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骨血秦禾齐源-骨血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6 20:33

《骨血》小说的主角是秦禾齐源,骨血是由作者渴雨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骨血小说讲述了:我曾经有过一个弟弟,但是他在出生前就失踪, 奶奶为此走火入魔,各种秘方偏方都试过了,最终,奶奶偷偷的用我的血液养出了一只小鬼。

小编推荐:
《红嫁衣》《诡案刑侦队》《八字断命》

精彩节选:

我妈怀我那会,计划生育闹得特厉害,不过那时允许照B超看是男是女再决定是生是流,如果第一胎是男的就只准生一胎,是女的就准生二胎。

我妈在照完B超得知是一个龙凤胎时,喜得当天回去就请了七姑子八姨子邻里乡亲过来喝酒。

所以可想而知,当我妈只生下一个我时,大家这失望得有多大。

据说当时那个产婆把我接出来之后放在一边根本就没人管我,大家都在等我那个本应该存在的弟弟,可一直等到最后,产婆见我妈肚子再没有了动静还十分的奇怪说明明看上去是个双生子的胎相啊。

为这事,我家里人还特意跑到镇医院去闹过几次说人家误诊,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是个女孩,从政策上是允许生二胎的。

但我老爸老妈各种努力,也没给我添上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奶奶给老妈求来的生子秘方都能订成一本书了,各种香灰还有符纸挂件摆件等等,据说都装了两大箱,不过在老妈决定离家的时候全部给烧了。

我奶奶一直怪我害得她没有孙子断了老齐家的骨血,所以对我和我妈白眼有加,我妈为这事跟奶奶闹得不可开交,在我四岁时就跟老爸带着我一块出去到怀化做生意了,要不估计这会子我家还呆在老家邵阳呢。

原本以为这件过去二十几年的事情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变动了,可就在前几天,我突然接到老爸的电话,说是奶奶托人打了几次电话了,一定让我回老家看她。

我当时以为是听错了,我奶奶重男轻女的观念可不是一般的强,听我妈说,那会子就算知道她怀的是龙凤胎,我奶奶也只做男孩衣服,女孩衣服一件都没做,要不然后来也不会这么恨我了。

这会子她转三转四的托人打电话让我回老家看她?我就忍不住想:这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还是她老人家良心发现了?

本来也就听听没打算真回老家的,可老爸对我好声好气的说,毕竟是他妈我奶奶,这么多年我们都没回去看她,这次就当帮他进个孝完了老人家一个心愿。

当时我想毕竟她说什么也是我奶奶也是七十好几的人,半截都埋土里了,没必要再计较了。

又安慰自己夏天在我们这一行算是淡季没什么生意,就叫人帮我看着店,第二天就一个人坐车回老家了。

可没想到,我好不容易问着奶奶家,刚进家门那老巫婆竟然一杯水就将我给放倒了,等我醒来时,却发现她右手提着制成娃娃样的陶罐子在我身边接什么,而那娃娃还丑得不行。

我努力将头朝旁边偏一点,我那奶奶一把捉着我右手从那个做成丑娃娃嘴样的罐子口塞了进去,脸上带干瘪的笑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不知道说什么。

当时心里就一阵来火,我就说她这种只知道传宗接代延续香火骨血的老巫婆怎么可能会想让我这个她嘴里的赔钱货回来看她!

用力想爬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全身都使不上劲,被老巫婆放在罐子里的右手竟然传来一种酥麻的感觉,就好像婴儿在用力吸吮一样。

这种念头一起来,我看着老巫婆手里的那个丑得人神共愤的罐子,后背立马就是一阵毛汗,不会是这个丑娃娃在吸我的血或者是老巫婆在那罐子里养了个小鬼娃娃吧?

我这边动静一大,老巫婆立马抬眼瞪了我一下,沙哑的笑了笑中,跟着我就感觉右手的手指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蠕动,好像有什么顺着手指头慢慢的朝胳膊上爬。

吓得我立马尖叫,可喉咙一阵震动之后,我竟然没有听到自己半点声音,却痛得我眼泪都掉下来了,心里顿时又是一慌,电视里面各种被毒哑的惨状一瞬间全部自动跳了出来,吓得我喉咙更是滚动着生痛,两眼努力的瞪着我那亲生的奶奶。

可没让我自己吓自己多久,奶奶对着我呵呵一笑,露着那没牙的牙床,手一伸有个什么东西在我面前一闪。

我只闻到一股子怪味,具体怎么怪也说不上来,反正有点淡香,又夹着酒精那种刺鼻的味道,最后却只感觉一股子霉烂的味道。

接着我就又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时,人就已经在医院了,老妈在一边哭得眼睛都肿了。

