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情深不寿无疾而终宋颜顾迟-情深不寿无疾而终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4 00:30

《情深不寿,无疾而终》小说的主角是宋颜顾迟,是由梦南柯所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情深不寿无疾而终主要讲述了:分开五年,宋颜独身一人历经九死一生,靠着一股不输男人的狠劲和精明的头脑一手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终于能和他对坐,将卑微藏于皮囊之下,撑起一张言笑晏晏的面具,再多看这个男人几眼。

小编推荐:
《许你一场风花雪月》《前夫,你被潜了》《昏昏欲爱》

精彩节选:

北城五星级的酒店门前,车水马龙。

宋颜下了车,抬头看了看头顶席卷压迫下来的漆黑夜色,深深吸了口气。

助理侧头对她耳语:“宋总,人已到齐,‘那位’也入座了。”

“走吧。”

夜已深,好戏该开场了。

酒店门童过来泊车,宋颜身着高订小礼服,在众人的惊艳探究的目光里,走上红毯铺就的长长阶梯,身姿摇曳,美不胜收。

侍者推开包厢门,里面的交谈声就停了。

在座的都是北城说一不二的人物,男士们在看见宋颜的一瞬间,目光都变得灼热起来,简直挪不开眼。

能在权利场上游走的女人,都是世家门阀堪匹配的联姻对象,最重要的是她居然有如斯美貌,

传言宋颜独身一人,靠着一股不输男人的狠劲和精明的头脑,短短几年就一手建立自己的商业帝国,虽然还没有跻身富豪榜,但也前途无量。

今日一见,果然是个罕见的宝贝。

宋颜望进去,正撞进一个英俊男人的眼睛里,那人气势凌厉,在一桌平均年龄到了中年的老总中显得格外年轻,却能坐在中间上座,一定是顾氏集团的掌权人顾迟。

在坐的男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她,见中间那人也眸光沉沉的盯着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宋颜心中一定,面上却装作满不在乎,径自坐下。

一张圆桌,她故意坐在顾迟正对面,也是距离顾迟最远的地方,刚好能让顾迟一眼看见,又远远的碰不到她。

今天组局是周琛,他的眼睛黏在宋颜身上,玩味笑道:“宋总还真是难请,若不是我亲自下帖,只怕就错过了宋总的美貌了。”

“我以前难请,是为了避开不想见的人。但以后不需要了,有些事情一旦看开,就好像是过眼云烟,可以不在乎了。”

她认真的看着周琛,只是这话是对谁说的,那人心知肚明。

顾迟的脸色沉了沉。

宋颜身侧的男人殷勤的靠了过来:“宋小姐是否婚配?”

“我离异,带着孩子自己过。”

见宋颜说的轻飘飘的,众人不禁唏嘘,这么好看的女人,谁舍得放手?

周琛立刻问:“那宋小姐想不想再找?”

“当然了,”宋颜笑得柔媚入骨,喝下周琛递过来的酒,“从今以后我会多参加一些聚会,希望能给孩子找一个合格的爸爸。”

宋颜这是在讽刺顾迟不合格。

从她进入这个酒局开始,就对他字字诛心。

谁也没有注意到,顾迟捏着酒杯的修长手指骨节泛白,眼底含着隐隐的怒意。他压下汹涌而来的情绪,却听宋颜道:“抱歉各位,我去洗手间补个妆。”

女士卫生间内,鼻腔里殷红的血液一滴滴淌落,将洗手池弄得血迹斑驳,宋颜慌乱的清洗了很久才洗干净。

下腹部的剧烈抽痛让她只能撑着洗手台,勉强站立,方才在酒桌上的镇定已然不见。

看着镜子里苍白憔悴的面容,宋颜暗暗的想,她本不应该喝酒的。

可如果不喝酒,五年不见他,她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的哭出来,她时日无多,根本没有失控的权利。

