少奶奶,您快去把少爷叫回来吧。”

欢儿花了些时间才将程昱说的话捋顺,心中一阵感喟。

原以为许言儒好面子,上次她便故意提着刀去将许言儒赶出了花楼,没想到,这男人真是不长记性,她消停的日子还没过几天就又跑到花楼去了。

“上回我都已经提着刀去了,难不成这次我得提着把大斧去才行。”

她才没这闲工夫!

听到大斧头,程昱的脸上一阵发白,赶忙替自家少爷说起好话来。

“其实少爷这些日子已经不去那花柳巷了,还不是那些有钱的公子歌儿怂恿的,少爷耳根子软,所以就……”

欢儿可不觉得这是理由,只瞧了眼频繁擦汗的程昱,又摆弄起手上的针线来,程昱见又没了下文,便急的泪流满面,“砰”的一声便朝着欢儿跪了下去。

“二少奶奶,您对二少爷心存仁慈,但您可不能对小的不管不问啊!上回二少爷将您气的回了娘家,老爷说小的没看好少爷,这次要再让老爷知道少爷又跑到那醉红楼,还不得把小的赶出许府。”

“二少奶奶,您今天要是不去把二少爷从那醉红楼里叫回来,明天小的就要收拾包袱离开许府了,小的还未攒够钱娶妻,这要是被许府赶了出去,这尚遥镇里哪家大富人家还会要小的去做奴才。”

程昱自小被卖进许府跟在许言儒身旁,进许府多年,深知只有主子的日子过的平坦,做奴才的才会舒坦。

可他这位小祖宗就没让他过过一天舒坦日子。

好不容易盼天盼地盼到了自家小祖宗成了亲,眼瞧着还是个厉害的角色,可谁知这二少奶奶却浑然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这不是干等着让老爷发现从而责罚他吗!

程昱声泪惧下,另欢儿动容,她这爱管闲事的本性又被激发,觉得许言儒这男人真是没担当,既然让自己身边贴身伺候的小厮如此为难。

好呀,既然许家二少爷耳根子软,禁不起任何风吹摇动,那她就斩草除根。

看谁还敢在他耳旁吹风!

程昱领着欢儿到了花柳巷,醉红楼里霓虹满目正是人群鼎沸的时候,老鸨忙着招揽生意也未注意到欢儿的身影。

经程昱打探之下才得知,眼下许言儒一行人叫了几个姑娘上了包房里头,据说,还点了不少漂亮姑娘。

“二少奶奶,需要小的回家拿刀吗?”

程昱在耳旁小声提醒,脸上带着期待,似乎十分钟情自家少爷被提着刀赶出去。

欢儿却只顾仰着头,看着花枝招展的姑娘倚在楼道上,脸上尽露谄媚之色,。

这寒冬十月的,身上只穿了件轻薄的衣裳,欢儿瞅了眼自己身上的棉衣,着实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程昱又在一旁唤了声欢儿,欢儿却眯眼传出银铃般的笑,神秘的说道:

“咱们今天不提刀……来点儿疯狂的。”

程昱想不明白,还有什么能比提着刀、将自家主子赶出醉红楼要更疯狂的,难不成真要去提把大斧头不成。

这醉红楼之所以能成为花柳巷中最红火的花店,全靠这里头姑娘的资质,个个肤如凝脂,腰嫩如柳。

嬉笑间只要眼神稍作流转,便能将暗存心思的男人给勾了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花楼里多了一个漂亮姑娘,她脸上带着一抹轻纱,脚步轻移到了一间厢房门口停下。

“咚,咚。”

姑娘白嫩纤长的手指在雕花门上轻扣了几下,很快里面就传出男人回应的声音:

“进来!”

姑娘推开门,缓缓走了进去,看到房间里乌烟瘴气的一群男女,她眉毛不易察觉地颤动了两下,接着深吸了一口气捏着嗓音说道:

“几位少爷,奴家梦蝶,妈妈让奴家过来好生伺候几位少爷的。”

她的语调娇媚轻柔,却带着生涩,让一旁几个富家少爷都停下了动作,打量起这个忽然出现的女子。

粗略一看,身段看样也是极好的,就是包得太过严实,这脸也看不清楚,还用面纱遮住,再细探之下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几个人相互交递了一个眼神,最后把目光放在了一直在一边喝闷酒的许言儒身上。

从进了这花楼到现在,许言儒都显得心不在焉的,身边一个伺候的姑娘都没有,与这房中火热的气氛甚是不搭。

其中一个少爷见他独自一人,怕扫了所有人的兴致,便朝那女子挥手言道:

“去那边伺候伺候许少爷,把他伺候开心了,本少爷重重有赏!”

