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帝少爷倾慕已久韩涵帝夜辰-帝少爷倾慕已久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4 18:49

《帝少爷,倾慕已久》小说的主角是韩涵帝夜辰,帝少爷倾慕已久是由作者夏目若安所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帝少爷倾慕已久小说讲述了:韩涵十七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家里亲生的,而他所谓的父亲一怒之下把她卖给了那个老男人做老婆。匆忙逃离的她,选择去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还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坏人。

小编推荐:
《帝少,萌妻变甜啦》《惹火狂医:帝君,欠调教!》《帝尊霸宠:逆天双灵大小姐》

精彩节选:

“老韩,一会天亮你去把小野种找回来。我去我娘家找人,早点把小野种嫁过去。”

“就照你说的办吧。”

韩涵悄无声息退出自己居住了17年的院子。出了院子后拔腿就往学校的方向跑。

学校离家很远,韩涵是村子里少有的高中生。这次高考结束后,韩涵填写了本地最好的大学,不出意外,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收到录取通知书。

她走到半路才想起来学校在放假。就算去了学校,又能躲到哪里?

有些父母思想偏执,觉得孩子就是自己手中的傀儡,可以任由自己操作。

韩涵曾有一个学习成绩非常好的同学,叫李静文。韩涵成绩年纪第一,她第二。

李静文是养女,上面有两个哥哥。他本来是计划养大了给二哥做媳妇的。二哥考上大学以后自谈了一个女朋友。大哥也早早娶妻生子,所以李静文就从童养媳变成了女儿。

李静文15岁的时候,她大哥摔断了腿。大嫂丢下大哥和不足3岁的侄子离家出走。她的养母把心思打到了李静文头上,说等李静文18岁就嫁给她大哥。

李静文不肯,死活哭闹:“妈,我还要上学。”

“女孩家识几个字就行了,读那么多书干嘛?将来还不是在家奶孩子?”

“妈,大哥比我大那么多,我怎么可以嫁给他?我一直把他当亲哥哥啊!”

结果,养母恼羞成怒,要李静文立马休学。李静文逃到学校被抓回去的那天,围了许多的老师和同学,李静文养母大嚷:

“我养她就准备给儿子做媳妇的。这些年看她成绩好才一直让她读书。你们谁敢管我家里的事,我就到你们家门口吊死去!”

韩涵再见到李静文时,她已经是一个男婴的母亲……

所以,即使现在学校还在开课,也不能往学校躲。不仅如此,还要跑得远远的。让韩范找不到自己,不然李静文就是自己的下场。韩涵想到自己从此以后要跟一个39岁的老男人一起过,在老男人身底下承欢,心中就泛起阵阵恶寒。

这时候天边泛白。要不了多久大地就会被阳光笼罩,韩涵明白,韩范会在天亮后抓捕自己回去嫁给老男人。

通往县城的车子上有三三两两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上车。韩涵坐在车子最后排,捂着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她不知道韩范现在是不是已经张罗着在找自己。如果是的话,那么这辆车估计是开不走了。

时间到了七点三十分,司机准备发动车子。一路上韩涵的心都提在空中,就怕韩范会突然把她抓回去。好在直到车子到达县城,都没有事。

韩涵在县城一中读书,如今刚刚高考完,同学也都在家等高考通知。她的好友不多,玩的最好的就是华艳。

到达华艳家把情况跟华艳说了一通。华艳二话不说塞了400块到韩涵手里:

“你拿着,不够我再找我妈要点。”

“华艳……”韩涵心中有太多感激的话语都说不出口。只能在心底默念等我渡过难关,日后华艳若有需求绝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揣着华艳给的400块钱,买了最便宜的火车票开始了寻母之旅。

这是韩涵第一次坐火车,感觉好奇又新鲜,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忐忑和迷茫。和小山村里的大巴车不同,火车有很多的车厢,每一节车厢里坐满了人。

“小姑娘,你一个人啊?”

