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最后一个打更人吴玄汤缘-最后一个打更人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4 16:03

《最后一个打更人》小说的主角是吴玄汤缘,最后一个打更人是由作者{作者}所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最后一个打更人小说讲述:我叫吴玄,是个富二代。我由一个纸醉金迷的富二代,变成了一个游走深夜的打更人。这不得不说世事的离奇与诡异。

小编推荐:
《超级赘婿》《天降巨财》《混世神算》

精彩节选:

我叫吴玄,是个富二代。

从小到大,我都过着人人羡慕的生活。

可以这么说,只要我看上的女人,不管是明星还是嫩模,都能被我用钱砸的服服帖帖,让她干啥她就干啥。

我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延续下去,等我玩不动了,娶妻生子。

直到汤缘的出现,我的人生,被彻底的改变。

我由一个纸醉金迷的富二代,变成了一个游走深夜的打更人。

故事要从去年年底说起。

那时我在父亲的公司任职副总经理。

以我的两把刷子,别说当副总了,就算扫个地都没人要我,父亲看我整天游手好闲,就给我安排了这么一个职位。

父亲对我的期望并不高,每天在上下班时间打卡就行,至于我干什么,他不管。

那是元旦过后,人力资源部招来了一波新人,补充流失职员的岗位缺口。

在这一波新来的大学生中,我发现了一个美女。

虽然这么多年来,我阅女无数,但这个妹子,我敢保证,是我玩过的那些妹子里最漂亮的。

不同于之前玩过的那些千篇一律的网红脸,这妹子,美丽中,带着一点灵性。

她的美,给我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在这妹子走进公司时,几乎所有男性同胞的眼神都被吸引过去。

她就像是一个强力磁铁,滚入装满铁钉的盒子里一样。

身为公司副总经理,我觉得这样的好货色,一定要先玩玩再说。

我走过去的时候往她的工牌上瞥了一眼,看到她工牌上的名字是汤缘。

回到办公室,我立马就给人力打了电话,说我这儿少个助理,让他们安排个人。

我在公司,除了打打游戏,就是泡妹子,所以人力的那群家伙,自然也知道我要干啥。

“好的。吴总,不知道您是否已经有合适的人选,如果没有人选的话,销售部的李梅您觉得怎么样?”

李梅长的是挺好看,她刚来那会儿,我用一部苹果手机就给搞到手了,一点挑战都没有。

玩腻之后,就和平分手了。

“我看新来的那个叫汤缘的实习生不错,你让她来我办公室一趟。”我直截了当的说。

没过五分钟。

汤缘就乖乖的来到了我的办公室。

“吴总,听说您提拔我做助理,可我这是第一次参加工作,完全不知道如何开展此类工作。”汤缘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青涩又带着独特的魅力,看得我心中大喜。

“诸葛亮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带兵打仗的,不会干可以学嘛!你这第一次都给了我,我一定会好好教教你的。”我略带调戏的说。

汤缘不知是没听出我话里的意思,还是故意装嫩,总之很受鼓舞答应了下来。

在之后的日子,我尽量的让自己忙起来。

因为我忙了,就能对汤缘下达各种命令,然后一步步拉近我们俩的关系。

不得不说,汤缘虽然是个实习生,不过对待工作十分的认真。

即便我让她去家里给我扫扫地,买个内衣套子啥的,她都会毫不迟疑的去做。

就这样,一直到1月末,公司快要放年假的时候。

我和汤缘关系也拉近了很多,她基本上被我弄成了私人保姆。

除了洗澡拉屎睡觉不跟我在一起之外,其他时候,我俩几乎是形影不离。

在此期间,我也多次暗示过她,想上位,就必须得付出,不过她却不开窍。

没办法,我只能采取一点儿特殊的措施。

当然了,下迷药或者强来,我是不可能干的,玩妹子要讲究个过程,要是上来就干,我还不如去逛窑子。

在2月3日,放年假那天。

我问她过年期间有什么打算,是回老家,还是陪我出差。

汤缘支支吾吾了一阵,说她爸妈很想让她回去,不过她不想回,因为回去就要被逼婚,如果我有公事要办,她正好可以以此为借口不回家。

我一听这事儿有门儿。

干脆心一横跟她说:“这一年到头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回去还是要回去的,要不你租我回去,当你的男朋友,这样家也能回了,又不会被逼婚,你看如何?”

汤缘一听,神色有点儿被震惊住的意思。

她张大嘴巴,好半天才说;“这可以吗?”

