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白不二童晓萌小说最新章节-白不二童晓萌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28 12:30

白不二童晓萌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白不二童晓萌是小说《憋宝人》中的主角,白不二童晓萌小说精彩节选: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人头还是热乎的,拖着包袱底的手黏黏的,我没瞧清楚人头长的什么样,但估计就是牛二炮,要不然我一叫牛二炮的名字,那人也不会跑啊,但也不排除是牛二炮杀了人,被抓了个现形,就把人头塞到我手里。

憋宝人
推荐指数:★★★★★
>>《憋宝人》在线阅读>>

《憋宝人》精选章节

凌晨四五点,正是鬼呲牙凉气从地底往上窜的时候,我躲在墙根下面,抱着人脑袋,浑身的血都凉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人头还是热乎的,拖着包袱底的手黏黏的,我没瞧清楚人头长的什么样,但估计就是牛二炮,要不然我一叫牛二炮的名字,那人也不会跑啊,但也不排除是牛二炮杀了人,被抓了个现形,就把人头塞到我手里。

这个时候,西市大街里的人已经不多了,买好货的主该挑也都挑完走了,只剩下一些浪荡瓢子在里头瞎逛,见没人往这边儿来,我赶紧给金一条打了个电话,报上方向让他赶紧过来。

可能当时是被吓傻了,整个过程中,人头一直被我紧紧抱在怀里,没敢扔在地上,更没敢动,硬撑着发软的腿肚子站在墙根下面跟金一条来。

金一条混头闷愣,只以为我是找到了牛二炮,挑着巷子里的破筐就跑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喊:哪呢哪呢,这孙子让爷抓着,非得头给你干劈了不可!

人呢?人哪去了?

金一条肩上挑着筐,眼珠子四溜乱转,到处找牛二炮的身影。

我看着他,问道:老金,你见过死人没有?

他一愣,瞪着眼睛看我,啥意思?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想了半天,左右看看四周也没有人,深深吸了口气,当着他的面把包袱给解开了。

四目相对,

金一条愣了几秒钟,看看我,又看看我怀里的人脑袋,掏出根烟,颤抖着手把烟点上,深深吸了口气,说道:身子呢,藏哪了?

我听了也跟着愣了一下,然后破口大骂:去你大爷的,人头是别人给我的,我他妈哪知道身子在哪?

金一条嘴里抽着烟,抬头看了我一眼,真不是你杀的?

我点点头,废什么话,赶紧想办法,到底怎么办?

眼看着天都快要亮了,这么大一颗人脑袋抱在怀里,感觉就跟抱了一颗定时炸弹似的,而金一条也在我再三保证下,终于相信了这颗脑袋不是我的杰作,而且他认识脑袋的主人,就是牛二炮!

报警吧。

两个人蹲在城墙根下面,连抽了一包烟,碾灭的烟头摆了一地,金一条叹了口气说:先报警,有什么事等警察把人头拿走再说,反正这东西不能留在你跟我手里。

我看着金一条,那警察要是认定人是我杀的怎么办?

所以要报警啊,你现在报警,最多只是一个无辜受害者,采集个指纹然后录个口供屁事没有,可如果你现在走了,或者是把人头扔在什么地方,你就算是转移赃物,毁尸灭迹,到时候,你是裤裆里装黄泥,不是屎也屎,解释不了的。

我听完直嘬牙花子,金一条在倒煤破产之后干过一阵子协警,这方面知道的要比我多,依着目前情况最要紧的就是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想来想去,就把电话打给了110。

十分钟后,两辆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来,下来的几个警察在看见牛二炮的人头后眼睛都直了,直勾勾地盯着我和金一条,询问了两句,留下两名警员,就把人给带车上走了。

我跟金一条是分两辆车走的,一路上我都感觉坐在我旁边的瘦子警察看着我的眼神不怀好意,直到到了警局,瘦子警察带着我进审问室,坐在我对面,把口供本往桌子上一摔,问道:说说吧,你跟死者到底什么关系?

我一听这是把我当嫌疑犯审了啊,当时就不乐意了,对他说道:不认识。

不认识人头怎么会在你这,你最好老实点,事情不交代清楚,你是不可能出去的。

瘦子警察语气凌厉,我琢磨着是把我当成那些在鬼市里偷鸡摸狗的佛爷了,就解释说:我是开玉器店的,今天早上在西市大街里练摊,包袱是我在上厕所的时候一个不认识的人给我的,我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遇到问题第一时间给警察叔叔打电话,您不能把我当坏人冤枉不是?

