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苏先生请乖一点最新-苏先生请乖一点小说章节

发布时间:2019-04-25 12:30

《苏先生请乖一点》讲述了主角沐云锦苏白墨之间精彩动人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苏先生请乖一点小说章节,苏先生请乖一点小说精彩节选:就像路中间的一颗树,只要车子继续往前行驶,总有一天会遇到。

苏先生请乖一点
推荐指数:★★★★★
>>《苏先生请乖一点》在线阅读>>

《苏先生请乖一点》精选章节

嬉闹暂时冲淡了阴影。

但存在的终究是存在了。

就像路中间的一颗树,只要车子继续往前行驶,总有一天会遇到。

吃完了简陋晚餐的俩人,各占据沙发的一角。

“你坐过来一点。”苏白墨勾勾指头,眼神撩人。

沐云锦抱着靠垫摇头:“你老是动手动脚,不要。”

“好吧,君子动手怎能算动手?我又不能真的把你吞下去……”

“无聊,不要理你。”

“抱抱也不行吗?十年前你可是让我抱的啊,还抱了一晚上!”

“十年前你也不是流氓变态禽兽呀!”

咦,这牙尖嘴利的。好吧,那换个话题。

“小锦儿,以后是不是,你就住在这里了?”就这样在一起,一辈子,好不好……

“目前是。这两天我要在你的房子里布置几个法阵,既然牵扯到我的因果里面来,总是要护你周全。我会继续追查那个魔头的下落,这件事,没得选没得躲,至死方休。”

“说说你的师父?”

“那个糟老头子啊,”沐云锦望着虚无,嘴角不由自主展露微笑,“他的名字可搞笑了,叫刘老牛。我说你怎么这名字呀,他说他也不知道啊,从小就被人这么喊。所以他说要给我取个好听的名字,女孩子家的,名字很重要的——我的名字好听吧?师父他一把年纪了,淘气的很,跟我还耍赖,骗我给他找吃的。可是他好厉害,他只要往那里一站,身上的气场就能绞杀魔祟。”停了话头,闪亮的星空在双眸里黯淡下去,“就那年,连续的失踪和死亡事件,让师父顺藤摸瓜发现了魔头。师父说,这个魔头在筹划一件逆天而为的事情,必须要斩杀,否则死去的人将数以百计……我们二人一路追杀,师父为了护我周全,找借口派我去一户人家超度小怨灵,他却只身深入虎穴,去找魔头……等我发现自己被调虎离山了,再去找师父,没想到却是俩人交战的关键时刻……我的出现让师父分了心,为了护我,师父……他……,这是我欠师父的。那个魔头也被师父重伤到几乎殒命,所以还是师父道高一筹。师父临终前,告诉我,他不知道该让我隐姓埋名过普通日子,求个一生安稳的善终,还是为了人间正道,去把魔王干掉。私心里他想我平安,但驱魔师的荣誉和责任却告诉他,这是自私的……他让我好好修炼,先能自保,长大以后,凭着本心来抉择,他不会怪我,他总会在天上庇佑我的。”

擦擦眼角的泪珠,沐云锦呆呆的靠在沙发上。

这些事情,从没向人说起,也不知道该说给谁听。

独来独往,于人群中隐匿,缄默是驱魔师唯一的语言,孤独是最好的陪伴。

可是今天,有人愿意听,能说出来的感觉真好,沉甸甸的折磨都减轻了。

突然,一只胳膊伸了过来,把她整个抱起来,无限柔情的拥入怀抱,“你也是个苦孩子。和你一比,我幼时那些折磨苦难,简直不堪一提。别的孩子在校园里嬉闹,为了零食功课玩具哭哭笑笑的时候,你却在和那些可怕的东西搏斗,一不留神或者实力不济,就会死翘翘。”

人生啊就是修罗场,但每个人的修罗场难度却千差万别。

苏白墨本文以自己是地狱级的。

可沐云锦的,却是炼狱级的。

而她却依然灿烂阳光勇往直前,万般苦难不过是肩头的灰尘,掸去即可。

苏白墨温存体贴的话语,在她脑袋上方轻轻吐露,从没人如此怜惜过她,能感受她的苦。与全世界隔离的枯寂,在这一刻,都得到了慰藉。

沉默是温馨最好的言词。

没人说话。

只有耳畔的呼吸,只有心跳的呼应。

是爱情么?

爱情都显得太肤浅——是生死与共。

半晌,苏白墨停住抚摸她后背的手,噗嗤笑出声,沐云锦本来都要睡着了,被他这一笑弄醒,立刻抬起头来:“emm……?”

苏白墨也不答话,只是将双手放入她的腋下,推举到远处端详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贼笑:“嘿嘿,还那样。”

这笑容有点猥琐啊,沐云锦狐疑的瞪着他。

“好啦,洗洗睡。要不要跟我睡?”苏白墨发现每次一耍流氓,沐云锦就会落荒而逃,忘了自己原本要说的话。

果然,沐云锦皱眉瞪眼,抡着王八拳就要打人,无奈再次被身高差碾压,只得悻悻的呸一口,挣脱了束缚,跑回自己房间去了。

苏白墨刚才抱着她,突然想起了俩人第一次在一起过夜的场景,那会儿他从玻璃的反光里,把沐云锦看的干干净净。然后又突然想起,咦,十年过去了,她好像没怎么发育?于是推开来一看,凭着他老司机的经验,隔着衣服都判断出沐云锦果然还和从前一样。

但是……脑子里有绮念,于是某个部位不太听话,在闹独立,想做些禽兽不如的事情。

他只能呆坐良久,等着这波情欲的消退。

屋里静悄悄的,他猛然惊起,小家伙人呢?

来到她的卧室,这个心大不懂男女之防的小家伙,已经四仰八叉的呼呼入睡了。

借着走廊里的灯光,能看出她头发都没有完全吹干,就这样睡得不省人事。

苏白墨走进来,站在床边俯视她的睡颜。

天蓝的睡衣领口有些大,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半个肩膀,骨骼是如此纤细,感觉一只手就能捏的粉碎。

睡得香甜娇憨,眉目柔和不复凌厉。还吧嗒吧嗒嘴,是梦见吃肉了吗?

这样的沐云锦,哪儿是什么手握大杀器的屠魔少女,就是一个需要疼爱的小可怜。

床似乎太大了,或者她就是太小了,这么看着,伶仃一只小船飘在汪洋大海似的……

无依无靠的人啊,她只有他了。

而他,也只有她了。

他弯下腰去,想在她的眉眼上印下一个吻,就在嘴唇挨到她脸颊的瞬间,一道闪电从沐云锦额头放出,直接把他击飞到了屋外。力道之大,就像有人把他丢出去似的。

……原来不是她不懂男女大防也不是她心大,人家是艺高人胆大。

苏白墨哭笑不得,揉着疼痛的后背,从地上爬起来,幸好铺了厚厚的地毯,否则这一下他可能明天都爬不起来。

而床上那个罪魁祸首,依旧酣睡如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