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许你相思寸寸伤洛茯黎白离爅-许你相思寸寸伤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2 11:53

《许你相思寸寸伤》小说的主角是洛茯黎白离爅,是由洛行行所写的一本言情小说,许你相思寸寸伤主要讲述了:她是九重天宫清冷的帝姬,一颗心只为了他跳动,千年前,她爱而不得,伤身伤心,甘愿坠落忘川,许下毒誓永生永世不相见,千年之后,她违背誓言,只能日日忍受蚀骨之痛,他却愿陪她入魔。

小编推荐:
《一夕流年相思梦》《十里锦绣一世浮华》《太子殿下乖乖候寝》 精彩试读:

这几日近了月圆之时,洛茯黎越加难受。年年岁岁的时日,这反噬,越加严重了。她在房中静坐疗养,因怕无端被人闯入,顺手在殿外四周布了结界。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纪雪儿因无聊,极是想念西海之滨的鲜花万里,蝶飞蜂舞。

白离爅捏了诀,在洛河边上布置上西海之景。纪雪儿在鲜花环绕的洛河边追逐彩蝶,偏偏起舞。

那蝶儿极有灵性,闻着香味,一路从洛河边飞至洛茯黎的寝殿之外。纪雪儿见之,跟了上去,奈何蝶儿承了白离爅的神力轻轻松松便越过已经渐弱的结界,她却被挡在结界之外。

“爅哥哥,蝶儿都飞去姐姐的房中了,雪儿进不去。”纪雪儿一路小跑到悠悠跟在身后的白离爅跟前,诉尽委屈,“姐姐是否不喜雪儿?”

她将自己的手放入白离爅温暖的手中,“爅哥哥,可以带雪儿进去吗?”

误闯的蝶儿令受到反噬的洛茯黎更加虚弱。

此番白离爅再一次硬闯而入,破了她的结界,令她险些走火入魔。

洛茯黎强行封住自己的筋脉,令逆流的血液平稳流淌,她知,此时不能分心,否则就是父神在世也回天乏术。

“啊…”纪雪儿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洛茯黎一口鲜血吐出,双眼赤红。

“你来干什么?”她挟风而动,掌风凌厉直逼纪雪儿的命门,眼中尽是狂恨。

“雪儿…”

洛茯黎听得一声惊吼,手下一顿,只觉心口一震,整个身子向后飞去,狠狠落在地上。嘴角溢出源源不断的鲜血,触目惊心。

她静静的躺在地上,疼痛一点点的侵蚀她的意识。

白离爅望着奄奄一息的洛茯黎,脚步微顿,紧握的骨节阵阵发白,方要向前,只听纪雪儿又是一声尖叫,紧紧捆住他前进的脚步,“啊…爅哥哥,雪儿害怕…”她指着掉落在洛茯黎身旁已然成为一堆灰烬的蝴蝶,颤抖不已,“蝴蝶…蝴蝶…”

洛茯黎眼中光亮一点点被侵蚀干净。

她扬唇,轻笑。

那笑令纪雪儿和白离爅皆是一怔。

白离爅只觉得有什么渐渐的从心口流失,怎么抓也抓不住。

他推开纪雪儿,瞬移身子,将洛茯黎抱至榻上,涌涌不断的仙气输入她体内。

然而她固执的封闭着各个穴位,他的仙气四溢在周,入不了她体内。

“不知好歹。”白离爅扔下她,飞身至纪雪儿身前,牵着她的手离开。

洛茯黎闭上眼,任由疼痛侵蚀,强撑的意识一点点归于黑暗。

“黎儿…”睡梦中疼痛到瑟缩的洛茯黎隐约听到一声轻柔的叫唤,如那花神酿出的甘霖,滋润她心窝。

只觉得后背一处穴位有仙气缓缓而入,冰冷的身子渐渐有了暖意,紧皱的眉微松了些,脸色也不似之前那么苍白。

“哥哥…黎儿痛…”她皱着小脸,委屈至极。

她的轻呼声,直直撞进来人心口,痛的他脸色煞白。

伸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拥入怀中,轻柔呵护,“黎儿…”

