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诡秘滇西云向南丹玲-诡秘滇西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3 11:44

《诡秘滇西》小说的主角是云向南丹玲,诡秘滇西是由作者木灶灵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诡秘滇西小说讲述了:民国乱世,民不聊生。滇西北一场大旱持续了十五个月,天怒人怨,究其缘由,全因一座几十年的老坟。揭秘滇西群山中最古老,最诡异的民俗诡事。

小编推荐:
《超级赘婿》《天降巨财》《混世神算》

精彩节选:

民国三年,滇西沧阳十五个月没有落一滴雨,大旱百年难遇。

整个大地像是着火一般翻腾着热浪,烈日要油炸活人一般不断的加热。

也是在这一年,在我的身边发生了很多的怪事。

比如:在南边的程海里面浮出来一具古怪的尸体,尸体是个老头模样,全身的皮肤却像是鱼鳞一样,而且尸体也散发着死鱼一般的恶臭。尸体被放在海边的礁石三天三夜之后,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又比如:在北边的三川龙公箐里最大的一颗榕树干死倒塌,树根里面睡着一条金黄色的蛇,这一条在被人们发生后一个时辰急速死亡,死后却又全身变色,金蛇竟然成了黑蛇。

这些诡异的事情被村民们口口相传,演化着越发离奇怪异,每听一遍故事就越加诡异一分。

然而,这一场大旱席卷着沧阳的每一个角落,却好像唯独忘记了我所在的四维村。

四维村不大,中间被一条叫做十八大河的季节性河一分为二。干湾子属于四维村的上部分。

干湾子是土话,具体意思可以理解为:一个没有水的山弯。也正是这么一个地方,在这大旱的年头,却成为了唯一不干旱的地方。

事实上干湾子唯一一口老井在半年前就已经干涸了,现在还在保证干湾子村民有水喝的不是这一口老井而是村东头的三官寺。

三官寺供奉天地水三官,位置在干湾子东头,规模不大,谈不上恢弘,寺院内有一颗大榕树。大榕树数百年历史,树干粗壮至少四个成年人才可环抱一圈。此刻干湾子村民所有的吃水都来源于大榕树下面的一个小水池。

在村中唯一老井干涸的时候,村民都以为世界末日来临,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年过九十却依旧神采奕奕的杨太爷,拄着拐杖出来说话了:

“在我小的时候,三官寺大榕树下面有一股水,如同井喷一般,淹没农田,成为一灾。后来请高功子先生动用阴阳之术,杀了一匹白马后,用一盘石磨给盖住了……现在大旱,所有水源都有可能干,但是那一口泉水我想不会!”

杨太爷话音落下,众人顿时议论纷纷,但多数对这一番话属于诡异传说不可信。毕竟杨太爷已经九十高寿,尽管身体无恙,说话做事却早已经糊涂。

当时,我也挤在人群中对杨太爷的话半信半疑。怀疑的人很多,但很快就有人站出来声援杨太爷了。

这个人叫杨奉天也是杨家的人,算辈分和杨太爷是叔侄。但此刻他出来说话,却不是因为他们的叔侄关系,而是因为杨奉天早年拜在子先生门下学得一些阴阳之术。

“有这件事的,我曾亲耳听子先生说过的!”杨奉天对着众人说道。

有了杨奉天这一句话,原本持怀疑态度的村民十个中有八个便不再怀疑了。

毕竟子先生的本事,在整个三川九弯十八官都是一等一的,大家没有不信服的。而杨奉天也跟着子先生学了一手本事,在这九弯十八官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

三官寺大榕树下的水源,是整个干湾子村民最后的希望。杨奉天选定了动土的日子,十七岁的我作为童男子的代表,手捧着一只大红公鸡跪在大榕树下面,跟着杨奉天一起举行仪式。

先祭天地,再拜山神,然后再敬三官,宰公鸡,点血钱,杨奉天身穿道袍,颂唱经文。经文颂完,血钱点燃,一瓢清水圈出位置,事先安排好七个汉子动手挖土,几十号村民眼睁睁的望着。

只是半个时辰之后,随着一声铁锤撞击声响,众人的心都高悬了起来。

很快有人高声大喊:“挖到了,是石磨!”

这一声喊,像是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将在场的所有人都抬高了一截。

这便是传说中,子先生用阴阳秘术盖住那一股泉水的石磨。如今石磨已经现身,泉水还会远吗?

