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婚情深深共余生冷夏》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4-22 18:31

《婚情深深共余生》冷夏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婚情深深共余生讲述了夏若柠楚南弦的故事,婚情深深共余生冷夏节选:仿佛只要她稍稍用力,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就会裂出一道血口。

婚情深深共余生
推荐指数:★★★★★
>>《婚情深深共余生》在线阅读>>

《婚情深深共余生》精选章节

“事到如今,你觉得我还有什么是不敢的么?”

她唇畔弯弯,说话间,刀尖已经抵到脸上。

仿佛只要她稍稍用力,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就会裂出一道血口。

“夏若柠……”

段北琪牙眦欲裂,俊逸脸上闪耀着极致的愤怒。

夏若柠可不管他的情绪,厉声说,“只要我轻轻一划,这张脸就毁了!段北琪,你要杀死我的孩子,那我就毁了这张脸。”

为了孩子,她不怕跟段北琪撕破脸,这张脸,对于段北琪来说,相当于夜色的门面。

她只有拼死一搏。

“呵!夏若柠,脸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我不信,你敢自毁容颜。”

他最讨厌被威胁,尤其是女人!

“你错了!我不仅是一个女人,现在更是一个母亲。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不是脸!而是孩子……”

音落,她握着刀子的手故意抬了抬,“段北琪,我想你不会做赔本生意吧!没了这张脸,损失惨重的人是你。”

段北琪眸子微眯,黑眸里压抑着暗光,迟疑了几秒,他薄唇轻启。

“好,我答应你!”

两害相横,取其轻。

平安离开夜色的大门,夏若柠深深的吸了口气,冷汗顺着额头涔涔而下。

明明才过了一个小时,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风声掠过,她不由抱紧双臂,肚子突然一阵痉挛般疼。

“孩子。”

夏若柠第一反应就是孩子出了什么状况?捂着肚子,迅速拦了俩出租车往医院赶去。

“妊娠四周,胎儿有些不稳,刚才是受到惊吓所致,有流产先兆,先给你开点保胎药稳一稳!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

医生低着头,熟练的在病历本上写着病情。

夏若柠拿着化验单,卖着虚浮的步子往药房走去,由于一直都是低垂着头走路,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

“啊!”

一声惊呼过后,眼前人影一幻,下一秒,那女人已经跌进男人怀里。

“对不……”

夏若柠恍然抬头,当看清眼前两人时,那个起字卡在了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

她震惊的看着两人,化验单从手里脱落,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又碰上了。

看到顾漫音那苍白的脸,和她那若不经风病殃殃的样子。

夏若柠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顾漫音不舒服,楚南弦陪她来看病。

在她和楚南弦对视的时候,顾漫音捡起了地上的化验单看了一眼。

“你……怀孕啦!”

她捂着嘴,惊讶的开口,那声音钻进楚南弦的耳朵,竟无比刺耳。

楚南弦目光移到顾漫音手上,直接抽过她手里化验单。

夏若柠心里咯噔一沉,想伸手去抢,已经来不及。

妊娠四周几个字大刺刺的出现在楚南弦眼前,他的表情从开始的意外震惊,慢慢变得愤怒。

冰冷的目光落在夏若柠苍白的脸上,声音冷冽。

“你有孩子了!”

“是。”

她原本不想让楚南弦知道,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也没必要瞒着了。

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夏若柠忐忑不安的想,然而下一秒,楚南弦就把那张化验单攥成一团,扔在她脸上。

他原本清冷的黑眸,早已赤红如焰,那眼神,仿佛是要将她夏若柠碎尸万段。

“夏若柠,说,这孩子是谁的?”

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尽是发狂野兽般的气息。

夏若柠浑身一僵,差点呆住。

“你什么意思?”

他居然问她孩子是谁的?多么可笑!

她这一生,只有他一个男人,孩子还能是谁的?

他心里就没点数?

还是,他根本就从未信任过她?

夏若柠还不急开口,脖子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掐住,用力一推。

她被迫往后退去,后背重重的撞在墙上,痛的发麻。

楚南弦的手,慢慢收紧,她呼吸越加困难。

“夏若柠,我最后问你一次,孩子是谁的?”

她的脸憋的通红,用力去掰开他的手,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句。

“你说呢?”

她笑,红了眼眶。

那笑里,嘲讽意味太过明显,刺痛着楚南弦的眼。

“你真是贱!”

他暴躁的甩开她,脸上的表情,狰狞而又痛苦。

“你知道什么?那孩子是你的……”

她护着自己的脖子,委屈的脱口而出。

“我的?”

楚南弦笑了,一脸不可置信。

“夏若柠,别以为我不知道,妊娠四周,算算时间,刚好是你回到夜色的时间。我们在一起五年,你一直都没有怀上。现在,你居然跟我说,这孩子是我的?”

他的话,像针一样扎进夏若柠的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五年都没有孩子,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却怀孕了!

他不信她。

可是这个孩子,明明就是他的啊!

一旁的顾漫音,背靠着墙,静静地欣赏眼前发生的一切,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夏若柠无意中看到她得意的表情,下意识的想解释,还没来得及说话。

楚南弦动作敏捷,反手一推一压,双手撑着墙上,将她圈襟其中。

紧接着,他俊逸的脸凑了过来,两人的脸贴的很近,近的呼吸可闻。

黑色的瞳仁中,却氤氲着滔天怒意,蛊惑般的声音喷洒在她耳廊。

“你老实跟我说,这孩子是不是段北琪的?”

段北琪一直想把她留在夜色,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机会。

要不是这一次,为了顾漫音,他断没有可能从他身边夺走她。

而且上次,两人在她面前,态度如此亲密暧昧。

要说没关系,谁都不会信。

她的声音虽然很轻柔,语气也在试探,但夏若柠后背竟冒气一股寒气。

以他的性子,越温柔的试探,就是越愤怒!

夏若柠的心不禁痉挛收紧,酸涩桎梏。

她一字一句,声音很轻,“楚南弦,这孩子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你满意了吗?”

“不否认,那就是了!”

他咬着牙,似乎在极力隐忍心口将要爆发的怒气。

“没错,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就是孩子的父亲!”

低淳的声音自远而近,不知道什么时候,段北琪已经走近他俩。

伸手用力的扯开楚南弦的手,将夏若柠从他的禁锢中解救出来,夏若柠呆了,定定的望着他,一时间竟不知所措。

段北琪周身都散发着逼人的寒气,手微微用力,紧紧搂在怀里,似笑非笑的望着楚南弦。

“怎么?若柠她怀了我的孩子,楚总是有什么意见么?”

楚南弦咬着牙,他笑了!目光缓缓的移到夏若柠脸上,两人视线相对的那一秒,他近乎残忍的开口。

“原来,你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