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邪不可挡赵炎青溟-邪不可挡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30 19:54

《邪不可挡》小说的主角是赵炎青溟,邪不可挡是由作者赵十贰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邪不可挡小说讲述了:我叫赵炎,老家在上党乡红河村。将来要继承老赵家的祖业。我们老赵家的祖业是当接阴公,也就是替死人接生。结果,我遇到了一群索命的恶鬼。

小编推荐:
《阴犬》《凶术》《死人妆》

精彩节选:

我叫赵炎,老家在上党乡红河村。

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从小就让我跟他学艺,说是将来要继承老赵家的祖业。

我们老赵家的祖业是当接阴公,也就是替死人接生。

别看干这一行晦气,收入还挺高,就是不讨姑娘家喜欢,我都二十二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正儿八经的谈过。

今天一大早,爸妈去看望外婆,留我一个人看家。

晚上十点的时候,张叔哭丧着脸过来敲门。

他可是村里的能人,号称超生大队长,生了四个女娃不说,现在老婆又要生了,据说这胎找人看过,是个男娃。

我看张叔满手血迹,气喘吁吁,就问他出什么事了。

张叔说张婶死了,尸体停放在红河边的破庙里,让我赶紧过去救他儿子。

张婶死了?

昨天她还来找我妈诉苦,说感觉自己像是张家的生产机器,怎么今天突然就死了。

母体一旦死亡,胎儿只能存活一段时间,这事绝对不能耽搁,弄不好就是一尸两命。

我匆忙拿起药箱,跟着张叔直奔破庙。

破庙年久失修,漏风漏雨,环境非常恶劣,多耽搁一分钟,胎儿就多一份危险。

我前脚刚走进庙门,就听到里面哭声震天。

张爷爷跪在儿媳妇的尸体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喊哭着要他的孙子。

张婶早已断气,身上血流不止。

我拿出听诊器,隔着尸体的腹壁听诊,胎儿有心跳,每分钟78下,明显偏低,但还活着。

“小炎,我孙子,快救我孙子!”

我让张爷爷别急,我既然来了,就绝不会让他孙子死,但是必须按规矩办事。

接阴公是替死人接生,规矩自然繁多。

最重要的一条,不替怨死的孕妇接生。

怨死的孕妇阴煞之气极重,会殃及胎儿,如果强行生下来,多半是残疾儿,对家属来说是极重的负担。

“张叔,冒昧问一下,张婶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跑到破庙里来了!”

“我和你张婶喝喜酒,回来路过破庙的时候,一辆摩托车突然冲出来,我打了一下方向盘,三轮车就侧翻了,你嫂子磕着脑袋,当场就不行了。”

意外死亡是横死,不在禁忌的范围里。

我翻出三根大红蜡烛,依东西北三个方位点燃,又拿出一根白色蜡烛点在南方。

这是四方蜡,用来祈福,请求送子观音庇佑。

我又递给张叔一面白旗,让他在庙外来回挥舞。

这白旗可不简单,引魂用的。

孕妇生子之时也是魂魄投胎之时,如果是自然分娩,由于母体活着,会主动吸引生魂投胎。

一旦母体死亡,少了主心骨,投胎的生魂就会找不到路。

胎儿没有魂魄,生出来也是白痴。

张婶今年四十出头,颇有几分姿色,虽然生了好几胎,但保养的还不错,风韵犹存。

我和张叔打了一声招呼,点了一炷香,这才把张婶的眼睛合上。

我说今天多有得罪,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希望张婶不要介意,如果她在天有灵,希望她能保佑孩子平安出世!

按照接阴公的规矩,接生只有一炷香时间,不管有没有生出来,香灭人走,否则必有祸端。

张婶此刻全身全是血,婴儿的半条腿已经露在外面,情况不是太好。

通常婴儿都是脑袋先出来,然后才是身体,现在这种情况很少见,属于倒胎,极其危险。

我自然不敢怠慢,把手伸进里面,很快就摸到婴儿的双手,还在动,生命力挺旺盛。

轻扶快抽,是接生的要诀。

意思是出手要轻,速度要快,婴儿很脆弱,一旦受到外力撕扯,很容易留下后遗症。

一点,一点,我的手心沾满粘液,一股子腥味飘散出来。

好不容易拖出半截身子,突然间狂风四起,四方蜡竟然灭了三根,唯独南方白烛还亮着。

我爸说过,四方蜡全灭,必须立即走人,否则极有可能会召来阴邪之物,引火上身。

好在最重要的白烛还亮着,但时间紧迫,必须速战速决。

我深呼一口气,扫了一眼张婶。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就吓没了半条命。

张婶竟然开眼了!

