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凌飞陈梦琴小说天神药民-凌飞陈梦琴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10 19:48

《凌飞陈梦琴》小说叫做《天神药民》,是大说风云写的一本长篇小说,凌飞陈梦琴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凌飞,一不小心得到了上天的眷顾。从此人模狗样的他,身边美女如云,一个天花乱坠的计划正在悄然崛起。

小编推荐:
《全能战卫》《狂豹绝兵》《少年悬壶士》

精彩节选:

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

凌飞坐在长满杂草的院里,还是没能接受这个现实!

自己才刚毕业回家第一天,自己的父母竟然神秘的消失了!

消失了……

看邻居告诉凌飞时的那个诡异表情,说什么前半夜还和自己的父母一块喝酒,第二天他们就直接消失不见,就差没直接说成是被外星人抓去做研究了。

凌飞很恼火,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早点回来,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

距离父母“消失”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自家在村里的土地,就被新上任的村长给划到了臭名昭著的村霸方大山名下,家里更是跟糟了贼似的被翻得乱七八糟。

还好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然凌飞真得疯掉了!

但是现在,眼前的一团乱麻让凌飞很不爽!

他拳头紧握,自己的老爹好歹也是上任村长,父母失踪就能任人欺凌?

做梦!

就在凌飞噌的站起身,准备找村霸方大山算账的时候,院门突然被推开了。

“飞哥,你又在晒太阳呢!”

轻语浅笑声响起,一道曼妙的身影走了进来。

似乎看到凌飞整个人状态不对,陈梦琴紧张的抓住凌飞的胳臂摇晃了几下,“飞哥,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呃,是小琴来了呀……”

凌飞缓缓的吐出口浊气,眼睛盯着陈梦琴看去,清纯的马尾,一身清凉连衣裙,两条白生生的小腿看的凌飞气血翻涌。

看到凌飞恢复正常,陈梦琴却是眼睛一红,两行珠泪挂在俏脸上,琼鼻泛红,煞是惹人怜爱。

这一下倒把凌飞吓住了,“怎么了,小琴?谁欺负了,告诉哥!我揍他去!”

杀气腾腾的凌飞还没反应过来,怀里便多了一具温软香玉,陈梦琴柔软的身子扑进凌飞怀中,满心委屈,不停抽泣。

“我妈要我嫁给镇鞋厂老板的儿子,可是我不喜欢他!又丑又矮,还是个瘸子!”陈梦琴边哭边在凌飞怀中尽情发泄心中委屈。

陈梦琴正值双十年华,清纯可人,怎可能接受一个大自己十多岁,更何况还是个瘸子的男人啊!

凌飞轻轻拍打陈梦琴的脊背,“小琴别哭,你妈要逼婚,那也得先经过我的同意!”

两人自小青梅竹马,凌飞更是将陈梦琴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对待,尤其是凌飞在外面上大学每次放假回来,都会给陈梦琴带些城里玩意,给她讲城里的故事,逗她开心。

“飞哥,你有什么好办法么!”陈梦琴瞪着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望着凌飞。

“你妈逼你嫁给那个男人,是因为钱?”

凌飞问道,他很清楚陈梦琴母亲是个什么德行,简直就是个典型的乡村泼妇,见钱眼开的势利眼,只不过这么个喜欢打滚撒泼的女人,竟能生出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凌飞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嗯,我妈赌博输了很多钱,她说只要我嫁给那个男人,就……就有人替我们还钱了……”陈梦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小脸微红,眼中尽是柔弱和无奈。

“哼,你妈那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等着,哥这就找她说理去!”凌飞看在眼里心疼,抓住陈梦琴的**小手,正想带她出门,不料咣当一声大门被踹开了。

两扇破旧的院门发出嘎吱一声巨响。

一个肥胖的身影出现在凌飞的目光中。

身边的陈梦琴身子一颤,紧紧贴着凌飞,似乎对来人十分的惧怕。

“哟,臭丫头,老娘就知道你在这里!”

肥胖的身影抹着浓妆,看上去一张死人脸,正是陈梦琴的妈,白溪村有名的泼妇秦淑丽。

凌飞摸了摸陈梦琴的小脑袋,示意她不要害怕,身子更是朝前一站,目光直直的逼视秦淑丽。

“看什么啊,凌飞你小子胆肥了,敢拐卖我家丫头,看老娘不剥了你的皮!”秦淑丽对着凌飞一瞪,扭着肥胖的腰肢就要上来抓陈梦琴,一边比划一边骂道,“不识好歹的丫头,人家陈厂长的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还嫌弃,你说你要是跑了,你们老陈家的债谁来还!”

“秦姨……小琴她……”

“你闭嘴!”

“姓凌的小子,老娘今天不光是来找琴丫头的!你们凌家还欠我们五万块钱呢,什么时候还啊?”秦淑丽翻了个白眼,手里甩了甩一张皱皱巴巴的欠条,上面的落款人是凌天杨,正是凌飞的父亲,白溪村的上任村长!