许言儒!

女子眼中立刻闪过一抹亮光,接着低低道了一声:“是。”

之后翩翩婷婷地走到许言儒身边,低声说了一句:“公子,让奴家来伺候您吧。”

许言儒本想趁势打发,但却瞥了她一眼,只觉得她露出来的眼睛像极了某个人,这才点了点头,让她留下了。

女子一双柔夷端着小巧的酒杯,不久就放在了许言儒的面前,她娇柔地劝说:“公子,喝杯酒吧。”

许言儒闻言笑了笑,潋滟的桃花眼又忍不住瞥了女子一眼,凑着她的手喝下了那杯酒。

女子赶忙又满上了一杯,递到了许言儒的嘴边,许言儒迷糊间又喝了一杯,屋中的少爷们见许言儒难得来的兴致,都纷纷叫好。

女子倒酒的速度极其凶猛,一杯接着一杯地把酒灌倒许言儒的嘴里,完全不给他推脱的机会。

许是先前喝了不少酒,许是这会儿喝的太过急切,只见他脸颊泛红,话还未来得及说上一句,便睡倒在了桌子上。

“唉,怎么那么不能喝啊!”一个男人踉跄着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醉意,他戳了戳许言儒,发现他没半点回应,朝众人丢了一记白眼,立刻笑了起来。

“真没用!醉了!”

简短的两句话惹的在座所有男子哄堂大笑。

笑过了,男人又将视线放到那带着面纱的女子身上,眼下女子正动手推了摔倒卧在桌上,眉头紧紧拧在一起,灵动的大眼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男人朝女子伸过手,想借机揩油,谁知道手还未碰到女子的衣襟,女子脚下便是一旋,双手捏住男人的肩膀就向前一推。

把男人推倒在了桌子上。

桌子发出一声重响,周围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呆了,醉意也清醒了不少。

“你,你……”

那细皮嫩肉的少爷哪遭受过这种待遇,先是疼得大叫了一声,接着又觉得自己失了面子,起身抬手对着女子就一巴掌挥过去。

谁料女子只轻移几步便灵巧地转身躲开了,女子长裙一绾,众目睽睽之下扯开面纱,轻启薄唇带着质问的口气。

“说,你们谁怂恿他来花楼喝花酒的?”

声音浑然没了方才半点娇柔的音调。

几人被这女子几秒间的转变惊住,几人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倒是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清醒了少少。

“许……许夫人。”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句话来。

众人显然被这句话惊住,个个都面露惧色看着欢儿。

欢儿的暴力行径,几人是有所听闻的,特别是经过了贺公子的有色渲染,更是别有异样的……惊悚。

同许言儒吃酒的几位少爷都是自小被家人娇生惯养长大的,哪有被哪个女子提刀威胁的机会,这种雷厉风行的格调,光是想想就觉得十分可怕。

若是真像贺少爷说的那般凶残吓人,那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取乐!

这许家在尚遥镇名声不小,几乎垄断了尚遥镇的钱庄生意,许家的二少奶奶惹不起,他们总躲的起!

众人具是吓的一个哆嗦,竟开始相互指责了起来。

“嫂夫人!都是他,是他撺掇许兄过来的!不管我的事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不管你的事!明明是你提出来的,还有你,嫂夫人,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个,我就是被硬拉过来喝酒的啊……”

方才那个意图调戏欢儿的男人也回过神来,立刻手举过耳道:

“嫂夫人!我就是过来看看的!这许少爷真是好不懂事!”

众人吵吵嚷嚷,只将这责任撇了干净,房中的姑娘都被逐了出去,欢儿听着几个大老爷们儿吵嚷,头都快要大了,只见她拧着眉抬高手大声说道:

“停!”

众人像被瞬间定了格就都安静了下来,齐刷刷地看着欢儿等着她发话,欢儿见眼前的纨绔少爷纷纷害怕乖巧的模样竟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

难怪阿爹总说,这不听话的猪,解决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简单粗暴!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