见我一醒,立马杂七夹八的骂奶奶和老爸,说老齐家没一个好人,亏得她嫁人时看中老齐家的名声。

我可不敢说我也姓齐,只是不停的点头,飞快的将手指拿起来看。

只是右手中指的地方有一个红点但也没破皮,其他倒没有感觉什么,这倒说不准我是作梦呢,还是什么……

从老妈一边骂一边说中总算听明白怎么回事了,她不放心我一个人回来,就叫着老爸一块来看看,结果一到家就发现我晕倒在床上,二话没说就将我送镇医院来,医生说我是失血过多引起的低压休克,如果老妈她们回来晚点,我可能就死了。

我当时就惊呆了,这还能算是亲奶奶吗?她把我的手放在那破罐子里面就知道肯定没干什么好事,竟然放还着休克的我生死不管。

可问题是我身上什么伤口都没有怎么会失血过多,当下我就不自觉的想到了那种被吸吮的感觉。难不成那老巫婆真的将我的血去喂那罐子里的什么东西?

我本来还想问来着,可“奶奶”两个字一出口,老妈就又是一阵抱怨,根本就没我插嘴的份。

到了吃完晚饭,老妈去她一个医生同学家,我问来换班的老爸才知道,奶奶竟然将休克的我放在家里,自已回凤凰娘家去了,这消息还是问旁边邻居才知道的。

奶奶她还莫名其妙的留了一句话给老爸,说什么老齐家的骨血终于不会断在她手里了,她终于续上了老齐家的香火了。

搞得我还以为老妈怀上来,要给我生下小二十好几的弟弟,老爸连忙给着脸摇头说没有的事。

这次连老爸都对奶奶有意见了,弱弱的安慰了我几句,不停的说奶奶老了,让我不要计较,跟着从病床底下就掏出一个东西递给我。

一见那东西,我当时就一阵火起,全身所有的毛孔都朝外面冒着寒气。

正是那个丑得人神共愤的丑娃娃罐子,如果老爸这会子不拿给我,我这以为我看到的只是在作梦——因为那罐子实在太丑了,丑得好像现实中间不会有这么一个东西一样。

罐子跟个没满月的小娃娃一般大小,如果不去看那丑样的话还算得上五官四肢健全。

不是我说话刻薄,实在是这娃娃一眼看上去,手脚好像跟蛤蟆似的,有一半是缩在罐身中的,就好像它一不高兴,这手脚又可以长回去一般。

那脑袋完全就不是个椭圆形,而五官就更不用说了,头上稀拉趴着几根算得上头发的东西,额头好像多长了一块似的,努力朝前凸着,而眼睛和鼻子却又完全是平面的,大张的嘴巴好像光只长牙了,那嘴唇给忘长了,耳朵又是搞得跟驴耳朵一样……

做罐子的人估计还不是熟手,根本都没捏在形出来,烧得也不行,反正各种不对劲。

老爸把那罐子递给我的时候,两眼不停的朝门口瞄,说是怕老妈进来给砸了。

更让我不能相信的是,他说看到我的时候,我右手整个都伸罐子里了,他们怎么扯都没扯下,好像我的手长里边一样,他们又不敢用力还是后来到了医院医生才想办法搞下来的,老妈一直嚷着要砸了这罐子呢。

我几乎都晕菜了,没听老爸说完,拎起那罐子就朝那那丑娃娃大张的嘴里看。

拿着眼睛朝里面一看,黑乎乎的也看不清有什么,可隐约之间好像有什么黑黑的东西在慢慢的流动,我正待细看,突然见里面有两个红红的东西一闪,跟着一团黑黑的东西就朝我扑了过来,吓得我将手里的罐子一扔尖叫着就扑到了床上。

那罐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被我重重的扔到地上之后,轱辘轱辘的转了几圈,竟然没有摔破。

老爸先是被我吓到了,过了一会他脸色不大好看的将罐子给捡回来,说就算我再恨我奶奶也没必然砸东西,将那罐子放我床底下叹着气就出去了。

我一想到那罐子的怪事,还有右手被奶奶伸到罐子里时的那种吸吮感,顿时吓得麻利的爬了起来,赤着脚就要想朝外面跑。

用力拉着门把手,这种老式的碰锁门也用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握着门把手,用力转了几下,竟然都没扭动。

正要细看我就听到床底下传来了滚动的声音,心里又是一慌,瞄了一眼床底下,完全看不到那罐子在哪里,可滚动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飞快的将手上的汗在衣服上擦了擦,可手心还是湿的,我干脆撩起衣服包着手再去扭那门锁,但那门锁就好像被定住了一般,怎么都扭不动。

跟着那轱辘声一阵麻溜的响过,有什么轻轻的撞到了我的脚后,我低头一看,那丑娃娃正好脸朝上,张着黑漆漆的大嘴朝着我。

  • 骨血 截图1
  • 骨血 截图2
  • 骨血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