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一念相思许流年宁夕穆英旭最新章节-一念相思许流年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20 20:30

《一念相思许流年》的主角是宁夕穆英旭,本为您提供一念相思许流年宁夕穆英旭最新章节!一念相思许流年小说节选: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大概是天意,穆英旭下意识地往她那边看了一眼,顿时注意到了那边那个异样的女人,冬日里裹的极为臃肿,似乎很怕冷,在察觉到他看向那边的时候瞬间扭头,似乎害怕与他对视。

一念相思许流年
推荐指数:★★★★★
>>《一念相思许流年》在线阅读>>

《一念相思许流年》精选章节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大概是天意,穆英旭下意识地往她那边看了一眼,顿时注意到了那边那个异样的女人,冬日里裹的极为臃肿,似乎很怕冷,在察觉到他看向那边的时候瞬间扭头,似乎害怕与他对视。

三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一个怀孕的女人变得面目全非。

“站住。”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宛若最勾人的枷锁,一下子就将宁夕抬步欲走的步子顿在了原地。

宁夕的冷汗都要下来了。

不能被他抓住,不能被他抓住!

身后的脚步声沉重无比,整个候车厅静的可怕,就看见那个身着黑色风衣的如天神般高贵的男人朝那边走去。

宁夕默默在心里数着。

一,

二,

三,

跑!

说那迟那时快,宁夕猛然提步朝前跑去,手捧着肚子尽力不让孩子受损,脚下动作却丝毫不敢停。

可是她根本快不过穆英旭。

不过两三步的距离,穆英旭就已然追上了她。

面前已经没有路了,宁夕望着前方雪白的墙壁,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那也不愿面对身后的男人,直到退无可退,被逼入死角。

宁夕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

腹内的孩子似乎也察觉到他的不安,伸腿动了动,踢的她脸色发白。

相比起对方的气喘吁吁,穆英旭就好像才慢悠悠的散完了一场步,好整以暇地看向面前的女人,看不见的地方眸中闪过一抹阴历狠绝。

“怎么不跑了?”似笑非笑的语气。

宁夕闭紧了眼,不想面对身后的男人。

“宁夕,”男人的声音残忍漠然,带着一点让人寒心的凉意,“你还真的以为可以离开A市?”

“我早就散布消息出去了,只要你敢用身份证买任何票,我这里立马就可以得到消息,你以为温家那小子将你藏的好?他爷爷被他气死,早就顾不了你了。”

温家!

穆英旭对温世动手了?!

“宁夕,”穆英旭念着她的名字,缓缓上前,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只觉得心里作呕的厉害,看着对方臃肿的身躯。

忍着恶心,他手上猛的用力,就将她掰了过来。

没想到刚一对上那张惨白的脸,穆英旭心里突然一颤,剩下的话尽数被咽了回去。

他原以为因为怀孕的缘故,宁夕早就变得臃肿不堪,谁知道现在一见,才发觉这女人简直瘦的可怕,外表的臃肿全都是用衣服堆积出来的。

因为过分瘦小,更显得眼睛大了起来,可惜里面半点光都没有,一眼望过去,能将人唬个半跳,还以为是哪个垂暮老人将死的眼神。

宁夕眼里蓄满了泪,知道自己是逃不过去了,事到临头,竟然连反驳的话也不想说了。

满脑子就知道,穆英旭对温世动手了这件事。

穆英旭目光逐渐下移,落在她的腹部,眉头却是一皱,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孩子已经有七个月大了,怎么可能现在都看不出来身形?

难道这女人已经将他打掉了?

一想到这,穆英旭就觉得心里火气突然上涌,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面前的女人,他为了她找了差不多三个月,费尽心思,甚至还担心她腹内的孩子,可是现在,她竟然还把孩子打掉了?

穆英旭的手猛然掐上了她,眼眶通红,似是失去理智的猛兽,逼问道:“孩子呢?”

宁夕忍住想要哽咽的抽噎,逼迫自己抬起头,露出一个嘲讽的笑:“你不是巴不得我打掉这个孩子吗?现在随你的意,穆英旭,你高兴吗?”

哪怕心里做好了准备宁夕已经打掉了这个孩子的铺垫,听到这话的穆英旭还是脑子轰隆一声,理智如决堤之水,咬牙切齿,暴喝一声:“宁夕!”

一巴掌顺势而起,打在了宁夕脸上。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满腔泪水即将涌出,又被宁夕死死的憋了回去,她在心底嘲弄自己,宁夕啊宁夕,你现在要还对这个男人死心塌地,也该在马路上被车撞死算了。

“宁夕,”穆英旭猛的将她拉扯起来,眸子里是滔天的怒意,声音低哑狠厉,“我改变主意了,孩子没了,你就给我再生一个,生下来,叫宁沐妈妈。”

宁夕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穆英旭,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穆英旭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弧度,掐着宁夕瘦弱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抵在墙上:“对,没错,可是宁夕,我现在反悔了,没了这个孩子,你这辈子也别想逃走!”

宁夕一双黑眸因为过分震惊而瞪大,喉头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吐出来的话语支离破碎,沙哑不堪:“穆英旭,你就是个混蛋。”

“没错,”穆英旭露出一个冷笑,慢慢松开手,“你不应该出现在夜总会,也不应该让我知道你怀孕了,宁夕,现在这副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

“你把温世怎么了?”宁夕宛若傀儡一般,跌坐在地上,泪水大滴大滴地涌出来。

不知为什么,穆英旭心中突然一痛,好像一根细碎的小针扎了进去,很小,却又格外突兀:“温世?”

“那个小医生?你不知道吧,他是温家的独子,因为收留你,他爷爷被气的个半死,”似乎想到了什么愉悦的事情,穆英旭的声音里带了残忍的笑意,“我亲自登门拜访,告诉他爷爷你们之间的龌龊事,他爷爷刚正了一辈子,没想到老了被小辈辱了名声,当天晚上就气的发病走了。”

似是最后一根压垮骆驼的稻草,宁夕的肩膀猛的一软,整个人像被抽空了力气,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半个月前温世回来那天晚上的阴郁疲惫,一切在此时得到合理的解释。

她终究是拖累了他。

泪水慢慢滚落下来,烫的厉害,宁夕有点迷糊,似乎辨别不出面前的一切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她只觉得疲惫。

和穆英旭牵扯四年,都没有这几个月来的疲惫。

“阿旭,”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念出这个在心里徘徊千百遍,只属于宁沐的称呼,“孩子在我肚子里,生下来,从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