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瑶华赋狼王有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6 10:41

《瑶华赋狼王有毒》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这里有!小说《瑶华赋狼王有毒》主角是穆伊浵阿斯兰,瑶华赋狼王有毒主要讲述:为本是明媚靓丽的五官扣掉不少分数,身材虽然娇小,却也算得上婀娜有致。 伊浵承认,自己做化妆师久了,就会对人脸有着病态的挑剔。严格来说,作为古人,长成那样已经算是美人儿了。 “伊浵,大娘不是故意害你的,实在是……昨晚湖边太黑了,我一时绊倒,才不小心推你下湖的。

瑶华赋狼王有毒
推荐指数:★★★★★
>>《瑶华赋狼王有毒》在线阅读>>

《瑶华赋狼王有毒》精选章节

老的那个年逾四旬,腰身粗圆,严重影响了她的整体美观。她,就是昨晚立在桥上的女人了。她脸上被厚厚的脂粉修饰,亮闪闪的金色曳地长袍,再搭配金银珠玉,俨然是暴发户的装扮。

有这样的夫人,也难怪丞相大人找小三生个私生女了。

唉!可怜的女人,长得丑不是她的错。如果长得丑,又不懂修养内涵,还做艳俗状,故意出来吓人,就是她的错了。

年轻的那位与伊浵年纪相仿,应该称之为女孩,她有张与她的母亲孑然相反的尖瘦的锥子脸,眼睛够大,鼻子够挺,只可惜尖利的下巴过长,为本是明媚靓丽的五官扣掉不少分数,身材虽然娇小,却也算得上婀娜有致。

伊浵承认,自己做化妆师久了,就会对人脸有着病态的挑剔。严格来说,作为古人,长成那样已经算是美人儿了。

“伊浵,大娘不是故意害你的,实在是……昨晚湖边太黑了,我一时绊倒,才不小心推你下湖的。”

一时绊倒?她找的借口还真是叫人捧腹。

“大娘早就看我不顺眼,我是知道的。我无意回来打扰,无奈阎王有令,说我死不瞑目怨气太重,需要化解。大娘对着湖面磕三十个响头,把害死我的事写成告示,张贴在京城大街上,烧给我一套好衣裳,我就能瞑目了。”

年轻的女孩恐惧地双手颤抖,抓着大夫人的手臂催促,“娘亲,听说落水鬼怨气最重,如果……如果不能瞑目的话,会一辈子缠着害死她的人,还是照做吧!”

大夫人闻言,脸都变了颜色,脂粉也遮不住惨淡的菜色面容。她忙跪在地上,砰砰砰——磕头,并命令女儿,“静怡,帮我数着,磕了多少个了?”

被唤作穆静怡的长房小姐忙开始数,“三个了,四个,五个……”

趁着他们母女忙碌之际,伊浵调皮一笑,转身,一溜烟地直奔厨房。

大夫人磕头完毕,气喘吁吁地揉了揉已经红肿的额头,“累死我了,累死我了……”被穆静怡扶起来,她看了眼桥头,“那个鬼丫头不见了?阿弥陀佛,真的不见了!”

“娘亲,别忘了,我们还有事要做呢!你忘了她的要求吗?”

大夫人恍然大悟,“对对对,还要写出害她的事贴满京城大街,还要给她准备衣裳。”

“她死了也没有捞到尸体,不如再给她修个衣冠冢吧,免得她再回来找我们。”穆静怡心惊胆战地看了眼波光粼粼的湖面,却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母女俩一路商议着伊浵的身后事,入了正院,大夫人却越想越觉得不对。

传说,冤鬼都是在半夜出来的。穆伊浵那个死丫头怎么大白天的冒出来?还有,刚才,她在桥上跪下来时,可是看到了穆伊浵的影子!鬼应该是没有影子的吧。

如果她依言把害死穆伊浵的事写出来,张贴在京城大街上,不就是昭告天下,自己是凶手?

刚才被吓坏了,她没有想明白,这会儿恍然大悟,发现自己被算计,不禁怒火中烧。

没有发觉事情古怪的穆静怡却还在恐惧中,“爹陪同皇上微服出巡已经有三个月,这几日就回来,如果他知道我们害死了伊浵……”

“我们被她算计了,穆伊浵那个小孽种根本没死!”

“娘亲,刚才我们明明看到她的鬼魂!”

“哪个鬼魂敢大白天的出来吓人?”