什么叔叔,叫同志!瘦子警察拍了拍桌子,想要说话的时候,身后的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中年人看起来在这里的职位不低,起码肩膀上的钩子比瘦子警察多好几个,进来之后,摆摆手让瘦子警察出去,坐在我对面,把口供本合起来,看着我笑道:是你发现的人头,然后第一时间报的案?

我点点头说:是。

中年人低头翻了翻口供本,说道:你可以走了。

走?

中年人抬起头,嗯,你可走了。

我有些犹豫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看中年人没有再搭理我的意思,就走出审讯室,在等候室里,见到了早已经出来的金一条。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心领神会地走出派出所,直到站在马路边上,金一条才转过头看着我说:你没说什么吧?

我摇摇头,他什么都没问,我能说什么。

是啊,怎么会呢,连个三堂会审都没有,咋就放人了呢?

我看的出来,金一条也是中年警察放出来的,按说涉及到人命案件,许多细节不落实清楚是不会放报案人离开的,虽然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但总觉得这人放的有些仓促,少了点什么的样子。

两个人站在路边抽了会儿烟,然后去对面面馆里一人吃了碗炸酱面,金一条要回西市街口开车,我就直接打车回隅东门看店了。

在鬼市里折腾了一宿没睡,又在警察局里待了半天,回到隅东门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我掏出钥匙开门,打算今天休息一天,睡个囫囵觉再说。

可是就在门锁被钥匙拧开的一刹那,我手腕一僵,眉头就锁起来。

门被人打开过。

我习惯出门时将大门落锁,大门锁是专门防盗用的三层锁,钥匙拧三圈锁才能打开,这才刚拧了一圈,门就已经开了条缝。

干老货行的,眼神儿和记性都错不了,这是基本素质。我的店小本钱少,出一次乱子,就全赔进去了,所以只能在这方面下功夫。

不过这会儿已经到了晌午,有人进去也应该是在我们晚上离开的时候来的,我吸了口气直接把门推开,饶是提前做了些心理准备,但进门之后,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声:卧槽!

紧挨着三面墙摆放的博古柜上的瓷瓶玉器一个不剩,就连柜台上的茶壶杯碗也都不见了,偌大个铺子就剩下三个博古柜和柜台茶桌,一样能搬动的物件都没有。

这他妈来的哪是贼,压根就是一拆迁队啊。

站在门口愣了半天,我颤抖着手走进铺子,只感觉血压噌噌地往脑门上蹿,硬着头皮把一楼二楼检查了一遍,二楼是我休息睡觉的地方,除了台二手电视机倒是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然后打电话报警。

二十分钟,警车停在门口,我坐在铺子里看着从警车上下来的警察,忍不住骂了一句:靠!

瘦子警察下车看见我也愣了半秒,然后带一名警员走了进来。

这就是你的店?瘦子警察看着我问道。

我点点头,你也可以说是仓库。

瘦子警察愣了愣,招呼队员做现场记录和失物登记,算起来丢的这些东西是我经营这小店九年来的心血,不知道怎么用一个具体的数字计算,折腾了一下午,到了傍晚的时候,两名警察离开,店铺里就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一个人坐在地板上,看着空空荡荡的铺子,心里感觉空落落的。

对于破案找回失物这件事我也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现实里的警察不可能个个都是福尔摩斯,那个年代什么足迹侦查学之类的侦破技术也不够成熟,大街小巷里监控设施也不齐全,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给自己留个念想。

足足在地上坐了一个多小时,我站起身把大门落锁,然后走到柜台后面,弯下腰趴在地上,手伸进博古柜底层靠墙角的格子里,用十指扣住墙砖,十根手指头同时发力,生生把墙砖拖了出来。

把手伸进墙洞,将里面的物件一样样全掏出来整齐地摆放在地上,《探花录》、《憋宝古谱》、鹿皮袋子,还有赤龙玉雕。

我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回想自己以前做过的生意,是不是哪一桩触碰了某些人的利益,或者有眼不识泰山,惹恼了哪位行里的真神,佛爷清窝可不是常有的事,只是哪位神仙,会跟我这种在海河里翻泥找食吃的小虾米过不去呢。

正琢磨着,就听见大门外头响起了敲门声,我一抬头,发现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这个点儿能来找我的除了金一条也想不到别人,但起身前还是留个心眼,冲着大门喊了一嗓子:谁啊?

门外沉寂了一会儿,好像不是金一条,我正纳闷谁这么晚没事砸门玩,就听见门外面有人说话了。

把脑袋还给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