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李牧庄晓雅小说超级房东-李牧庄晓雅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3 12:13

《李牧庄晓雅》小说叫做《超级房东》,是正柚CC的一本长篇小说,李牧庄晓雅小说主要讲述了:李牧因为家中拆迁,意外获得一本神奇的阴阳合同,阴阳合同,签字成真,只要想要的,签个字就能变成自己的。不管是人还是钱,都是我的。

小编推荐:
《无敌的我回来了》《我就是主角》《超级医仙》

精彩节选:

‘您的账户2979于3月15号18:35分入账赔偿款,人民币310000.27。[招商银行]’

看着银行发来的短信,李牧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三十万是一条人命的价钱。

因为城市的规划,李牧家的房子也被圈进了拆迁范围,他家是老城区的一个百年的中药铺子,名唤善中堂。

善中堂传到李牧他爹李老头的手里时,已经是第七代,李家祖训云:“良医处世,不矜名,不计利,此其立德也;挽回造化,立起沉疴,此其立功”

百年来,李家一直恪尽祖训行医,无论是医德医术,还是人品修为,十里八方皆为赞许,可不料到了李老头这一代时,却成了开发商口中贪得无厌的钉子户。

善中堂因地理锲中,搞不定善中堂的拆迁协议,整个工程就暂缓,于是僵持了几个月之后,开发商就把这事情外包给了当地的一个叫做赵俊昆的流氓头子。

拆迁协议到了赵俊昆的手里,其性质就变成了强拆,一个礼拜后,赵俊昆就带着一帮小弟,乘着夜色一把火烧了善中堂。

原本只是想制造一起意外失火,却不料这场大火把李老头也烧死在了里面,这三十万,就是葛林集团赔给李牧的钱。

“呵呵,这世道,人命就值三十万!”

李牧看着手机的短信,内心悲愤,但嘴角却只能无可奈何地哀笑一声。

不出他所料,收到短信后不到一分钟,赵俊昆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看见是赵俊昆的电话,李牧随手就挂掉了,但挂掉之后,赵俊昆的电话又会立马打进了,反反复复几次之后,李牧有些不耐烦了,接通之后朝着电话里面大吼道:“你特么的还想干嘛?”。

“别生气,我来就是问一下你老子的死亡赔偿款收到了吧?”

“你应该问问你这个杀人凶手什么时候被抓进去!”

“抓我?抓我干嘛?法医都说了你父亲的死亡是意外,而且这本来没我们什么事情,但为表达诚意,葛林集团单方面多赔了两百平方给你,我看你人也挺精神的,见好就收,你知不知道赔给你的这些房子,足够你家几代人不愁吃穿了?”

赵俊昆的话里虽没脏字,但话中带刺,言外之意就是在警告李牧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李牧被气的嘴角直颤:“只要我李牧一天还活着,你就一天别想得到安宁,我会找到葛林集团勾结律师法医,烧死我爹的证据!到时候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李牧的警告有气无力,因为他知道,在这个畸形的社会,规则只能管理好人,却让那些有钱有势的人逍遥法外。

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一个集团抗衡,否则自己也不可能败诉,还被人打伤了一条腿。

话刚说完,电话里面的赵俊昆直接哈哈大笑起来,直接嘲讽道:

“哈哈,我说你啊,白念那么多书了?法律,法律你懂不懂?事情已经摆在面前了,你再争一些有用的没用的又有什么意思呢?”

“别说我没帮你,我可是替你争取了,呐,城西穆林山水楼盘,现成的房子,均价三万六,一共六百平,这可是几千万呐,你要是不要啊,就给我,我还羡慕呢,你小子可知道这可是多少人‘拆二代’梦啊,哈哈哈。”

赵俊昆说完这句话,没等李牧回复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莫约一分钟后,李牧所在的病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体消瘦,穿着白大褂,脸上捂着一个口罩的人走了进来。

这个人全身捂的很严实,走路不带任何的声响,手里抱着一堆文件径直地就朝着李牧走了过来,然后把文件放在了李牧的床头柜上。

发现是不认识的人,李牧一下子警惕起来,双手一撑地把身体挪直,随口问道:

“你是谁?来这干嘛?”

来人不说话,只顾着忙活着自己手里的活,不一会的功夫就把手里的文件整理好了,然后递给李牧一直笔:

“这是阴阳合同,你爸让我给你的,你快签了,签完就可以出院了。”

这个人的嗓子很是沙哑,听着像是一只老鸭子在说话,但李牧注意地不是他独特的嗓音,而是他口中所说的“阴阳合同”!

听到阴阳合同几个字的时候,李牧脑袋里面突然嗡了一下,然后条件反射般地问道:

“你认识我爸?”

“别问那么多,赶紧签,签完就可以出院了。”

来人没有回答李牧的话,而是一个劲的催促李牧签合同。

这‘阴阳合同’是李老头在快要咽气的时候念叨的东西,李牧当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刚想问老爷子,老爷子就一命呼呼驾鹤西去。

本来这些时间,李牧已经把阴阳合同抛在了脑后,没想到今天又冷不丁地被人提了出来,而且就摆在了自己的面前。

李牧不知道该不该信任面前的这个人,毕竟这整个医院都是葛林集团,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时刻都在葛林集团的监控下面。

可心虽有疑虑,但李牧还是伸出手接过了陌生人手里的合同,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驱使着他签约。

翻开合同,合同里面的内容只有一页:

【甲方:葛林集团

乙方:——】

甲方已经被签,李牧没多问,直接在乙方的位置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五分钟之后,大大小小几十分文件就全被签上了名字。

几十份文件里面,陌生人留给了李牧七份,嘱咐他好生保管之后,其余的就全都被带走了。

陌生人走后没多久,赵俊昆的电话又再一次打了过来,

李牧这次仍旧没接电话,手指头一滑就挂掉了他的电话。

和刚刚一样,电话刚被挂断,手机上面就显示收到了一条短信:

“感谢李总,合作愉快!”

