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陆平王琳琳小说最新章节-陆平王琳琳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09 09:36

陆平王琳琳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陆平王琳琳是小说《商战英豪》中的主角,陆平王琳琳小说精彩节选:进了屋之后,俩人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可能是酒精的作用,王琳琳一直嚷嚷着热,那外套也是一件接着一件的在陆平的面前往下脱。直到就剩下个贴身小T恤的时候,王琳琳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指了指卫生间:“那你先跟这坐着,我得去冲个凉。

商战英豪
推荐指数:★★★★★
>>《商战英豪》在线阅读>>

《商战英豪》精选章节

进了屋之后,俩人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王琳琳一直嚷嚷着热,那外套也是一件接着一件的在陆平的面前往下脱。

直到就剩下个贴身小T恤的时候,王琳琳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一边指了指卫生间:“那你先跟这坐着,我得去冲个凉。”

扔下话,王琳琳就往卫生间走了过去。

看着王琳琳歪歪斜斜的脚步,陆平心里暗自咂舌,看来这王琳琳是真没少喝啊。

一直到卫生间里响起哗哗的淋浴喷洒声,陆平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眼睛盯着卫生间那道磨砂玻璃的拉门,便再也拔不出来了。

透过那昏黄灯光的映衬,王琳琳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映衬在玻璃下,偶有水花溅到玻璃上,能带给陆平瞬间清晰的视觉,是他的下半身不由自主的燥热了起来。

尤其是当陆平看到王琳琳侧身挺着胸沐浴在花洒下的妖娆身姿时,他恨不得直接冲进去狂野地来个“雨中甘露沐春风”。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钥匙插入门锁的开门声将陆平的思绪给生拉硬拽了回来,他下意识地偏头看去,发现是破烂王一脸沮丧的回来了。

看见这幅表情,陆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估计是没少输钱。

破烂王一进了屋就瞧见坐在沙发上的陆平,有些愣了神。

陆平赶紧站起身子,冲着破烂王点了下头:“王叔,你可算回来了,我这可等你半天了。”

“等我?”破烂王看了看亮着灯的厕所,又打量了一番陆平,语气有些怀疑。

“可不是嘛,我可是给你送钱来啦。”陆平笑呵呵的走过去,一把拉住破烂王的胳膊,那动作表现的十分亲昵,就跟是亲叔侄一样把破烂王给搀到沙发上落了坐。

“王叔,我们钢厂后院那块地堆积的废钢你知道吧。”陆平一边掏出烟给破烂王点上,一边说道:“现在琢磨往出卖呢,得有个一千多吨,我这一看咱南平市有本事收这么大量废钢的也就王叔你了。”

破烂王虽然只弄了个废品收购站,但他到底是个生意人,听见是钢厂流出来的废钢,顿时就俩眼放光。

可他仔细一琢磨,觉得这事从陆平的这张嘴里说出来,属实是有点不靠谱。

毕竟那堆废钢破烂王盯上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还试图找一些关系和门路去钢厂找一些说得上话的领导去研究这事。

可后来,全都是杳无音信了。

破烂王以为,这批废钢就算是卖,那怎么也轮不到陆平这个保卫科的小保安出来抻头吧,顿时一个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陆平所说的卖不会是偷出来卖吧。

于是破烂王疑声问道:“小陆啊,这批钢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啊,要是真倒霉让上面给抓住了,咱俩可都吃不了兜着走啊!”

活过了小半辈子的陆平一听这话茬,就明白了破烂王话里头透着弦外之音,当即拍着胸脯说道:“王叔,咱邻里邻居上下楼的住着,我陆平坑谁也不会坑你,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可以让你的车直接开进厂区的大院里去,光明正大的把那堆废钢给拉走。”

照理说,这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再加上陆平信誓旦旦的保证,破烂王应该死心塌地的相信了才对。

可是破烂王打收破烂的那天起,就养成了这个小心而又谨慎的习惯。

所以他还是试探性地多了一句嘴:“那.......那钢厂那头能给咱出个发票不?毕竟也不是小数。”

听到发票这两个字,陆平的心里咯噔一下。

其实以刘主任的本事,弄个发票不是什么难事,可问题的关键是这发票真开出来了,那这笔钱就全得入到厂里的账上。

那可就跟他陆平一毛钱关系都没了,想到这,陆平沉下了脸色,声音里带着极度的不爽:“那王叔的意思是不想跟我做这笔买卖了?”

“诶,小陆,我可真没有那意思,就是.......”

破烂王碍于脸面想解释两句,可陆平还不等他说出口便起身将话给打断了:“得了王叔,我长这么大还头一回听说收个废品还得要发票这一说。”

说着话,陆平用余光瞄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然后悄悄的把手扩在耳边,趴到了破烂王的耳朵边上嘘声说道:“王叔,我怎么就没听说你跟铝线厂的那帮人要发票呢?一年偷着卖的也得有个十吨八吨的了吧!还有造纸厂的老李他们,不也偷摸的往外倒腾么?你敢说你没收,要过发票吗你?”

听到这,破烂王的脸色一僵,整个人惊了一下,眼神惊恐地看着陆平:“你.......你......”

陆平拍了拍破烂王的肩膀,示意他用不着这么激动:“王叔你心里有数就得了,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哈。”

扔下这话,陆平便向门口走去,朝里面卫生间已经在擦身子的王琳琳招呼了一声:“琳琳姐那我先走了哈。”

便搭理都没搭理一下从沙发那追过来的破烂王,嘭的一声关上了门,直接上楼回家了。

等陆平走了之后,破烂王整个人身子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彻底的吓傻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陆平是怎么知道自己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毕竟以他谨小慎微的做事风格,他认为自己做得这一切都天衣无缝,绝对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知道。

然而他想不到的是,陆平可是活过了一辈子的人,有什么事是陆平不知道的!

而且陆平还知道,过不了多久,造纸厂的老李就会东窗事发,连带着把破烂王也给拉下了水。

这使得破烂王受了不少年的牢狱之灾。

陆平刚才的那番话,无疑是在对破烂王敲山震虎,所以根据他的判断,这单买卖那是稳成的节奏。

而陆平此刻需要做的也就是自己等破烂王送上门来,到时候收这批废钢的价钱,只要陆平不过分的狮子大开口,破烂王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得硬着头皮给收喽!

事情也正如陆平所预料的那样,有条不紊的发展着。

隔天下午,破烂王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可来的不是本人,而是昨天晚上隔着磨砂玻璃把陆平撩得燥火难耐的王琳琳。

而今天王琳琳的打扮却更加的符合陆平的口味,上身穿着算一件紧身的V领半袖,下身是一条紧腿的牛仔裤。

她脚上还穿着一双小白鞋,脚脖处的白船袜若隐若现的浮现在陆平的眼前。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无不刺激着陆平的视觉神经。

“我爸让我来的,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王琳琳开门见山地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然后也不等陆平回过神来,便直接推开了门卫的门走进了小岗楼里。

就在俩人擦肩而过的一个瞬间,陆平不知道王琳琳是不是故意的,用手蹭了一下自已经有些稍微隆起的裤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