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风光大嫁霍展白莫晚-风光大嫁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5-03 12:51

《风光大嫁》小说的主角是霍展白莫晚,风光大嫁是由作者紫玉萧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风光大嫁小说讲述了:对于莫晚来说,就算自己受到那么多人的欺负,他也不会辜负自己。这五年,或许是人生经历的磨难最多的几年,外界的人都认为受到的只有疼爱,可是却没人知道,当同父异母的妹妹上门后。

小编推荐:
《总裁的俏皮甜妻》《入骨宠婚:神秘总裁夜夜袭》《我的腹黑总裁老婆》

精彩节选:

莫晚本来就对孙晋芳对自己突然变好有疑问,现在心里的怀疑越发的大了,难道孙晋芳这是故意迷惑她。让她放松警惕,然后再找机会害她?

虽然这种想法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她可不敢拿肚子里的孩子开玩笑,她淡淡一笑,“那好吧,我喜欢在燕窝里加牛奶吃,我去加点牛奶再吃。”

说着话她转身进屋,刘兰芝跟在她后面,才走了几步,莫晚转身拦住刘兰芝:“哎呀,我忘了一件事,上次果果被霍夫人接回国时受了很大的惊吓。一直都害怕见到她和你,你还是不要进去被他看见,免得他哭闹。”

刘兰芝停下脚步,有些尴尬地问道:“他连我也害怕吗?”

“是啊,那天他从医院出来之后一直说那两个坏婆婆好可恶,以后如果再敢来欺负他,就要我叫警察叔叔过来把她们都抓起来。”这话半真半假。果果只是说要警察抓孙晋芳,并没有说抓刘兰芝,不过莫晚看见刘兰芝的窘态就解恨,干脆骗骗她。

刘兰芝果然更觉难堪,“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莫晚对她笑笑,转身往屋里走。

回到屋里,莫小军看着她手里的保温盒,问道:“什么东西?是谁送来的?”

“舅舅,这是孙晋芳让刘兰芝给我送来的燕窝,说是给我补身子。”莫晚把保温盒放在茶几上。

莫小军吃了一惊,“她真给你送燕窝来了?江清歌怎么会猜得这么准?这燕窝不会真有问题吧?”

莫晚看了一眼坐在地上认真玩着小汽车玩具的果果,示意莫小军跟她进厨房,把刚才刘兰芝的奇怪表现说了一遍。

莫小军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么说肯定有问题,你千万别吃。”

“放心吧。我不会吃的。”莫晚说着把保温盒的盖子打开,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

只见保温盒里面装着大半盒煮好的燕窝,汤水的颜色是橙红色,有一股香味,跟她以前吃过的不太一样。

“咦,这燕窝的颜色怎么这么红?血燕也不可能红成这样啊!”嫁给霍展白那些年,为了生孩子,莫晚没少吃补品,加上霍家又是富贵人家,山珍海味就跟家常便饭一样,血燕虽然珍贵,莫晚却也吃过许多次,一看就觉得不对。

莫小军凑上去看了看,又拿起保温盒闻了闻。脸色骇然大变,“这燕窝里面有藏红花的气味。”

“什么!藏红花?”

“没错。”莫小军拿了一双筷子伸进去保温盒里翻了翻,夹起一根细长的橙色茎状物,神情凝重地说道:“你看,这就是藏红花,肯定是煮燕窝的人不够细致,没有把藏红花挑选干净留下了这么一根。”

莫晚倒吸一口冷气,她知道莫小军为了果果的病经常看医书,特别是这些日子,每天都会研究中草药,认识藏红花不足为奇。她之前是怀疑孙晋芳会在燕窝里面做手脚,却没想到她居然在燕窝里面放藏红花。要知道藏红花有堕胎作用,孙晋芳这么做岂不是要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一想到吃下这些燕窝的后果。莫晚就不寒而颤,“这个老巫婆怎么这么狠毒!居然要害我的孩子。”

“我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她明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霍展白的,果果又等着用脐带血救命,为什么还要向你下毒手?”莫小军比莫晚要冷静,马上就想到这个问题。

莫晚咬牙切齿说道:“她肯定是恨我弄断了她的腿,又狠霍展白不肯听她的话,才会丧心病狂对我下毒手。”

莫小军摇摇头,“我不觉得她会这么做,‘虎毒不食子’,果果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她的孙子,她再狠心也不会对亲孙子下手。”

莫晚却不以为然,“对孙晋芳来说,江清歌那个贱人怀住的也是她的孙子,她一向喜欢那个贱人,如今贱人肚子里怀住的可是双胞胎,对于她来说怎么也比果果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了重要。”

“不会的,她那么想要孙子,不管是谁生的,只要是她霍家的骨血,她都会在乎,我看其中一定有问题,你刚才说是她派人送来的,那个人是谁?”

