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严宠俏娇娘唐浅瑜严墨风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30 15:02

《严宠俏娇娘》讲述了唐浅瑜严墨风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严宠俏娇娘唐浅瑜严墨风全文免费阅读!严宠俏娇娘唐浅瑜严墨风小说节选:林诺凡眉头拧得死紧,望着手里的盒子,心头憋屈,他看着他心爱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拥在怀里人,他什么也不能说。

严宠俏娇娘
推荐指数:★★★★★
>>《严宠俏娇娘》在线阅读>>

《严宠俏娇娘》精选章节

“严先生,刚才破坏了相亲,是我不对……”唐浅瑜试图解释。

严墨风打断她的话,冷声道:“所以,你赔我一个老婆,嫁给我!”

唐浅瑜头皮一阵发麻,这个男人,怎么那么难沟通呢?

她蹙眉道:“就算我破坏了相亲,也是你下属的相亲,与你根本就没有关系好吗?要找麻烦,也该是你下属找我的麻烦。”

严墨风冷声道:“他是替我相亲!”

“那你也可以不让刚刚那个女人走,你可以告诉她,你要娶她!”唐浅瑜压住怒火。

严墨风声音依然寒冽:“你对她泼咖啡以后,她太丑了,我看不上,你比她好,你替她!”

唐浅瑜简直要骂娘了,这是什么歪理?

她怒道:“我是不会和没有感情的人结婚的!”

“感情可以培养!”严墨风冷声说完,暴力地将唐浅瑜拉到一辆车子前,他伸手拉开副驾的门,直接将唐浅瑜扔了进去,之后啪地一声关上门,随后健步走向驾驶位,驱车离去。

感情?呵呵!他嗤之以鼻!

车子发动的时候,他冷声交代:“拴安全带!”

唐浅瑜气得大叫:“你疯了?你要带我去哪里?”

“民政局!”严墨风吐出三个字。

唐浅瑜气得笑起来:“我没有带户口本。”

“有身份证就行!”严墨风淡定地说道。

“身份证也没带!”唐浅瑜说道。

严墨风冷声道:“去你家取!”

唐浅瑜别过头,看向窗外,她决定不搭理这个疯子。

严墨风冷声问道:“你家地址?”

唐浅瑜歪了歪头,抿住唇,不说话。

严墨风单手握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掏出电话来,拨了个号,沉声道:“她家的地址!”

短短的五个字,便挂断了电话。

唐浅瑜震惊地侧过头来,看怪物的眼神看一眼严墨风。

严墨风继续淡定地开车。

唐浅瑜瞟到严墨风的脸,不由地再次惊叹,这个男人,真的帅得人神共愤!

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曲线流畅的下巴,紧抿的薄唇,每一样都恰到好处。

可惜,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太难沟通!而且,他竟然打女人!

手机滴滴声突兀地在小小地空间里响起,严墨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方向盘果断地往左一打,便拐到了另一条道上。

车子继续往前开,唐浅瑜眉头蹙紧,这真的是去往唐家的路!

她不动声色,暗想也许只是巧合。

直到,车子在唐家别墅前停了下来。

唐浅瑜蹙着眉头,待得车子停稳以后,她做了个深呼吸,耐着性子与严墨风沟通:“严先生,婚我是肯定不会和你结的,我们商量一下,我给您一些补偿……”

严墨风冷声打断唐浅瑜的话:“比如?”

唐浅瑜脑子里灵光一现,说道:“比如,我可以给你安排两场,或者是三场相亲,我相信……”

后面的话,唐浅瑜没有再说,她一双眼睛透过车窗,看到林诺凡西装笔挺地走过来。

她的心,突然乱了节奏,脑子里,那恶心的画面回放,她拳头捏得死紧,贝齿紧咬住下唇,将下唇咬得泛白。

在撞破他们的苟且之事前一天,他还对她说,想要一辈子和她在一起。第二天,就与她的好闺蜜在床上挥汗如雨,呵呵,爱情,狗屁!

