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道家祖师张阳张富贵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7 10:31

《道家祖师》讲述了张阳张富贵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道家祖师张阳张富贵全文免费阅读!道家祖师张阳张富贵小说节选:张家先祖中举之后,家乡的老院子就翻新重建,并在门口种了一棵槐树苗,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家道衰落,但练武之风却一代代传承下来。 尤其到了我爷爷这里,他年轻时喜欢听评书,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像评书里的大侠那样仗剑江湖,所以多年以来他一直苦练不辍,终于有一天,他的本事有了用武之地。

道家祖师
推荐指数:★★★★★
>>《道家祖师》在线阅读>>

《道家祖师》精选章节

说到我二叔,就不得不提我爷爷。

先前我曾抱怨过,像我这种打小学习好又不屑于拉帮结派欺负弱小的人,现在混得连顿饱饭都吃不起。我爷爷练了一辈子的武,老来却只能窝在张家沟混吃等死,在村里连块地都分不上。至于我那个死鬼父亲,当年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打渔时掉河里淹死了,我连他长什么样都忘了。

而提到我爷爷,就不得不提起二百年前嘉庆年间的张家先祖,那时候张家先祖凭着过人的力气愣是用一身庄稼把式考了个武举人。张家先祖中举之后,家乡的老院子就翻新重建,并在门口种了一棵槐树苗,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家道衰落,但练武之风却一代代传承下来。

尤其到了我爷爷这里,他年轻时喜欢听评书,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像评书里的大侠那样仗剑江湖,所以多年以来他一直苦练不辍,终于有一天,他的本事有了用武之地。

在镇上的一场以多欺少的殴斗中,失手打死了人,被关进了监狱。

家里人为了保住爷爷花光了所有钱,但是爷爷出狱后,由于杀人犯的原因,村里根本不给他分地,所以他一直靠吃我家的一亩三分地过活。

我出生之后,基本都是爷爷在带我,爷爷一天到晚把我治得服服帖帖的,让我跟他练武,我先前说自己小时候喜欢玩刀也都是爷爷教我耍的,但是后来爷爷和父亲一块乘船去大水库捕鱼的时候,船翻了,他游上了岸,父亲却没上来。

打那之后爷爷就一蹶不振,一天到晚不是喝酒就是说胡话,有时把自己关在他的老屋里好几天都不出来,这几年他老得很快,见了面就让二叔和我赶紧找媳妇生娃。

不过爷爷清醒的时候还是会督促我要练武,后来我的一身本事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个在公交车上扇别人家小孩的老头一巴掌扇到了路边花坛里,人家报警把我抓进了派出所,要我赔五百块钱,我没钱赔,就被关了七天。

为这事儿我妈骂了一顿爷爷,打那之后爷爷也就没再我面前提练武的事了。

所以我们家的衰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爷爷,奶奶又死得早,到了我二叔这里,他就成了没爹没娘管的孩子,一天到晚鬼混,他为人又好吃懒做,到现在三十几岁了还是光棍。

但我气的不是二叔好吃懒做,而是我父亲死后,他一点作为都没有,我妈被张富贵一家欺负的时候他不仅装作没看见,反而成了老赖赖在我家不走,后来更是为了赌钱偷我家粮食,和我打了一架后就没再和我家来往过。

可这次我要砍树,我怎么也没想到最先站出来反对我的竟然会是我二叔。

母亲听说我要砍树之后当然也出言反对,她打小就教育我童言无忌,莫谈鬼神,尤其是村头的老井,自然也就包括了老槐树。

可这一次我不想再听母亲的话,因为恰恰是她的善良和安分才导致了她任人欺负的下场,还险些丢了命。

母亲至今都认为张猛死得可惜,说好端端的一家怎么突然没了,前些天张猛那孩子还便宜卖给她一条大鱼的。

至于大家反对我砍树的原因,当然是因为老槐树太邪乎,不过也有不少人是真怕我出事,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找到我,说当年亲眼看到老槐树被红*兵砍破皮的地方流出殷红的血,让我别白白送命。

村长听到我要砍老槐树的消息后,找到我问道:"阳阳啊,那棵老槐树是你家老祖宗种下的不假,但是无缘无故的你砍它做什么?而且是这节骨眼儿上,你这不是顶风作案嘛!"

