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我在南京那些年沈天泽颜诗诗-我在南京那些年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3 12:13

《我在南京那些年》小说的主角是沈天泽颜诗诗,我在南京那些年是由作者利来利往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我在南京那些年小说讲述了:上学时,总以为初恋就是蓝天白云,阳光和煦。而你一袭白衣闯进我的心扉,至此不可磨灭,朝思夜想。可我没想到,我的初恋竟然是个富婆,开着跑车,脚踩高跟,精致的面孔带有一丝哀怨

小编推荐:
《无敌的我回来了》《我就是主角》《超级医仙》

精彩节选:

2008年冬,雪下得很大,我接到家里的电话,我妈说我爹在工地干活的时候从高处摔了下去,摔断了两条腿,腰也出了问题,包工头看情况不对头,跑了。

我妈一个女人家四处走动,才赔偿了两万块钱,可是对于我爹的医药费来说,还是远远不够。更是对我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我妈哭着跟我说,她没用给不了我学费,我一个劲的说没事,却在挂了电话后哭的泣不成声。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拿着行李离开了生活了三年的校园,就这样我辍学了。

一开始我在学校旁边的饭店当着服务员,空闲时在火车站发发传单,直到我的舍友王涛找到了我。

王涛家里是做生意的,那天我两坐在火锅店里,热气模糊了我的眼镜,王涛抽着烟,说“我才知道你家的事情,我给你找了个活干,我姑姑开了一家KTV,你去那边当服务员吧,也比你现在这样挣的多,多少还轻松些。”

我没说话,一口气喝了一瓶酒,后来我就醉了,醉的不省人事。

在梦里,我梦见我赚到钱了,我回了家,我妈在田里劳作,阳光一如年少般的温暖,我拿着钱给我妈买了一身衣服,高兴的找到了我妈,我妈坐在田边,看着我笑的合不拢嘴,她把脚放在冰冷的河水里仔细的洗了洗,才穿上了我买给她的新鞋,她问我,“好看吗?”我忍着眼泪说好看,我妈笑了,我的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流。

我啊,我想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啊,可我知道,以后我都要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了。

就这样我去了王涛姑姑的KTV上班,一个月三千块,对我这种临时辍学,既没有毕业证,也没工作经验的人来说,已经很好了。

08年年末,南京城的大街小巷,传来了喜庆的鞭炮声,浓浓的年味扑面而来,虽然雨夹雪,但是仍然挡不住孩童在大街上奔跑,开怀大笑,我走在街道上,感觉跟眼前的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就这样我一路怀揣着心思走到一个公交站台等候着公交车,准备回到我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等了很久车都没有来,整个公交站台只有我一个人,我有些无聊,准备打发时间,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包被我压的有些发扁的七块五的红杉树,准备抽一根,刚准备点上,只听见一辆车奔驰而过,溅了我一身的水,我看了一眼,跑车。

我从来不会去抱怨生活的不公,也不会无病呻吟,人嘛,生下来活下去,不管是活的富裕,还是贫穷,都是自己该去经历的,不是我不去抱怨,而是有点。。麻木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有钱人,也不缺穷人,我看着那辆红色的跑车,心里想到,这肯定是个牛逼的富二代吧,我自嘲的摇头笑了笑,摸出打火机点上了香烟。用力的裹上一口,烟雾缭绕。

我啊,我只能在底层社会摸爬滚打,寻求一丝苟延残喘的藏身之地。

就在我陷入自己的内心世界的时候,只听见一阵轰鸣声,接着就是车喇叭的声音,我抬起头,却被烟眯了眼睛,一时的酸痛感让我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竟然是那红色的跑车又回来了。

他回来干什么,难道是良心发现?还是说无聊的捉弄,呵,有钱人嘛,不都爱这样。显摆着自身的富贵,在穷人面前耀武扬威好让自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就感,还是说炫耀着自己有个好父母,一生下来就丰衣足食?后来我才明白,那时的我,是一个在底层浑浑噩噩度日,对未来毫无希望,却对周围的一切都抱有敌意,对有钱人的一种酸?应该就是吧。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只见车窗摇了下来,从中伸出一个脑袋,出乎我的意料,是个女人,她妆化的很好,不是那种浓妆,而是很清新的淡妆,却更能衬托出她的气质。看样子二十五六。

这可能就是差距吧,二十一岁的我浑浑噩噩,连生活都困难,甚至都要辍学维持生活,而有些人生下来就丰衣足食,注定这辈子高枕无忧。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小嘴微张,说道,“刚才没看见,溅了你一身水,不好意思啊。”

我当时整个人就蒙了,因为从小的家庭原因,我从小就很自卑,很少跟女人接触,甚至连恋爱都没有谈过,更何况现在一个开着跑车,还很好看的女人竟然在跟我说话,我一时间脑子有些短路。

“啊,我没事。”说着我连忙摇了摇头。更可笑的是,我为了遮掩我的慌张,维护我那可怜的自尊心,故意将头瞥向一边。

按照正常的剧情推演,她应该摇上车窗,然后踩下油门,扬长而去,只留给我一个望尘莫及的背影,毕竟,我和她只是两条没有关系更没有交点的直线,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可是她没有,她看着我笑了笑,说道,“你是学生?怎么快过年了还不回家?”

我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我觉得我没有必要跟一个陌生人说一些无关痛痒,抱怨生活的话。

她很漂亮,我低着头,因为她坐在车里,而我站在公交站台上,却更能看清她,浓浓的柳叶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我猜想,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一定很好看,再加上一张樱桃般的小嘴,清新脱俗的淡妆,如同出水芙蓉,让人心生怜爱。

车内的温度应该很温暖,透过车窗,我看见她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紧身的牛仔裤却勾勒出了她腿部纤细的线条。

她又盯着我看了一会,我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我甚至感觉双脸发烫,她嘴角微微上扬,轻笑了一声,说道,“那你大过年的站在这里干什么?”

我站在这里干什么?我突然感觉她是不是在找话题,我看了一眼身后的公交站台,说道,“我在等公交车。”

说话的时候我很紧张,低着头,我知道,这是我天生的自卑心理,我一个农村小伙子,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显得格格不入,身边的人和事都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我那与生俱来的自卑心让我在这个大都市里如同一颗沙子,寻常且卑微。

后来红姐告诉我说,她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我就像个傻逼一样站在公交站台上,想看她又不敢看,回答个问题还会脸红,她说,我就是个很可爱的傻逼。

对啊,我一直都是个傻逼,一个从农村里出来,一无所有,连学都辍了,温饱都困难的土傻逼。

她笑道,“哦,等公交车啊!”

我点了点头,没成想她又说道,“那你去哪儿啊,我送你去啊。“她的这句话让我始料不及。

我整个人都懵住了,我看着她的脸,想寻找出答案,到底是不是在寻我开心,可是却一脸真诚,我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可我又想到我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那边离这还是挺远的,她肯定不顺路,于是我又摇了摇头。

“噗,怎么了,你个大男人的,又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会觉得我会把你卖了吗?”说着,她看着我笑的更厉害了,那双很好看的眼睛迷了起来,让我有点着迷。

接着她打开了车门,不容我拒绝的说道,“行了,上车吧,就当是我溅了你一身水的赔偿吧。”

就这样,我鬼使神差的上了车.....

  • 我在南京那些年 截图1
  • 我在南京那些年 截图2
  • 我在南京那些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