父母之爱子,必为之计深远。

为了儿子的将来,她只能让自己痛,靠痛觉时时刻刻警醒着自己:她不是回来跟他再续前缘的。

在北城,人人都想一睹传说中臻爱集团宋总的美貌,但谁也不知道,这个酒局本就是宋颜精心策划的。

顾迟是她的前夫,但他身处高位,手握权柄,从来都不懂她的苦楚。

分开五年,她历经九死一生爬到这个位置,终于能和他对坐,将卑微藏于皮囊之下,撑起一张言笑晏晏的面具,再多看这个男人几眼。

她织起一张诺大的网,诱他入局。

好在,他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斜倚在门边的男人看了看腕表,不禁皱眉。

洗手间里人呆的太久了,很有可能是醉死过去,顾迟当机立断,一脚踹开了反锁的洗手间。

宋颜不但一点事没有,还正对着镜子补口红,听见动静惊愕的扭头看他。

她竟真的是在细细的梳妆打扮。

想到这种权色场合里的推杯换盏,她竟来者不拒,顾迟怒极,踱步过去一把捏住她的手腕,咬牙切齿道:“你打扮的这么好看,是要勾引谁?”

两人四目相接,狭小的洗手间里暧昧无声。

此刻,她的面容在光芒璀璨的水晶灯映衬下,格外的精致靡丽,竟是比五年前更加勾人了。

从今天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几近失神。

那是一种夺人心魄的美。

宋颜被困在顾迟的臂膀和洗手池之间,两人贴的极近,她都能感受到他肌肤传递过来的热度,再次闻到他身上熟悉的男士香水的味道,喉咙发紧,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见她不答,顾迟靠的更近了。

“这些年你去哪了?”他微微低头,以不容拒绝的姿态盯着她的眼睛,仿佛她只是一只无处可逃的猎物,避无可避。

他还是这样的强势。

宋颜回神,冷笑道:“我以为你会先问孩子在哪,毕竟,孩子才是你最看重的。”

当年,她怀着小泽的时候孕吐严重,一次次忍下顾迟的变态折磨,挺着大肚子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小心翼翼的看顾迟的眼色做事,卑微至极,可怜至极。

直到偶然间听见,顾迟吩咐手下提前给她做剖腹产,取出孩子后将她踢走。

那时她站在门外,拼命捂着嘴,不让自己的呜咽声泄露一丝半点。

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那种噬心蚀骨的绝望。

在顾迟心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她,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

宋颜冷淡的神情刺痛了顾迟,他沉声问:“宋小姐想再婚,那你看方才桌上哪个人合适?”

顾迟权势滔天,宋颜毫不怀疑,她只要敢说出别的男人的名字,那个人就会永远消失在北城。

她报复一般的轻佻笑道:“除了你,都可以。我相信,他们娶了我,一定会对我百倍珍惜爱护,绝不会把我当成草芥一样随意羞辱践踏,更不会把我的关心和付出,视作理所应当。”

她毫不退让的看着顾迟,眼眶却有些发胀。

顾迟的胸膛起伏着,捏着宋颜手腕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见她吃痛,忽然冷静了下来。半晌,他轻笑一声,笃定道:“你是故意出现在这场酒局上的,你想,再次回到我的世界里。”

“顾总太自作多情了吧?我不过是偶然才遇到了你。毕竟,有些南墙撞痛了,是要懂得回头的。”

“我再傻,又怎么会在同一个地方栽倒两次?”

宋颜拿起手包,用尽力气推开他,走到顾迟看不见的地方,眼泪才夺眶而出。

她离开酒店,直接回了家。

今天的目的是在顾迟眼前露个脸,目的已经达到,就不需要再多纠缠了。

毕竟她爱了顾迟那么多年,虽然那么想好好的看看他,可是看多了,她怕自己坚守不住心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会舍不得离开他。

打开家门,一个小小的身影就扑了过来:“妈妈,今天你有没有看见爸爸?”小家伙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他双手圈着宋颜的腿,缠的她动弹不得。

自小泽懂事起,就吵着要爸爸,后来也明白了什么,比起别的孩子更加懂事,也格外的依赖她。这一次,她终于能给孩子答案了。

宋颜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心已经化成了一摊水,无比柔软。

她抱起儿子,柔声商量道:“小泽,妈妈答应带你去见爸爸,但要等到时机合适,你乖乖等着,不能闹脾气,好不好?”

