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夏若柠楚南弦婚情深深共余生最新章节-婚情深深共余生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2 22:00

夏若柠楚南弦是小说《婚情深深共余生》中的主要人物,这里为您提供夏若柠楚南弦婚情深深共余生最新章节!婚情深深共余生精选:他的话如同冰锥,一点点凿着夏若柠的心,泛红的眼圈再也抑制不住,落下泪来。

婚情深深共余生
推荐指数:★★★★★
>>《婚情深深共余生》在线阅读>>

《婚情深深共余生》精选章节

他的话如同冰锥,一点点凿着夏若柠的心,泛红的眼圈再也抑制不住,落下泪来。

“是又怎样?如今你佳人在怀,还有那么多心思管别人的闲事吗?”

段北琪的目光直射到顾漫音身上,顾漫音浑身一颤,迅速上前拉着楚南弦的手。

“南弦哥哥。”

于此同时,段北琪若无其事一般,搂着夏若柠转身离开。

夏若柠很不情愿的想撇开他的手,段北琪却搂的更紧了。

“你是想回去跟顾漫音分享同一个男人,还是想让楚南弦知道,你肚子里怀的是他的孩子?”

他声音很低,却字字锥心!

她抬眸,望向身旁的男人,猜测他话里的意思。

男人始终目视前方,嘴角弯了弯,低低解释。

“你觉得楚南弦要是认定这孩子是他的,会怎么做?”

他的反问,让夏若柠哑口无言,动了动喉咙,终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从他把她留在夜色那一刻开始,她已经完全猜不透楚南弦的心了!

“第一,他像我一样,强行推你上手术台,做了这个孩子。第二,让你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抢过去,让孩子管别人叫吗?”

段北琪长舒了口气,从来都惜字如今的他,竟跟着女人说了这么多。

连他都佩服自己的耐心。

“不。”

脸色煞白的夏若柠本能的用手护住自己的小腹,段北琪的分析很对,无论哪一个结果,对她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痛。

所以,不用段北琪在多说,她也该知道怎么做了!

她只有搂着他,迅速离开。

看着两人相拥离开的背影,楚南弦竟觉得无比刺眼。

“该死。”

他扯开领带,猩红的眸光染上一层风暴,一拳砸在墙上。

一声闷响过后,他的手背已经擦出血迹,隐隐发颤。

“南弦哥哥,你这是干什么?”

顾漫音慌忙抓住他手,看着鲜血从伤口溢出,心疼无比。

“你这是在为那个女人吃醋吗?”

她眼圈泛红,半似质问。

吃醋?

楚南弦心里咯噔一沉,随即立刻否认了这个想法。

他怎么会为她吃醋,不过是多年的占有欲在心里作祟罢了!

“漫音,你别多想,她只是我的一件私有物品,现在到别人手里,我心里有点不爽罢了!”

手不由攥紧,楚南弦强行解释。

“走,去让医生看看你的伤,得处理一下。”

“嗯!”

楚南弦点头,目光往夏若柠离开的方向看去,那里早已没了她的身影。

他有些失落,转身离开。

刚出医院,夏若柠便反感的推开段北琪,双手环胸,警惕的看着他。

“老板,你想干什么?”

以段北琪的个性,刚才和之前的态度截然相反?她后背无端端冒气一股寒气。

“你是夜色的头牌,你说我想干什么?”

戏谑的眼神在她身上游走,夏若柠身子不由往后挪了挪。

“我怀孕了,已经不能胜任夜色的工作,我之前的要求,希望老板考虑一下。”

“怎么,你很怕我!”

男人目光落在她不时往后挪的脚,唇畔弯弯,不由迈开步子,步步紧逼。

夏若柠一直往后退去,脚底一崴,身子往后坠去。

她还来不及害怕,后腰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勾住,悬在半空。

下一秒,映入眼帘的是男人那张俊逸的脸,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老板,我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她苍白的脸上,浮漫出一丝惊恐,再也没有了往日酒场上的风情。

段北琪伸出手,抚在她白皙的脸上,来回挑弄,薄唇轻启,”你有没有价值,得我说的算。”

音落,他俯下身,眼看薄唇就要落在她失血的唇畔的唇畔上。

她目光闪烁,本能的将脸偏在一侧。

段北琪嘴角微扬,薄唇一路向上,凑近她的耳畔。

“或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他低低说着,夏若柠闻言,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染上一层希冀。

————

酒吧闪烁的灯光晃的楚南弦眼睛发酸,摇晃杯中的酒液,涟漪散去。

恍惚间,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风情万种的挑逗着他。

他眼神迷离,女人的脸渐渐清晰,熟悉的五官,精致的妆容,分明是夏若柠无疑。

“若柠!”

