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倾城莫许语情深疏影》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4-22 09:32

《倾城莫许语情深》疏影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倾城莫许语情深讲述了叶韶语莫许的故事,倾城莫许语情深疏影节选:叶韶语感觉心里一阵烦躁,他努力地压抑着:“我没事,你赶紧把日记本送回去吧。

倾城莫许语情深
推荐指数:★★★★★
>>《倾城莫许语情深》在线阅读>>

《倾城莫许语情深》精选章节

“病人?”叶轻语担心起来“莫许姐,你病了吗?严重吗?”

听到叶轻语说出病人两个字,一旁的叶韶语皱起了眉。

莫许安慰道:“我没事,只是小感冒而已。”

“你是不是在医院啊?”叶轻语问。

“是啊,医生非得让我在医院住两天。”莫许想了想,终是没把楚约说出来。

“你在哪家医院,我去陪你好不好?”

“我没事,你要是有时间,就多陪你哥哥聊聊天,他的情况,有人陪着,会好一些。”

叶轻语撇着嘴,小声抱怨:“哥哥那个人就是块石头,我怎么叫他都不搭理我。”

“莫许姐,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要闷死在家里了。”

“你啊。”莫许宠溺地笑了笑,把地址告诉了她。

叶轻语办事效率很高,和莫许结束电话半个小时后就赶到了医院。

“哥哥本来也想来的,只是……”

莫许从日记本里抬起头,笑道:“小姑娘可不许说谎。”

说到底,她和叶韶语不过是医师与患者的关系,叶韶语又怎么会想来看她呢?

“是真的。”叶轻语继续争道。

看到莫许手里那本厚得出奇的笔记本,她突然来了兴趣:“莫许姐,你这本日记本从哪里买的啊?”

莫许写日记的动作顿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嘴角弯了弯:“这个不是买的。”

其实,她也不知道,这本日记本,究竟,是许悠年从哪里买来的。

到了现在,就算她想问,也没办法得到答案了。

到最后,莫许也没告诉叶轻语她的日记本是怎么来的。

有什么好说的呢?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问题,又要怎么去告诉别人答案?

这个日记本的来历,好像随着许悠年的离去,而变成了一个谜。

“莫许姐,你每天都坚持写日记吗?”叶轻语问。

“是啊。”莫许静静道,“刚开始写的时候,是强迫自己这么做的,可是后来,写日记成了习惯,就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不知道,在这个本子上,她到底该写些什么。其实,她是舍不得用它的,因为,这个日记本,是她最信赖的少年,送给她的最后一份礼物。

她不想在这上面留下什么痕迹,可后来她想了想,这也许,是和那个少年的另一种相处方式也说不定。

于是,她每天逼着自己写一篇,从开始短短的几句话,但现在的即使再多空白页,也承载不完她想要告诉许悠年的话,想和他分享的事。

日记本一页一页地翻过,时间,也就在这样的翻翻看看中,过去了好几个春秋。

叶轻语看到莫许脸上那些不知名的情绪,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就像以前,她看到哥哥和别人的哥哥不一样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问一样。

她不知道看到哥哥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时,自己的心里很不好受的那种感觉叫什么,但她真的希望,有一天,哥哥能够像她一样,自由自在地去到任何一个地方。

“莫许姐,你说,哥哥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一样,想去什么地方就能去什么地方呢?”

莫许合上写完的日记本,安慰道:“放心吧,莫许姐一定会让你哥哥走出来的。”

莫许到了晚上,就控制不住地咳嗽,怕吵醒熟睡的叶轻语,她只能出去咳嗽。这一来二回,感冒更加严重起来,到了夜里,还发起了烧。

第二天早上强撑着和叶轻语吃过饭后,就又睡了过去。

叶轻语看了看熟睡的莫许,又看了看放在床头的日记本,犹豫再三,还是拿着日记本,离开医院,打车回了家里。

“她没事了?”看到叶轻语回来,叶韶语淡淡地问。

叶轻语没有回答叶韶语的问题,而是把怀里的日记本递给他。

叶韶语疑惑:“这是什么?”

“莫许姐的日记本。”

日记本?

叶韶语冷了眉目:“从哪里来的?”

“莫许姐那里啊。”叶轻语给他一个白眼,把日记本丢到沙发上,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哥哥真是个笨蛋,人家这是在帮他都不知道。

那厚厚的一本日记本,压在沙发的软垫上,又仿佛是压在他心上,沉甸甸的。好像翻开它,压在他心上的重量,就会减轻很多。

只是,在别人没有同意的情况下,翻看别人不想被外人知道的心事,真的好吗?

叶韶语想要了解莫许更多的心情,最终,还是战胜了潜在的道德意识。叶韶语还是拿起了日记本,一页一页地翻看起来。

他终于知道,萦绕在莫许心里的那个人,莫许经常会在睡梦中呢喃的名字,那个叫做许悠年的人,对于莫许来说,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了。

他也终于明白,隐藏在那个女人眼里时有时无的悲伤和落寞,是怎么一回事了。

可他现在也开始不明白了,那他在她的心里,又算什么?

替身?

还是,为了填补那个遗憾的存在?

以为会变轻松的心情,在看完那本日记本后,更加沉重。叶韶语自己都没有发现,原来,他那么在乎他在莫许心中的位置。

这些天的朝夕相对,温暖相伴,最终,只不过是他被当成了另一个人。

深深的讽刺感吞噬了他所有的感觉和知觉。这好像是什么人给了他一个惩罚,惩罚他太会给原谅自己的狂妄找借口。

是谁说过,做的梦越美好,醒来的时候,就会越失落。

“哥,你怎么了?”出来拿回日记本准备回医院的叶轻语察觉到

叶韶语的不对劲,担心地问。

好半天,叶韶语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缓缓地吐出两个字:“没事。”

“真的没事吗?”叶轻语还是不放心。

叶韶语感觉心里一阵烦躁,他努力地压抑着:“我没事,你赶紧把日记本送回去吧。”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