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沈浪娜娜小说最新章节-沈浪娜娜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08 11:31

沈浪娜娜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沈浪娜娜是小说《浪少强卫》中的主角,沈浪娜娜小说精彩节选:“你就是沈浪吧?”西装男三十多岁的样子,国字脸鹰钩鼻,一看就知道是商场的老油条。“有事吗?”

“我是俏南国的经理陈子阳,你的事情,金总跟我说过了。”西装男递上名片,随后拿出一盒烟,分给沈浪一支。

浪少强卫
推荐指数:★★★★★
>>《浪少强卫》在线阅读>>

《浪少强卫》精选章节

吃完早饭,沈浪先离开公寓,刚到楼下,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轿车。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半倚在轿车的机器盖子上,沉着一张脸看着沈浪。

“你就是沈浪吧?”西装男三十多岁的样子,国字脸鹰钩鼻,一看就知道是商场的老油条。

“有事吗?”

“我是俏南国的经理陈子阳,你的事情,金总跟我说过了。”西装男递上名片,随后拿出一盒烟,分给沈浪一支。

沈浪看着名片,笑道:“谢谢陈经理。”

“不用客气,以后叫我阳哥吧,都是给人家打工的呵呵。”

昨天沈浪听娜娜说起过陈子阳这个人,平时金老板不常来公司,都是他这个经理管事。

负责着每天营业额上十万的餐饮公司,陈子阳在步行街混得风生水起,练就一身见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的本事,各方面的人脉资源都畅通无阻。

昨晚出事时,陈子阳恰好不在,随后金老板给他打电话,破格提升这个沈浪去公关部,负责内务安保工作。

今早看到沈浪,陈子阳突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这小子初来乍到升职就这么快,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这个小员工会骑到自己头上?

“阳哥,烟灰掉衣服上了。”

陈子阳这才缓过神来,掸了掸烟灰说:“小伙儿不错,刚来就受到赏识了。”

“阳哥指的是金老板吧?”

陈子阳拉开车门示意他上车说话。

“俏南国的保安是保安公司派遣的,不过每个公司都有内保,做的都是保安不能做的事,好好努力吧。”

“呵呵,我怕干不好,给阳哥添麻烦啊。”

“别担心,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有头有脸的人物,知道这是金香玉……也就是金总的公司,谁还来捣乱?即便是有,也是餐厅高层出面。”

通过陈子阳这个经理,沈浪才大概了解到金老板的状况。

金老板名叫金香玉,南方高薪聘请的高管,不到三十岁,公司里有她的股份。她还是大股东董事长的女人,难听点的叫法是二奶。

“俏南国公司不大不小,几个股东投了四五千万吧。最大的股东也是董事长,叫罗龙,做酒店连锁的,餐厅不过是副业玩玩。另外还有两个股东,一个就是金香玉也是总经理;另一个是罗龙的老丈人,韩老爷子。呵呵……说实话人家投资个千八百万的给姑爷,不闻不问的。”

“阳哥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俏南国真正的老板是罗龙,金香玉不过是玩剩下的二奶,所以她一直尽可能的从公司拿到最多的股份。”

陈子阳很会看人眼色,如果沈浪是个混混,那就算自己说了段废话,要真是藏龙卧虎了,就要警告他一句话:站对队伍。

沈浪故意听得似懂非懂,心里却终于明白了,俏南国高层关系很复杂,金香玉不过是玩物、棋子。

但金香玉这个棋子似乎有独吞公司的野心,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所谓的金老板在黑市上雇佣保镖了。

而这个陈子阳,表面上上尊重金香玉,实则早就站到了罗龙的那边,正因为有董事长罗龙这个靠山,他在公司里根本不惧金香玉。

“沈浪,好好干吧,公司乱着呢,哎……”

“我什么都不会,还是要跟阳哥慢慢学吧。”沈浪假意笑道。

陈子阳不置可否的笑了,还算这小子聪明。金香玉一直暗中找机会收拾自己,却不敢,原因就是自己握着餐厅的客源和人脉,甚至连服务员也是自己的人。

看着陈子阳阴郁的面庞,沈浪吐掉烟头,老子什么时候说是你的人了?