“啊?!”穆静怡也顿时明白过来。

大夫人进入正堂,忙叫管家张福召集家丁和护卫,关上大门搜寻伊浵的踪影。

“这个臭丫头,死了一次,她就胆大妄,还让老娘跪在地上磕三十个响头,她活得不耐烦了?!老娘不扒下她一层皮,就不是当今的丞相夫人!”

就在众人满府戒严搜寻时,伊浵从厨房里偷了一大堆的美食裹在衣服里,一溜烟地搬运到了自己居住的豪华客房里。

她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板,一转身,赫然被吓了一跳,忙收住脚步。

正对门口的“馨兰”牌匾下,坐着一个俊美男人。

他不羁斜倚在靠背上,一只手撑着椅子扶手,身上是雅致精美地黑色暗纹锦袍,肩宽背后,腰间一条宽阔的鳞纹腰带,越显得他身姿不凡,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贵雅,虽然他身下只是一个普通的紫檀木雕花椅,可他坐在上面,便有一股狮子一般的王者之气。

他肌肤是健康的麦色,仿佛涂抹了一层橄榄油,迸射着阳光似地温暖气息。长发高束与头上,与后面的发丝一并垂于肩背,顺滑乌亮,似每一根都有着不竭的生命力。饱满的额头上有一颗点缀了银色宝石的额饰,浓烈的双眉飞扬入鬓,墨绿的双眸深邃如水晶,映着她有些惊慌的影子,与银色的额饰交相辉映,高挺的鼻梁凸显出他高傲霸道的性情。

伊浵自认为自己在时尚界混迹已久,见过美男无数,再加上辛浩的背叛,她已然对于男人的审美有些麻木。却不曾想,这个男人,会有令她移不开视线的魔力。

他的美阳刚俊逸而气势跋扈,五官完美地比女人更艳,叫人无可挑剔,眼神更是利如阎罗,咄咄逼人。说他像天神,一点也不夸张。

她盯着他的同时,他也在打量着她。

不羁地一扬唇角,那张俊美的脸,脱离了沉静时出尘脱俗的天神气韵,反而更像邪魔。

他把手上的小折子收进怀中。却摸不清自己的心,不知为何,一见到她毫发无损地回来这里,他竟莫名地安心。

“穆伊浵,我已经等你很久,你去哪了?”他从生下来,别人都是跪着等待他,迎接他,尊崇他,这个女人真是个例外。不过,她的名字绕在舌尖上,很亲切。

听到这熟悉沙哑又悦耳的声音,伊浵身体仿佛被击了一下,不由轻颤。

她赫然想起昨晚被他救的一幕,还有让她一夜辗转难安的吻,以及在柜子里时,他对她所做的,叫人羞于启齿的事……

于是,她视线不由自主,落在他厚薄适中棱角分明的性感双唇上。

接触到她不太自然的眼神,他饶有兴致地问道,“怎么了?还想要吗?”

“什么?”避开他那双极具掠夺性的墨绿眼眸,她慌乱走到桌旁,结结巴巴地警告,“你……你不要再突然扑过来吻我,不……不……不要再对我动手动脚,不然,我和你翻脸!”

好没有力道地威胁!不过,她板起脸来的模样,更让他觉得有趣。

“敢说这样的话,看样子,你已经开始适应这里了。”

她正想把藏在衣服里的吃得拿出来,却见桌上已经摆了吃的。鸡、鸭、鱼、肉,汤,糕点,小菜,各样俱全,桌旁是一个空了的木质大食盒——他就这样把食物提进来的?

“你是特意来给我送吃的?”心里一阵温暖溢出,她窘迫赧然,很不地道地把包子,糕点,还有粗纸包着的烤鸡从宽大的罩袍里掏出来,一一放在桌上。确定衣服里面再也抖落不出东西,她才放下手来,不安地握着衣摆。

她这样的举动引得他不可遏止的大笑出声,英俊耀眼的脸,也因为这样的笑而少了几分危险的气韵。

“哈哈哈哈……”她果真不是穆家二小姐!有趣的女人,竟然像小孩似得,把吃得塞进衣服里偷进来?“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嘘——别笑了。”怕把外面找她的人引进来,她忙奔过去,捂住他的嘴,“刚才我又闯了祸,那个老巫婆派了人到处找我呢!”