严墨风感觉到了唐浅瑜的异样,瞟一眼窗外,一双眸子微微半眯。

唐浅瑜突然捉住严墨风的手,请求道:“严先生,帮帮我好不好?”

“嗯?”严墨风看紧唐浅瑜。

唐浅瑜看林诺凡走得更近一些了,她咬牙请求道:“扮一下我男朋友,求你!”

林诺凡已经走近,看到坐在副驾的唐浅瑜,他眸光微闪。

啪--

车门响了一声,严墨风颀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看到一身冰冷气息的严墨风,林诺凡皱了皱眉,紧接着,便见严墨风绕到了副驾,极其绅士地将唐浅瑜扶了出来。

严墨风自然地揽住唐浅瑜的肩,完全不将林诺凡看在眼里,径直朝着唐家的别墅大门走去。

“小瑜!”林诺凡眼看着唐浅瑜要走,立即喊道。

唐浅瑜背部僵直,她咬了咬牙,转过身来,脸上是淡而得体的笑容:“林先生,你找我?”

“林先生?”林诺凡感觉怒火上涌,随即,心头涩然一片。

看严墨风的手揽在唐浅瑜的肩上,他觉得无比刺眼,心头堵得难受,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挥开那只爪子,将唐浅瑜拥进怀里,告诉她一切。

可是,他不能!

忍,一切,他必须忍!

有些痛苦,一个人承受,比两个人承受好。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地响起:“这位先生是?”

“林先生找我有事?”唐浅瑜拒绝介绍严墨风。请严墨风假扮男友,只是不想单独面对林诺凡,那样显得自己很孤单很狼狈。

林诺凡伸手将一个盒子递给唐浅瑜。

唐浅瑜没有伸手接,而是不解地看向林诺凡,问道:“这是什么?”

“你留在蓉蓉那里的东西!后天下午,我们在蝶恋酒店举办婚礼,希望你能来!”林诺凡迅速瞟一眼严墨风,又对唐浅瑜说道,“小瑜,就算我们不能在一起,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洁身自好!”

洁身自好?哈哈!

他与她的好闺蜜,连那种恶心的事情都做了,现在穿上了衣服,就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让她洁身自好。她以前到底是有多瞎?瞎爆了!看不清自己的闺蜜,还看不清自己的男友。亏她还觉得他温柔体贴,哈哈!

鼻子酸,心头发堵,好想哭,压抑得整个人都很难受。

咬了咬牙,唐浅瑜冷嗤了一声,说道:“他是我男朋友!”

突然,感觉到肩上的手稍稍一紧。

严墨风说话了,语气冰冷彻骨,哪怕现在是最为炎热的夏季,他冰冷的气场,却依然让人生寒。他冷声说:“我女朋友,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滚!”

听着严墨风冰冷又粗鲁的话,林诺凡眉头紧皱,看向唐浅瑜,眸子里带着探究……

唐浅瑜心口抽痛,她挺直脊背,冷声道:“被苏蓉碰过的东西,我不会再要,扔了吧!”

说完,扭头就往唐家走。

林诺凡眉头拧得死紧,望着手里的盒子,心头憋屈,他看着他心爱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拥在怀里人,他什么也不能说。

他发泄性地将盒子往旁边的垃圾桶里狠狠一扔,大步离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唐浅瑜眼泪不争气地哗哗地流。

严墨风沉声道:“去拿户口本和身份证!”

唐浅瑜抬着泪眼看向严墨风。

严墨风言简意赅:“我帮了你,现在需要你帮我!”

唐浅瑜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可以再给你安排别的相亲!”

严墨风失去耐性,声音更冷了:“我爷爷等不了!反正你喜欢的人要娶别人了,你嫁谁不一样?”

一如他,娶谁不一样?

一句话,狠狠刺痛唐浅瑜的心。

是啊!反正喜欢的人要娶别人了,嫁谁不一样?哈哈!谁会在乎?哈哈!

又听到严墨风说道:“婚后非你自愿,我不碰你!给你自由,给你尊重!陪你去参加渣男婚礼!”