看来她从心里是愿意的。

“那有什么不可以,你是我的助理,帮了我这么多忙,我帮帮你也是应该的。”我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是,要趁着这个机会,把她给办了…

汤缘的老家,在太行山脚下南襄古城,也是他们市开发的旅游景点。

南襄古城与寻常的人造景点不同,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明清时代保留下来的,原汁原味。

当地政府说是开发这里,只不过是从国道上,修过来一条几十公里的山路,让这藏在大山深处的古镇,与现代文明连接在了一起。

因为这里并没有配套的旅游产业,游客白天进山,参观完之后,天黑之前就陆陆续续的回去了。

而我不同,我则是可以住在汤缘的家中。

说实话,汤缘家里很是简陋。

半个房子在掏空的山洞里,半个房子在外面。

这房子的一砖一瓦,虽然看起来十分陈旧,可这都是古董,家里用的家具啥的,一样样也都是祖辈留下来的。

我长这么大,旅游景点去的多了,星级酒店也都住过,倒是这山洞,还是第一次住。

天还没黑,家里人就做好了丰盛的当地特色菜。

汤缘的父母,一看就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手上长满了老茧,年纪不大,脸上皱纹不少,头发也尽然花白。

他们虽然生活的有些艰苦,却能够看得出,他们有他们的快乐。

吃饱喝足,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黑漆漆的,因为没有通电,所以到晚上,只能点上煤油灯。

玩了一会儿手机,电量很快用光,又没地方充电,我只能瞅着煤油灯,听着外屋汤缘与他父母叙旧。

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实在无聊。

便走出去,提出要去镇子四处转悠转悠,看看风土人情。

一开始汤缘父母不放心,让汤缘陪着我,不过被我给谢绝了。

说真的,我现在有点儿后悔来这里了,汤缘是土生土长的山里娃,在这里供养出来一个大学生可不容易,我要是把汤缘给祸害了,觉得自己对不起汤缘那双含辛茹苦的父母。

在我一再谢绝之下,我一个人,走出了家门。

大山里的夜,空气很好,只是走出山洞,这外面有点冷。

我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拿着汤缘父亲给我做的火把,开始在村子里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

古镇的街道高低不平,错落有致,不过这羊肠小路,铺着一片片平整的石头,走起来倒也格外有趣儿。

因为这家家户户都闭门黑灯,所以走起来倒是有些瘆人。

好在我这人适应能力很强,没走一会儿,就适应了这里的寂静。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这双腿有些使不上劲儿,想要回去睡觉时,我才发现,我被这七拐八拐的路给整的,迷失了方向……

加上手机没电,向汤缘求助的计划也泡汤了。

我凭着记忆往回走,可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周围的场景,分外陌生。

当——当——

天干物燥!防火防盗!

一阵十分空灵的敲铜锣声音传来。

这声音,乍一听倒是让我一惊,不过很快我反应过来,这莫不是打更的?

我当即就寻声追了过去,很快就看到一个穿着粗布黑衣,手上提着灯笼铜锣的八十老汉,弯着腰正打更呢。

“大爷,大爷,你等等我,你知道汤缘家在哪吗?”我追上去之后问。

那老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用很是拗口的土话问我;“你找汤缘娃子做啥,你是谁家的娃,俺咋没见着过你。”

我坦白说自己是汤缘在城里找的男朋友之后,老头这才眼睛一亮:“你跟着俺,俺把你送家里去。”

说完他便自顾自的在前头打起了更。

当——当——

“天干物燥,防火防盗…”

打更,是古代民间的一种报时制度,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职业已经淘汰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所以我对于这样古老的职业,还挺好奇,追在老头后面问东问西;“大爷,你们这儿的人没钱买钟表吗?这都21世纪了,怎么还打更?”

刚刚还跟我说话的老头,这会儿像是聋了一样,只顾着打更,却不理我。

直到他带着我,到了一扇木头栅栏门前时,才杵着手上的灯笼:“汤缘她女婿,到家了。”

说完就继续打更去了。

我回去的时候,汤缘家里黑漆漆的,估摸着是睡着了,我钻进自己的屋里,也没洗澡,因为太累了,没多一会也睡了。

这第二天醒来后,汤缘父母不在,汤缘在给我弄吃的,我靠在门框上问她,怎么他们这儿还有更夫这种职业。

汤缘先是身体一僵,脸色有些发白,然后微微侧过头来告诉我:“我们镇上还没修公路的时候,七爷爷一直坚持打更,不过路修好之后,七爷爷就死了,他是我们村子里最后一个打更人。”

最后一个打更人死了,那我昨晚遇到的那老头是谁?

  • 最后一个打更人 截图1
  • 最后一个打更人 截图2
  • 最后一个打更人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