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妈咪爹地超乖的翁芷荞贺君天-妈咪爹地超乖的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3 19:33

《妈咪爹地超乖的》又名《萌宝爹地追妻》小说的主角是翁芷荞贺君天,是由蓝天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妈咪爹地超乖的主要讲述了:母亲入狱,她清白被毁,意外怀孕,未婚夫被抢,一切都让她措手不及,最终被逼远走国外,五年之后她终于可以回国面对一切,突然遇上他,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这模样居然出奇一致。

小编推荐:
《忘不却指尖的沙》《非他不可》《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莫诗意》

精彩节选:

翁芷荞反射性伸手抹了抹眼角,强作颜笑道:“没有人欺负我,妈咪也没有哭,只是有沙子进眼睛了。”

“妈咪,你别骗我了,你眼睛都红了。妈咪,你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替你报仇。”小家伙小抱住她的大腿,抬起小脸,霸气地说道。

对上儿子担心的眼神,翁芷荞伸手抱起他,在他胖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亲。

“其实,是妈咪一个客户觉得妈咪的设计图不好而已,没人欺负妈咪。”

“妈咪的设计是最棒的,那人一点欣赏力都没有,他不要你是他的损失,妈咪也不要帮这种人设计了。”小家伙抱着她的脖子,一本正经地说道。

“嗯,我不帮他设计。”翁芷荞笑道,抱着儿子,拿着背包到收银台付钱。

第二天回到公司,翁芷荞被上司叫到办公室倾谈。

“昨天,我试探过韦特助,听他的口吻,设计图他们本来是满意的,贺总不满意的似乎是你,但他不肯透露是什么原因。芷荞,公司相当看重这次的合作,这次的合作只是敲门砖,日后公司跟贺氏还有许多生意合作。”

跟上司对望了眼,翁芷荞从对方眼里接受到暗示的信息,心里有种不怎么好的预感,只得硬着头皮问:“你的意思是?”

“不如你亲自去跟贺氏赔个不是,他是做大事的人,感受到你的诚意,应该不会再跟你计较的。”艾玛劝道。

“可是......”翁芷荞不想去,她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

“大家都是商场上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若得罪了贺总,不仅公司很为难,也会影响你自己的前途。”

见艾玛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翁芷荞再不愿意也只得答应了。

翁芷荞从办公室里出来,就直接来到贺氏。

“小姐你好,请问你要找谁?”

前台小姐将翁芷荞在电梯跟前拦了下来,翁芷荞才想起来要预约这回事,只得跟对方说道:

“麻烦你跟贺总说一声,我是骏雅公司的翁芷荞,有关设计图的事想请教一下他。”

“翁小姐,你稍等一下。”

前台本来是不想打这通电话,只是被翁芷荞胸有成竹的语气震慑住,便回自己的位置给总裁秘书打去了电话。

放下电话,前台小姐露出职业笑容道:“总裁不在公司,他约了客户吃饭去了。”

“那他在哪个餐厅吃饭?”翁芷荞追问。

“抱歉,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说出来呀。

见前台小姐不肯透露,翁芷荞没办法,只得转身离开。

或者,连上天也在帮她吧,她只是肚子不舒服,去了趟洗手间,就在里面听到一个消息:贺君天约了客户在名人饭堂吃饭。

于是,她就立即坐车到名人饭堂去。

顾名思义,去名人饭堂的人都是非富则贵,换言之,这里的消费很贵。

翁家没落前,翁芷荞也是名人饭堂的常客,哪怕以现在的经济能力是消费不起,但表面上她还是有模有样地走进餐厅。

“翁小姐,很久不见了。”餐厅经理一见她,立即迎上前来。

这纪理也算是旧识,翁芷荞见到他自然高兴,连忙跟他打了声招呼,又听他说道:“纪老爷他们已经到了,要我带你去厢房吗?”

父亲他们也在这里?翁芷荞心中一跳,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你去忙吧。”

恰好此时,有人叫经理,他便匆匆离去了。

见人走了,翁芷荞就找了个服务员打探贺君天在哪个厢房,得到的答案,却是他还没到。

闻言,她觉得自己的运气还不错。

不是吗?贺君天若早到了,她还要想办法让他见她,现在她只要坐在大厅这里,等他一出现,她就上演一场偶遇就行。

正当她想找个位置坐下守株待兔时,远远的,她看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高希唯,一个是纪薇薇。

翁芷荞眉头一皱,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去哪里都见到不想见的人。

不过,这两人会在这里出现也不奇怪,刚刚餐厅经理就提过纪峰在这里吃饭的事,他们应该是现在才来吧。

高希唯也很意外在这里见到翁芷荞,快步走上前来跟她打招呼,“芷荞......”