“是她家的保姆刘兰芝,我要她在花园里等着。”

莫小军眉头一挑,“会不会是这个保姆做的手脚?”

“不会吧,我跟刘兰芝又无冤无仇,她怎么会想要害我,就算是她做的手脚,也是孙晋芳指使的。”在霍家那几年,莫晚对刘兰芝一直都很客气,自问没有任何地方得罪过她,她不可能会害她。不过刘兰芝在霍家做保姆多年,对孙晋芳一向言听计从,如果是孙晋芳命令她这么做,她一定不敢违抗。

莫小军沉思了一下道:“那你先去试探一下刘兰芝,看看她怎么说。”

“好,我现在就去问问她。”莫晚也觉得莫小军说得有理,忙把保温盒盖好,拎起就想走,却被莫小军叫住。

“等一等,你倒一点燕窝出来留着做证据,拿一根藏红花去给她看。”

莫晚明白莫小军是怕到时候孙晋芳不认账,忙拿了一只碗倒了点燕窝装好才走出去。

走出客厅大门,莫晚看见刘兰芝正神色焦急地往屋子这边张望,心中更是恼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面前,把保温盒往她怀里一搁,厉声说道:“刘兰芝,你好好看看这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居然敢拿来给我吃。”

刘兰芝疑惑地看看保温盒,“这不是燕窝吗?”说着就把盖子打开查看。

莫晚指着保温盒道:“看清楚没有,燕窝煮出来是这种颜色吗?气味有这么香吗?你在霍家呆了那么多年,经常煮燕窝,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刘兰芝瞪着保温盒里的燕窝惊呼,“哎呀,这燕窝怎么会是这种颜色?夫人明明说这是上好的血燕,特意要人从马来西亚那边买回来的,绝对是正品,怎么看着像是人工染色的次品呢?”

“什么次品,这里面分明是放了藏红花,你看看这是什么?”莫晚说着捏起燕窝里面混着的那根藏红花送到刘兰芝面前。

“藏红花?不会吧?”刘兰芝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手里的那根藏红花。

“你就别装了!”莫晚冷笑,“难怪刚才非要我马上吃了,原来是怕我不吃,你们的阴谋就无法得逞。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孙晋芳要你这么做的?”

刘兰芝使劲摆手,“不是不是,这燕窝从开始浸泡到煮好装进保温盒都是夫人亲自动手的,我只负责帮忙拿过来给你,实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夫人。”

“好,那我们现在去霍家亲自问问孙晋芳,看看究竟是谁做的手脚。”莫晚拿过保温盒,一把拽着刘兰芝就往外走。

刘兰芝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就跟着她走出了别墅大门,神色并不见惊慌,只是一脸大惑不解。

莫晚看在眼里,觉得刘兰芝似乎真的不知情,不然她肯定会表现得十分害怕才对。要知道孙晋芳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稍微有些不满意就会对刘兰芝大发雷霆,假如刘兰芝真的是受她指使过来害自己,现在阴谋败露,她肯定会把责任算在刘兰芝头上,事后必定会把刘兰芝骂得狗血淋头。

看来这事真的只是孙晋芳所为,想不到那个老巫婆会那么狠心,连果果也不顾了。

心中越想就越气,霍家的司机老吴看见他们出来,马上下车打开车门,莫晚也不管,拉开车门直接上车,孙晋芳也跟了上来。

路上,刘兰芝为孙晋芳辩解了两句,说孙晋芳肯定不会那么黑心要害莫晚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不小心搞错了。

莫晚狠狠地瞪了刘兰芝一眼,“你别告诉我她是瞎子,连燕窝和藏红花也分不清。”

刘兰芝忙解释,“不是,我的意思是夫人可能是自己要服用藏红花这味中药,正好又给你炖了燕窝,一不小心就把两种东西给搞混了。”

莫晚冷笑一声,“哼,她自己吃藏红花?是月经不调还是产后恶露不净?我倒不知道她一把年纪了还有那种功能。”

刘兰芝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莫晚是在讽刺孙晋芳已经是绝经的老妇人了,根本就不需要服用藏红花。呆了数秒之后,她又赔笑道:“不是说藏红花能养颜美容吗?也许夫人是为了这个原因才吃吧?”

