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听见下雨的声音沈梓川方晓染》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4 14:00

《听见下雨的声音》沈梓川方晓染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听见下雨的声音》讲述了沈梓川方晓染跌宕起伏的故事,听见下雨的声音沈梓川方晓染小说节选:注意到是方嫣容的主治医生打来的,微微蹙起眉头,薄唇从距离方晓染唇瓣不到两公分处移开,沉冷如冰地接听电话。

听见下雨的声音
推荐指数:★★★★★
>>《听见下雨的声音》在线阅读>>

《听见下雨的声音》精选章节

“沈梓川,你放开我!”

方晓染气急,抬手就要往沈梓川的脸上甩过去。

不料,纤细的手腕却被他用食指和大拇指两根修长的手指给牢牢钳制住。

她奋力动了动,根本没办法挣脱。

方晓染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放开她,不知道他厌恶她为什么还要接触她的身体,明明受伤害的是她,为什么他还能摆出出一副兴师问罪的债主模样!

男人冷着脸从毛巾架子上取出一条干净的白色毛巾,覆盖在方晓染那两片娇艳欲滴的唇瓣上,用力来回地拭擦。

下了死力气,力度越来越大,以至于方晓染的嘴唇被毛巾磨破了一层皮,微微渗出了殷红的血色。

嘶嘶……

她疼的不得不抬起头用力瞪他,“沈梓川,你神经病啊!”

他这一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架势,是打算把她的嘴唇都给磨烂了吗?

“疼啊!魂淡……你到底想怎么样?”

方晓染差点疼哭了,因为把她挤压在墙壁上暴怒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扔掉了毛巾,薄唇猛然一口叼住她血迹斑斑的双唇,一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为什么要这样恶狠狠地啃噬她的唇?

疼痛到恍惚中,方晓染模模糊糊回过神来,之前喝醉酒的时候,神志不清,她以为亲密拥抱自己的男人是沈梓川,情潮上涌之时她忍不住自动自发凑过去吻了吻对方,结果,万万没有想到,竟会是萧景城。

醉酒误人啊!

方晓染总算觉悟到为什么沈梓川的举动会变得这般怪异。

她的唇亲吻了萧景城,这严重伤害了沈梓川身为男人和丈夫的尊严,于是他刻意通过这些令她疼痛的事情警告她安分守己。

男人没有理会方晓染痛苦的大叫声,低头垂眸专心致志吸吮她唇瓣上不断冒出来的血珠子,配上他白皙冷戾的俊脸,看上去就像个嗜血的疯子!

方晓染的心倏然一惊,她无意识亲吻萧景城的行为,难道沈梓川已经全部知道了?

他从哪里知道的?

但很快,方晓染小脸一沉,不由得暗自讥诮地笑了笑。

知道了他又能拿她怎么样?

他可以和她的好妹妹方嫣容婚内出轨偷情,凭什么她只能独守空房夜夜垂泪到天亮?

“沈梓川,做人不能太无耻?你左拥右抱心里从来没有我的存在凭什么不能允许我开始新的生活?别说我和景城没有什么,就算有了什么,那也是我个人的私事,与你无关!”

男人回应她的,是再一次在她的唇瓣上重重地咬了几口。

“啊……不要!”

方晓染疼得差点落泪,纤瘦却骨肉匀称的身段,抖抖瑟瑟地掌控在男人的手里,形容狼狈又可怜极了。

沈梓川却视而不见,额头的青筋全部根根凸起,大手落在她的连衣裙领口,强拽撕扯,把她身上的衣服强硬地扯了下来,手指微放,扔在了洗脸池里。

他平静至极地瞥了她一眼,“没有离婚之前,你永远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说不要!”

两人的视线相碰撞,从他漆黑的眼神里,方晓染读不到任何情绪。

那清冽的眼神,仿佛一潭幽冷的沼泽,安静得令她恐惧。

洗手间外面,突然传来激烈撞击房门的声响。

下一秒,萧景城嘶吼地扯着嗓子叫嚣的喊声,响在了方晓染的耳边。

他喊着,“沈梓川,特么你是个男人就给我出来单挑,欺负染染一个女人算什么狗屁好汉?”

