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李阳郑婷小说暗夜凶铃-李阳郑婷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2 17:19

《李阳郑婷》小说叫做《暗夜凶铃》,是啻阳的一本长篇小说,李阳郑婷小说主要讲述了:你见过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是看见一只惨白断手在你的火锅里翻滚?还是和一个臭名昭著的食人魔共度?又或者,一觉醒来,你突然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变成了别人的杀人傀儡。

小编推荐:
《父可敌国》《明日头条》《我真的富可敌国》

精彩节选:

你经历过最恐怖的事情是什么?

是在漆黑的深海中,独自一人游荡?

还是和一个臭名昭著的变态狂魔共度春宵?

又或者,一觉醒来,你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别人的杀人傀儡?

不要惊慌,不要害怕。

也许,就在此刻,你一回头,身后的角落之中,正有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

暗夜凶铃,十件诡异奇案,十个绝命凶徒。

人来人往,究竟凶手是谁?

绞尽脑汁,费劲周折,蓦然回头,也许下一秒,死神便对你微笑……

……

案件1:火锅杀人案。

时间:2018年,2月14号。

20:15分。

地点:C市,天意火锅店。

“三只小蜜蜂啊,三只都是公哒,飞呀,啊啊!”

“输了,输了,喝,喝!!”旁边几个辣妹还在起哄。

我暗骂一声,怎么又输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虽然是大年三十,火锅店里依然是高朋满座,灯红酒绿,好不热闹。

就在这时。

忽然。

“啊!!!!!!”一声惊叫响彻大厅。

坐在禾飞一边的女孩,发出一阵极度尖锐的尖叫。

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望着那个女孩,整个大厅之内安静的出奇,只能听见火辣锅底翻腾的声音。

“怎么了?”禾飞疑惑的问道。我也放下酒杯,转过头去看着她。

紧接着,只见那个女孩脸色惨白,极度恐慌的伸出手,颤抖的指着中间的火锅,战战兢兢的说“手……手……”

禾飞皱眉说道:“嗯,他娘的,说的什么玩意?”

阿瑞坐在一边,突然眉头一皱,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冷冷的盯着眼前的火锅。

只见那翻腾的火锅之内,居然露出半截惨白的手指。

……

十分钟后。

“啧,怎么又是你们三个?”老张头走进来,拧着眉毛盯着我们。

阿瑞冷冷的站在一边不说话。

禾飞无奈的摊了摊手,做出一脸无辜装。

我讪讪的挠了挠头。笑道:“张队,新年快乐。”

老张头翻了我一个白眼。估摸着再说好个屁。

这时。

“报告!”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进来。”老张头掐灭烟头,说道。

只见一个身穿制服,头绑马尾的女孩走了进来。这女孩大约二十七八岁,皮肤白皙,一双眸子水灵极了,长的甚是好看。

“哟?我们队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漂亮的小姐姐?”禾飞的双眼一下就亮了起来。就差没把口水流出来。

“介绍一下。这是鉴证科新调过来的同事——郑婷。”老张头从座位上站起来,“这三位是……”

“美女你好,我叫禾飞。另外两个不用管。”还不等老张头开口,禾飞厚着脸皮就冲了过去。

“特别行动队的铁三角,禾飞、李阳、闫瑞、早有耳闻。”郑婷冷冷的说道。

“又是一个冰山美人。”我暗自叹息一声。

“好了,这次的案子比较特殊。发生在闹市,为了避免引起市民恐慌,所以决定安排你们,低调侦查。记住,低调。”老张头扶了扶老花镜特意强调道。

“你们三个,带郑婷去后堂看看吧,那里是第一案发现场。”老张头对我们挥挥手。自己转身上了车,扬长而去。

.

后堂入口。

“哇……呕!!”还没走近厨房,突然一个小警察窜了出来,直接跪在桌子边的垃圾桶边就吐了出来。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点世面都没见过。”禾飞撇着嘴,一边戴着手套和脚套,一边摇摇头。

推开门。

内堂的卫生还算干净,墙边的架子上,各种原材料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起。所有的厨具,案板,灶台打扫的一尘不染。

瓷砖地上,一道拖拽的血痕笔直的延伸到内堂的最深处。

“来来来……让你飞爷爷看看,你是怎么死的?”禾飞调侃道。

我们四人小心翼翼的绕过地上的血痕。

接着,一副极度诡异的画面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内堂的最深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清香。

定睛一看,一口足有一人多高,直径约有2米多宽的青铜大鼎赫然而立,鼎内灌满了火辣的汤底,八角,陈皮,红油,花椒,各式各样的调料全部漂浮在其中。大鼎之内,火辣的锅底还在疯狂的翻腾。