韩涵对面一个年轻的男人。男子看上去不到三十岁,浅色的牛仔裤配着黄色的皮鞋。

韩涵轻轻点点头。

“你好,我叫魏伟,去杭州,你呢?”

“杭州”。

之后男人问了很多私人的问题,韩涵都没有再搭话。

“你去杭州哪里?我对杭州比较熟。”

他这一句话再次成功勾起了韩涵的聊天欲望。她对杭州一点都不熟,虽然从刘奶奶口中得知她的母亲可能是杭州的人。但杭州那么大,人口那么多,哪一个才是母亲?她的手伸到脖子上,那是母亲留下来的唯一首饰。看不出什么材质,但设计的很好,是一朵紫薇花。

“西湖。”

她小声的说着。 她本意不想搭理自称魏伟的男人,但想到魏伟对杭州比较熟,依旧想从他口中打听一下母亲所在的城市的信息。

“这么巧,我也去西湖,我上班的地方正好经过那里。”

男人眉飞色舞的描绘着他对杭州多熟、那里的风景如何……

“咕~”

韩涵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她尴尬的捂着肚子,才想起来自己从上车后就一直没吃饭了。

第一次坐火车也不知道准备什么,连水都没有买,饥渴难耐,整个五脏庙都在叫不安地嚣着。

又饿又渴还是站票。而她也不知道杭州离这有多长时间……

“饿了吧,给。”自称魏伟的男人把水和面包递给韩涵。

在学校里老师有教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所以韩涵并没有去接。而是警惕的看着那个叫魏伟的家伙。

“没毒,你怕什么?你看这水,没开过。”魏伟笑的人畜无害。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个声音告诉韩涵:离他远点。多年后韩涵才知道这是野性的第六感。可惜那时的她并没有听从心底里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啊?看着你不大,成年了吗?”魏伟继续唠家常。

“韩乐乐。”

韩涵长了个心眼,从一上车开始,这个男人就开始套近乎,询问关于她的一些信息,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于是,她报了一个假名字,至于为什么报韩乐乐,那是因为韩乐乐爸在知道她是杂种后狠狠跺了她几脚。

这时魏伟说:“我带你去西湖,我们可以拼车。”

韩涵并不知道大城市人所谓的拼车是什么,就点了头。

破旧的面包车上又上了一个人,魏伟跟他聊天,看着很熟的样子。他们聊的方言韩涵听不懂,那个男人时不时的看韩涵一眼,看的她发毛,心里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韩涵感觉到不对劲,就想跑。她趁着魏伟停车的功夫。拼了命往人多的地方跑。

魏伟和那个男人追在后面:“韩乐乐,你往哪里跑,带着家里的钱往哪里跑?”

没见过这样事情的韩涵一下子就懵圈了,带着家里的钱跑了,这是什么意思?

韩涵不做多想,对着群众大声呼救:“救命,他们是坏人。”

魏伟带来的另一个人说:“嫂子,你别跟大哥闹了,赶紧回家过日子去吧。你在外面偷人,还带着家里的钱跑,大哥不怪你,好好回家过日子去吧。”听了这个男人的话,有一瞬间韩涵忽然就慌了。

她听见有人说:“你老公都不怪你了,你回家吧。”

“就是,在外面偷人还带走了家里的钱”

“这样的女人抓起来就得狠狠的打……”

她对着群众大声的解释:

“我真不认识他,我还未成年,哪来的老公。”魏伟和另一个人靠近了,一群观众还在劝韩涵回归家庭……

韩涵拼了命的跑,此时恨不能跑的再快一点。没一会,竟然跑不动了。

这时迎面她看见路边停了一辆车,车旁边站了一个年轻男人。她想也不想冲上去,抱着年轻的男人大声呼喊:“哥,你来接我了吗?”