唐浅瑜的心,猛地一颤,她咬牙,仿佛做了一个生死决定:“去民政局!”

反正,不会再爱了!

能有个男人在婚后不碰她,给她尊重和自由,她乐意之至!

就当她是任性,就当她是赌气,她突然很想随波逐流,握不住命运的沙,就让它从指间流走。

上个星期,她二十岁的生日以后,她的户口本,就一直放在包里。

她等着林诺凡与她领证,她等着接受全世界的祝福。哈哈……

望着手里的红本本,望着自己名字旁“严墨风”三个字,唐浅瑜心头钝痛,仿佛一把生锈的刀,一刀一刀地割着她的心脏,不锋利,却割得她血肉模糊。

满心期待的配偶栏,“林诺凡”三个字,终究变成了另一个陌生的男人!

将结婚证收好,唐浅瑜说道:“现在去我家吧。我们跟叔叔婶婶解释一下!”

严墨风不语,将车子往前开。

唐浅瑜仿佛很痛苦,话特别多:“爸爸妈妈车祸以后,我被送进了孤儿院,叔叔婶婶把我从孤儿院接回家,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一般养大。从小到大,衣食无忧,没有爸爸妈妈,我却依然活得像个公主。与林诺凡认识有很多年了,他是一个很绅士很温柔体贴的男人。我,那时候很喜欢他!”

“林家在瑞城也有一定的影响力,我与林诺凡恋爱,叔叔婶婶都很看好。我二十岁生日以后,把户口本带在身上,等着林诺凡捧着玫瑰和婚戒向我求婚,等着他牵着我的手,去民政局领证。等到的,是他与我的闺蜜赤身裸体地缠绵!呕……”

唐浅瑜捂住嘴,不知道是恶心那样的画面,还是晕车。

严墨风置若罔闻,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按下接听键,听到电话内容,他脸色骤然一沉,脚下狠踏油门,车子狂奔出去。

唐浅瑜吓得啊地一声尖叫,她紧张地看向严墨风,看到他的脸,冷得能刮下一层冰霜来。

车子,也没有驶向唐宅的方向,而是迅速驶向与唐家相反的方向。

“我们要去哪里?”唐浅瑜问道。

严墨风冷着脸不答,双眸如炬地看着前方的路。

车子在路上飞驰。

唐浅瑜又问:“我们要去哪里啊?”

回答她的,依然是沉默的空气。

“你是不是应该尊重我一下?”唐浅瑜蹙眉。

严墨风依然不说话,双手紧握住方向盘,双眸紧紧地盯着前方,车速飙到了唐浅瑜从未感受过的速度。

唐浅瑜感受到了严墨风的焦急,她皱了皱眉,决定安静一点。

她惊讶,这种车速,她竟并不害怕,反而觉得刺激。不知道会不会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她就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呵呵!

要是她死了,有谁会记得她?

谁,会在清明的时候,为她献花?

谁,会在大雪纷飞时,为她堆一个雪人伴她?

就在唐浅瑜以为严墨风不会说话的时候,他惜字如金地开了口:“爷爷病危了!”

唐浅瑜的心,骤然收紧,她看向严墨风,看到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骨节泛白,她感觉到他周身透出来的悲痛与深深的无奈。

这一刻,她很想握住他的手给他一点安慰。

失去亲人,是多么让人悲痛的事!

那一年,她虽然只有八岁,可是失去父母的痛苦,永远刻骨铭心!

她伸手握住严墨风的手,严墨风突然一把挥开她的手。

看严墨风的样子,唐浅瑜不再说话,安安静静地呆着,他只是担心他的爷爷,所以脾气不好。

车速依然飙着。

一个多小时以后,车子驶入了一条林荫小道,两排枝干笔直的古树,透着古朴的气息。

一个篆书的“严”字豁然出现在眼前,严墨风一脚踩下刹车,将车停在大门口,他声音冰冷:“下车!”

唐浅瑜哦了一声,立即麻利地下车!