萧景城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把铁锤,紧紧地握在手里,一锤又一锤,狠狠地砸向卫生间那扇梨花实木做成的房门。

每多听到方晓染痛呼一声,他的心就仿佛被锋利的匕首多刺了一刀,心疼得脸色扭曲如浓墨般难看。

一个娇娇柔柔的女人,被一个正值成熟期的男人强行压制在洗手间里,这个男人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除了被逼着干那档子破事,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坚强的方晓染发出屈辱的呻吟声呢?

房门太结实,萧景城砸了很久,都没有砸开,快要急红了眼,只恨不得能立刻冲进去把方晓染从沈梓川的魔爪下救出来。

到了这一刻,他才恍然发现,他与沈梓川的距离太大太大了。

无论身手还是智商,都被对方无情地碾压在脚下,毫无还手之力。

这般窝囊的自己,又怎么能从沈梓川的手中带走方晓染?

萧景城的心脏急剧地抽搐刺疼。

把铁锤轻轻扔在了地板上,然后叩了叩洗手间的房门,双眼狠狠地眯了起来,“沈梓川,特么你放了染染,不关她的事,是我自作主张把她带到了这里,得罪你的人不是她,是我!我把这条命陪给你,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萧景城的话刚落下,里面体格健硕浑身萦绕寒凉气息的男人,勾唇讥诮地笑了。

伸臂一扯,方晓染衣不蔽体的身子就身不由己地冲进了沈梓川冷硬的胸膛……

男人把烟甩在地上,俯身,眯着幽潭般又狠又冷的眸子,讥诮地笑着说道,“萧景城对你倒是挺痴情的,就是脑子不太够用!方晓染,这次他的死活,就看你的表现了。”

沈家和萧家,往远点扯,还是能扯上一点点远亲的关系。

尤其是最近这两年,两家的生意往来越来越密切,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样,沈梓川也不太可能把萧景城弄死。

但弄残一条大腿或者弄折了一条胳膊什么的,还是没问题。

在沈梓川看来,萧景城充其量,就是一只围绕在方晓染身边令人十分讨厌的臭苍蝇,还远远算不上情敌。

方晓染哪里知道这男人肚子里曲曲绕绕的算计,早就被他毫无温度的狠话给惊得脸色惨白,身体掩饰不住地颤抖,悲伤和屈辱溢满了胸口。

“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景城?”

她在这世上,虽然有养父养母和妹妹,却没享受到多少温暖,依然孤单得如同那些父母早丧的孤儿。

直到发疯般地爱上了沈梓川,她才有了一点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四年的冰冷婚姻,四年看不到希望的坚持,她快熬不下去了,只有萧景城带给了她一丝亲人般的温暖。

是她自私,贪婪这份仅存的温暖,以至于把无辜的萧景城也困进了有来无回的无尽深渊。

原来,这世间所有的苦痛和悲伤,都只能由她一个人独自背负,旁人除了能给予些许温暖,其余的,仍是只能由她自己负重前行,谁也帮不上,帮不了!

“给我极致的爽,我就放了他。”沈梓川低低地笑出了声。

那笑声,似笑非笑,却让方晓染由内而外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恐惧。

男人一旦动了怒,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方晓染的双手被沈梓川摁在脑顶,她伸不出手挠他,更抬不起腿踹她,只能奋力地扭动身体,不让他轻而易举得逞。

只是,受到过重创的腹部,一用力就钻心的疼。

眼看着沈梓川的薄唇就要覆上自己伤痕累累的唇瓣,方晓染认命地闭上眼,喃喃哀求,“不要……”

就在这时,沈梓川的手机铃声大作。

男人从裤兜里缓缓摸出手机,瞥了眼屏幕显示,注意到是方嫣容的主治医生打来的,微微蹙起眉头,薄唇从距离方晓染唇瓣不到两公分处移开,沉冷如冰地接听电话。

“是我,什么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