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秦如风林疏影小说都市至尊狂兵-秦如风林疏影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1 22:55

《秦如风林疏影》小说叫做《都市至尊狂兵》,是三尺青光的一本长篇小说,秦如风林疏影小说主要讲述了:一年前,他从无敌兵王沦落为众人眼中的叛徒。 一年后,他热血归来,征战敌手,猎艳都市。 此生无悔入龙组,且看他如何将自己的命运夺回手中。

小编推荐:
《戏美神兵》《上门强兵》《龙腾武尊》

精彩节选:

“确定要回去?”

“嗯,是时候回去做个了断了!”

华夏北江市,西北方的一个深山里,一个老头一个青年相视而立。

他们的身后,有八座墓碑矗立,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一个血手印,看上去充满肃杀。

老头注视青年良久,叹息开口:“这一年来,你常常眺望市区,看来还是放不下她…”

青年看着身后的墓碑,眼里闪过极致的痛苦:“我的兄弟不能白死,此后余生我会全力寻找仇人。”

“至于她…我会去退婚,纵然再爱,也不能耽误人家。”

山谷中突兀的吹过一阵冷风,又平添了不少萧瑟,八块墓碑上的血手印似乎更加鲜艳。

老头敲了敲手中的旱烟杆,扯出一抹笑容:“去吧,这一年来你的经脉已经痊愈,浑身断骨也已经无碍,可以下山了。”

“只是,出去之后,只能使用你本身的实力,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用老头我教给你的东西。”

“稍有不慎,会带来惊天杀机。记住了吗?”

青年对着老头深深一拜:“弟子谨记。”

说完之后,青年转头跪下,对着八块墓碑深深磕头。

“兄弟们,我秦如风立誓:此番出山,必报血仇!”

铿锵的话语中带着滔天杀机,回荡在山谷之中,漫天的风都好似被这气势绞碎,变得凌乱。

说完之后,秦如风脱下一身早已发白的军装,眼中含着热泪放在了墓碑前方,换上一身便衣,转头出了山谷。

换衣服时,老头看着他一身的疤痕与枪伤,再次叹了口气。

“本是骄龙升天之姿,奈何血仇盖顶。是福是祸,老头我也说不清了…”

……

秦如风打车到达北江市,摸了摸兜里发现忘了带钱。于是从怀里摸出一个药膏递给司机:“这个药膏不错,当车费吧。”

说完之后,秦如风下车。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一栋别墅前。

这是他最爱的女人李天娇的家族,一年前两人即将成婚,但身为华夏尖兵的秦如风突然接到一个任务,匆忙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行踪莫名被泄露,遭遇到了伏击。

一行九人,只有他活了下来,还是修养了一年才出山。

眼下他带着任务回来了,第一就是要解除婚约,免得辜负李天娇。

同时他的心里也有个疑问想要得到答案,那次行动怎么会被敌人摸得这么清楚,让九个人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就败了。

除了最高领导之外,也就只有即将大婚的李天娇,知道秦如风是去执行任务了。

“站住,请问你找谁?”

李家门前,一个身材壮硕的门卫冷冽的喝住秦如风,冷冷看着秦如风开口盘问。

“我找李天娇。”

“小姐大婚没空见客,如果有请柬,可以入内等待。”

秦如风的脑袋一下变得轰鸣,大婚?李天娇要结婚了!

他转身就跑,这个大院里的家族子弟结婚,只会去一个地方,清风阁。

作为北江市带有官方性质的酒店,清风阁往来无白丁,非富即贵。

秦如风脑海的嗡鸣不断响彻,他有些失神的闯进婚宴大厅,顿时惹得喧闹的音乐与欢笑的人群同时停下。

他看着台上即将拥吻的两人,目中露出黯淡与欣慰。

黯淡是因为李天娇竟然没有等自己回来,跟别人结婚了。

欣慰的是,她现在有了归宿,也不用被自己拖着了。

“祝你幸福。”

秦如风面带深情的看了台上身着白纱很是美丽的李天娇一眼,然后脸色黯然的缓缓后退,就要转身离去。

他没想纠缠打扰,毕竟自己这次来找她,就是为了退婚的。知道她过的好,秦如风心里也踏实。

然而他想走,却发现有很多人堵住门口,把自己围住了。

“喂,打扰别人新婚典礼,你是来找事的吧。”

一个男子指着秦如风冷声开口,目中闪烁寒光。

“冒昧闯进来是我不对,给大家道歉,对不起。”

秦如风一脸歉意,态度真诚的道歉。

“谁他妈要你的道歉…咦,你咋这么面熟。”男子盯着秦如风看了几秒,恍然大悟:“是你,国家叛徒!”

秦如风脸上的歉意猛地僵住,他开口解释:“我不是叛徒。”

这里的对话声音不小,顿时惹得满庭哗然。

“我也认出来了,他是叛徒秦如风,勾结外敌害死了自己八个生死战友。”

“这种人渣竟然还敢出现,而且是徐少婚礼上,怕是来着不善。”

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冷眼看向秦如风,目中带着强烈的敌对,还有思索。

台上的一对新人,此时也注意到了秦如风。

“是他?”

“是他。”

“他还活着。”这句话,同时在两人心底响起。

在这时,秦如风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苦涩和无奈:“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不是叛徒,我没有害死我的兄弟们。这次回来我就是为了澄清这件事的!”

