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张一帆周云诗小说我的老婆是神仙-张一帆周云诗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30 08:29

《张一帆周云诗》小说叫做《我的老婆是神仙》,是郭晓川的一本长篇小说,张一帆周云诗小说主要讲述了:被女友背叛的穷屌丝意外得知,祖传玉佩中竟然藏着惊天秘密,这是一个荡气回肠的前世故事,只为换得一颗千年不变的深爱之心。

小编推荐:
《我的无敌女房客》《第一狂少》《至尊医皇》

精彩节选:

“一帆,你要不要先洗个澡啊?”今天是张一帆20岁生日,在这历史性的重要时刻,女友孙桃芳终于决定跟他迈出那最重要的一步!

想到就要告别童子身,张一帆激动的向浴室冲去!

但当他围着浴巾出来时,呆住了!孙桃芳正依偎富二代李四宝的怀里,身边还站着两个壮汉!

“嘿嘿,臭屌丝,识相的把玉佩交出来,就当是我的青春损失费了,不然啊,四宝哥哥的保镖,可是拳脚无眼呢。”说完将手指在李四宝胸前轻轻的划动着。

这可是父母留给他的遗物,没想到孙桃芳答应他的追求,竟是为了得到这个鉴定价值在500万左右的玉佩!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我对你不好吗?”张一帆悲伤地咆哮着。

孙桃芳轻声嗤笑道:“呵呵,对我好?我说饿了,给我买碗麻辣烫就算对我好?我生日,给我送根200块钱破项链是对我好?真的对我好怎么不送玉佩呢?”

张一帆出离了愤怒,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无耻!

对方人多,逃!张一帆四处打量了一下,三楼,不算很高!跳窗!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说着张一帆直接跳下了窗外的江州河….

噗通!张一帆挣扎着,身上被玻璃划开十几道口子,入秋时节,河水很凉,刺激着伤口,渐渐地,张一帆感觉脑袋一阵眩晕,随后,失去意识,沉入江中,要死了吗?

忽然!脖子上的玉佩闪出了一道白光,随后,他的伤口竟然慢慢的恢复了!

此时他只觉得脑袋即将炸裂一般,无数的阵法、符法、武技、医典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强行灌入了张一帆的记忆中。

“君勿忘,山海关中对月起誓;妾几念,梧桐树下千年之约”一个悠远而又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张一帆的脑海中响起,随后消失,让张一帆不禁疑惑,她是谁?

等张一帆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个约莫百亩的山林之中,此处遍布虫蚁鸟兽、山川河流,以及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

发财了!

“奴家周云诗见过公子,您终于来了!奴家可是等了您九百多年呢。”说话的是一个约莫十七八岁,身材及其匀称,肤如凝脂,面若桃花的绝美女子,穿着一身齐胸襦裙,头上戴着细纹金凤簪花,笑眯眯的跟张一帆打了声招呼,浅浅的小酒窝散发着迷人的气息。此时正在张一帆的身前,做了个礼。

“美女,我,我认识你吗?这是哪?”张一帆挠了挠头问道。

美女面带笑意的起身道:“公子,这是夫人给您留下的的逸云佩啊,夫人可是神仙哦,她说了,下一个进入逸云佩的,就是奴家的主人,您可是让奴家好等呢。”

夫人?神仙?

经过几分钟的了解得知,原来周云诗是宋朝人,十八岁被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神秘女子收入逸云佩,许诺下一个进来的人将会给她升仙的机会,条件是做那个人的丫鬟!

张一帆环顾自身,只见他的身体变得更强壮了,脑海中的各类功法可以运用,于是,张一帆尝试着将自己从逸云佩中放了出来,可是下一秒,懵逼了。

“公子,公子救命啊,奴家,奴家不会游泳啊。”看到身旁正在溺水的周云诗,张一帆明白过来,自己还在河里啊!