然而,就在这大鼎的中间,一具赤裸的男尸正安静的躺在那里……

C市特别行动大队

会议室。

“大家现在看的,就是这起火锅凶案的现场照片。”老张头一张张的翻动着幻灯片。

“呕!……”禾飞怀里抱着垃圾桶,又吐了出来。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我鄙视的感叹一声。顺带也抱紧了自己怀里的垃圾桶。

“发现尸体的时间是昨晚8:45分,根据我们法证部的报告,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是案发前五到六个小时。也就是下午2点到4点之间,根据现场的环境和痕迹来看,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郑婷一脸淡定的坐在一旁说道。

“我飞爷真的没佩服过什么人,这妞是第一个,看了那么恐怖的东西,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禾飞擦了擦嘴,悄悄的对我说。

我懒得搭理他,自顾自的抱着垃圾桶吐了出来,实在太恶心了,这他娘简直就是个变态。

老张头叹口气,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看我。

“阿瑞,你们那边查的怎么样?”老张头转过头看像阿瑞。

“根据店铺工作人的指认和口供,确定死者的身份是火锅店的员工——唐超!”阿瑞淡淡的说道。

“死者唐超,性别:男。今年26岁,身高1米68。未婚。c市本地人。”禾飞擦了擦嘴,接着说。

“我们查访了死者店里的老板和员工,大部分人都说,死者为人和善,是一个好好先生,很少与人结怨,而且死者一直都是独居,没有女朋友,也没听说过死者有感情的纠纷。所以,暂时排除了情杀的可能。”我说道。

“化验结果显示,死者四肢和腹部上的切口程卷曲状,也就是说,这些伤口都是生前造成的。”郑婷冷冷的说道。

“他奶奶的。这得多大仇,才能下的了这么狠手。简直是个变态!”禾飞骂道。

“在经济上,死者也并没有债务纠纷。所以,在杀人动机上,暂时没有发现。只能根据现在有的资料,暂定为仇杀。”我说道。

“啧,那岂不是毫无头绪?”老张头皱眉说道。

“我们刚打听到死者的居住地址,散会以后再去检查一次。希望会有一些线索。”我说道。

“那好吧!既然这样,你们先去死者居住的地方调查一下,散会!”老张头点点头。

…………

半小时后

C市小西门站。

筒子楼。

“他奶奶的,这什么巷子?饶了七八个弯了,怎么还没到?”禾飞开始抱怨起来,巷子里的垃圾堆里传来阵阵腐臭味。几只苍蝇嗡嗡的飞来飞去。

“到了,警官,这就是唐超住的地方。”张衡指了指眼前破旧的自建房。张衡和唐超都是店里的员工。

“哎!哎!哎!你们是啷个?上来组撒子?”刚进楼,一个操着地道四川话的老婆子,浓妆艳抹的走了过来。

“兰姐。”张衡打了个招呼。

“是小衡嗦,咋子,来找超娃儿耍哈?好像还没回来哦,要不你在这陪老姨耍会儿?”兰姨扭着大屁股,一脸谄媚的对着张衡笑道。

禾飞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暗暗的说了一句。“这老黄瓜刷绿漆,装嫩啊?”

“不是的。兰姨。唐超他……他死了……”张衡扶了扶眼镜,喏喏的说道。

“撒子?死咯?啷个死嘞啊?”兰姨一脸惊讶。

“你好。”我掏出证件,晃了晃。问道“你就是唐超的房东?”

“咋子嘛?警官,跟我可没什么关系哦,我撒子都不晓得。”兰姨吓了一跳,急忙推脱道。

“行了,我们又没说跟你有关系,我们要去唐超的房子里检查一下,你把他房间门打开。”禾飞说道。

“好,好好。”兰姨一听,立马松了一口气,取出钥匙,带着我们就上了四楼。

四楼404。

“啧,这数字可不太吉利。”禾飞摇了摇头,招呼兰姨把门打开。

“等等!”郑婷突然一把拉住兰姨。

“怎么了?”我疑惑道。

就在这时,阿瑞的脸色也一下凝重起来。

我疑惑的看着郑婷。

“房子里有血腥味。”郑婷警惕的说道。

我给禾飞使了个眼神。从腰里掏出枪。两人一人守在房门一边,招呼其他人退在一边。

“啪嗒!”一声,禾飞拧开门锁,警惕的推开门。

瞬间,一股浓烈的腥臭铺天盖的席卷而来。

展开内容+
  • 李阳郑婷小说 截图1
  • 李阳郑婷小说 截图2
  • 李阳郑婷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