“而且今天来这不是为了找事,只是想看看以前的未婚妻,问一些事情…”

他的话语一出,整个大厅里人们的眼神变得更加冷冽。

李天娇脸色微变,看向自己现在的老公,北江第一财阀,徐家长子徐元霸。

徐元霸明显也是知道秦如风,短暂的惊讶之后他平静下来,看着秦如风露出一抹讥讽。

“你成为了国家叛徒,天娇不再是你的未婚妻。那是耻辱!”

秦如风立马爆喝:“我不是叛徒。”

徐元霸冷笑:“在场哪个不知道,你秦如风一年前是华夏第一兵王,但没想到你竟然勾结国外佣兵害死八个队友。你怎么可以如此阴毒,丝毫不念及生死兄弟情意的嘛。”

“呵,就是。一个叛徒活下来了不苟延残喘,竟然还敢跑出来抢婚,真是嫌命大。”

台下一人嘲讽开口,也是一个世家子弟,他的话语带着挑拨,很多人同时点头。

大家都认为秦如风是国家叛徒,害死了国家八个兵王,让华夏蒙羞。

秦如风目中闪过极致的痛苦,呢喃着我不是叛徒。他抬头看向李天娇,“你,也认为我是叛徒?”

他的嘴唇不断颤抖,内心忐忑至极,别人的话语秦如风可以不在乎,但李天娇的意思,他想知道。

李天娇从秦如风进来之后便没有转移目光,此时叹息一声:“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叛徒,我也不想这样。”

她淡淡开口:“你走吧,我老公是徐家徐元霸,不是叛徒秦如风。我以前喜欢你,是我眼瞎。”

如天雷轰顶,如天塌地陷。

秦如风整个人踉跄后退,李天娇的话语毫不留情,把他最后一丝希望打破。

原来,你也认为我是叛徒!

“那次我带队出任务,你可曾告诉过谁?”秦如风双眼通红,嘴唇打颤的问道。

李天娇下意识的想要看向一旁,却生生止住。

“首先,我不知道你出的什么任务,其次,你们全军覆没都是无能,现在来怀疑我走漏风声?”

“秦如风,你当了叛徒是你的事,但你不能侮辱我。”

李天娇的声音有些尖锐,脸上带着失望的神色,看上去委屈无比。

但秦如风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去。

李天娇他太熟悉了,此时的语气明显是在掩饰什么,而且她如果真的觉得自己是叛徒,此时怕是一句话都不会说。

“滚吧,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见你,叛徒!”

李天娇挥挥手,如同驱赶苍蝇一样,对着秦如风挥手。

曾经五年的情意,秦如风五年的真情实意,换不来李天娇的一丝信任,得到的反而是极致的厌烦。

徐元霸冷哼:“走?走的了吗。一个叛徒胆敢现身,我看他怎么走。”

在徐元霸开口的时候,大厅之外涌入了无数荷枪实弹的军人,数十道枪口对准秦如风:“罪犯秦如风,你涉嫌沟通外敌谋害国家军人,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如有反抗,就地击毙!”

冰冷的话语从扩音器里传出,大厅内,肃杀无比。

秦如风看着在场所有宾客眼中的冷意和幸灾乐祸,还有徐元霸眼中露出的杀机和李天娇一脸的厌恶,突然感觉到悲凉。

“好,很好。”

秦如风伸出手掌,两个已经被他捏碎的戒指掉落在地,这是二人当时的婚戒。

“五年的情意换不来一丝信任,李天娇你没嫁给我是你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我秦如风此生不亏欠你,日后纵然我娶个丑八怪,也他妈比你强!”

他的双眼满布血丝,扫视四周。

“还有你们,老子在前线出生入死的时候,你们不知道在哪个娘们床上翻滚。为了国家,为了你们这些所谓的世家,再多的苦我他妈都忍了,那些深入骨髓的痛苦都比不上你们如今不分青红皂白的叛徒二字。”

“我秦如风对天发誓,如果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天打雷劈我不得好死。不论对谁,我秦如风,无愧于心!”

说完之后,转身。

秦如风硬朗的脸庞上,早已挂上两行热泪。

孤寂、失望、心伤。

数十个人涌上前来,秦如风落寞的被带上手铐脚链,没有任何反抗的走向门口。

大厅之内喧闹声再次出现,掺杂上了无数的讥讽和嘲笑。

“等一下。”

在这些宾客中,有一个身材高挑,一袭修身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她性感、冷艳、美的不可方物,她叫林疏影。

她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男人的目光,但方圆五米之内,没有一个男人存在。

足以证明,这是个不好惹的女人。

她从头到尾注视着秦如风,目中神色复杂。

无视所有人惊异的目光,她缓缓走到秦如风面前,伸出双手把秦如风脸上的泪痕轻轻擦去,极为仔细极为轻柔。

然后又细心的为他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男儿的泪可以流,但现在,不值得。”

这笑容绽放在秦如风的眼前,不知为何,他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没有开口,但轻轻点了点头。

而后秦如风便被荷枪实弹的军人带走,离开了大厅。

林疏影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的李天娇,轻声一笑,也跟着走出了大门。

这个大厅,一南一北,两个女子都身穿白衣。

但此时,所有人的心里,都觉得好像秦如风和林疏影,才是主角一般…

展开内容+
  • 秦如风林疏影小说 截图1
  • 秦如风林疏影小说 截图2
  • 秦如风林疏影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