等两人湿漉漉的从江州河里出来的时候,张一帆看着眼前的场景更是眼睛都直了,周云诗的身体全湿透了,雪白的纱织襦裙几乎已经透明了,古代人,根本不存在有内衣内裤,所以……

“公子,公子你怎么能这样呢?呜呜呜,虽然奴家早晚是您的小妾,可是你这样轻薄奴家,呜呜呜”说着竟然真的缩作一团哭了起来。掖了掖肚兜。

“哎,哎,你别哭啊,我不是故意的。”其实这是张一帆操作失误了,一不小心将周云诗也放了出来。

张一帆赶忙将身上的浴巾给周云诗披上,他就剩下个小裤衩,周云诗直接捂住了眼睛,羞红着脸。

麻蛋啊!这大半夜的,算了,还是先回玉佩里过一夜吧!

于是张一帆将周云诗抱着一起跳进河里,缩进了逸云佩,他可不想当他下次出来的时候,正在拍卖会上。

他想清楚了,将金银珠宝都卖了!然后带着周云诗过着衣不蔽体,没羞没臊的生活,啊呸,是朝夕相处,神仙眷侣的生活!才不管那什么夫人不夫人的呢!

第二天醒来,张一帆带着周云诗又出了逸云佩,这次张一帆学聪明了,念了避水咒来到了岸上,看到江边大钟上时间,八点半,原来!这逸云佩中的时间是静止的!于是拉着周云诗就往万大广场的珠宝店准备卖点金子。

一路上周云诗瞪大着美眸,打量着这陌生的城市,路过的人也都纷纷侧目,看着眼前这对穿着古装的情侣,这女子好美啊!

“公子,这铁盒子是什么啊?跑的好快啊!”

“公子,这些女子都好不害臊啊,穿的那么少。”

“公子……”

张一帆一边耐心的解释着,一边拉着周云诗走进了万大广场一楼的‘御品轩’。此时是人流高峰期,所以金店里也有不少人在挑选金饰。

“美女,你们这金子什么价格回收啊?”张一帆随意找了个营业员询问道。

还没等营业员张口,就听到一旁传来了一道鄙夷的声音。

“哟,屌丝张?又假装富二代骗女孩了?”说话的是林欣,张一帆曾为了50块跑腿费帮隔壁班一个富二代递过情书,不料被班主任当场抓获并当众宣读,这让林欣觉得非常耻辱,一直怀恨在心。而林欣读完高中便辍学来到御品轩打工,才两年时间就当上了组长,看到张一帆进来,又看到他身边的周云诗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屌丝又装富二代骗女孩了。

“原来是林欣啊,过得还好吗?”出于礼貌,张一帆还是象征性的问了声。

“呵呵,至少比你这臭屌丝好多了。”说完抛下鄙夷的眼神转身要走,还将那营业员一起拉走了。

“这就是你们对待客人的态度?”好声好气给你们送生意,却得到这样的待遇,张一帆也来火了,直接将手里的五颗金豆放在了玻璃台面上。

“呵呵,别拿着假货来骗人了,看这成色就知道是假的,是偷了你们剧组的道具吧?”说完林欣更是鄙夷的看了看穿着古装的张一帆,她可不信他真能拿出金子,肯定是当群演的时候看到这道具很逼真,就偷了出来想骗钱。

“偷道具?这小伙子也真是的,大男人做什么不好,干嘛要偷呢?”

“是啊,年纪轻轻有手有脚的,干点什么不好。”

见众人围上来对着张一帆指指点点,林欣的脸都翘了起来,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而身边的周云诗看不下去了,道:“你们说什么呢,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金豆!”

此时众人才发现,原来张一帆的身边还站着个古韵美人,不由得心生赞叹,这出尘绝艳的容貌气质真是美若天仙,有好事者甚至拿出了手机开始录像拍照。

“金豆?呵呵,蚕豆吧?拿着你们的道具快滚,不然我可叫保安了!”林欣说完直接一挥手,将桌面上的金豆甩在了地上,这动作让张一帆和周云诗都火大了,只见张一帆正打算上前理论时,一个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只见周云诗正怒气冲冲的朝捂着脸满眼不可思议的林欣道:“三番五次辱我家公子,掌嘴!”