楚南弦疲惫的揉了揉眼睛,黑眸泛着血丝,当看清眼前的女人真是夏若柠的时候,不由一把揽住了她的腰。

女人咯咯的笑了起来,身体像蛇一样缠上他的腰,卖弄风情。

“若柠,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也没有变!”

他伸手弹了一下女人的鼻子,宠溺般的笑了!

“走,跟我回家!”

楚南弦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拉着女人的手,迈着虚浮的步子往前走。

才刚走两步,迎面就过来一个女人,拿着酒杯,泼了他一脸的啤酒。

酒液刺激着他的眼耳口鼻,大脑神经开始运转,他瞬间清醒过来。

身旁的女人,哪是夏若柠,他根本就不认识!

而站在他面前的女人,此刻眼圈泛红,正委屈的盯着他。

“南弦哥哥,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她声音哽咽,强压着心头的怒气。

楚南弦抽回手,一下推开搂着的女人,脸色阴郁。

“真没有劲!”

女人嘀咕一句后,扭着腰肢寻找下一个目标去了!

“对不起,漫音,我最近工作太累了!所以出来放松一下,结果喝多了酒。”

自从夏若柠离开后,他心情就从来没有好过。

“太累了,就早点回家休息,喝酒伤身,你不知道吗?再说,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

“婚礼?”

这两个字就像针一样,扎进楚南弦心里。

并没有想象中的惊喜和期待,反而莫名的抗拒。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南弦哥哥,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真的还爱我吗?”

她问,泪已经落了下来。

“当然爱,漫音,你是我唯一想娶的女人。”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念着她。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那你答应我,以后再不能独自出来买醉了!”

她扑进楚南弦怀里,盈盈眸光中,闪过一丝狠戾。

她一定要把楚南弦彻底的抢回来,绝对不能让那个女人得了便宜。

“好。”

楚南弦抬起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脑海里,却不断闪现夏若柠和段北琪相拥离开的画面。

“那我们回家!”

顾漫音像个孩子一样,拉着楚南弦就走。

奕日清晨,顾漫音早早的起床,替楚南弦准备好早餐。

两人吃着早餐的时候,电视里却播放着一则关于段北琪的新闻。

“最近真是好事不断,继之前楚氏集团总裁宣布结婚的消息以后,今天,段氏集团总裁也宣布即将结婚的大好消息。”

听到这,楚南弦和顾漫音同时抬头,看向屏幕。

播音员继续说,“相信大家此刻肯定很想知道,新娘是谁?能够得到段总裁的倾慕呢?就是她了!”

一幕一闪而过,夏若柠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美的让人窒息。

楚南弦眸中冒火,握着刀叉的手,骤然攥紧。

一旁的顾漫音看着他渐渐黑线的脸,嘴角动了动,若无其事的喝着牛奶。

数秒过后,楚南弦终于压住不住心中的怒气,豁然站起,一拳砸在玻璃桌上。

桌上的牛奶因为剧烈震动,溅了出来。

顾漫音也跟着吓了一跳,一脸无辜的望着他,故意装出毫不知情样子。

“南弦,是我做的早餐不和不胃口么?”

纯净的眼眸干净的就像一弯清泉,让人心生爱怜。

“不是,我吃饱了!先上班去了!”

他面前挤出一丝笑,披上外套就出了门。

顾漫音的视线缓缓移到电视屏幕上,那里依然还在播放段北琪大婚的消息。

她面无表情的伸手抽了一张纸巾,机械的擦了一下唇畔,然后将纸巾揉成一团,狠狠的扔进垃圾桶。

“夏若柠,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阴魂不散?”

她眸光瞬间阴冷,咬牙切齿,看着楚南弦消失的背影,缓缓起身。

车库,顾漫音钻进属于她的红色法拉利,发动引擎,毫不犹豫的开了出去。

一路上,她都悄悄跟着楚南弦的车,看到他的车背离原本去公司的方向时,她眸子微眯。

扭转方向旁,顺势而去!

