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林枫朱默涵小说最新章节-林枫朱默涵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24 12:01

林枫朱默涵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林枫朱默涵是小说《制霸赘婿》中的主角,林枫朱默涵小说精彩节选:软塌塌的大床上,朱默涵药劲上冲,不停的说着胡话。竟然叫他老公,这是历史性的突破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朱默涵叫他老公了。林枫不知多么激动,抱起迷迷糊糊的朱默涵,就要往嘴上亲。他们本来就是夫妻,甭说亲嘴儿,就算干那种事,又怎样,谁能管得着。

制霸赘婿
推荐指数:★★★★★
>>《制霸赘婿》在线阅读>>

《制霸赘婿》精选章节

软塌塌的大床上,朱默涵药劲上冲,不停的说着胡话。

竟然叫他老公,这是历史性的突破啊!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朱默涵叫他老公了。

林枫不知多么激动,抱起迷迷糊糊的朱默涵,就要往嘴上亲。

他们本来就是夫妻,甭说亲嘴儿,就算干那种事,又怎样,谁能管得着。

林枫刚乐呵一下,想象着酒壮熊人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看她还跟不跟他高冷。

这不到一米距离,眼见着那两条大长腿不停的缠绕、摩擦,勾人魂魄,给人一种犯罪的冲动。

老公,为什么给我下药,咱们可是二十来年的闺蜜啊。

啊?

林枫惊喜交加,原来她口中的老公不是男的,竟然是她的闺蜜。

这么说……

他冤枉了老婆,幸亏跟着捉奸,否则朱默涵就算……

林枫紧紧的攥紧拳头,他是不会放过短发人。

就这么一句,形同泻火猛药,特别是当林枫看到朱默涵眼角处留下的一颗晶莹泪珠。

他便彻底泄火了,如果趁人之危,霸王硬上弓,那他和胡来有什么两样,如果胡来是禽兽,那么他便是禽兽不如。

一夜无话,林枫乖乖的拉开折叠床,一头倒在床上,死觉去了。

就当林枫在梦里浪,过着幸福美满的装逼生活,朱默涵柔软的身子挤进他的怀里,感受着身上的温度……

啪,一个极为清脆的耳光扇在他脸上。

没等林枫扒开眼睛,就听到一个嘶声力竭的声音。

啊!你个臭流氓。

当林枫彻底看清是谁扇他嘴巴的时候,他一骨碌滚下床。

任谁看到朱默涵身上的连衣裙都会这个反应。

就算被扇一个嘴巴,林枫都没怪她。

因为朱默涵身上那款连衣裙也……太凌乱不堪了,绝对是一场狂风暴雨后的产物。

任谁睁开眼,看到自己的连衣裙被撕成这样,都会如此发疯,怒不可斥。就算林枫见到她这凌乱不堪的模样,甚至连他自己都怀疑昨晚是否和她……

这……

竟然睡在她床上。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林枫早就练就了逃跑技巧。他了解朱默涵性格,刀子嘴豆腐心,其实挺善良的。

林枫跟流浪猫一般,满大街的四处乱逛。

他要等朱默涵上班之后才可以回家,巩固障碍隔阂。刚走到一楼,淋浴间内哗哗的流水声,保不齐是小姨子刚刚起床,她就是这个臭毛病晚上洗,早晨也洗,一天冲好几遍凉。

也不想想她这个姐夫可还是处子之身,每天晚上听她姐在卧室小淋浴间里天天冲凉,都已经快流鼻血了。

林枫哪敢停留,甭说她这个小姨子掐半个眼珠子看不上他,就算和睦,被小姨子撞上,他在淋浴间门口徘徊,总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紧着走几步,冲上二楼,嘭的一声,关上房门。

他要变强,只有强大才能解忧。

……

吴华将王思迪引进大厅,道:思迪啊,过来之前怎么不早说一声,也好给你准备准备。

毕竟三年没见了,到时候我那个姐妹还不得说怠慢了你。

阿姨,您客气了,这不是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回家,就唐突拜访,主要是想念阿姨和默涵。

王思迪顿了一下,望了一眼二楼,单刀直入的说道:若不是当年走的急,出国深造,我和默涵恐怕都给您抱孙子了。

阿姨,这一次回来,主要是两个目的,一个是看默涵过得好不好,她的老公是否合格,第二,也是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若是他配不上咱家默涵,阿姨,我是不会让默涵被糟蹋。