张家沟自打白狐狸被打死之后邪乎事就一直没断,先是张富贵一家被灭门,继而徐半仙命陨老井,再就是张猛一大家的毒疮,而我这时候突然提起来要砍树,自然会让人想到我在主动触霉头,自己找死。

"我缺钱,我妈的病需要钱,承包鱼塘买鱼苗也需要钱,现在干什么都要钱,再者老槐树在村头太碍眼了,它既然是我家的树,传到我这一代,我自然有权力把它砍了。"

村长听我这么说,没再说什么,只是摇头叹气。

爷爷如今已经老糊涂了,我去跟他把要砍树的事说了之后,爷爷躺在床上点着头说道:"砍了好啊,砍了好。"

爷爷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老屋里的破箱子,那里面装的正是咱们家以前老房子的地契。

而二叔反对我的理由很简单,他说咱家的老槐树不能砍,因为老槐树是属于他的,最起码也有他一半的份。

我那时讪讪地看着二叔,说道:"张二成,以前你赖在我家白吃白喝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现在我要砍一棵破树你就跳出来,我劝你别给脸不要脸。"

"你就这样跟你二叔讲话的吗?"二叔一听这话急得跳脚。"我让你不要砍树你就不要砍,再说了砍树对你有什么好处,那老槐树都活成精了,是你能砍的吗,你妈现在还生病,你出事儿了,她怎么办?"

"我还真是谢谢你的关心了,自己什么德行自己还不知道吗?"

我冷声说完,转身就走,但是村里的几个老人却拦住了我,说老槐树是公家的,以前还申请过文化遗产,没有村长和村支书的同意,不能砍。

我早就料到有些人会这样说,所以就把从爷爷那里拿到的地契亮出来给大家看,如今我祖宗的院子虽然没了,可上面却清楚地写着门口的一棵百年槐树也归张宅所有。

其中一个老人看完地契,指着地契的落款说道:"上面的日期是民国八年,老蒋都被打到台湾去了,你这地契不作数。"

我哼了一声说道:"地契婚约,本来靠的就是道德的束缚,讲的是契约精神,这地契作不作数大家心里明白就行,别在这跟我耍无赖,我张阳家的老祖种的树,我自然有权来砍,出了事又不需要你们负责,你们要是看不惯,拿钱把我家的树买下来就是了。"

"你这孩子是钻钱眼儿里去了,这老槐树活了二百多年都没人敢砍,你发什么神经非要砍了它!"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质问道。

"现在村支书死了,村里能说得上话的就是村长,村长都没反对我砍树,你们凭什么反对?"我据理力争道。

"村长的儿子当年就是被吊在这棵树上打死的,他当然想砍了这棵树!"老人被我说急了,当众喊道。

老人说完这句话,村民们纷纷看向站在一旁的村长,那时的村长目光里闪过一丝异样,转瞬即逝。

我心中诧异,因为我从来都没听人说过村长的儿子是被人吊死在老槐树上的。

"叔公,你别乱说。"有人小声提醒老人。

"我怎么乱说了?"老人提高了声音说道。"不仅是他张友德的儿子,就连老光棍一家老小也是被吊死在这棵树上的!之前那老小子听到点风吹草动就咋咋呼呼地跳出来说谁要死谁要倒霉的,现在怎么不说了?眼看着张阳这娃快死了怎么不说了,当年这棵树马道士可是亲口说过不能砍的,放出来里面的东西,那不要人命?"

老人的话让在场的人一片哗然,文革时期的事情距今都已经五十年了,而马道士离开张家沟还是在文革之前,五十多年前的事情,根本没多少人记得,就算记得,谁又能知道它的真假,这怎么还越说越邪乎了呢?

之前关于老槐树的传闻中,可没有人说树里有东西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