小泽不住的点着小脑袋,看得出来他很兴奋,宋颜这才笑道:“我看见爸爸了,你瞧。”

“这就是你爸爸,”她抱着孩子到沙发上坐下,拿出照片指给小泽看:“他是个很厉害的大商人,国内的人都很佩服他,很多人挤破了脑袋都想嫁给你爸爸呢。”

“可是最终只有妈妈跟爸爸在一起了,还有了我。”小泽睁大了眼睛看妈妈,面上带着小孩子才会有的天真稚嫩。

宋颜苦笑,只是捏了捏儿子肉乎乎的小脸,没有多言。

她何曾跟顾迟在一起过?又何曾拥有过他?能跟他有个孩子,已经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何况如今能跟他在一起的人,也不会再是她了。

第二天一早,臻爱集团就收到了顾迟公司发来的会议申请,商讨商业合作的事宜。这封邮件是顾迟的特助亲自发来的,臻爱虽然最近话题度很高,但和家大业大的顾氏比起来,就有如蝼蚁和大象,顾家指缝里头露出来的小单子,都够臻爱吃一年的了,是以全公司都如临大敌,高度重视起来。

宋颜挑了挑眉:“我们和顾迟那边的商业领域有交集吗?”

“奇怪的地方就在这,我们做的是母婴产品,顾总一向是做电子科技的,咱们两家公司怎么也搭不着边啊?”

秘书一脸的疑惑不解,宋颜却暗自松了口气。

她知道以顾迟的能力,只要有心,连夜成立新部门都是有可能的。

“宋总,要不我给您拒了?万一有什么阴谋......”

宋颜摆摆手:“无妨,不论合不合作,我都得亲自去会会他。”

她面上风轻云淡的,只带着秘书和助理几人到顾氏总部开会,却受到了极为正式的接待。一行人通过特殊的贵宾通道达到顾氏大楼的32层顶楼,路过的普通员工无不为之侧目。

宋颜坐在会议室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为顾家当牛做马,开枝散叶,顾迟始终认为她就是个低贱的下人,根本配不上顾家女主人的位置。她从前连靠近顾迟书房都会被训斥,更别说踏进顾氏大楼了,今天被这样大的阵势迎进来,心里不慌是不可能的,好在,她早已不是过去的宋颜了。

这次背水一战,端看谁更能稳得住心神,她可不能露怯。

正思衬着他在打什么主意,有人恭敬的推开会议室的门,紧接着顾迟走了进来。

他看起来神色有些疲惫,在宋颜身旁坐下,长腿交叠,一个眼神示意顾氏母婴产品的部门经理,那人竟真的拿出一个专业性极强的PPT,滔滔不绝的讲述起他们的合作方案来。

宋颜姿态闲适,一手撑着白皙的下颚,似笑非笑的问:“顾总,你喜欢孩子吗?”

顾迟薄唇微启,淡淡道:“不喜欢,我只会喜欢我自己的孩子。”

宋颜面上的笑意越发笃定了。

她猜对了。

顾氏哪来的什么母婴部门?顾迟在北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想做什么事情,哪怕是即便亏损,即便他手里暂时没有相关市场,也要跟她的公司合作。

宋颜心里清楚,按照这个方案执行下去,她只赚不亏。

短短一夜过去就能达到这种程度,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可想而知。

由此可见,他心里还是看重这个孩子的。

这个事实既让她欣慰,又刺痛了她,宋颜从确诊肝癌开始布局,这一刻才真正的确定了他的心思。她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一根钢筋狠狠的搅在一起,上腹处一直隐隐作痛的地方,变本加厉的疼了起来。

顾迟的手下还在讲述方案,宋颜却已经听不见了。

展开内容+
  • 情深不寿,无疾而终 截图1
  • 情深不寿,无疾而终 截图2
  • 情深不寿,无疾而终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