看着这条短信,李牧有些莫名其妙,但根本没在意,而是顺手打开了手机百度,查起一些内容:

“如何快速杀死一个人?”“普通人杀人会被判多少年?”“把人折磨死的一百种方法。”

这个世界对穷人是不公平的,有钱有势的人杀死一个普通人,只要随意制造一起火灾,然后赔个三十万就可以。

而普通人想搞的有钱有势的,有时候把命搭进去都不一样能碰到对方一根毫毛。

因为拆迁的问题,原本一向名声很好的李家却因为‘钉子户’的标签被骂臭了,亲戚朋友全都避而远之。

李牧有时候也想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坚持不拆迁,同样的,也想不通为什么不愿意拆迁,就被称之为‘钉子户?’

‘钉子户’究竟是因为户主的原因,还是开发商故意制造出来的舆论压力?引导吃瓜群众去谩骂?

……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九点,李牧办理好了出院手续,正抱着一堆合同往外走,刚出大门,稍没留神一个身影径直地朝着他撞了过来,不偏不歪正好把李牧手里的合同全撞落在了地上。

“谁啊!特么的能不能长点眼?艹!”李牧没看清楚撞自己的人,回过头,破口大骂地想找人,可放眼望去,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谁啊!他妈的给老子出来!艹!全他妈欺负我是吧!!”

李牧见四下无人,心里更是来气,仰着脖子大吼,但仍旧没有人回应。

无奈,只能是自己委屈地弯腰去捡起掉落的合同,可是捡着捡着,李牧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怎么合同变的这么厚了?”

察觉到情况不对,李牧赶紧翻开了合同,结果打开一看,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原本一张纸的合同变成了一厘米厚的合同!

合同的页数诡异变多了,里面的内容也由寥寥几个字变成了密密麻麻的各种条约。

起初李牧还以为这是拿错了合同,结果捡起来仔细一看,整个人就懵逼了。

合同被人调换了,原来的几个字的合同变成了与葛林集团房地产过渡的合同,

合同里面的甲方‘葛林集团’则变成了‘李牧’,而乙方‘李牧’则变成了‘葛林集团’。

李牧疑惑的看了一遍合同里面的内容,视线最后落在了合同的最后一页:

“甲方李牧在收购慕林山水房产后需承担乙方葛林集团为完成但具有法律责任,即甲方李牧收购慕林山水房产之后,乙方葛林集团仍具有对a栋,1201,1203,1204,1205,b栋2408,2509,3112所有权,产权70年。”

“卧槽!怎么变成我要给葛林集团七栋房子了!妈的。”

看着这些合同,李牧第一感觉是被人耍了,随后就联想到了赵俊昆,于是气愤地掏出手机拨通了赵俊坤的电话。

几声嘟嘟之后,电话就提示被人接通。

“赵俊昆,我日你奶奶!你他妈的在那?老子现在弄死你!”

李牧的脏话骂完,等着电话里面的赵俊昆骂回来,可结果赵俊昆不但没有骂回来,反而一反常态的传出了毕恭毕敬的语气:

“李总您怎么了?怎么火气这么大?”

“你他妈的问我火气为什么这么大?有种你过来,我不把你肠子都给掏出来我就不姓李!”

“不是,李总您怎么了?我怎么听不懂您的话啊?你那边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您先跟我说,看我能不能帮您?”

赵俊昆的态度始终很好,像极了他对葛林集团的老板说话的语气。

李牧一听,也感觉到了不对劲,遂问:

“解释一下我手里的合同是怎么回事?什么叫我要赔葛林集团七套房子了?”

电话里面沉默了一会,然后这才传出了赵俊昆的解释:

“李总,是这样的,这个下午跟您解释过了,根据我国房地产法第三十七,第三十八条规定,转让房地产业务,接手方也必须承担转让方之前具有法律效应的但还未兑现的业务,这七套房子,是葛林集团下拨给拆迁户的,作为收购方,您收购了葛林集团的木林山水,同时也必须承担葛林还未兑现的安置房。”

赵俊昆的话让李牧越发的迷糊,缓了一会后又追问道:

“你别给我扯那么多没用的,我就想问问你这合同是怎么回事?”

赵俊昆反问道:

“李总您是说您手里那个跟葛林集团的房产过渡协议?”

李牧没吱声,翻了翻手里的合同,许久才“嗯”了一声。

赵俊昆继续解释道:

“李总真是日理万机,那是您收购葛林集团木林山水房产的协议呀,今天下午我刚陪您去签的,您不记得了吗?”

“什么?我收购?慕林山水?”

“对,您以5.6亿人民币的价格全盘收购了葛林集团的慕林山水房产。”

  • 李牧庄晓雅小说 截图1
  • 李牧庄晓雅小说 截图2
  • 李牧庄晓雅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