翁芷荞本不想理会他,一瞥见纪薇薇一脸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她立即改变主意,朝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希唯哥,你们也来这里吃饭?”

上次见面,翁芷荞一见他就跑,这次却表现得如此‘亲切’,高希唯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

“我们订了房间,伯父也在,既然遇上了,不如一起吃顿饭吧,伯父也很想你呢。”

“不行!”纪薇薇气急败坏地否决这个邀请。

她就知道,翁芷荞居心叵测,到现在还对高希唯死心不息,想要从她手上抢走他,门都没有!

高希唯不悦地皱了下眉心,纪薇薇也知道自己的语气不好,于是补救地道:“芷荞应该是约了朋友在这里吃饭吧,我们就不要打扰她了,爸妈还在里面等,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

说着,就要拉高希唯离去。

翁芷荞哪会如此轻易就让纪薇薇如愿,她线条优美的唇角往上扬了起来。

“我是一个人,朋友刚刚打电话来,说有事不能来了。希唯哥,我们这么久没见,我也想跟你一起吃顿饭呢,不过,薇薇好像不想跟我一桌子吃饭呢,算了,我就不妨碍你们了,我们改日再约吧……”

“芷荞......”见她转身就要走,高希唯焦急的抓住她的手臂,“别走,反正都来了,就一起吃饭吧。”

盯着两人相握的地方,纪薇薇气的脸都胀红了,要不是在大庭广众,理智尚存,她已经要破口大骂了。握紧拳头,她压抑住怒火,假装好心地问:

“对了,怎么不见子轩?他才四岁那么小,你舍得让他一个人在家吃饭呀。”

“子轩?”高希唯讶然地问。

“你不知道吗?她已经有一个四岁的儿子了,前几天才带着儿子去见爸呢。”纪薇薇一脸你竟然不情的表情。

高希唯一脸大受打击的表情,“你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四岁大的儿子了!

纪薇薇嘲讽地摇了摇手指,“她是未婚生子哟,就是五年前圣诞节那晚,就在银都酒店跟人好上了,后来就珠胎暗结了,爸就是因为她未婚生子的事,才会把她送出国的。因为太过丢脸,爸一直不让我告诉你,所以,我才没跟你提过呢。”“你......”高希唯一脸受伤的表情看着翁芷荞,仿佛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见鬼了!这渣男脑子没进水吧?

当初,可是他先别有用心接近她,母亲入狱就有他的手笔,更别说他一脚踏两船,跟纪薇薇狼狈为奸,严格来说是他先对不起她,现在有什么脸指责她对不起他?

瞅着纪薇薇那一脸丑恶的嘴脸,翁芷荞脸色一沉,伸手拿起身旁桌子上的一杯水,直接就泼向了她:“你的嘴太自臭了,我替你洗一洗。”

纪薇薇完全没料到翁芷荞态度如此恶劣,竟然敢朝她泼水,想要发作,又瞅了眼身边的高希唯,立即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模样,跟他哭诉。

“希唯哥......”

高希唯先是呆怔了下,接着,他赶紧拿了纸巾递过去,“先擦擦脸。”

又转过头,生气地叱责道:“芷荞,你为什么向薇薇泼水,难道她冤枉你了?”

翁芷荞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脸色阴沉如水,犹如发怒的野兽,眼底一片狂风暴雨的景象,紧盯着纪薇薇,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她掐死。

“你怎么不问问她,当年究竟发生什么事?”

仿佛被她散发出来的戾气吓到,纪薇薇下意识退后一步,避开高希唯投过来的视线。

“五年前的圣诞节,她用你的手机,冒充你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引我到银都酒店的咖啡厅,在我的饮料里下了药,之后,就将我送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

翁芷荞语气平淡,但声音却透着一种无声危险,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高希唯不敢置信地看着纪薇薇,“你真的那样做了?”