阴尸睁眼,属于大忌。

这是死者不愿意把孩子生出来,不管婴儿死活,必须立即收手。

如果违背阴尸的意愿,就会被怨气缠身,轻则流年不利,诸事不顺,重则有血光之灾,性命之忧,甚至祸及家人。

我试着让张婶合眼,连续合了三次都没合上,真他娘的邪门,看来这孩子不能要了!

“张叔,出事了,阴尸开眼,孩子不能要了!”

“不行,我老张家盼了五年,好不容易盼来这个孙子,小炎,张爷爷求你了,一定要把我孙子救活!”

张爷爷一把年纪,二话不说就给我磕头,还说救不活他孙子,他今天就磕死在这里。

张叔也跟着下跪,说只要能救活他儿子,不管出多少钱他都愿意。

我挺为难的,老爸再三嘱咐,绝对不能犯禁,但张爷爷额头都磕出血了,我受不起。

“小炎,你看我孙子还在动,他还活着,求求你,救救他,你怎么忍心看着他死!”

这孩子的生命力真的很顽强,半截身子不停的动,似乎想要自己从母体里爬出来一样。

怎么办?

留给我思考的时间不多。

片刻之后,我下定决心。

救人!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幼小的生命死在我面前,我要救他,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我愿意承担。

我从药箱翻出白布盖在张婶的脸上,既然张婶不愿意闭眼,那只能用这种笨办法。

白布叫遮尸布,可以阻挡尸体的阴煞之气。

张婶阴尸开眼,只要挡她片刻,我就能把孩子拉出来。

“张叔,继续摇旗,千万不要停!”

我跟老爸接生这么多次,还是头一回碰到这种情况,我也不敢打电话问他,按他的脾气肯定会让我不要管。

我爸就是这种人,只讲规矩,不讲情理,谁说都没用。

遮尸布一盖上去,我第一时间把手伸进里面,一手护住婴儿的身子,一手护住婴儿的脑袋,继续往外拖。

大腿,腰,胸,很快就只剩下脑袋还没出来。

就在这节骨眼上,我左手突然被咬了一下,瞬间发麻,一点劲都使不上来。

更诡异的是,婴儿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不管我右手怎么使劲都拉不出来。

我的额头满是冷汗,心脏砰砰砰狂跳不止。

雪上加霜的是,一阵寒风吹过,最后一根白烛也熄灭了。

操蛋,这么邪乎!

骑虎难下,停手是不可能的,只能继续使劲拉。

婴儿只剩下脑袋,如果在不出来,会憋死的。

“张爷爷,快,药箱里有一只黑色小瓶子,把里面的黑狗血全部洒在遮尸布上。”

黑狗血能驱邪,是接阴公保命的利器,但老爸说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乱用,有伤阴德。

张爷爷动作麻溜,一整瓶黑狗血全撒了出去,遮尸布瞬间被狗血浸湿,一道黑气蹿了出来。

这道黑气就是阴尸的怨气,看来张婶怨气不小。

我实在想不通,她为什么不同意我把孩子接生出来,那可是她的骨肉,亲生的!

黑狗血一洒,阻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左手也不麻了,我趁势发力,把婴儿从里面拖了出来。

好一个大胖小子,估计有六斤,浑身污渍,动的厉害。

我把婴儿脐带剪断,用酒精消毒,交给张爷爷。

张叔凑过来看孩子,笑的合不拢嘴,说张家后继有人了。

父子两人都围着孩子转,可怜张婶尸骨未寒,无人关心。

我默默的收好道具,把遮尸布取下,张婶依然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看上去极其诡异。

“小炎,你快看看,怎么回事,我孙子为什么不会哭!”张爷爷突然开口问道。

按常理来说,新生儿都会哭,而且声音越响越好,我们接阴公是替死人接生,尤其注重这个问题,婴儿不哭,问题很大,很有可能是生魂没有到位。

我凑到张叔身旁,婴儿果然不哭也不闹,昏昏欲睡的样子。

我轻轻拍打了两下,没有反应。

难道是用了黑狗血的关系,导致引路旗引魂失败。

我在地上点燃四根香,三长一短,面朝庙门,重新挥舞引路旗,念起引路用的引魂词。

“今有张氏孙,生于丁酉年甲辰月庚辰日子时,汝等生魂勿怕,接阴公指路,速速归位!”

话音落下,破庙里刮起一阵狂风,狂风卷着风沙,吹得我睁不开眼睛。

隐隐约约之间,

我仿佛看到一名黄衣女子出现在庙门口。

  • 邪不可挡 截图1
  • 邪不可挡 截图2
  • 邪不可挡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