经过半个小时的车程,他们来到一片海域,摇下车窗,视线往海边望去的那一刻,她心脏骤然收缩。

果然如她所料!

夏若柠双手环胸,正立于礁石上,海发吹乱她的发,随风飘扬。

“你找我来干什么?”

夏若柠静静地看着海面,目光放的很悠远。

“我看到新闻了,你要嫁给段北琪?”

“既然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她回过头,清冷的视线撞入他深不可测的黑瞳之中。

他冲过去,猛然扣住她的手腕,拔高声调,“你不能嫁给他!”

手腕痛的发麻,夏若柠不由攥紧拳头,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楚总,你这是在命令我么?”

她质问的眼神竟让楚南弦呼吸一窒,眸子微眯。

“你大概是忘了,我们是钱色交易,早已两清。我已经不是你以前那个你招之则来,挥之即去的女人了!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

她说的凉薄,心却在滴血。

“段北琪,他不是好人,你嫁给他不会有幸福的。”

他猩红的眸子里,多了一丝柔情。

“呵!”

夏若柠不屑一顾的笑了!水眸死死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问。

“那你是好人吗?我跟了你五年,你还不是说扔就扔了!至少,他能给我一个名分,不像你!”

声声质问,字字戳心!

“我……”

楚南弦动了动喉咙,像被什么卡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什么?你不想我嫁给他,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她挑眉,漾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媚态横生。

“什么条件?”

他迫切的问。

夏若柠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耳畔,温热的雾气喷洒在他耳廊。

“你不是也要结婚了么?除非你取消和顾漫音的婚礼,娶我!”

说完那句话后,她垂下眼眸,站回原来的位置。

为了孩子能在亲生父亲身旁长大,她试图挽回。

她重新抬眸,期待而又忐忑的盯着他。

她在等,他的答案!

楚南弦脸色微微一变,经过剧烈的心里挣扎后,终究回了句。

“不行!”

顾漫音是他的未婚妻,这五年来,吃了这么多苦,他不能不娶她。

果然……

她仰头嗤笑,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下。

明知是这种答案,她却依然心存侥幸,期盼他心里有她一点位置,哪怕一丁点,她也满足了!

可是,她的所有希望,都被他那句不行无情的击灭了!

她不该心存侥幸,更不该奢望!

“既然如此,我预祝你们白头偕老!”

她咬紧唇畔,奋力的抽回手,转身欲走。

“夏若柠,你何必这样作践自己?”

楚南弦紧随其后,伸手去拉夏若柠。

“我嫁给谁,是我的自由,你不要我了,凭什么不让我嫁给别人,楚南弦,你怎么那么自私,我恨你!”

她猛的推开他,几步走到最高的一块礁石。

“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夏若柠,你能别疯吗?”

“我没有疯,我有孩子了!他是孩子的父亲,我不嫁给他,嫁谁?”

孩子父亲几个字,就像锤子一样,敲击着楚南弦的心。

他勃然大怒,猩红的眸子里,尽是野兽般的愤怒。

“够了!闭嘴!”

那些字眼,如此刺耳,使他浑身不舒服。

她指着海面,声嘶力竭,“楚南弦,滚,在不滚我就从这跳下去。”

她的心在滴血,已经彻底绝望!

她的爱情,早就葬送了!这个男人,难道还想葬送她的未来吗?

“夏若柠。”

这个女人,竟如此逼他。

楚南弦极力压制心中蹿起的那股怒气,垂在身侧的手,攥紧成拳,骨节泛白。

“滚!”

她凄厉的吼,一只脚已经悬空,只要她身体稍微往前一倾,就会坠入海里。

“好,我走!”

他咬牙,逼自己妥协。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夏若柠,如此决绝!

海风很大,吹乱了她的长发,遮住了她大半张脸。

泪水溢满眼眶,夏若柠缓缓回头,看着楚南弦已经离开后,这才松了口气,瘫软的坐在礁石上。

“真没有想到,你都快结婚了,还跟之前的金主私会,勾引他!不知道段北琪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娇艳的女音自远而近,夏若柠缓缓抬头,茫然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此刻的顾漫音,正摇晃着自己的手机,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很明显,她把刚才两人发生的一切都录下来了!

