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超武狂龙小说全文目录-超武狂龙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05 04:31

本文学为您提供《超武狂龙》小说全文目录!《超武狂龙》讲述了金子默林静的故事。超武狂龙精选:课堂上老师在讲着课,金子默认真地听着,听到有所感悟的地方就掏出笔来做笔记。忽然间,他感觉有一双眼睛偷偷注视他。

超武狂龙
推荐指数:★★★★★
>>《超武狂龙》在线阅读>>

《超武狂龙》精选章节

课堂上老师在讲着课,金子默认真地听着,听到有所感悟的地方就掏出笔来做笔记。忽然间,他感觉有一双眼睛偷偷注视他。金子默忍不住看了过去,林静正在静静地听着课,似乎忘了他的存在。

莫非错觉了?林静似乎也若有所觉,侧过脸去看了金子默一眼。金子默想了一下,便写了一张字条搓成一团,精准的弹射到林静的桌面上。

字条上写着一行字:谢谢你的早餐!

林静看完字条后,似乎没什么反应,将字条夹在书本上就继续听课。

曹老师正在黑板上一边写着洪拳的套路精要,一边解说,突然间回头看了一眼金子默,弄了一下眼镜。金子默明白了,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低下头来写笔记。

忽然间又有一张纸条弹落在四眼妹的桌子上,四眼妹知道是谁扔过来的,似乎在些腻味地说道:“林静给你的。”

金子默哪里听得出四眼妹的语气有什么异样,好兄弟嘛,帮递收纸条是应该的。

林静的字很优雅孤傲,就如她的人一样。字条上的话很简洁:给你添麻烦,对不起,在校少联系,回聊!

金子默明白她的意思,她不想自己因为她而招惹更多麻烦,让他在学校里少点接近她。

金子默和林静暗中传纸条的举动落在了班中某些有心人的眼里,这消息很快就传到某些人的手里。

两节理论课匆匆而过,学院给每个新生派发了一个正式的学生证。

这学生证里有一张光智芯片,能实时记录学生的战绩,也代表着每个学生的权限。

拥有不同的权限就能进出不同级别地方,如修练场地、图书馆、武阁!获得资源分配的权限也不同,如基因强化制的品阶、各种装备的配给……

总言之一句话:总战绩到了什么级别就拥有相应级别的权限!

想要在圣德学院制得话语权,就得靠拳头打!

金子默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证,等级为最低的F级。据说内院的师兄最低都是S级!

S级?金子默盯着他的等级,F级是起点,他的终级目标不是3S,而是最高超S的存在:传说中的‘H’。

历史以来内院之中有多少个H级的超级武道天才?他们的雕像都立在内院的供人瞻仰!

上午的第三第四节课是武道课,而下午就是自由练习,时间由自己分配,如果不想挂科的就别想着混日子,不然挂课的后果很严重。

今天早上两节教的是洪拳谱,第三四节武道课教的自然就是洪拳实练,听说这洪拳教练也姓刘,名为刘千良。

一年九班的班长林静带着学生来到了武道场向刘千良报道。

这是个万人武道场馆,以简单的线条划分出六个分区道场。此时武道场六个分区都有学生在上课。

“报告刘千良教练,一年九班向你报道!”林静平静地说道,言语之间无悲无喜却透着一丝孤傲。

“也姓刘?”四眼妹瞄了一眼这位洪拳的刘教练。她知道的东西似乎在比金子默多些,听说这位刘千良教练和螳螂武社的刘子龙有些关系呢!四眼妹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又看了一眼陈欢,在他耳边小声地结巴道:“金金金子,这这教练也姓刘。小小心点。”

天下间姓刘的人多海里去了,金子默并没有仔细回味四眼妹话里的暗示。金子默嗯的一声,也不知道他是看林静还是看那位刘教练。

这位刘教练如有所觉,顺着金子默的目光看过去,金子默忽然觉察到这位刘教练眼中闪过的一丝冷笑之意。

“他想干什么?”金子默并没有回避这位刘教练的的目光。

刘千良嘴角微跷,看向林静的眼神也有些腻味,扫视了众人一眼,嗯的一声说道:“我姓刘,名刘千良,是一年级九班到二十班未来三个月的洪拳、螳螂拳、蛇形拳、白鹤拳、太祖长拳的教练。

这五套拳与梅花拳、形意拳、太极拳、崩拳、蔡李佛合称武道基础十套拳!想要练习更高深的功夫,这十套拳中必须精通三套拳术。

更高级的有如铁沙掌、七星拳、**一气掌、一指禅!

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从小习武,带技而来,都会其中两三套拳。拳术一通百通,只要下午的自习课下点功夫,还是能在短期内再炼通两三门!不然学校也不会让教练们在短短的半个学期内教完十套基础学。但是这对于没有任何武道基础的人来说,如此赶鸭子上架的方式,能在半年内炼通一门功夫已经很了不起了。

比如像金子默这一类的‘废物’!

刘千良又有意无意地瞄了金子默一眼,说道:“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我和陈教练会将武道基础十套拳全部教完,每个月和其它班进行一次对抗战考核,三次考核成绩算入期未考核分数,占总分四十分!若是有人拖大家的后腿……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明白没有!”刘千良教练训示道。

一年九班的学生齐声吆喝道:听明白了!

