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季云初北宫翼轩全文免费阅读-季云初北宫翼轩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06 14:31

季云初北宫翼轩全文免费阅读带给您!季云初北宫翼轩是棠楼溪所创作的小说《吻安冷情BOSS》中的人物,季云初北宫翼轩小说精选:小包子着急忙慌地跑季云初面前,蹲身扶起她,目光在接触到季云初石膏散掉的右腿时眼露心疼,同时很不高兴地瞪北宫翼轩一眼。

吻安冷情BOSS
推荐指数:★★★★★
>>《吻安冷情BOSS》在线阅读>>

《吻安冷情BOSS》精选章节

北宫翼轩要杀她!

季云初整个人被恐惧吞噬,想叫,喉咙却被捏死,大脑因为缺氧变的昏沉。

她要死了吗?

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没能逃过。

死神逼近,季云初眼眶通红,晶莹的泪珠滚落脸庞。

“爹,地……”

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泳池响起童稚的声音,沙哑的嗓音不大,却让北宫翼轩瞬间从绝杀的世界里拉回来。

他疑惑地转头,只见儿子注视着他,嘴微张。

“小羽,刚才是你在叫我吗?”北宫翼轩从未有过的小声,怕吓着什么般。

小包子艰难生涩地蠕动着唇,“爹,地。”

北宫翼轩脑子轰隆一声,松开了季云初的脖子,激动地抱住小包子,“再叫一声。”

三年了,儿子终于开口说话,哪怕商场上杀伐决断的北宫翼轩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小包子再次开口,“爹地不杀。”

没尾的话,在场的人都听懂了,为之心惊。

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季云初瞬间被打了狗血,小包子为救她,开口说话了!

真好,她弯眉一笑,早知道这样能逼小包子开口,她昨天就做了。

小包子在北宫翼轩的怀抱里挣扎两下,双手伸向季云初。

北宫翼轩激动之余又有些酸意,三年了,即使他特意调配时间和儿子相处,儿子的情绪也如无波的池水,却对一个刚认识的女人如此上心。

不过,他决定放过某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因为儿子的一句爹地。他淡瞥向同样伸着双臂,却不敢上前的女人,放开小包子。

小包子着急忙慌地跑季云初面前,蹲身扶起她,目光在接触到季云初石膏散掉的右腿时眼露心疼,同时很不高兴地瞪北宫翼轩一眼。

北宫翼轩阴了脸,人说女生外向,他这个儿子还没长大就向着外面的女人了,刚才他老爸差点被那个女人喂鲨鱼,怎么不见他发火揍那个女人?

小包子对自己爹地撇撇嘴,转脸向季云初的时候又是一脸温柔,还吩咐戴维,“医……”

虽然是单音节,戴维还是理解了小少爷要干什么,立即拨通北宫家专用的私人医生。

从泳池到房间,小包子一直牵着季云初的手,哪怕北宫翼轩的脸布满阴云,也不肯松开分毫。

医生看见季云初的腿,奇怪地问,“怎么搞成这样,你不打算要自己的腿了吗?”

季云初咬着唇没敢说话,因为本就阴沉着脸的北宫翼轩眯了眼眸,透出危险气息。

腿伤还是其次,医生医术高明,很快搞定,到了晚上,季云初发烧了。

大概睡到凌晨两点,她从燥热中醒来,喉咙火烧般,脑子昏昏沉沉,四肢虚软。

她折腾了好久才从床上爬起来,她必须吃感冒药,不然天亮别想去上班。

万耀城项目刚签约,事情一大堆,她不能病。

脚步有些虚浮,右脚还不能踩地,每挪移一步都很艰难。

走廊里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她初来乍到,又是这个时间,不好意思打扰佣人们,就打算自己下楼找药。

扑通,下楼梯的时候,她眼花了一瞬,拐杖拄空,从楼梯上骨碌碌滚下去,咚地撞在一楼的柱子上。

这一撞,她眼前金星乱碰,爬起来都困难。

北宫翼轩不喜燥热,别墅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很低,季云初只穿了睡裙,冻地瑟瑟发抖。

身体更烫了,她都怀疑自己会就此烧死,脑子愈加迷糊,最后挺不住扑通倒在了地上。

北宫翼轩加完班从书房出来,听到有物体坠地的响声,他移步到楼梯口,看见一个女人蜷缩着躺在地上。

他思考着要不要放任她自生自灭,楼下蜷成一团的女人小声咕哝,“北宫翼轩,你个恶魔,我要是做鬼,肯定回来找你报仇。”

北宫翼轩冷嗤,活着的时候斗不过他,死了就可以吗?这个女人不是一般弱智。

像是听到他心里的嘲讽,昏迷中的人儿又开口了,“就你厉害,你要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你连个屁都不是!”

北宫翼轩眉锋一拢,说梦话都这样粗鲁,简直没有一点可取的。

他迈开长腿下楼,“女人,别以为你病成这样,就可以辱骂我。”

回应他的是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看清了她烧红的脸,堪比熔炉里的炭火。

那么有活力的人突然变的如此柔弱,他都有些不习惯了,尤其她那因为病痛禁闭的眼引得他心情有些烦躁。

“女人真是麻烦。”他低咒一声,弯腰抱起蜷成一团的女人。

季云初身体滚烫,内里却因为发烧不住寒颤,突然有炉子靠近,她下意识往炉子靠去。

北宫翼轩微诧地看着怀里的女人,要是她意识清醒,只怕打死也不敢这样靠近他。

他没叫醒女佣,把季云初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找出感冒药。

季云初一直在说胡话,喂药轻松完事,吃下药后,却没能退烧,可见病情多急多重。

他是个喜欢清凉的人,不想和火炉躺在一起,他就去拧了湿毛巾,给她做物理降温。

弄了一个多小时,季云初的体温才降到他能接受的范围。

他蹙眉看了眼霸占他大半张床,睡姿不雅的女人,躺在了沙发上。

他不想给某个没脑子却牙尖嘴利的女人讹他的机会,虽然她根本不可能讹成功。

季云初烧虽然退了,却在梦魇,这些年发生的不幸一遍遍在梦中纠缠她,她忍不住发出悲鸣,“为什么老天爷要对我如此不公?”

北宫翼轩紧了下眉头,翻身背对着床,只有弱者才会这样抱怨,强者永远都把命运攥在自己的手里。

清晨,季云初在习惯的时间醒来,她揉揉睡眼,伸个大懒腰,晃晃昏沉的头,晃到一半,耳边传来闷哼。

“女人,又想找死吗?”北宫翼轩寒着脸捂着被季云初小拳头打中的鼻头。

虽然比不上《水浒传》里鲁提辖打镇关西的力道,毫无防备之下鼻子挨这样一下,也够人受。

季云初呆了一瞬,她怎么听到了北宫翼轩的声音?

她慢动作地转头,然后看见了一片健硕的胸膛,她啊地一声惊叫,“你怎么在我床上?”

北宫翼轩看白痴地横她一眼,大咧咧站起来,季云初再次叫了起来。

天哪,他身上只围了浴巾!

背上,胳膊上还有女人指甲的抓痕……他们昨夜躺在一张床上!

“你个趁人之危的混蛋!”她再压抑不住地吼骂起来。

“趁人之危?”北宫翼轩拧眉转身,“女人,你脑子有病吧。”

他勾勾手指头,各色美女任由他挑选,就她,也配他趁人之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