“顾漫音,我没有心思跟你玩。”

她垂下眼眸,无心跟她吵架,拖着疲软的身子,挪下礁石。

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另她窒息的地方。

“哟!撩完人就想走了吗?可惜南弦哥哥还是不要你,我警告过你的。不要在缠着南弦哥哥,你为什么不听?”

顾漫音一改往日的柔弱,像只暴怒的狮子,冲过去,揪住夏若柠的衣襟,就往前推。

夏若柠猝不及防,身子迅速往后退去,脚底的石子从礁石上滚落海面,溅起水花。

“顾漫音,你想干什么?”

说话间,她已经被推到礁石边缘,整个身体悬空在海面,她被迫往后看了一眼,幽蓝的海水深不见底。

“贱人,是你逼我的!”

顾漫音牙眦欲裂,眸中闪过怨毒的光,魔怔一般将她往前推。

“你疯了吗?”

夏若柠被迫弯腰,只要顾漫音松手,她必然掉进海里。

“我是疯了!被你逼疯的,夏若柠,我警告你,离南弦哥哥远一点,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顾漫音目眦欲裂,手里的力度又中了几分。

夏若柠的腰,也跟着往下沉了几分,后腰疼痛不已,脚微微发颤,眼看就要往海里坠去。

“顾漫音,杀人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心中慌张,口气却依旧沉稳,水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不需要你提醒我,我没有这么傻,为了你这样的女人,垫上我下半辈子,你不值得!”

她轻拍几下夏若柠的脸颊,揪住她衣襟的手晃一用力,弯着身体的夏若柠被扯了起来。

“呵!”

她深吸口气,这才勉强站稳,还来不及说话,耳畔就响起顾漫音冰冷的警告声。

“夏若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听说你要跟段北琪结婚了!那很好,希望你结婚之后,能够安分一点,别在缠着我的南弦哥哥。”

音落,她气场全开,狠狠地将夏若柠推倒在礁石上,转身离开。

夏若柠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

衣香鬓影,音乐缭绕,整个宴会厅都充斥着一股奢华的味道。

今天,是段北琪和夏若柠的婚礼,赶在了楚南弦和顾漫音的婚礼前。

楚南弦应邀出席观礼。

两人宴会相遇,目光如刀,楚南弦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气,正欲上前,手却被身旁的顾漫音按住。

此时的顾漫音,正对着他摇头,言外之意,不外乎提醒他,忍住不要闹事。

楚南弦手指攥的咯咯作响,视线重新移到段北琪脸上。

此刻的段北琪,正用挑衅的目光盯着,嘴角勾起一个得逞后的诡笑,似乎在对他说,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万事具备,只差新娘,在万众瞩目下,新娘却迟迟不出现。

眼看吉时就要到了,走廊尽头,依然不见夏若柠的影子。

楚南弦看到段北琪朝助理耳语了几句,助理匆匆离开。

于此同时,走廊尽头,伴娘提着裙子匆匆跑了过来。

那神情越发清晰,楚南弦的心不由咯噔一沉。

果然……

伴娘跑到段北琪面前,气喘吁吁的说,“段先生,不好了!”

段北琪脸色微变,声音冷冽如刀,“说……”

伴娘立刻凑过去,在段本琪耳畔低低耳语几句,段北琪瞳孔骤然收缩,脸色一寸寸变得灰白。

他猛的推开伴娘,疯了一样往走廊冲去。

段北琪提体突如其来的变化,全被楚南弦看在眼里,看到一向冷静的段北琪突然变化这么大,楚南弦不由大惊。

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他迅速抽回手,不敢迟疑半分,大步流星的跟了上去。

一阵急促的奔跑,段北琪和楚南弦几乎是同时奔到新娘休息室门口的。

两人还来不及喘气,空气中瞬间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视线不由落在地上,紧闭的门缝底线下,大量鲜红的液体从门缝里溢了出来,触目惊心,充斥些在场所有人的眼球。

“若柠。”

几乎是异口同声,段北琪和楚南弦的瞳孔骤然收缩,无尽的恐惧像浪潮一样涌上他们的心头。

两人一同朝门口冲去,同时用脚踹门。

“砰!”

一声巨响过后,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两人看到屋里的场景,脸色大变,浑身的血液瞬间逆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