“行了,你不必帮她解释了。”莫晚打断她的话,只觉得很可笑,即便是孙晋芳真的要用藏红花来养颜,也不可能自己动手煲汤,更不可能会把藏红花煲出来的汤水倒进燕窝里去。

刘兰芝住了嘴,看着莫晚那张阴沉的脸,不敢再吭声。

……

车子驶进霍家停下来,莫晚拉开车门下车,刘兰芝紧紧跟着她。

走进客厅,莫晚把保温盒放在茶几上,往沙发上一坐,对刘兰芝说道:

“孙晋芳呢?”

“我走的时候夫人在楼上睡午觉,现在应该还在楼上睡觉吧。”刘兰芝回答。

“你把她叫下来啊?”

“夫人睡觉最不喜欢人打搅,莫小姐,我觉得你还是在这里等一会吧,等夫人起来了再说。”

“这个点睡什么午觉?该不会是听见我来了心虚不敢出来见我吧?”莫晚冷笑。“好,她不来见我,我去见她。”

说着话她抬步往楼上走,刘兰芝拦住她,“莫小姐,你不能上去啊。”

“你干什么,我让你叫她下来,你不叫,又阻止我上去是什么意思?”说完她甩开刘兰芝的手上楼。

刘兰芝跟在她身后走了两步,放在沙发转角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她只好转身去接电话。

莫晚曾经在这里住过多年,知道孙晋芳的卧室在哪里,也不等刘兰芝,自顾上楼去了。

孙晋芳的卧室在二楼右手边最靠近里面的那一间,莫晚走到门口,抬手敲了敲门,等了一下没听见有人出声,就又敲了一下,还是没人应,心里就有些不耐烦了,也顾不上礼貌,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一走进房间,莫晚就愣住了,床前的木地板上,孙晋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是晕过去了。

她慌忙走过去蹲下身子查看孙晋芳的情况,只见孙晋芳双眼紧闭面色苍白,脸上有一个巴掌印子,额头右上角又红又肿,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所致。

她的心一沉,轻轻拍了拍孙晋芳的肩膀叫了两声霍夫人,不见她有反应,忙又检查了一下她的呼吸心跳,都十分微弱,不禁更是着急,扬声叫了两声刘兰芝,就从随身带来的手提包里面拿出手机拨了120急救电话。

在她打电话的时候,刘兰芝也上来了,一见屋里的情形,整个人就跳了起来,“哎呀,莫小姐,你把夫人怎么了?你打她了?”

莫晚挂了电话皱起眉头,“你胡说什么?刚才我一进来就看见她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刘兰芝狐疑地瞪着她,“不可能啊,我走的时候夫人还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倒在地上,你看她脸上有巴掌印子,一定是你刚刚进来打她了,还把她推倒在地上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没有,你别瞎说。”莫晚又急又气,实在想不到自己会被如此误解,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孙晋芳,她知道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还是赶紧先救人要紧。她要刘兰芝帮忙小心地把孙晋芳的身子翻过来仰卧着,把她的头侧向一边,又拿起床上的被子盖在她身上,以免她躺在地板上受凉加重伤情。

她在做这些,刘兰芝却大呼小叫的下楼了,嘴里喊着,“快来人啊,夫人晕倒了,快来人啊!”

莫晚也不管她, 她拿起手机拨通了霍展白的电话号码。

“晚晚,你找我啊,有事吗?”霍展白的声音里充满了欣喜,难得莫晚会主动打电话给他,也难怪他会那么高兴。

莫晚咬了咬嘴唇,道:“霍展白,我现在在你家里,你妈妈晕倒了,你赶紧回来一下。”

霍展白倒吸一口冷气,“你说什么?我妈妈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还是赶紧回来再说吧!”这个时候三言两语也没法说清楚事情经过,莫晚还是决定等霍展白回来当面跟他说清楚。

电话那边霍展白急切说道:“好,我马上回去,你叫了救护车了吗?”

