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陈寒一孟婆小说从人间道-陈寒一孟婆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4 14:04

《陈寒一孟婆》小说叫做《人间道》,是一年只笑一次的一本长篇小说,陈寒一孟婆小说主要讲述了:阳间人不见鬼,阴间鬼不见人。陈寒一自挂东南枝,本该入地狱道受苦,然而他偶然的了孟婆的青睐,成为了巡查使者。他缉拿亡魂,赏善罚恶,却发现人间之道,如此险恶。

小编推荐:
《无敌的我回来了》《我就是主角》《超级医仙》

精彩节选:

陈寒一是自挂东南枝死的。绳子往房梁上绕了一圈,脖子一伸,两眼一翻,“呃”的一声就到了地府。

地府的门口排着长长的一条队,陈寒一踮起脚尖,像长颈鹿一样,将脖子探了又探,可直看得脖子都要掉了,也愣是没有找到那个想见的人。

陈寒一的前面,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妇,枯木一般的身子抖个不停。陈寒一理了理自己的衣襟,轻轻凑近老妇的耳朵:“老人家,可否同我调换一下位置。”

老妇回头,左眼框空空的,成了一个黑窟窿,右眼眶里,吊着一颗眼珠子。那颗眼珠子跳了起来,老妇把它按了进去,充满戒备地把这个书生模样的人从上至下打量了一遍,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地又把脑袋给转了回去。

陈寒一心里急得慌,可他没办法,只得慢慢等着。

地府没有太阳,倒是灯火通明。陈寒一听身后的两个老头议论,这是指魂灯,里面灌的是穷凶极恶的人的尸油,永世不灭。

等了很久了,陈寒一有些饥肠辘辘的,他也实在没有想到,做了鬼居然也得挨饿。回想起生前,自己好歹也算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一日三餐变着法子吃,半个月都不带重样的。可现在,别说吃点东西了,就是连西北风也没得喝,因为这地府里,它压根就没有风。

前面的人都过去了,好不容易到了那个老妇。陈寒一感觉自己通身都亮了起来。他的眼前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影子,一截水袖像柳枝一般舞动着风情。

“呔!你这老妇!”这猛地一声呼喝差点把陈寒一的头皮给吓掉了。在门口站着的一高一矮两个阴差已经架起了老妇的两条胳膊,老妇惊恐地看着他们,那颗眼珠子颤个不停:“两位大爷,我这是怎么了,冤枉啊。”

高个阴差呵斥道:“呔!没死利落你着急投什么胎!还有一魂一魄留在阳间,速速回去!”

老妇大声哭嚎:“大爷,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吧,我活着的时候过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求求你们了,千万不要再把我送回去了。”

“呔!地府岂容你胡闹!”高个阴差抓着老妇,就往门外拖去,他冲着矮个阴差使了个眼色,矮个阴差当即会意,拍了拍自己的口袋,里面叮当作响。

“我明白,我明白。”老妇把全身都摸了个遍,最后从腰间取出一枝玉钗,高个阴差不由分说便把那枝玉钗笼到了自己宽大的袖子里,眼睛自然地看向别处,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矮个阴差微微一笑,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人间都讲人情,我们地府也总该讲点鬼情。既然你执意不回去,那我们也不勉强,你年老体衰,历了一世苦难,这样吧,我们哥俩帮你把留在人间的一魂一魄拿过来。”

他们俩各自从袖子里掏出一根绳子,在老妇的脖子上盘得密密麻麻。

“我说,你忍着点,马上就能享福了。”他们一手攥着绳子一头,稍稍一用力,“咔”的一声,老妇的脖子便断了。待解下绳子,老妇的头便掉了下来,滚进了路旁的岩浆中。

就这么着,两个阴差把老妇领进了门里。

不一会儿,他们出来了,把陈寒一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陈寒一心里有些发虚,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是真的……死了……一口气……都没有剩下。”

两个阴差哈哈大笑,互相使了个颜色,又都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口袋,叮叮当当一阵响。陈寒一学着老妇,把自己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摸了摸,可他除了衣服,就只剩一层皮了。

“两位大哥,小弟来时匆忙,身上没有带什么财物,请见谅。”陈寒一说完话,翻着眼睛把两个阴差看了看,发现他们的脸登时拉了下来。

“这位仁兄,你把我们哥俩想成什么人了!这是地府,岂容你按人间的道道乱来!你们那种臭习气,不要带来污染地府的环境!”高个阴差的这话是吼出来的,把陈寒一唬得一愣一愣的,哪里还敢再说一句话。

他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陈寒一的肩膀,接着说道:“算了,人间讲人情,地府讲鬼情,我们哥俩也就不跟你计较了,跟我们来吧。”

这俩阴差竟然没有为难陈寒一,让他有些出乎意料,但立刻便由惊转到喜,连声道谢之后,他跟在阴差身后,进了地府门。

门内是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四处飘荡的鬼火像一个个不通世故的调皮孩子,肆无忌惮地游荡来去。同两个阴差交接的,是一个满脸虬髯的大汉,他手执一把铁叉,上面扎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脏,“扑通扑通”,那颗心脏还在欢脱地跳动着。