男人脸色阴沉看着贴上来的女孩,刚想开口说“滚”,就看见女孩眼角含泪,对他祈求:

“救救我。他们是坏人,我不认识他们,他们却说我是他们的老婆。你一定要救救我。”

韩涵此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看热闹的人那么多,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救她。甚至还有许多人劝她赶紧回家吧,跟那个自称是魏伟的男人好好过日子。

之前听说人贩子猖狂,却不想猖狂到大白天敢抢人。

魏伟追到韩涵身边:“大家快看啊,就是这个小白脸跟我老婆好上了。韩乐乐,你快跟我回家吧,家里孩子要妈妈呢。小白脸,我劝你离我老婆远一点。”

“小白脸?”帝夜辰脸色阴晴不定,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叫他小白脸,胆也太肥了。

“你胡说八道,我不是你老婆。”韩涵再次向男人求救,“救救我,我不能被他们带走。”

眼看着他们离的越来越近了,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他们敢这么做,韩涵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他们的同伙。也许面前的这个男人也是他们的同伙,可她只能孤注一掷。

韩涵不知道他们会把她带到哪里去。但她知道,今天绝对不能落到他们手里。

一旦落到他们手里,那真是非死即伤的事情。也许把她卖到交通不便的地方,从此她就只能和母亲一样,呆在一个小村子里,跟一个粗鄙的老男人生儿育女……

也许把韩涵的肾和内脏都挖走了……

越想越害怕,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救我。”

帝夜辰看着面前的女孩:身上穿着廉价的粉红色衬衫,洗的发白的蓝色牛仔裤,一条高高的马尾辫。瓜子脸,皮肤虽然不是奶白色,但可以看出底子很好。很是细腻,那双含泪的眼眸打消帝夜辰心中的顾忌,看来这不是姜彩凤安排的戏码。

此时,魏伟和他带来的男人,准备左右夹击强行带走韩涵。韩涵已无路可逃,只能再次和面前的男人求救:“救我。”

魏伟他们靠的越来越近了,韩涵的心快扑通扑通的跳出了胸膛。

帝夜辰看着面前哭泣着求救的女孩,绯色的薄唇吐出一句无情的话语:

“求我。”

“啊?”

韩涵一时忘记了哭泣,抬头看着面前身高近一米九的男人,古铜色的皮肤,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带着几分混血儿的味道。幽暗深邃的冰眸子,仿佛写着生人勿近几个大字。

他的五官立体,这颜值可以秒杀当今一大批小鲜肉。韩涵忽然意识到这个男人不会救自己。她弯下腰,躲开魏伟的攻击,拔腿继续跑。

帝夜辰没想到这个泪眼朦胧的小姑娘竟然选择逃跑也不张口求自己,一时心底很不爽。

韩涵很快被自称魏伟的男人抓住,他一巴掌甩在韩涵脸上,韩涵的脸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她心想:死定了。她绝望的闭上双眼,与其落在这些人手中,不如咬舌自尽。

这嘈杂的人群中传来一声:“住手,放开我女朋友。”

韩涵闻言抬头,就看见一个穿着时尚,头发五颜六色的男孩站在自己的面前。目测二十一二岁,比较出格的是他右耳的带着一个红色的钻石耳钉。

“你TM的把我的女人放下。”

帝夜辰看着忽然出现的帝天宇,眉毛轻挑,为了安插人在自己身边,这帝天宇和姜彩凤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小白脸,你少管闲事,这个女人不守妇道,我要把她抓回去。”

抓着韩涵的男人拖着韩涵后退几步,眼前这个男孩看着非富即贵,不是他们能轻易得罪的。

“你敢叫爷小白脸?爷的一只耳钉都够你奋斗一辈子了,敢骂爷小白脸,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帝天宇一拳打在挟持韩涵的男人身上。男人吃痛的松开拉着韩涵的手。

帝夜辰看着帝天宇和那个泪流不止的小女孩,走上前抓着韩涵的手,在韩涵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她强行塞进了车子里……

  • 帝少爷,倾慕已久 截图1
  • 帝少爷,倾慕已久 截图2
  • 帝少爷,倾慕已久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