吴华尽管百般看不上林枫,毕竟默涵与那个窝囊废是领了证的,再不济也是姑爷,王思迪虽说是发小家的孩子,从小看到大,一直很喜欢,甚至三年前有意成全他们。

不过,此时此刻王思迪毕竟是个外人,这样说话,吴华的心里多少有些烦闷。

王思迪试探性的提了一嘴,似乎在开玩笑。暗中确实有些责怪朱默涵,他们从小青梅竹马,才是天生一对,怎么就在最关键的事上,她选择了那个废物。

闲聊了几句,当他得知朱默涵还在班上,眸光不由得闪了闪,嘴角处略显失望。

说是看吴华和朱默涵,其实这次回国发展,完全为了朱默涵,不管她是否与那个废物老公和睦,不管他们是否合法夫妻,都得把朱默涵抢到他身边,公然拆散他们。

见吴华皱了皱眉,脸上虽然不悦,却也没说什么。

王思迪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阿姨,不知默涵老公在哪高就。

王思迪虽然问得客客气气,内心却是在嘲讽林枫。他一个半语子,再强能强得过他一个英格丽金融博士留学生吗?

他可是前途无量,走到哪里都是一片掌声和欢呼声,就在这几天还要接受区长、局长的一个邀请座谈会。

是属于能和区长、局长说得上话的人,他才二十出头,就有这等身份地位,若是打拼十年八年,不说十大杰出青年,也得是上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吴华就是怕王思迪问起林枫的事,这个姑爷不但窝囊,还半语子,赋闲在家,一无是处。

王思迪此话一出。

吴华心中咯噔一下,脸色一顿,变得极为难看。

她家默涵可是一直心高气傲,曾经区长、局长家的孩子托门拜帖,求姻缘,都被默涵婉拒。眼前思迪同样这么优秀,就是她这个姑爷实在拿不出手。

这连嘴都张不开,让她怎么说话。

眼见着被打脸,吴华怎能绷得住,冲着二楼大声的喊。

家里来客人,也不知道出来招待招待,咱们朱家什么时候这么没规矩了。

朱雨涵闻声跑出来,看到王思迪心中就是一阵恶寒。

如果说他不喜欢哑巴姐夫,最起码不在她耳边嗡嗡乱叫,这个王思迪就像大苍蝇,从小到大一直在她耳边嗡嗡乱叫,烦都烦死了。

见到未来的小姨子,似乎比三年前不知水灵多少倍,胸口处同样颇具规模,一打眼就能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秀色可餐。虽然不待见他,却改变不了举手投足间勾人犯罪的诱惑。

小姨子有姐夫半个屁股,待到瓜熟蒂落,一边一个,那才tmd是男人。

王思迪双目如炬,流光溢彩,大放精光,眼神中的那份贪婪,一览无余。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该死的苍蝇。

当王思迪刚刚站起,想要和小姨子打招呼,朱雨涵没给他任何机会,转身跑向二楼。

妈,我去叫姐夫。

林枫虽然讨厌,窝囊废,总比眼前这只大苍蝇强多了,最起码不会嗡嗡乱叫。

大白天,关什么门啊!