“没有!你别相信她,这是血口喷人。”纪薇薇矢口否认,只是她否认得太快,目光闪烁不定,怎么看怎么心虚的样子。

“纪薇薇,人在做,天在看。以前你欠我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连本带利一次归还!”翁芷荞冷声道。

餐厅另一边,一个有着一双修长傲人大长腿的男人,扫视了眼翁芷荞三人所有的方向。

俊极绝伦的脸庞琮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感,犹如寒潭一般深邃狭长的眼眸闪过一抹高深莫测的神情。

如果此时,翁芷荞转过头一看,就会发现她苦等的人,贺君天已经来了。

其实,在高希唯因为焦急抓住她的手臂时,贺君天就到了,之后发生的一切,都落入他毫无情绪波动的眼里。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女人品德不行,大庭广众中为了一个男人跟别的女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他真为小家伙有这么一个妈咪而心疼。

“走吧。”收回目光,贺君天向前走了两天,见韦磊还盯着翁芷乔那边的方向没动,只得提醒了句。

韦磊回过神来,快步跟上贺君天的脚步。

两小时后,贺君天步出名人饭堂,坐上停在门口一辆豪华的加长轿车后,瞥了眼心不在焉的韦磊。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这家伙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

回过神来,韦磊伸手抓了抓头发,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说。迟疑了下,才开口说道:“BOSS,你还记不记得之前让我去调查翁子轩的事?”

他微眯了眯眼,“你想说什么?”

“BOSS,有一件事我觉得应该跟你报告的。之湔,你让我调查五年前的事,我重新调查酒店的监控,当晚你所在的那层楼的监控坏了,我只得翻查过酒店大堂的监控。我发现当晚出现在酒店的,除了施露嘉,还有一个女孩子。

因为当时那女孩子是被人扶着进酒店的,只隐约看得见侧脸,我以为她只是路人,直到听到翁小姐他们的对话,我突然回想起来,她会不会就是当晚那个女孩子。我在想当晚她真的出现在酒店,不知什么原因上了你的床,那么......”

韦磊会有这种猜测的依据是,翁子轩长得跟贺君天实在太像了,加上翁芷荞的侧脸跟五年前那晚的女孩子实在相似,所以,他大胆猜想当晚跟贺君天一起的会不会是她。

“你觉的小家伙是我的儿子?”贺君天不觉得有那么巧合的事,他唯一睡过的女人,会是翁芷荞?

开什么玩笑!

虽然,韦磊跟小家伙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小家伙无论是长相,或者看着人的眼神,无一不透着BOSS的影子。直觉告诉他,小家伙就是BOSS的亲生儿子。

“BOSS,其实,想知道他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只要验证一下就行。”

身为贺君天的首席心腹助手,有责任帮他处理生活跟工作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尤其关于子嗣这种重大事件,更加马虎不得。

贺君天陷入沉思,虽然他觉得韦磊的话有些牵强,但想到初次见到小家伙时那种莫名的亲切感。

难道小家伙真是他的种?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竟有种期盼。

“你帮我去查清楚。”

“是的。”

与此同时,翁芷荞回到公司,正愁要怎么跟上司解释没见到贺君天的事,就接到韦磊的电话,让她明天到贺氏去,想跟她讨论一下有关设计图的事。

放下电话,她吁出一口气。

她不知道对方的态度怎会突然间改变,但明天是最后的机会,她一定要抓住。

回到座位上,拿出设计图,再次检查了下,看看有哪里还可以改进的地方。

艾玛得知贺氏那天态度有所改变,于是,叮嘱翁芷荞这回一定要尽力,拿下跟贺氏的合同。

明白这次的项目,关系自己的前途,翁芷荞自然竭尽全力,下班回家后,几乎连饭也顾不上吃,就埋首修改设计图。

“妈咪,你先吃饭再继续工作吧,以前小宝爹地就是顾着工作,不注意吃饭,后来就生病了。”翁子轩推门走进书房,来到她身边,一本正经地道。

“妈咪不饿,宝宝自己去吃吧。”翁芷荞头也不抬地回答。

“妈咪不吃,我也不吃,我要跟妈咪共同进退。”小家伙嘟嘴反驳道。

展开内容+
  • 妈咪爹地超乖的 截图1
  • 妈咪爹地超乖的 截图2
  • 妈咪爹地超乖的 截图3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