欣喜之余,众人开始搬动石磨,这一口石磨似乎很重,七个人完全搬不动,后来又加到十个人,但却依旧搬不动石磨。

最后,由杨奉天用黄纸沿着石磨轮廓拂拭一圈之后,却只用三个人便轻松搬开了石磨。石磨一开,立即便看见源头活水,清澈如洗,在场众人宛若重生一般,无不欢欣鼓舞。

我挤在人群之中欢喜庆祝,却注意到了杨奉天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忧愁。

这一口泉水是干湾子的生命源泉,支撑了五个月之后,竟也出现了干涸的迹象。愁苦也随之重新爬上干湾子村民的脸。

我知道杨奉天从打开这一眼泉水之日,似乎便已经知道了这个结局。于是,在泉水出现干涸迹象的时候,我就尤其留心他的动向。

按照辈分我得叫杨奉天一声爷爷。杨奉天要从他家去三官寺就必定从我家门前过,我开始不分白天昼夜的留心他的动静。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看到了杨奉天一个人提着袋子向着三官寺的方向走去,我就悄悄的跟在他后面。

他来到了三官寺的大榕树下点燃了一炷香,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轻声的说道:

“我本不该打扰你,但也是没办法的!过去的五个月,万分感谢!”杨奉天好像是在跟一个人说话。

但是,我躲在距离他不到十米的地方,可以明确的确定,他的周围没有人。

我先是觉得奇怪,但很快想到三官寺供奉的是神仙,心中顿时一惊,不由得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莫非,他不是跟人说话,而是跟神仙说话?”

越想越怕,恍惚之间,我几乎看见了天地水三官的神像活过来了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我又听见了流水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掉进了泉水里面。

黑夜很静,很轻的声音,我也听得很清楚。

“哗!”又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还是很轻。这一下我听得更加清楚了:不是什么东西掉下去,倒像是什么东西在爬上来。

月光微弱,那一方用来蓄水的水池又在大榕树的树影下,更是漆黑,看不太清。

然而,在一秒,我还是看清楚了从泉水里面爬出来的东西,也就在这一瞬间,我吓得尿裤子。

因为我看见了一个脑袋,一个蛇的脑袋。只是瞬间,我便如同石化了一般,完全动不了了,就是想喊都喊不出来。

就在我如同泥塑人像时,我看见了那个脑袋后面的东西,是一个壳。

啊……不是蛇,而是一只乌龟。一只脸盆大小的乌龟正在一点一点的从泉水里面爬出来。

等在完全出来的时候,我竟然看见它的眼睛在黑夜中好似在凝望着我。

霎时之间,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世界瞬间陷入了黑暗中……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受到了一股清流流入了我的口中,这一股清流好像在唤醒我的知觉。

我睁开了眼睛,有微弱的灯光,我能看见屋顶的圆木还有瓦片,随后就听见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爷爷,他醒了!”

循着声音测过脑袋,我看见了一个扎着麻花鞭子的女孩,此刻正有一个人走到了女孩的背后。

我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女孩是丹玲,她身后的人是杨奉天。

杨奉天看了看我,支开了丹玲坐在我的面前,表情严肃的问了一句:“云向南,你看见了什么?”

看着杨奉天严厉的目光盯着我叫出我全名,我不由得心里发凉,不由得全身颤抖了起来,“我,我……看见了……看见了……一,一只很,很大的乌龟!”

杨奉天一听,好像被吓了一跳,随机脸上竟然带着一丝欢喜,他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你真的看见是玄武吗?你真看见玄武?”

杨奉天壮若癫狂,一改平日严肃稳重的沐阳。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玄武是什么东西,再加上被杨奉天的模样吓到,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呆呆的看着这个五十多岁,身材高瘦,留着山羊胡子,目光炯炯有神的老人。

“天意,天意,这就是天意!哈哈……”杨奉天大笑着说道,然后站了起来,“有救了,有救了,大旱可以过去了!老天显灵了!丹玲给他煮一碗鸡蛋油茶,我要去给祖师爷上一炷香!哈哈……”

杨奉天手舞足蹈的走了出去房间,留下我和丹玲一脸懵逼……

  • 诡秘滇西 截图1
  • 诡秘滇西 截图2
  • 诡秘滇西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