虽然她的灵魂不是懦弱的二小姐,可捂在他口上的细长秀美的柔荑却还有点粗糙,肌肤下的血脉里散发出清甜的气息,让他乱了心神。

视线相触,她被他灼热的视线电到似地,慌忙收回手——她感觉到了,他在掌心里的轻吻。

“我……我要吃饭喽,好饿。”她暗暗长吁,好危险的男人,一个眼神就能秒杀人心。“你……你……你不准再看我。”

那样露骨的眼神好没礼貌,弄得她毛骨悚然,仿佛自己没穿衣服似地。

没来由的,她觉得自己变笨了,在他面前脑子像是生锈了似地,总是一片空白。

多吃鱼,吃鱼补脑。

于是,她把那一大条清蒸鲤鱼当成是他,分尸,肢解,狠狠咀嚼,吞咽……好香!

她的别扭与羞怯让他憋不住笑,低沉磁性地笑声间断溢出,海浪拍沙般魅力四射,良久才止住。

不笑了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许久不曾这样开心过。

父皇战死沙场,母妃被害,他几乎忘记了什么是笑。这个女人却就是有让他发笑的特质,一举一动都吸引着他。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他要她做工具,不是拿她当宠物的。

他却还是忍不住坐去她身边,拉了拉她的长发,“穆伊浵,你怎么一大早地头发也不梳一梳,就穿着寝衣往外跑?”

头发,她梳了呀。“啊?这是寝衣吗?”

她低头瞧了瞧衣裳,只怪古代的衣裳太浪费布料,连寝衣也做得这么大,难怪她会弄错。

“我刚才装神弄鬼吓唬凶手去了。哼哼,那个害死穆二小姐的老妖婆,被我骗的在桥上磕了三十个响头,脑袋都肿成了包子,过瘾!”

他喜欢看她古灵精怪的眼神,“你倒是有算计人的本事。”

她窘迫一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谢天谢地,还好她穿过假山时,借着从假山下流过的湖水把脸上的胭脂都洗掉了。莫名的,就是不想让他见到她那副恐怖的丑样子。

“阿斯兰,你不吃吗?”吃到一半,她才发现,他不曾动过筷子。

“我吃过了,你吃就好。”观赏她狼吞虎咽,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哦。”可是,被他这样看着吃,会消化不良。“你……你是雪狼族的人,又来找我做什么?只是来给我送吃的吗?”

“我来,是想让你好好活着。快吃,吃完之后,我带你出去玩,带你见识见识五凤皇朝的京城福地。”

“真的吗?”在现代,辛浩还从没有陪她逛街呢!一来到古代就和他吻,和他抱,和他逛街,感觉好暧昧哩。“这个……应该不算是约会吧?”

“约会?”他眸光幽暗一闪,邪恶凑近她,笑着反问,“如果我说这是约会,你是不是就不去了?”

“去!我去!怕你不成?”

他盯着她水润的红唇,心里又开始刺痒,“你果真……不是被吓大的!”

“勇者无敌,就是来形容我穆伊浵的。”

“哈哈哈……”真是他的开心果,一想到自己暗藏的目的,他忽然……于心不忍。

很不巧,门外的廊下正有人经过,“管家,我听到这房中有说话声,二小姐可能就在这里面。”

伊浵闻声怒打仍是爆笑的男人,“阿斯兰,你很恶劣耶,被他们发现我在这里,以后我还怎么住?”

“京城里的华宅美屋多的是,在外面住几日,等你的丞相父亲回来之后,那母女俩就不敢欺负你了。”

“你不是说,丞相根本不拿我当女儿吗?”

“至少拿你当个人。”

在门被推开的一瞬,他长臂一伸,揽她入怀,猝然从敞开着的后窗飞离。

管家小厮等入房来,只看到满桌美食,却连他和伊浵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五凤皇朝的都城,景黔,三朝之都,繁华富庶,政商农皆兴盛了几百年而不衰。广陵河贯穿其中,更方便了商贾河道往来,也为这人口众多的都城增添了几分诗情画意。

让伊浵没有想到的是,古代就有“交通规则”:皇亲、国戚、重臣、贵胄、或乘坐华车者,行中央,商贾、小贩、农户、外族平民等行左右两侧,否则,被撞伤碰伤概不负责。

“为什么古代总要分等级呢?”

“2012年就不分等级吗?”

离开丞相府之后,阿斯兰带她入了一家成衣店铺,付了银子,让里面的丫鬟给她梳妆穿衣。

所以,此时,她才能如大家闺秀一般,外表明丽端庄地坐在景黔城最大的酒楼里,俯瞰着楼下人来人往,与他品茗闲聊。

“2012年人人平等,自由自在,只要肯努力,就能活出一片天地。2012年有法律保护我们,不会有随随便便草菅人命的恶事发生……”

“你还不是被人‘草菅人命’?”

“……”她一时无语,这男人怎么说话如此噎人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