这一夜,洛茯黎做了很多梦,梦见桃花树下,那个说要娶她的少年,梦见疼爱她的哥哥,梦见归于混沌的父神,醒来发现早已泪湿双眼。

“姐姐…”纪雪儿推门而入。

洛茯黎神色一冷,“出去。”

抬头却见她身后一抹颀长的身影,悠悠而入,脸色阴霾。

纪雪儿眼中含泪,满脸委屈的靠在白离爅身上,“爅哥哥,姐姐是不是不喜欢雪儿来。”

“知道还不快滚。”洛茯黎撇过眼,不去看亲密偎依在一起的两人。

“爅哥哥…”两行清泪缓缓落下,梨花带雨好不柔弱。

洛茯黎看着烦闷至极,狠狠剜了两人一眼,悠悠叹了口气,起身,飞跃而出。

她呆在洛河边久久不动。

过往一幕接着一幕重现,令她爱恨两难。

突地身后一股邪气直逼着她而来。

她猛的一个转身,跃入洛河水中,终是看清那一道身影。

“藏的够深。”她竟然都未曾探出她身上的妖邪之气,“你这是要逼我对你动手?你不是我的对手。”洛茯黎很想杀了她,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若是杀了她,她不敢想象白离爅会如何对她…

“那倒未必。”纪雪儿突然向她发出猛烈的攻击,满身杀气。

洛茯黎一个转身,避开她的攻击。

她的身子却突然一歪,直直向后倒去。

洛茯黎看着那一抹飞奔而来,焦急万分的身影,冷笑一声,一掌击向纪雪儿。

她一时避不得,快速向洛河落去。

“雪儿…”白离爅飞身上前,将她接入怀中。

洛茯黎冷脸看着焦急的白离爅,“中了我的玄冥洛,她必死无疑。”

白离爅抬眼,满身肃杀。

洛茯黎从未见过他如此模样,可她早已抱了必死的绝心,便是什么都不怕了。

“玄冥洛,只能以命换命,你杀了我,她便可活。”她在赌,赌她卑微的爱,用命赌,赌自己的眼是否瞎过。

然而,她赌错了,这一局,满盘皆输。

水天一色的洛河上,两道绝美的身影,一追一赶。

女子处处避让,男子穷追不舍。

那女子身上已然血迹斑斑,再也没有力气向前方那一处光亮奔去。

她猛的停下来,含笑迎上他那拼尽全力的一掌。

口中鲜血滴滴坠落,落在那河面上,引起冤魂饿鬼扑咬而上。

原来,底下已是忘川…

“白离爅,我以忘川万千魂灵起誓,生生世世,永不再见!若违背誓言,灵魂必受万魔啃咬、冤魂侵蚀之苦。”她含笑,布下结界将他困住。

白离爅眼露惊恐,身子却半分也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她含着笑意,绝然转身。

洛茯黎满身疲惫,飘零而落。

忘川河,生死劫,原来那道劫,她终归是要应的,一行清泪悄然滑落眼角。

“黎儿。”白离爅看着坠向忘川的人影,满眼惊恐。

困着他的结界瞬间消失不见,他向她惊掠而去,那明明已经触及到她衣袂的手,却突然间传来一阵巨痛,一个不稳生生错过。整个身子被一股蛮恨的力道捆住,任由他强行逆冲都分毫动弹不得,就如在西海之滨,他被纪雪儿的父母困在礁石洞中一般。

“黎儿,黎儿…”忘川水很凉,她那么怕冷,怎受得了。

纪雪儿嘴角溢出一丝血,眼中一抹阴狠闪过,一掌将被她困住的白离爅震的后退了数米,抬手朝洛茯黎坠落的方向补上三掌。

展开内容+
  • 许你相思寸寸伤 截图1
  • 许你相思寸寸伤 截图2
  • 许你相思寸寸伤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