“已经叫了,救护车应该很快就到。”

电话挂断了,门外响起脚步声和嘈杂声,刘兰芝又跑上楼来,身后还跟着霍家专门给孙晋芳开车的老吴及一名姓张的保安。

刘兰芝伸手指了指孙晋芳,对老吴他们说道:“快把夫人抬起来送到医院。”

莫晚连忙制止,“她现在伤了脑袋,不能随便动她,要等医生来才行。”

“医院离我们这里有些距离,等到他们来还不知要多久,不如我们自己送过去更快些。”刘兰芝说着推了一下老吴的胳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夫人抬起来。”

“都说了要等医生来才行,你怎么就不肯听我的?”莫晚制止。

“就是她把夫人弄成这样的,不能听她的,赶紧把夫人送医院,快!”刘兰芝却不听。

“刘兰芝,这样乱搞出了事情你负责?”莫晚怒了。

见她这样一说刘兰芝不说话了,却又拿起电话给霍展白打电话,“霍总,赶快回来,夫人晕倒了。”

过了大约十多分钟,救护车来了,医护人员对孙晋芳做了初步检查,小心地把她抬上担架送上车,吊上药水上了氧气袋。

莫晚和刘兰芝一起跟着坐上救护车去了市第一人民医院。路上,莫晚又给霍展白打了电话,要他直接去医院。

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孙晋芳被送去急救室进一步检查,这时霍展白和南风一起也赶了过来,他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很熟,在路上已经打了电话给院长,院长马上叫来创伤科最有经验的主任医生过来给孙晋芳治疗,自己也亲自过来指挥抢救。

经过检查,孙晋芳被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是头部受到重物撞击或者是跌倒造成颅内出血,需立即手术治疗。

霍展白被医生叫去办公室签手术同意书,莫晚站在办公室门口,一颗心七上八下,为孙晋芳担忧。

很快,孙晋芳被推进了手术室,霍展白、南风、莫晚和刘兰芝四人一起在手术室门口等着。

刚才霍展白忙着为孙晋芳办理入院手术的各项手续,顾不上详细问孙晋芳受伤的原因,现在静下来坐下,他看向莫晚,问道:“晚晚,我妈妈究竟是怎么受伤的?”

莫晚还未开口,坐在她身旁的刘兰芝就愤然说道:“霍总,一定是是莫小姐把夫人推倒在地上弄得她受伤的。”

莫晚愕然看向刘兰芝,“你胡说,我没有推她。”

霍展白看看刘兰芝,又看看莫晚,眉头拧了起来,“究竟是怎么回事?晚晚你说。”

莫晚瞪了刘兰芝一眼,对霍展白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下午刘婶突然提着一个保温盒去找我,说是你妈妈亲手做的燕窝给我补身子,要我一定要当着她的面马上吃掉,我打开来看了一下,那燕窝里面居然有藏红花。你应该知道服用藏红花会导致流产吧?我就没有吃,而是拿着燕窝去你家,想问一下你妈妈为何要害我肚子里的孩子,谁知我走进你妈妈的卧室里就看见她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我就赶紧打了120电话叫救护车过来,又打电话给你。”

“不是这样的,霍总。”刘兰芝急忙争辩,“夫人怎么可能会在燕窝里面放藏红花那种东西,果果和莫小姐肚子里的孩子都是她的孙子,她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孙子?”

莫晚冷笑,“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刚才也看到那些燕窝里面有藏红花,并不是我冤枉她。我也想不到她会那么狠毒,居然连亲孙子也要加害。”

霍展白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凌厉地看着刘兰芝,沉声问道:“刘婶,是不是这样?那燕窝里面真的有藏红花?”

刘兰芝犹豫了一下道:“燕窝是夫人自己动手做的,里面有没有掺其他东西我并不清楚,她做好之后装进保温盒里面交给我要我送去给莫小姐,还要我亲眼看着莫小姐吃了才行。我当时也没看,就直接送过去了。莫小姐说肚子很饱暂时不想吃,我就要她拿进屋里倒出燕窝把保温盒还给我,我好回去向夫人交差。莫小姐拿着燕窝进屋去,没一会儿出来就说燕窝有问题,说是放了藏红花,我打开来一看,里面确实有藏红花。可是我不认为夫人会这么做,霍总你要查清楚,可不能让夫人受人诬陷。”

刘兰芝这话分明意有所指,莫晚听出来了,心里一阵恼火,杏眼一瞪,冲她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没事干自己往燕窝里面放藏红花来诬陷霍夫人吗?”

