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妾室心计》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3 16:30

《妾室心计》的主角是妙荔周述宣,本为您提供妾室心计妙荔周述宣最新章节!妾室心计小说节选:他突然袭击,杀得她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时间把那些东西藏起来。不过这些都不当什么,只要他不知道那些练丹炉是做什么的,她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妾室心计
推荐指数:★★★★★
>>《妾室心计》在线阅读>>

《妾室心计》精选章节

他突然袭击,杀得她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时间把那些东西藏起来。不过这些都不当什么,只要他不知道那些练丹炉是做什么的,她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周述宣把绣绷扔到夏氏面前,“你这是谋逆,你自己想不开还要连累本王吗?”

这东西大概不是给他做的,可查出来死的是他。

夏氏爬着捡起绣绷,抖着手把它划烂,声音带着哭意说:“王爷是皇上的儿子,妾身自然希望自家夫君……”

她说的隐晦,像是在说这些东西是做给周述宣的。周述宣心中知道那些东西是给谁的,还想栽脏给他,他恨不得把她的嘴撕烂。

此时,有小厮在周述宣耳边说:“王爷,夏家的人闯进来了。”

闯进来了?周述宣回头,他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回头就看见夏父板着一张脸,雄赳赳气昂昂的进来了。

夏父怎么来了?内宅之事来也应该来夫人。

周述宣用手挡着嘴,装出偷偷的告诉她的模样对夏氏说:“你父亲来了,看来今天你们父女俩丢人要丢到一块了。”

妙荔差点被他这个略显顽皮的动作逗笑,此时的周述宣才有那么一点点平易近人的感觉,不像平时只会板着一张脸训人。

夏父已走到近前,夏氏像一刻也等不得那样,抱住夏父的腿就哭,“父亲救我,父亲救我。”

夏父搀起她,“王妃不要如此。”让边上的人扶好夏氏后,自己对周述宣微微施了个礼,“下官见过王爷。”

周述宣靠在轮椅上,带着几分狠戾的目光在父女俩身上游移不定,最后落在夏父身上。此时他突然不想顾及什么了,撕破脸皮就撕破脸皮。云淡风轻的说:“许久不见,大人是不是该行个大礼?”

夏父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他是来讲理的,如果此时磕头,那他从气势上就输了。

今天他不跪不行,周述宣又问:“大人莫不是以为自己是本王岳父,所以不用?那大人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是皇上的亲家,所以要和皇上平起平坐?”

夏父一咬牙撩袍跪下,周述宣安的罪名实在太大,“下官不敢,下官给王爷请安?”

“大人起来吧。”周述宣在心中冷笑,果然是父女,都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大人匆匆赶来,所为何事呀?”

一进门就被人杀了威风,夏父此时淡定多了,“下官听小女说,王妃惹到了王爷特过来看看。”

到底是娘家有人,还有人过来撑腰,不过在他这里行不通。

周述宣指着夏氏说:“大人来的正好,领回去吧,”

“王爷这……”夏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被吓到了,“王妃到底犯了什么错?”

周述宣示意他看摆了一地的练丹炉,“本王害怕她有一日得道成仙了,本王这王府实在装不下个仙女。”

夏氏心中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果真以为那只是练丹的炉子而已。站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夏氏又跪到周述宣腿边,哭着说:“妾身是为了练丹药治好王爷的腿,让王爷延年益寿。”

周述宣的腿如果还能动的话,一定会一脚狠狠的把她踹到一边,她绝对不可能是要救她,她绝对是要害他。

夏父顺着夏氏的话说:“若是为了王爷好,王爷这样实在太令人伤心了。”

“不仅如此,”周述宣又让他看摆了一地的金银财宝,“府里的账对不上,可她用的东西已越过本王了。”

“王妃始终是王妃,以为王爷不爱这些东西才……”

周述宣摆了摆手,脸上露出厌烦的情绪,打断了他的话,“本王只当大人是放屁了,谁不爱好东西?”

夏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周述宣嘴下一向不留情,不管粗俗文雅,张嘴就说,再聊下去他恐怕也要被羞辱一顿。只有搬出皇上了,“王爷不能休妻,王爷和王妃是皇上赐的婚。”

周述宣恶狠狠的说:“本王一直不招皇上喜欢,这可能是皇上给本王的惩罚,赐这么一个不守妇道的淫妇给本王做王妃。”

一句话落地,整个院子都安静了,仿佛能听到化雪的声音,只有夏家父女知道他这话是在说什么。

妙荔也大概知道周述宣为什么一直不待见夏氏了。

夏父脸色更加不好,就连夏氏也不敢抬头,可这样显得他们很没底气,夏父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说:“王爷不要王妃身上泼脏水。”

“呵,”周述宣轻笑一声,厉声质问:“真把本王当傻子了?真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府中发生的事?”

周述宣的气势实在吓人,夏父全靠一口气顶着,咬牙说:“王爷要拿出证据来。”

周述宣摆了摆手,让院里的闲杂人等都出去,只留下夏家父女和妙荔。

这王妃肯定是要休的,怕夏父心中不好过,周述宣准备给他慢慢铺垫铺垫。

其实不用火药一事,他也可以随时把夏氏扫地出门,不过是碍于皇上和夏父罢了。现在加上火药一事,他更加无所畏惧。

若火药一事真的是夏氏所为,那把休妻已不能泄他心头之愤。这个女人毁了他一双腿,他要她整个夏家都为他陪葬。皇上到此时都不喜欢他,他也不用在皇上面前留一个贤德的名声了。

人走干净了,夏家父女感觉这少了人气的院子有冷了几分。一股凉意从夏氏的膝盖直到心底,看来周述宣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她赶出去了。叫走了人,他难道真要提当年之事?他难道一直都知道?

周述宣脸上勾起一抹笑意,“成亲以后,本王从未在你女儿房中留宿,若她还是完壁之身,本王马上登门认错。”

如晴天白日炸开一道惊雷,这消息实在太震撼。夏氏吓得浑身发抖,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不想他知道的比她想象中的多太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