众人都被这霸气的一幕吓到了,这看起来温婉如玉的小女孩,怎会如此暴力!这让张一帆也不由一愣。

“你,你这个小贱人!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御品轩’!不是街边小金店!在这闹事你们要吃不了兜着走!保安!保安!”说着唤起了保安,而原本在办公室里的唐万福听到前面的声音,也从门里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唐万福问道。

“唐经理,这个穷屌丝拿着道具当金子卖,我让他走他不听,要强买强卖,还打我,呜呜呜。”林欣一边说着还一边流着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就是你在这闹事?”拿着假货来卖的事情,唐万福见得多了,但是敢在御品轩强买强卖的,可是头一次见。

张一帆见出来的人应该有些身份,当即回道:“我只是来卖金子的,你们不要就算了,我另寻别家。”

“哼!卖假货还闹事这就想走?保安呢!”

刚说完,门口便进来了四五个保安,将张一帆两人团团围住,一副你不能走的样子。

见状,张一帆不禁皱眉,现在的人,都那么不讲理吗?

“我没卖假货,说到这我倒是很怀疑啊,真假不分的金店,到底卖的是不是真货?”张一帆满脸镇定,真金不怕火炼,于是当即捡起了地上的金豆,却发现少了一颗,也不多想,反正这东西自己多得是。

众人闻言,也是七嘴八舌的聊了起来,心想着自己买的该不会是假货吧!

“你自己看看,是不是她嘴里说的‘假货’!”说完将金豆递给了唐万福。

唐万福接过金豆看了一眼,脸瞬间沉了下来,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瞬间就判断出这确实是真金,不仅纯度很高,而且铸造手法显然不是出自现代!

正当唐万福想着怎么开口的时候,人群中却挤出了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男人,手掌捧着金豆,一脸兴奋的朝张一帆道:“小兄弟,这金豆能不能卖给我?五千一颗!”

轰!

周围的人群都炸锅了,这一小颗金豆最多也就三五克,折现也就千八百的东西,怎么会有人出五千的价格?

见张一帆还故作思考的样子,那中年男人又开口了:“小兄弟,鄙人周正雄,不瞒您说,这应该是宋代官铸,因为铸造手段已经失传,所以市面上并不多见,不过文物价值不高,给你五千你也不会亏的。”

这些张一帆学的是考古,当然是知道的,当即答应道:“可以啊,加上你手里的一共五颗,我要现金。”

“好嘞,你等一下,我去取钱!”说这边兴奋的去取钱了,嘴里还一直大叫着等他回来。

唐万福见状,心中懊恼不已,他一眼就看出了这金豆不简单,要不是这林欣公报私仇,这五颗金豆就能赚一万多块钱啊,可是现在却是将这年轻人得罪死了,要买过来也是断然不可能了!

“林组长!你真是好眼力啊!”唐万福心知后悔来不及了,于是将怒火直接撒在了唐欣身上。

“唐,唐经理,我真的不知道这屌丝竟然能拿出真金啊,一定是他偷的!一定是!还有那个小贱人竟然还敢在御品轩打人,快报警吧!”林欣还不死心,认定了张一帆不可能有这种东西。

“报警?脸还没丢够吗?!”其实唐万福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能拿出五颗金豆的人,肯定还能拿出十颗!

等周正雄拿着手里的金豆满脸欣喜的走出去后,张一帆也跟着离开了‘御品轩’。

半分钟后,唐万福蹭的一下从办公室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打通了一个电话:“飞龙,刚才出去的那对古装情侣,带来见我。”这小子手里一定还有金豆,要是抢过来的话……

张一帆正准备回酒店拿自己的东西,走在一条幽暗的小巷里,面前突然出现三个黑衣人,亮着匕首道:“嘿嘿,小兄弟,我们老板请你走一趟。”

  • 张一帆周云诗小说 截图1
  • 张一帆周云诗小说 截图2
  • 张一帆周云诗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