凌飞一滞,竟然无法反驳,自己回来后就得知父母失踪,并且秦淑丽的老公,也就是陈梦琴的父亲便坐上了村长的位置。

而且看这苗头,秦淑丽赌博欠的钱应该不是少数,至少凌飞看来,一个村长的老婆,竟然还要靠卖女儿还债,更何况这女儿还这么的水灵漂亮呢。

至于那五万块钱,凌飞也知道些情况,是一年前村里干旱,老爸从村里财务上挪了五万块去镇上运了一批粮食,而且算作凌天杨自己掏的腰包,确实是需要还给村财务的,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欠条会落到秦淑丽手上。

秦淑丽见两人无话可说,冷哼一声,对着陈梦琴喝道,“琴丫头,你给我过来!”

陈梦琴紧紧搂着凌飞的胳臂,嘴唇抿住,眼睛泛红。

凌飞轻轻的握了握陈梦琴的手,上前一步,“我叫你一声秦姨,是给你面子,你个老泼妇今天还敢上我家门!”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家的土地被划到方大山名下,不就是你暗地里捣的鬼!”

凌飞义愤填膺,越说越气,“还有那五万块的欠条,当初白溪村那年干旱,颗粒无收!要不是我爸用这五万块给你们救命,你们早特么饿死了!”

“这是我爸欠财务的不假,但和你有个狗屁的关系!你真以为你老公当上了村长,这村里的财务都是你家的小金库了?”

“你……你胡扯个犊子,反正这钱你必须得还!现在就还,不然我就报警把你抓起来!”秦淑丽一听顿时气炸了。

“抓我,好啊!把我抓了我就去牢里吃喝拉撒,我看这钱你上哪要去,反正我父母失踪,我也不想活了,我先弄死你个老妖婆子,再去自首!”

凌飞冷笑一声,从地上捡起块砖头就想动手。

陈梦琴傻了,不管如何,那毕竟是自己的妈呀,可是,有这种亲妈会拿自己的女儿往外卖的么……她呆愣在原地,一时间竟没有阻拦。

秦淑丽顿时没声了,看自己的女儿没动,再看凌飞那杀气腾腾能吃人的眼神,她赶忙撂好话,“凌……凌飞,你别冲动,我是开玩笑的……秦姨怎么可能报警抓你……别,别动手啊!”

凌飞冷笑一声,嘭的将砖头摔成两半,他本不过是为了吓唬秦淑丽这种刁蛮女人,你不是喜欢撒泼么,我就给你玩横的!

玩不要命的!

“钱我还不了!”凌飞气势凌然的说道,“但是这债我不会耍赖!”

秦淑丽一听,松了口气,干笑一声。

“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女儿的想法,让她嫁给那个不喜欢的,三十多岁的瘸子?你怎么这么歹毒啊!这还是不是你亲生女儿啊,你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

看到秦淑丽不屑的眼神,凌飞假装出手,握着一块砖朝秦淑丽挥舞了几下,“我告诉你,你要是再逼迫小琴,我就敢给你脑门上来几下,反正现在我一个人好死不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许是被凌飞的气势给震住了,秦淑丽只是讪讪一笑,“不会的,我怎么会强迫小琴呢。”

“那就快滚!”凌飞冷喝一声。

“你……你还是先想想那5万咋还吧,别得意!”秦淑丽看着凌飞,往后退了几步,终于一转身离去。

虽然逼走了秦淑丽,但是陈梦琴毕竟还是要回家的,当下凌飞有些苦涩的一笑,“小琴,接下来你怎么打算的……”

“我……”陈梦琴鼓起勇气看着凌飞,“飞哥哥,我打算回去和我爸爸讲讲道理,若实在不行,我就离家出走!”

从陈梦琴眼中看出前所未有的坚定,凌飞脸上苦涩更重,“有什么事情随时通知我,千万别乱来。”

“嗯,我知道的。”陈梦琴呆呆的看着凌飞,也只有在凌飞身边,才能让她感受到无比的安全,20岁的年纪正是少女美好憧憬的时期,她看着凌飞坚毅俊朗的面颊,心中暗想若是能嫁给凌飞,此生该是多么幸福啊。

送陈梦琴离开,凌飞松了口气,看着满院子的杂草,苦笑不已。

如今回到家乡来,就没有打算再离开,更何况自己身上还背着五万块的巨债啊。

说起来,一切都是钱的错!

若是有钱!

又怎么会让小琴妹妹受到如此不公。

轻叹一口气,凌飞打起精神,生活要继续,要靠双手去创造价值!

相信自己,一切的万难都会迎刃而解!

将破旧的院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第二天一早,精神十足的凌飞抄上一把砍柴刀,径直的朝着村霸方大山家走去。

他要将自家的土地给要回来,按照土地承包权,自己家的土地可还没过承包期呢,就被无故划给了方大山!

哼,管你什么村霸流氓!

凌飞自是一身胆气,手握柴刀仰天笑!

此时方大山正在家门口晒太阳,矮胖的身子,微眯的眼神,透着一身的痞味,时不时对路过门口的成熟少妇们眉来眼去,好不自在。

冷不丁的,眼前一把柴刀欺霜赛雪!

展开内容+
  • 凌飞陈梦琴小说 截图1
  • 凌飞陈梦琴小说 截图2
  • 凌飞陈梦琴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