公司员工例会上,陈子阳给沈浪做了个正式的介绍。能进入公关部,基本都有些威望,沈浪虽然是新面孔,不过却足以让其他员工忌惮,都各自猜测起来,沈浪有什么背景,刚来就能升职,还是金老板亲自提携。

傍晚时分,沈浪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儿,挺无聊的坐在前台跟收银打趣儿聊天。一抬头忽然看见楼梯口站着一个人正跟自己摆手,虽然西餐厅的霓虹灯很暗,大腿却还是那么雪亮。

餐厅三楼有办公区,沈浪上去后,金香玉开着门等他呢。

“坐。”金香玉坐在办公椅上,端着一杯红酒,红艳艳的唇薄厚适中,似乎等人采撷。

办公室有张沙发床垫,豪华到夸张。

沈浪忽然想到一个邪恶的场面,金香玉是大老板养的金丝雀,偶尔过来一次,估计这就算是战场了吧。

“陈子阳把工作给你安排好没有?”

“多谢金总提拔。”

金香玉款款走来,带着股成熟女人的香气,喷洒在沈浪的脸上,痒痒甜甜,让人沁着骨头缝的麻酥。

这时,金香玉贴着沈浪的身旁坐了下来,勾魂摄魄般笑道:“男人嘛,目光放的长远些,想不想让我再提拔你一下?”

“呵呵,我是新来的,可不想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

金香玉轻笑一声,拍拍沈浪的肩膀,意义深长地说:“好好干吧,我看好你哦。”

沈浪离开办公室,心事重重地坐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金香玉这样伶俐的女人,她刚才的说辞,肯定有什么猫腻。

优雅的轻音乐,配合这每一个餐桌前的烛光晚餐,容易让人觉得安逸。

老远就看见二楼酒廊的包厢外,堵着几个服务员,他以为出什么事了,便走了上去。

原来包厢里的客人正在打牌,麻将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摞钱,貌似输赢很大。

“哥们儿借个火儿。”沈浪提醒了一句几个看热闹的服务员。

几个服务员一回头,看见是新上任的领班,都乖巧的做事去了。

剩下一个包厢责任服务员,是个黄头发青年,工作服里挂了个骷髅头的项链,从兜里掏打火机给点烟。

“浪哥。”

沈浪朝里面努努嘴说:“别让陈子阳知道。”

“您放心我懂,见者有份,一会儿我把您的那份留出来。”

这种商务套间,客人不管是来谈生意,还是专门找地方打牌,所以会让服务员帮忙“盯梢”,人家牌打完后会赏几个“喜钱”。

这种事,公司也不是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一个公司没有特色和背景,一个月就被淘汰,老客户正是因为信任公司,才来这里打两把牌。

黄毛发现这个领班挺好说话的,而且有点臭味相投,就问沈浪:“对了,听说刚才你被金总叫办公室去了?”

“工作上的事。”沈浪说。

黄毛嘿嘿一笑,凑到他身边低声说:“浪哥,金总不能招惹,大老板罗龙的女人,扯上关系就是麻烦。”

沈浪无奈道:“你想哪儿去了。”

“都是过来人谁不懂啊,听说罗大老板体格不太行,滋滋滋……可怜咱如花似玉的金总,估计是看上你了……”

沈浪眉头一皱,佯装不悦:“话不能乱说,我听就算了,传到别人耳朵里,你掂量着办。”

黄毛尴尬地站在那儿,突然感觉这家伙又不像表面上那么好说话,连忙改口:“开玩笑的哈哈……”

边说话,边等包厢里的客人完活。

正在这时,忽然发现吧台前围了一大堆人,正跟一楼前台争吵着。

沈浪刚想过去看看。

黄毛拉住了他:“浪哥,你初来乍到,别去凑这个热闹。”

“怎么了?”沈浪不解的问。

“常有的事,服务员飞单,让客人抓着了,搀和就是一身骚,公关部有人处理。”

黄毛十五六岁就在酒吧混,侍应、门童、保安都做过,公司里的事很清楚。

“什么是飞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