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独宠不休总裁追妻365天》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4 17:00

《独宠不休总裁追妻365天》讲述了主角季安然何衍琛之间精彩动人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独宠不休总裁追妻365天小说章节,独宠不休总裁追妻365天小说精彩节选:季安然点点头,表示了解,她并没有喜欢窥探别人私生活的恶趣味。

独宠不休总裁追妻365天
推荐指数:★★★★★
>>《独宠不休总裁追妻365天》在线阅读>>

《独宠不休总裁追妻365天》精选章节

季安然还是很不解,虽然她才回国,还不是很懂现在A市的的商业圈,但就据她所知的,全成和何衍琛个人并没有很大的利益冲突吧?

既然没有利益冲突,何衍琛为什么会突然开始针对全成?

“这个你不懂也没关系,”何衍琛靠到围栏上,说:“这是我的私事。”

季安然点点头,表示了解,她并没有喜欢窥探别人私生活的恶趣味。

等助理抓到季安然的时候,她已经在阳台休息了大半个小时了。

助理拉着她哭号:“老大,你以后别玩儿失踪好吗?!你再不出来,酒会就要办不下去了!”

何衍琛站在一旁抱着手看戏,笑嘻嘻的。

季安然无奈,抽回手,问:“这是怎么了?”哪里就到了没她就不行的地步?她不相信她一手培养出来的手下会这么没用。

“就是,你不在,军心涣散啊!!”助理继续哭号,引得服务生都往角落这里侧目。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在这的吗?慌什么,这是你们的一次机会懂吗?我不出来,你们更是要好好发挥才对。”季安然安抚顺毛,她不出去的原因才不是这个,她只是单纯的犯懒,想着反正有手下团队顶着,不会出什么大事,谁知她的手下这么不中用…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父亲身前一些至交好友点名找她去罢了。

老远就看到了程家辉和徐清,季安然时隔四年看到这两位叔伯,心里像打翻了一瓶酸柠檬汁,酸酸涩涩的,季安然快步走过去,喊人:“程伯伯,徐伯伯。”

程家辉和徐清自那年季家出事后就再没有见到过季安然,现在突然收到请帖惊诧的同时又有些别样的感受。程家辉看着故人之女,感慨万千:“安然…”

徐清拍拍程家辉的背,朝季安然笑着道:“安然回来多久了?怎么都没来伯伯家看过?”

季安然抱上程家辉的胳膊撒娇,向徐清道:“徐伯伯,我这刚回来没多久,公司事儿太多了嘛,一直没处抽出时间来,我过几天一定上门请罪!”

程家辉拍拍她的手,涩声道:“辛苦你了。”

季家突逢巨变,到之后的季安然父亲身死,季安然出国,公司易主,出事时他们两家都没能真正帮上什么忙,两家都有些愧疚。

他俩是看着季安然从小长大的,季安然父亲去世了,他们两人于季安然就像父亲一样。

季安然回国至今还没去还没去拜访两人,一是因为不知该怎么解释自己消失了四年,二是她还没把季氏夺回来,实在没脸面去面对故人。

“四年不见,安然也长大了许多啊,”程家辉拍着她的手感慨:“你父亲…”说着又有些哽咽。

季安然头痛,她的程伯伯是书香家世,众多前辈同辈都投身进了伟大祖国的教育事业的前线,就他一个人叛逆,非要去经商。

经商就经商吧,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出状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偏偏程家辉又有些文人的气质,就爱动不动悲春伤秋忆景思情,季安然小时候就见过程家辉很多次情到深处流眼泪。

实在是让人很头疼。

一个五大三粗的身高一米八一米九的男人,哭得稀里哗啦的。实在是太惊悚了…

徐清看不惯程家辉这个模样,一掌拍到他背上,恨铁不成钢的说:“出息点儿!多少人看着呢,丢不丢人!”

季安然安慰程家辉:“程叔叔,事情都过去了,我会替父亲报仇的,你别担心了啊。”

相比于程家辉,徐清就是一个很刚硬的男人,从工地起家,一点点把承包范围做大,在房地产被炒得翻天覆地的时候进军房地产行业,硬生生在A市站稳脚跟。做事狠厉为人圆滑,和季安然的父亲是拜把子的兄弟。

徐清转头对季安然道:“需要伯伯们帮忙的时候,尽管说,别硬撑着。你父亲不在了,就把我们当做父亲,有时间就多来看看我们,儿女在外,没有消息,我们也很担心。”

“好的好的,徐伯伯我下周一定去!”季安然哪里敢不听徐清的话,小时候这三人中最怕的就是徐清,程家辉对她特别好,小时去他家练书法时,时不时还抱着她写。

所以她现在书法写得没多好看,鬼画符倒写的不错。

助理跑过来小声说:“季总,你有来电,需要接吗?”

季安然问:“谁啊?”

“来电显示的是...”

“是罗先生噢。”季安然高。加上又踩了高跟鞋,小助理不得不踮起脚来。

告别了程家辉和徐清,她向助理拿了手机走到会场外的假山旁站住,拨了回去。

那头只响了一声,就很快接了起来:“喂?”罗昊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兴奋。

“喂?怎么现在想起要给我打电话?”季安然也很开心,她也很久没和罗昊联系了,在国外时,她受伤重病,处处只能依靠罗昊,虽然是罗涛的胞弟,但是性格却和罗涛相反。

罗昊并不像罗涛那样有一身污渍,罗昊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散发着阳光的气息。

“你说你今天开酒会庆祝,我人来不了,就打个电话给你说几句好听的话啊,顺便沾沾喜气。”罗涛的声音隔着越洋的电话传来,传进了季安然的心里。

季安然不自觉的笑开来,笑骂道:“你怎么就来不了,机票我都说给你报销了你还不来,分明是嫌我了不想再见我!”

“怎么会!实在是事务所的工作脱离不开。”罗昊笑了一声,又说:“等你回来,我给你准备礼物。”

“哦?什么礼物?”

“说出来还能叫礼物吗,一点神秘感都没有!”

季安然找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假山,回:“不说就不说呗。你急什么?”

穆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她另一只耳朵里灌进脑子里:“和谁聊天这么开心?”

季安然被吓了一跳,转身是差点儿扭到脚,等看清是谁后怒气上来,她气愤的指着何衍琛说:“你偷听人打电话?!”

何衍琛无奈摊手:“小声点,是我先来这儿的,听电话什么的,我是被迫的好吗。”说完扬起手,给她看他抽了一半的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