刘兰芝撇撇嘴,“我没这么说,反正我相信夫人绝对不会害人。这藏红花莫名其妙冒出来,实在让人想不通。”

莫晚道:“什么莫名其妙冒出来,根本就是你送过来的。”

“行了,你们不要争了。”霍展白抬手制止她们继续争吵,他已经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觉得这件事太过不可思议,身为孙晋芳的儿子,他很了解自己的母亲。孙晋芳虽说性格暴躁,强势霸道,但是心肠并不狠毒,绝对不会做出在燕窝里面放藏红花来加害莫晚的事,更何况莫晚肚子里的孩子是她的亲孙子。如果孩子没了,果果也会没救,她那么想要孙子,怎么可能会对孙子下手?

至于莫晚,霍展白同样是非常了解,她心地善良,为人坦荡,根本就做不出故意在燕窝里面放藏红花来陷害孙晋芳这种事。可是如今这事却实实在在发生了,怎能不让他觉得奇怪?

这件事他自然要好好调查清楚,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搞清楚孙晋芳受伤的原因。他放柔语气问莫晚,“晚晚,刚才你说走进我妈妈的卧室就看见她倒在地上人事不省,是吧?”

莫晚答道:“是的,我和刘兰芝一起过来你家,本来我是要刘兰芝去把你妈妈叫下楼,我在客厅等她下来,可是刘兰芝说你妈妈在楼上睡午觉,让我不要打搅,我没有听她的,就上楼了,在外面敲门没有人理睬,于是我就推门,就看见你妈妈倒在地上。”

霍展白点点头,又问刘兰芝,“刘婶,你刚才说是晚晚把我妈推倒在地,是你亲眼看见的吗?”

刘兰芝道:“这个我没看见,她气势汹汹的找夫人理论,我怕她伤害夫人就告诉她说夫人在楼上睡午觉,结果她却要冲到楼上去质问,这个时候电话响了,我就去接电话,等我接完电话上去,就看见夫人躺在地上,她在打电话叫120,夫人的脸上有一个巴掌印子,肯定是她打夫人,又把夫人推倒在地上,害得夫人受伤昏迷。”

莫晚激动反驳,“你胡说,我根本没有打她,也没有推她,我进去看见她倒在地上就过去叫了她几声,见她昏迷不醒我就叫你上来,哪里是跟她吵架。”

“夫人好好的在屋里,怎么会无缘无故倒在地上,还把头撞伤,这个你怎么解释?肯定是你动手才会这样。”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会受伤倒在地上?我说了不是我就不是我。”

两人又你一句我一句开始争执,霍展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南风在一旁瞧着,急忙开口说道:“莫小姐,刘婶,这里是医院,不宜大声喧哗,我看这事迟点再说,等霍夫人做完手术醒过来,自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没错,一切等我妈妈醒来就清楚了。”霍展白把目光移向手术室大门,看着门上那盏灯,心里沉甸甸的,今天发生的事都太过离奇,如今他的脑子一片混乱,什么都不愿去想,只愿母亲能安然无恙从手术室出来。

莫晚看着霍展白那紧锁的眉头阴沉的脸,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一定很沉重。他的父亲去世得早,是孙晋芳一手把他拉扯大,母子俩的感情相当深厚,如今孙晋芳被下了病危通知书,医生刚才说手术的风险很大,她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也可能会一直昏迷不醒成为植物人。

此时莫晚完全忘记了孙晋芳之前对她的种种欺凌侮辱,只盼着老天保佑让孙晋芳平安无事,那样霍展白就不会伤心难过。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依旧深爱着霍展白,才会因他难过而难过,为他焦虑而焦虑。

轻轻碰了碰霍展白的手,她柔声道:“展白,你别太担心,霍夫人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霍展白抬眸淡淡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但愿如此就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看她。

莫晚的心一沉,暗道不好,霍展白突然对她如此冷淡会不会是相信了刘兰芝的话,以为孙晋芳受伤是她造成的。如果是这样就糟糕了,万一孙晋芳醒不过来,岂不是无人能证明她的清白?

刚想再解释一下,坐在她右边的刘兰芝突然低声说道:“说得怪好听,心里面还不知怎么幸灾乐祸呢!”