朱雨涵嘭的一声踹开门,对姐夫她从来没好脸色,为了保护姐姐,常常是给他偷袭。

看看林枫在卧室里干没干坏事。

下一刻,朱雨涵差点没叫出声。

最终没忍住还是大声骂道:臭流氓,大白天的你怎么不穿衣服。

原本就极度厌恶,让她看到林枫全身光溜,不着片缕,就那么盘坐在姐姐的大床上。

那一股子恶寒直冲心肺,在看林枫的目光释放着骇人的杀气。

雨涵,叫什么叫,不知家里来了客人吗,总是一惊一乍的。

朱雨涵那么大声音,整个楼都快被她拆了。吴华怎能挂住脸,怒斥的喝道。

若是平时,朱雨涵绝对会将这件事发酵,趁机把林枫赶出家门,今天却不同,家里来了只苍蝇,她要同仇敌忾,先把那只苍蝇赶出去,再慢慢炮制林枫。

嘭的一声,朱雨涵恶狠狠的关上房门,大声的叫道:妈叫你下去,快点。

林枫咂吧咂吧嘴,他说什么也没想到小姨子这个时候闯进来,若搁平时无所谓,如今全身光溜,虽说他是男人,这种事总是有些尴尬。

王思迪过来逼宫,他自然清楚,这会正在巩固修为最关键时候,他怎么可能放弃,跟着下去招待情敌。

就当吴华即将发火,心中暗骂她这个窝囊女婿还装大尾巴狼,当着外人的面给她母女下马威。

林枫从二楼下来,走到她们面前。

妈,您叫,叫我啊。

一张嘴,林枫还是结结巴巴说话,不过语速明显加快,当他就要往沙发上坐,一个极为严厉的声音响起。

你给我站着。

吴华一声厉喝,彰显着老丈母娘的威严。

王思迪算什么东西,大不了算是客人,他都坐着,让他这个姑爷站着。

不过当林枫想起朱默涵,心中的郁闷烟消云散,全当老丈母娘严厉。

见林枫还算听话,吴华脸色多少缓和一点。

看到林枫这怂样,王思迪心中极为得意,就林枫这身份地位,在朱家连给他这个外人提鞋都不配。

还怎么跟他斗啊!

为了给林枫再上点眼药,在朱家疯狂装逼。

王思迪慢慢起身,对吴华那叫一个客客气气,礼貌性的叫了一声阿姨,儒雅的走到林枫身边。

林枫是吧,听说赋闲在家,暂时没工作?

王思迪是海归,又是金融系的高材生,可以说风光无限。

林枫是半语子,窝囊废,可以说不知被他甩出多少条街。

王思迪笑了笑,续而转过身对吴华客气的说道:阿姨,别误会,这不是寻思着,过两天区长、局长邀请座谈会,能和区长、局长说得上话。

男人应该养家糊口,不能让女人养活,恰好能帮上个小忙,给他介绍个工作,免得拖累家里。

表面上是帮着林枫,实际是为了疯狂装逼。

内心里,王思迪恨不得狠狠的踩林枫几脚,若不是朱默涵和他从小娃娃亲,他能开二手车。

任谁都知道王思迪这是在打脸,吴华是个好面儿的人,被小辈一再打脸,心中极度烦闷,不过他这个姑爷着实不长脸。

要怪就怪女儿太拧,区长、局长家的公子、阔少她连正眼都不看一下,非得嫁给这个窝囊废,不知他怎想的。

林枫被修为隔阂压制了十几年,让他产生语言障碍,想立马正常说话,却是赶鸭子上架,有点儿困难。

不等林枫开口说话,王思迪抢先开口,道:林枫,你也别当我多么好心,之前和阿姨探讨过,我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知道默涵是否幸福,不过,在我看来,有你做默涵的老公-----不合格。

此话一出。

林枫心中一凛,没想到他们的婚姻,家庭是否和睦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外人来评判,只手划脚。

他王思迪算什么东西。

林枫刚要说他这等土鸡瓦狗也敢到这里乱吠,却是被王思迪抢先开口:林枫,我知道你一直赋闲在家,只要你主动提出离婚,并且滚出朱家,永远不得踏入这个城市,我可以给你补偿。

五十万。

王思迪满以为他报出这个天价,林枫会立马跪舔,叫他少爷。

在这期间,王思迪还补了下脑,想象着装逼的快感。

令他难以置信的是林枫动也没动,双眼半眯半合,脸上无比冷漠,仿佛看傻子一般看着他。

那气势仿佛比他还磅礴。

要知道他可是久居富家少爷的身份,看林枫这等人,总有着一种自傲,高高在上,俯瞰的姿态。

坐在沙发上的母女俩脸色微微一怔,在她们眼中林枫就是个怂蛋,窝囊废,今天是怎么了,林枫负手而立,气势磅礴,有着一种睥睨天下,傲视一切的寡淡。

不会看错吧,怎么看林枫的气势完全碾压王思迪。

王家可是有头有脸的家族,旗下公司在省里、市里都能排上前几,这位留洋海归更是来头不小,区长、局长座上宾。

前途无量,正在势头上,怎么就被她家这个窝囊女婿给强势碾压,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档次。

王思迪被林枫一记冰冷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不知为何,竟然心生恐惧。

这种感觉让他极为烦躁,看什么看,看你那一脸颓废,就知道你不会给默涵带来幸福美满的生活,我和默涵是发小,绝不允许你在糟蹋她。

说过话,不知是心虚,还是被林枫那一记凶厉的眼神给吓到了,王思迪转过身,看向吴华,那叫一个客客气气:阿姨,只要你吐口,把林枫赶出门墙,我回首就带着父母过来提亲,保证让默涵风风光光的嫁入王家。

林枫闻言,忍无可忍,终于开口。

他一张嘴,势气极大,怒指王思迪,斥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和默涵是好是坏,还轮不到你这种土鸡瓦狗来评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