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余沐恩陆辰修-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4 18:01

《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又名《蜜宠甜妻:总裁请独宠》小说的主角是余沐恩陆辰修,是由梧栖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主要讲述了:她是年少无依的孤女,是陆辰修收养了她,给了她一个家,可是这个家是有代价,当她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的心凉透了。

小编推荐:
《宠婚99度:总裁,求轻撩》《爱以陌路,终成末路》《总裁夫人休想逃》

精彩节选:

原来那个女人没有骗她。

  可是百欢不明白,她在国外心心念念惦记着的男人,怎么在一瞬间就变成了别人的丈夫。

  百欢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双唇开合良久才吐出一句话,“钦轩,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所以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

  男人沉默。

  “钦轩,你回答我啊,那个女人是不是拿什么威胁你了?”

  男人继续沉默。

  “你不要不说话,就算你不回答我,你知道照我的性子我肯定回去派人查的。”

  终于,宋钦轩起身,走到落地窗前。透过厚厚的玻璃,看向窗外笼罩在白雾中的R城,这是个冷漠的城市,他经常这么想。

  然后,他在女人毫无遮拦的目光中,点了一根烟。

  烟雾拢住男子清俊的面容,他说:“百欢,你我相识数年,我希望不要闹得太僵硬,让两家人都下不了台面。”

  话中之意,弦外之音,实在是太明显不过。

  百欢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这是严肃又郑重地告诉她,不要再纠缠他。

  但是,能和宋钦轩订婚的女人,必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百欢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会哭哭啼啼的求男人回心转意,她只会从容不迫地分析利益关系:

  “我们的婚约是父母之命,打小订下了娃娃亲,又是所有人公认的一对。你说悔婚就悔婚,你置你父母于何地,又置百家的脸面于何地?别人会怎么看,媒体会怎么报道?难道说江陵总裁竟是个薄情寡义,罔顾人伦之人。”

  听完,宋钦轩仍是面不改色,眼底却郁结起一片不散的浓雾。

  见他不语,百欢更是乘胜追击,“你也知道,百家和宋家是世家交好,代代如此。难道说,在钦轩你的眼里,什么都不值得一提,就连伯父伯母的意思也可以随便忤逆的吗?”

  谁人不知,宋钦轩是出了名的孝子,百欢像是捏住一条蛇的七寸,不停收紧,惹得男人额角青筋显露。

  终于,宋钦轩的目光从窗外收回,他微微咬牙望向百欢,“你觉得,我是你可以轻易就能威胁的人吗?”

  望着男人深沉俊美的脸上已有怒意,百欢亦是紧张得收紧双手,“我怎么敢威胁你,我只不过在和你分析其中利害。钦轩,自幼你都是最聪明的那一个,这些道理你怎么会不明白?”

  “呵。”

  低沉却透着危险的冷嘲在办公室内响起,宋钦轩在下一秒大步走到百欢面前,与她对视,狭长眸子眯出危险的姿态,“想在背后诋毁我谩骂我,无所谓,礼尚往来。”

  霎时,百欢脸白如纸。

  被男人的黑眸逼视,百欢略感窒息,却仍然不肯死心,“那伯父伯母呢,知道你背地里娶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背景不干净的毁容女吗?”

  “闭嘴。”此时此刻的宋钦轩眼角眉梢处皆是凉意,“不准这么说她,她是我护着的人,所有人都要礼让她三分,更何况是你?”

  百欢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居然会将“更何况”这种难听的字眼用在她的身上。

  “宋—钦—轩—”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叫出他的名字,眸里含着盈盈的水光,“你疯了。”

  好像宋钦轩自己都没发觉,此刻的他有多么瘆人,“疯了?”

  “对,你疯了。”

  为了一个一文不值的女人,看待问题的思维都变了,完全分不清孰轻孰重。

  宋钦轩此类人能够迅速调节自己的情绪,做到面无表情风平浪静。

  他微微深吸一口气,坐回到桌案前,再看去时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上又是满眼的淡漠,“你最好不要再多嘴多舌,免得惹祸上身。”

  最后,百欢被赶出办公室,食盒被宋钦轩亲手扔进垃圾桶,不屑一顾。

  那一刻,R城第一名媛的骄傲被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狠狠碾碎,碎成渣滓,风一吹,什么都不剩下。

  从江陵出来后的柳沫在路边等车,她盯着面前川流不息的车辆,思绪飘向很远很远的地方。

  她在想,如果她在两年前遇见宋钦轩就好了。

  那时候的她比现在好太多,父亲还未过世,家境尚且殷实,而她有着最纯粹的清纯烂漫,不似现在,顶着一张毁容的脸在哪里都被调侃讥笑,在夹缝中苟延残喘。

  直到一记女声入耳,才切断柳沫的思绪,她听那人说:“见不到钦轩是不是很难过?”

  她抬眼看去,果然又是百欢那张漂亮却倒人胃口的脸。

  百欢将包挎在臂弯上,双手环胸,目光里透着不屑,“我当是谁失魂落魄地站在马路边儿上,原来是你。”

  喔,敢情上去和宋钦轩温存之后跑来跟她耀武扬威来了。

  百欢原以为在她的脸上可以捕捉到愤怒,不甘或者是其他一点什么情绪,哪怕只有一点,都可以令她抓住来当说辞;可是这个女人竟然只是静静听着,眼神中无波无澜,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百小姐。”柳沫伸手拨弄了下刘海,将碎发顺在而后,“你是不是以为,全世界的女人都稀罕你的未婚夫?看你自从一回国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上蹦下跳的,难道说这世上只剩下宋钦轩一个男人吗?”

  百欢看她的目光中,有了惊异,原以为只是一个软弱好欺负的闷葫芦。没想到,怼起人来滔滔不绝。

  “你不稀罕?”

  柳沫伸手拦下一辆的士,“你稀罕得打紧,又是第一名媛,我怎么敢和你争,求求你赶紧抓死握牢,千万别放跑了。”

  “你———”

  “我什么?”柳沫不愿意都听她唇舌,只是露出个微笑,“还有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和宋钦轩是形婚,形婚你知道什么意思吧?”

  一听,百欢眼底溢出藏不住的欣喜,“形婚,只是……他为什么要和你形婚?”

  “你管不着。”因为这个柳沫自己也不知道缘故,她见不得百欢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于是补充道:“但是,我好歹得到了人,你呢?啧啧啧,希望你加油,能够将他的心抓得死牢死牢的!”

  说完,也不去看百欢微愠的脸,拉开车门上车,扬长而去。

留百欢一人站在原地,脸上青红难定。

展开内容+
  • 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 截图1
  • 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 截图2
  • 情难自禁:总裁请放手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