莫晚猛然扭过头去瞪着她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去卫生间。”刘兰芝撇撇嘴,站了起来,转身往走廊那边的卫生间走去。

走进卫生间,刘兰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她她挨个检查了一下里面的隔间,确定没有人,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通了,她低声说道:“事情已经办妥了,孙晋芳正在做手术,医生说情况很不乐观,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就算抢救过来,也难保不会变成痴呆。现在霍展白开始怀疑莫晚了,对她的态度很冷淡。……好,有什么情况我再打电话给你。”

挂了电话, 抬头看着面前墙上镜子里自己那因为紧张微微有些发白的脸,长长吐了一口气,中午在霍家发生的一幕又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许丽华来到霍家后她主动对孙晋芳提出去为莫晚送燕窝,孙晋芳因为许丽华的到来同意了。

她拎着燕窝装模作样的走到门口,别墅突然停电了。她大呼小叫的叫保安室的保安去查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两个保安忙着四处检查,趁没有人主意,她把郭雅洁放了进来。

郭雅洁进入后快步进入了客厅,今天照顾孙晋芳的护工有事情请假不在,别墅里除了保安就只有司机,而司机老吴在半小时前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急匆匆的离开了,保安忙着在外面查找突然停电的情况,监视器因为没有电一片空白,她们的计划正式开始实施了。

客厅里孙晋芳正在和许丽华说话,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就看见了乔装打扮的郭雅洁。

“你怎么来了?”孙晋芳诧异的看着郭雅洁,紧接着看见后面跟进来的刘兰芝,“你不是去送燕窝的吗?怎么回来了?”

“司机不在,我等会去送。”她回答,随手关上了门。

“打电话给老吴啊?这工作时间怎么会不在呢?”孙晋芳皱眉。

“霍夫人,做人不要这么狠,司机也是人,也有自己的事情,你这样对人真的回让人寒心的。”郭雅洁冷笑接过话。

“我家里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孙晋芳听出了郭雅洁的讽刺,她也冷笑起来。

“我还偏要插嘴了。”郭雅洁一屁股坐下,“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你为什么来这里?”

“我来找你算一笔账。”郭雅洁看孙晋芳的眼睛里有凶光出现,

“你这个恶毒的老巫婆,我女儿被你哄着骗着耽误了这些年的青春,还为此把身体也弄不好了,你竟然说变卦就变卦,你是人吗?”

郭雅洁一直对孙晋芳是有礼貌的,这突然开骂气得孙晋芳直喘气,“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竟然敢跑我家里来撒野,给我滚出去!”

“在没有看见你这个老巫婆得到报应之前,我是不会走的。”郭雅洁慢悠悠的开口。“不瞒你说,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看着你怎么死的。”

“你简直无法无天了,叫保安来吧她撵出去!”孙晋芳吩咐刘兰芝,刘兰芝却站着没有动。孙晋芳瞪着她,“怎么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想造反吗?”

“难道不可以吗?”刘兰芝冷笑,“姓孙的,自从我来到霍家,你就一直给我脸色看,稍不合意就呵斥臭骂,我一直想问问你,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会这么歹毒?”

“你听听,你听听……”孙晋芳没有想到一向忍气吞声的刘兰芝会突然的和自己叫板,她转向一直不说话的许丽华,“这样猖狂的佣人,你见过吗?我今天要不收拾你,你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说着话她抓起茶杯砸像刘兰芝,刘兰芝闪身躲过。用手指着孙晋芳,“你这个老巫婆,死到临头还这么凶!真以为没有人治你啊?”说着话她扬手对着孙晋芳就是一记耳光,孙晋芳这一辈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被佣人打耳光,一时间气得直喘气,“你……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收拾我?你做梦吧?”刘兰芝对孙晋芳是恨到了极点,还准备再动手,一直没有说话的许丽华伸手制止,“一个耳光差不多了!打多了会坏事的。”

这话让孙晋芳转头看着许丽华,“你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挺想打你的,只不过现在不能打。”许丽华慢悠悠的开口,“孙晋芳,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吗?你势利,自私,阴毒,蛮不讲理和泼妇一样,我许丽华交上你这样的朋友真是瞎眼了。”

“你……”

“我什么?”许丽华冷笑,“说你聪明,其实你笨得像猪一样,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吗?”

“你们是一伙的c”

“你现在才明白过来不是已经晚了吗?”郭雅洁接过话,“说起你这个蠢女人,我就想笑,自以为聪明,其实做得都是傻事,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女儿黄花大闺女会愿意为你儿子怀孕?你以为真的是为了莫晚好啊?我告诉你,那都是我设计的,我女儿一根筋看上了你的儿子,我又觉得你家家境不错,于是只好成全我的女儿,可是你这个老巫婆,说话做事都不讲信用,白白浪费了我女儿这么多年的青春,想到这个我就恨不得咬你一口!”

