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爱你伤透了心》by一苇夏夜小说(闵御风宋卿卿)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14 05:02

讲述闵御风和宋卿卿故事的现情小说《爱你伤透了心》。这是作者一苇夏夜精心创作的女频小说。连载中小说《爱你伤透了心》精彩呈现:宋卿卿忍耐不住屈辱,大声哭了起来:“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对我。而且,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是陪酒的地方。”  “你的谎话我听腻了。”闵御风的手在宋卿卿身上游走,用最羞辱的方式逗弄着她。  宋卿卿尖叫着哭着:“不要。不要。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可是她雪白的肌肤却不停话地染上了更诱人的胭脂色。

爱你伤透了心

推荐指数:8分

《爱你伤透了心》在线阅读全文

爱你伤透了心第17章 不够格(上)

膝盖像是要裂开了一样,宋卿卿疼得眼前一阵黑,却叫不出声来。

低低嘲笑声此起彼伏。

宋卿卿愤怒地抬头,大家假装若无其事,转头四顾。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况且她也看不出是谁干的。

秘书静静等着。

宋卿卿咬牙站起来,勉强笑了笑:“不好意思,走吧。”

到了面试的房间外,一个女生正好从里面出来。那女生满脸沮丧:“要求太高了。我不就脸上有块小疤嘛。”

宋卿卿心里一跳,看了一眼自己的膝盖。还好有长裙挡着,看不出来刚才造成的伤痕她松了一口气。

只是门一打开,她就后悔了,因为坐在桌子后的人竟然是闵御风。

可是既然来了,转头就走似乎也不太好,宋卿卿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闵御风用两只手指捏着宋卿卿的简历扫了一眼,就劈手撕了,扔在垃圾篓里。

宋卿卿原本就窝着火,现在越发气得要死:“闵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如果看不上我,可以把简历退回来。”

“我给你的卡不够你刷。你竟然来应聘这种陪人喝酒的工作。”闵御风冷冷地问。虽然她并不是他真的女朋友,可是她四处递简历找这种工作,让他很不舒服。

闵御风给了宋卿卿无上限的信用卡,可是宋卿卿从来没有刷过。

一来她害怕合约结束的时候,他忽然说要她还钱,那就真的没完没了了。二来,她要是真的心安理得用他的钱,那她就跟那些人嘴里的不堪没有区别了。

可是宋卿卿懒得跟他解释这些,昂着头说:“我们的协议上没说我不能找工作。”

“现在加一条。”

“你!!!”

“你可以走了。”闵御风不再理会宋卿卿,接着看下一份简历。

秘书走了进来。宋卿卿气得眼泪直冒,却没有办法,只能转身走了出去。走到电梯口,宋卿卿却犹豫起来:她这样子一看就是没有被录取,要是直接出去,不知道那些人又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她徘徊了一下,跑到楼梯间里坐着,等面试结束才敢下楼。

楼下一家小公司也在招人。只是相比楼上的热闹不同,这里门可罗雀。负责招聘的人,一把拉住宋卿卿:“小姐找工作吗?我们这里薪水高。”

要是能很快赚够钱还给他就更好了。原本在挣扎的宋卿卿一听这句话便停了下来,问:“多高?”

“看你本事,勤快肯干的,一个月最高能赚十几万。”

宋卿卿咬着唇:“我要做什么工作?”

“陪客人喝酒。”

酒业公司的?宋卿卿想了想,虽然没有推销过酒,她的酒量也不怎么样,可是总归要试试看。况且闵御风招的人也是干一样的活。闵御风不是不让她做吗?她偏要做这种工作给他看看。

“我想试试。”

“没问题。”那人笑嘻嘻点头,“我要先面试一下你。”

他带着宋卿卿在酒店里七拐八拐,穿过有些昏暗的走廊,来到一扇门外,指着托盘里的酒:“你只要把这几瓶酒推销出去。我就录取你。”

宋卿卿咬着嘴唇,犹豫许久,才接过盘子,推门进去。

里面宽大奢华的皮质沙发上坐了几个男人。打扮妖媚,穿着暴露的女人们散坐在他们之间。

角落里那个人,轻轻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靠在沙发上慵懒得像一头正在休息狮子。只是他比狮子要更危险。宋卿卿瞬时就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转身要出去。

可是那人已经看见宋卿卿了。他端酒杯的手顿了顿,冰冷的寒意从那个角落里散发出来,原本低声谈笑的人立刻都闭上了嘴。

“出去。”闵御风冷冷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沙发上的人便立刻起来呼啦啦一下走了个干净。

宋卿卿闭上眼睛,不敢回头。

“我不让你找工作,你竟然到这种地方来干活。”闵御风放下酒杯,“你来这里做了多久了。还是你原本一直都在这里工作。”

宋卿卿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回头笑了笑:“哪种地方。闵先生不是也在这里吗?既然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闵御风站起来,低着头慢悠悠走过来。

宋卿卿顿时觉得不安起来,往后退直到背贴到门上退无可退。

闵御风抬头,伸出手支在她的耳边:“我对你太仁慈了让你觉得可以随意忤逆我,是吗?”

宋卿卿吓得眼眶发红却不肯认错:“没有,闵先生说笑了,我哪敢忤逆闵先生。”

闵御风的手指从她耳边刮过,顺着脸颊停在了她的锁骨上。

“不让你长点记性,你学不会服从。”

他放慢了声音,却显得越发冷。

这声音仿佛海妖在召唤,明明意味着死亡,却也带着无法抗拒的诱惑。

宋卿卿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会沦陷,再也顾不得反抗会有什么后果,猛然推开他伸手去开门。

只是闵御风动作要快得多,还未等她碰到把手,就捏住她的肩膀按在门上。

“救命,救命啊!有人要非礼我。”宋卿卿尖叫起来,希望走廊上的人听见会冲进来。

闵御风捏着她的脸,堵住她的嘴,把她呼救声悉数吞下。宋卿卿的低沉的呜咽着叫骂着,手捶打闵御风,却被闵御风捉住手腕用领带绑在身后,一下甩到了沙发上。

宋卿卿被摔得眼前金星直冒。

闵御风森森逼近,却忽然停了下来,盯着她的膝盖。宋卿卿两个膝盖上一片青紫,一看就是新伤。

“你演得不错,我还以为你真的那么单纯。”闵御风讥讽地勾了勾嘴角。

宋卿卿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挣扎着要坐起来,闵御风却已经欺身上来了。

“闵先生答应过我不勉强我的。”宋卿卿往后缩。

“在我面前装圣女,却在别人胯下求欢。”闵御风咬着牙说。

宋卿卿跪在别的男人面前的不堪画面闪过脑海,让他身体和理智都被熊熊烈火烧得燥热难耐。他伸手一扯,宋卿卿身上便失去了任何遮挡。

宋卿卿忍耐不住屈辱,大声哭了起来:“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对我。而且,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是陪酒的地方。”

“你的谎话我听腻了。”闵御风的手在宋卿卿身上游走,用最羞辱的方式逗弄着她。

宋卿卿尖叫着哭着:“不要。不要。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可是她雪白的肌肤却不停话地染上了更诱人的胭脂色。

察觉到他的手指去了最屈辱的地方,宋卿卿拼命往后缩,却被掐着腰无法躲避。

闵御风终于停了下来,。

宋卿卿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一阵撕裂一般的疼痛便忽然侵入,然后贯穿了全身直达头顶。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