所有人都明白刘千良教练的话其实是说给某个废物听的,不少人都暗地里瞄向站在最前排的那个背影。

金子默的身材算不是魁梧,甚至有些弱不禁风的感觉。

金子默觉察到一双双异眼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并不习惯用嘴巴去表示些什么,唯有用拳头和实力去证明自己并非他们所想的那般不堪,甚至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一定会的!”金子默紧握着拳头,指甲已将手心间的肉挤压到铁青,差点就刺破了皮肉。

被人小瞧就是他的动力,终有一天会将小瞧他的人一个个打趴在自己的脚下!

四眼妹觉察到金子默的反应有些异样,忍不住担心地扯了扯他的衣袖。金子默并不是那种玻璃心,也绝对总不到被人小瞧了还古井无波毫无反应。

他不是木偶,也不是火暴猴,他是一桶静止的气油,没有火星掉落在油桶时,这一桶油就如水一般静止不动。

四眼妹还想安慰些什么时,金子默作了一个噤声状。四眼妹还是有些了解他的,连忙立定战好,听新教练训话。

“自尊心受挫了?”刘千良暗地里瞄了一眼金子默,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尔后说道:“今天是我接手上一位张教练的第一节课,为了方便以后因材施教,我想对大家的实力作一个评估!”

“作测试评估?看来某个废物要出丑了。”不少同学都侧过脸去看了一眼金子默,上次这废物的测评分数是5分!不知道这一次是3分还是2分呢?

金子默已经被视作一年九班的万年吊车尾了,有同学冷嘲道:“我估计教练为了照顾他的面子,会给他像征式的1分!”

1分?这比零分还让人感到耻辱。

刘教练不可置否地说道:“在我手下有教无累,一百分有一百分的教法,零分有零分的教法,区别就是……后者会被我操练得像只死狗一样!若是受不了,可以自动退学!”

其它学生似乎想象到了金子默被教练折磨到像一条死狗般的下场,然后受不了就自动退学。

任你百般拆辱,金子默仍不动声色,就像一块顽皮一样。刘千良不喜欢这个学生,简单地说他不喜欢这种废物有如此沉稳的表现,若是金子默歇欺底理,他有一百个办法将其整治到崩溃。

刘千良准备带学生去综合力量测评场时,就有一个胖子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老师等等……

这不是宋大宝宋胖子么?

“他来干什么?”金子默正疑惑不解的时候,宋胖子就入列来到金子默身边,向刘千良报道:“报告教练,我是从一年五班调过来的新同学,我叫宋大宝!”

在圣德学院有一个潜规则,新生班班级排名越靠前,说明其背影越强大,或者是武道天赋越出色,特别是前五班!学生背影非富则贵,又或者是拥有超绝的武道天赋。

看样子这胖子跑几步就喘成这个样子,哪点像天上赋绝顶的样子?估计是家里有点背景。

“从一年五班调到一年九班?”刘千良瞄了瞄眼,发现宋大宝和金子默眉来眼去的,大概明白为什么了,他是为了所谓的义气而来保护这废物的!

金子默打心里感激胖子,他太够意思了。没想到这死胖子早上才说,现在就动用家里的关系调到九班来了,他不怕家里怎么看他么?

胖子没心没肺的,才不怕这个。他一拍金子默的胸,说道:“金子,以后胖爷罩你了,看谁TM的敢欺付你!”

“两个废物!”刘千良心中冷笑一声。

刘千良刚刚将一年九班的学生带到不远处的测评场时,就有一个‘压力棒’横空飞来,刚好掉落在金子默脚下,这压力棒弹起来时砸到了他的腿上。

金子默本可闪开的,但他没有闪,不然这压力棒就要在砸到胖子身上。

这是一根两百斤臂力才能压得弯的压力棒!谁砸过来的?

就在此时,不远处有人向这边吆喝道:“喂,那个谁,麻烦你将那根棒子扔过来。”

“就是你了,那个穿白衣服的。”

喂?那个谁?哪个谁?

好像指的是金子默。金子默正想弯下腰去捡这根压力棒时,胖子却恼了,老子兄弟没名没姓么?胖子枪先一步,一脚踩在这跟压力棒上,冲着在不远处炼着臂力的那群学生嚷道:“你妹的,哪个脑袋生草的将这东西扔到这里来的。别以为练几下臂力就会飞天了,一群肌肉男,跟一群大腥腥似的!”

胖子嘴巴不把门,坑爹了!他这是想来保护兄弟,还是想坑兄弟?

胖子说完后就后悔了。

那群正在炼臂力的是一年七班的学生,其中还有一个二年级的学长在。他们竟然被这不知死活的胖子叫成大猩猩?

那个二年级的老生将一个三百斤的哑铃随手扔到一旁,然后带着一年七班的学生走了过来,对刘千良说道:“刘教练,一年七班的张教练临时有事,我是他请来的临时代课教练。你们的那位胖同学似乎很牛掰,不知道能不能和贵班的同学比试一下!”

一年九班的其余同学都齐唰唰的后退几步,表示胖子的言论与他们无关,他们不认识这死胖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