下车以后,严墨风伸手握住唐浅瑜的手,望一眼严家古朴的大门,冷声道:“记住,你是我的妻子,我们很恩爱!”

说完,他牵着她踏入严家大门。

一路上,佣人穿梭,行色匆匆。

严墨风拉着唐浅瑜径直走向爷爷的房间。

里面,哭声喊声一片。

唐浅瑜蓦地感觉到严墨风捏紧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捏得生疼,她咬牙忍住。

“墨风!”一道女声响起。

严墨风冷淡地瞟了女人一眼,径直走到爷爷的床前。

唐浅瑜感觉到了很多不善的目光射向严墨风。

严墨风却始终一副淡定冰冷的神情,他径直走到床前,看着床上的老人,声音变得低沉,极力压抑着他的悲痛,他喊道:“爷爷,我回来了!”

床上行将朽木、油尽灯枯的老人,看到严墨风,眸光亮了亮,盈满慈祥的光芒,伸出枯柴一般的手,艰难地想要摸一摸他。

严墨风立即握紧爷爷的手,将他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

又立即拉过唐浅瑜,急道:“爷爷,我结婚了,您看!”

床上的老人,盯着唐浅瑜瞧。

唐浅瑜心酸哽咽地喊:“爷爷!”

老人要握住唐浅瑜的手。

唐浅瑜立即将手递了上去,老人将唐浅瑜的手,压在严墨风的手上,又艰难地说道:“好,好好的。”

“爷爷,您要好起来,您不是想要看到我有孩子吗?您快好起来,就能看到我们的孩子了!”严墨风急切地说着。

老人唇角勾起,缓缓地,缓缓地闭上了眼,走了!走得很安详!

室内,哭声喊声一片。

唐浅瑜默默流泪。

突然发现,与生死相比,一切都只是小事!

入夜。

严墨风将唐浅瑜送到他的房间,冷声对她说:“你睡这里,锁好门,我守灵!”

唐浅瑜说:“我陪你一起!”

严墨风毫不领情地冷声拒绝:“不必!”

唐浅瑜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入了房间。

严墨风的房间,以蓝色为主色调,与他的气质相符,整个房间都冷冰冰的感觉。

唐浅瑜看着卧室里有一张大床,她终究没有睡上去,在外间的沙发上,对付了一夜。她不习惯睡别人的床!

次日醒来,便听见敲门声,唐浅瑜想着应是严墨风守了一夜灵,现在应该十分困倦,需要休息,她立即去开门。

门口,站着昨天喊“墨风”的那个女人。

“你好!”唐浅瑜打招呼。

“你是墨风花多少钱租来的?”女人出言不逊,盯着唐浅瑜看。

“我是他的妻子!”唐浅瑜正色道。

昨天就感受到很多不善的目光,大概,这是豪门惯例,老人一走,无数的想要抢夺家产的人,便为了利益争得头破血流。

她不知道于严墨风来说,找她结婚除了让爷爷走得安心以外,还有没有争夺家产的想法?她只记得,严墨风在踏入严家大门时,对她说:记住,你是我的妻子!

“妻子?呵呵,你对他了解多少?”女人嘲讽的声音。

唐浅瑜想了想,还没来得及开口。

女人说道:“他有病!五年了,治不好!要是感情不深的话,趁早离开他吧!”

唐浅瑜皱了皱眉,问道:“他得的,是什么病?”

“二嫂!”严墨风的声音突然冰冷地响起。

女人吓得身体骤然一缩。

严墨风大步走来,声音冰冷嘲讽:“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二嫂这么关心我?”

“墨风,我……”女人犹豫。

“闭嘴!滚!”严墨风满腔怒火地咆哮,女人吓得身体不停地颤抖。

严墨风伸手牵过唐浅瑜,大力地将她拉向停车场。

唐浅瑜不由地又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被严墨风称之二嫂的女人,正在哭。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严墨风将唐浅瑜塞入副驾,冷声交代:“司机送你回去,六天后,我去唐家接你!”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