“他就交给你了。”高个鬼差这一声喊得格外大,似乎是专门说给陈寒一听的。他瞥了瞥陈寒一,把大汉拉到一旁,附在他耳朵上嘀咕了几句,大汉连连点头。

陈寒一的双手被铁链捆住了,大汉在前面拉着他。有一团鬼火飘到了大汉身边,大汉张开和毛猴子一样的巴掌,“啪”的一下,那团鬼火在空中连着翻了几个滚,“咻”的一声跑得无影无踪。

“小东西,也不看看你爷爷是谁,猪油糊住心肝了你,王八羔子,眼睛塞到屁眼里了你!”他把铁链一拽,陈寒一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个狗吃屎。

“看来,人间和地府还是有共同语言的。”陈寒一一边走一边思忖道。

大汉拉着陈寒一上了几个台阶,到了一条又长又窄的路上。陈寒一身子有些发冷,他觉得寒气是从脚底板往脑门上冲的,不多会儿,牙齿就“咯咯咯”地响了起来。他不小心往路两边看了一眼,差点没把自己的魂吓得四分五裂。

一双双发着绿光的眼睛正盯着他,一眨也不眨。

大汉手臂一震,铁叉上面的心脏颤了颤,他双目圆睁,催促陈寒一道:“喂!我说,你别看了,赶紧跟着我把胎投了,别在这儿浪费时间。”

“大哥,我……你能不能透露一下,我下一世的情况。”

“入畜生道,你说是个什么情况?”

听完这话,陈寒一顿时如同五雷轰顶,脑袋里一声巨响,他生前虽说生长在大户人家,可公子哥那种骄横跋扈、奢靡淫逸的习性他一点都没沾染,细想想也没做过什么恶,非要说的话,也不过五岁那年在老鼠洞外堆起柴火熏死了一窝老鼠。

“难道……难道是那窝老鼠在阎王面前告了我的状?”陈寒一登时肠子都悔青了,一个劲地叹着气,一想到自己下辈子做不了人了,做猫做狗还算好的,保不准就成了只老鼠,他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大汉看到陈寒一这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忍不住吹胡子瞪眼:“他奶奶的,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老子最瞧不惯就是你这种动不动就淌眼泪的!下辈子当只畜生,过几年让人拿刀给宰了,那也死得其所,又是一条好汉!”

陈寒一哭了一会儿,彻底绝望了,他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穿着一身月白色戏服的女子,她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舞动着两截水袖,迎着楼外的月光,眼睛里脉脉含情地看着他。忽地画面一转,那个女子换了一身乡野衣服,手里拿着一把杀猪刀,不由分说就对着他砍了下去。陈寒一和大汉同时听到了一声惨叫。

大汉告诉陈寒一,这条路就是黄泉路,等走过去,到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再把他塞到轮回台里,就能投胎了。陈寒一看到前面有很多鬼魂和自己一样,被一根铁链子绑着手,拉着铁链子的,都是长得凶神恶煞的大汉。

黄泉路的尽头是一个山洞,里面红通通的,不时传出阵阵腥臭的味道。

“扑通”一声,陈寒一给大汉跪了下来,刚要磕头哀求,却被大汉一把提了起来。

大汉凑近他的脸骂道:“被猪油蒙了心肝的东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来不及了,由不得你!”

大汉嘴巴里喷出来的臭味险些让陈寒一晕过去,他的脑子此时一片空白。前面是奈何桥,到奈何桥上喝了孟婆汤就什么都忘了,之后他就要彻彻底底沦为一只畜生了,他怎么想都觉得委屈。

被大汉生拉硬拽上了奈何桥后,他见到了孟婆。

孟婆一点也不老,一头青丝如同瀑布一样披散在背后,上面插了一只白玉簪子。她的皮肤当真如同霜雪一样,白里透着阴冷。孟婆的身边站着一个三尺长的小孩,专门负责给孟婆手中的小黑碗加汤。

陈寒一知道,那只碗里盛的就是使人忘却悲喜的孟婆汤了。

他前面的那个人,脸上有一道疤,不偏不倚地把他的脸分成了两半。那人对着孟婆一拱手,中气十足地说道:“小娘子,今日见了你,也不枉我陈大活了一辈子,值!”

孟婆不说话,将小黑碗递了过去。陈大“嘿嘿”一笑,一把拉住孟婆的另一只手,那张胡子拉碴的嘴就要往上面亲去,孟婆将拿着碗的手一翻,碗中的汤水便倒在了陈大的脑袋上。

只听得陈大惨叫一声,脑袋上顿时起了一阵白烟,他的身体抽搐着、扭曲着,瘫倒在孟婆的脚下,最终化成了一滩水。

  • 陈寒一孟婆小说 截图1
  • 陈寒一孟婆小说 截图2
  • 陈寒一孟婆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