“果然江清歌接近我一开始就存了目的的,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自己做小三,还让女儿也做小三,你是不是想把小三一代代的传扬下去啊?”

“反正你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就让你过过嘴瘾,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知道为什么莫晚嫁给霍展白五年不孕吗?”郭雅洁冷笑,“我告诉你,不是莫晚不会生育,而是我们让她不能生育,懂吗?”

“她其实没有病,所谓的有病都是我伪造的,至于不会生育功劳在于她。”许丽华接过话指指刘兰芝。

“我给莫晚吃了不能排卵的药。她不能排卵又怎么可能怀孕呢?”刘兰芝也冷笑。

“你们怎么这样歹毒!”孙晋芳气得浑身发抖,看着三个女人不怀好意的脸,她挣扎着放声大叫。“保安!保安!”

“不要白费力气了,保安被我支走了。他听不见你的呼救的。”刘兰芝冷笑。“霍夫人,你就乖一点,这样说不定能够没有痛苦的离开。”

“你们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是准备把你熬的燕窝里加上些能够流产的东西送去给莫晚喝,马上莫晚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因为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流产,那个生病的孙子就会得不到救治而死去,霍家就会断子绝孙……”

“我和你们拼了!”孙晋芳气得脸色发青,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她用尽全身力气从轮椅上站起来挣扎着扑向许丽华,刘兰芝伸手一推,孙晋芳的腿本来就没有恢复好,被她这样一推,站立不稳,一下子倒了下去,她的头重重的碰在茶几上面,一下子晕了过去。

刘兰芝伸手试了下她的呼吸,“还有气。”

“先把她扶到轮椅上,等保安回来。”许丽华吩咐,三人把孙晋芳扶到轮椅上坐好,让她背对着门。

“那个老吴差不多要回来了,我们先离开,等会保安回来,你让他看见孙晋芳坐在客厅的画面,等保安离开就把她推上楼扔在地板上,然后马上送燕窝去给莫晚,把她引到这来来。”

“莫晚会来吗?”

“会,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放心。”

“这位不会醒过来吧?”

“不会,她身体本来就有病,这段时间你不是换了她吃的药了吗?她的病没有得到控制所以受到刺激会引发昏迷,现在又摔了这么下,不死也难,等你把莫晚带到这里来,我估计她也差不多了。”许丽华算计自然是步步精确。

刘兰芝点头出去看了下,值班的保安还没有回来,她让郭雅洁和许丽华先走。郭雅洁和许丽华离开几分钟后,保安也回来了,其中一个保安走到客厅里回报,“是旁边搞绿化的工人修建树枝不小心剪断了电线,导致我们这边也停电了。已经打电话报修,很快就有人过来抢修。”

“知道了,你们去忙你们的吧。”刘兰芝吩咐。

保安答应着下去了,保安离开,刘兰芝把孙晋芳扶到二楼,把她扔在地板上面,伪造好现场后拎着炖好的燕窝离开了。

临出门时候吩咐保安,“注意点动静,夫人在楼上午睡。”

后来发生的一切就是她去送燕窝再把莫晚引到霍家的事情,那个燕窝已经不是孙晋芳熬的燕窝,而是经过掉包的燕窝,里面掺加了藏红花,为了防止莫晚真的把燕窝吃了造成流产,郭雅洁让江清歌昨天晚上就打电话提醒莫晚,而且在让她送燕窝去的时候故意露出不自在,还留下一根藏红花在燕窝里面没有挑干净,让莫晚能一眼就看出燕窝有问题,然后质问刘兰芝,刘兰芝再趁机唆使她去找孙晋芳对质,成功把孙晋芳摔倒昏迷嫁祸到莫晚身上。

看霍展白刚刚对莫晚的态度,应该是怀疑上了莫晚,只是这事情还得再看看,但愿孙晋芳不能醒过来,或者干脆变成植物人,只有这样,莫晚才能百口莫辩。

刘兰芝对着镜子深呼吸再呼吸,又平息了一下心情,这才走出了洗手间。

在走廊上,隔老远她就看见霍展白在对着莫晚挥舞双手,情绪激动,而南风则在一旁劝说。

刘兰芝心里一喜,事情按照他们设计的开始发展下去了。

  • 风光大嫁 截图1
  • 风光大嫁 截图2
  • 风光大嫁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