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白雅顾凌擎小说最新章节-白雅顾凌擎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03 12:31

白雅顾凌擎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白雅顾凌擎是小说《顾少的小清新》中的主角,白雅顾凌擎小说精彩节选:在爱情游戏中,谁真心付出谁就是输了,而她是那个曾经完全真心付出的那个。

顾少的小清新
推荐指数:★★★★★
>>《顾少的小清新》在线阅读>>

《顾少的小清新》精选章节

她输了!

在爱情游戏中,谁真心付出谁就是输了,而她是那个曾经完全真心付出的那个。

苏筱灵得意的抬起下巴,讥讽的说道:“脱衣服跳舞,还是让出顾凌擎,你选择一个,我倒是要看看,你要脸还是要人?”

“够了,苏筱灵,我不是你可以赌的。”顾凌擎挡在白雅的面前。

“愿赌服输。”苏筱灵瞪大了眼睛,委屈的眼中布满了血丝,“如果输的是我苏筱灵,我也会跑到甲板上高喊,我不爱你了,顾凌擎。知道吗?我也很想不爱你。”

白雅愣愣的听着,睫毛轻颤。

苏桀然在厌恶她的同时,她也很想不爱。

“我跳。”白雅淡淡然的说道。

“音乐!”苏筱灵恶狠狠的吼道。

音乐响起来。

她走进舞池,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仿佛,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其他都是不存在的。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一个人。

爱的人,不爱她,爱她的人,又不知道在哪里?

“脱衣服。”苏筱灵叫嚣着,面目狰狞。

白雅睨向她。

幸亏,她保留了尊严,不想苏筱灵现在这么面目可憎。

白雅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柔弱无骨的腰肢有节奏的扭动,华丽玄幻的动作展示着高超的舞蹈技术。

她时而妖媚,时而柔美,就像是舞蹈精灵,在音乐中游刃有余。

所有人都被惊艳到了,包括顾凌擎,他目光深邃紧锁着她。

他不知道,她会跳舞的,还跳的这么好。

周围的男人如狼似虎的紧盯着她。

顾凌擎拧眉,“苏畅浩,带走你妹妹。”

苏筱灵觉得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她让那女人抢了风头。

顾凌擎脱下西装,朝着她走过去,给她围上,挡住所有人贪婪的目光。

她的身上散发着清甜的香味和湿润的热气,直扑他的鼻间。

“呵呵。呵呵。”白雅傻傻的笑着,眼睛中毫不掩饰的伤感,湿润的快要滴出水来, “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很蠢吧?”

他墨莲般的黑眸很深,脱口道:“你想让我喜欢你?”

“嗯?”白雅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睨向他。

她觉得她听错了。

顾凌擎拉着她走,沉声道:“你喝醉了。”

白雅垂下眼眸。

她是喝醉了吧……

不一会,他拉她到二楼,把门卡递给她,“你今晚住这个房间。”

“今晚不回去了吗?我明天早上要上班的。”白雅担心道。

“明天早上回码头,我会送你去医院,不会让你迟到的,放心。”顾凌擎承诺道。

既然如此,她也不好强人所难,毕竟,轮船不是她开的。

“谢谢。”白雅转过身,开门,走进去。

他瞟了一眼她红红的脚跟,眉头拧起来,闪过怜惜,转过身,离去。

白雅进了房间,坐在了沙发上,脱下鞋子。

刘爽给的这双鞋,鞋跟太硬了,脚后跟的皮都磨破了。

她不应该要的。

白雅闻了闻身上,都是酒味。

她明天还要上班呢。

她换了房间一次性拖鞋,走进了浴室。

洗了头发洗了澡,把外面衣服,里面衣服全部都洗了,晾在卫生间。

她围着浴巾出去。

顾凌擎坐在沙发上。

沙发的前面是一个医药箱,他正在翻找着他需要的东西。

余光看到白雅出来,他抬头,看了过去。

她只围着浴巾,露出漂亮的锁骨。

浴巾只能包裹住她的臀部,露出修长,白皙的**。

白雅看到他,一惊,毕竟她里面没有穿衣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紧张的问答。

“过来。”顾凌擎命令道。

白雅尴尬的解释道:“我的衣服洗掉了,不太方便。”

“你在担心什么。”他有些愠怒,沉声道:“过来。”

语气之中是不能拒绝的霸气。

她只能,缓缓的走了过气,轻声道:“我想休息了!”

顾凌擎不理会她,在药箱里找到了碘酒和伤口贴。“坐下。”

他懒得抬头,把伤口贴两边的纸撕掉,放在桌上备用。

白雅知道了他的用意,心中有一丝的暖流,轻柔道:“我可以自己来的,谢谢你。”

他不再命令。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倔。

他直接拉过她的手,把她强制性的拉着他的身旁。

白雅还没有坐稳。

他拎起她的脚,放在他的腿上,动作干净利落,就像他之前的行动,雷厉风行。

白雅一惊,她里面没有穿任何衣物,那样会曝光。

她立马侧过面,大腿夹着,不让有一点缝隙。

顾凌擎好像没有发现,他拿起碘酒,轻柔的涂着。

这种轻柔,和他本身给人的印象不符合。

碘酒涂在她的脚上,她没有感觉到疼痛。

相反,他温热的手掌握着她的交换,感觉很舒服。

“那双鞋子皮质太硬,以后不要穿了。”顾凌擎提醒道。

“嗯。”白雅应了一声。

“另一只脚。”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先侧向另外一面,把脚抬上去。

顾凌擎觉得她的行动怪异,拉了一下她的脚腕到他手中。

白雅轻呼了一声。

他下意识的看过去。

一眼,就看到了……她那……

只是0.1秒。

但他看到了。

白雅脸通红,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别过脸,不敢和他对视。

顾凌擎清了清嗓子,喉结滚动,低下了头,帮她处理伤口。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空气中流淌着爱昧的因子,让人口干舌燥,心慌意乱。

“好了没有?”白雅催促道。

“不要乱动。”顾凌擎提醒道。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充满了雄性荷尔蒙和危险的味道。

“等下船后,我和首长你,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白雅问道。

顾凌擎眼眸一凛。“如果你不希望见面,相信以后也不会有机会见面。”

他说的这句话也有歧义,什么叫如果她不希望,如果她希望呢?就可以见面了吗?她们又以什么样的身份见面?

他们毕竟在两个不同层面的世界,生命中偶然有的温暖的插曲。

明天,她会回归她正常的人生轨迹中去。

“嗯。”她只发了一个字,却是正确的表达了不要见面的意思。

顾凌擎脸色难看了几分。

他贴好了伤口贴,没等白雅自己把脚收回来。

他径直起身,笔直的站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幽邃的目中凹陷进去,闪过一丝愠色, “今晚我睡在这里。”

(我是秦汤汤,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 情话书屋 就可以收听)

他的语气强硬不容拒绝。

白雅睁大诧异的双眼,立马站起来,尴尬的说道:“这房间,不是给我住的吗?”

“嗯。”他从喉间发出这个音,仿佛不屑回答一般冷傲,“你睡床,我睡沙发。”

孤男孤女在一个房间里,她和苏桀然都没有这样过,脸迅速的就烧红了,脑子有些混沌中,“不,不是的,我们只是男女朋友,不用住在一间房间里。”

话音刚落,只见顾凌擎漆黑的眸仁掠起层层暗芒。

他朝她走过来。

她不是他的战士,也不是军人,可是,他身上那种凌威的感觉让她不禁胆寒。

她后退一步,跌落在沙发中。

顾凌擎压下来,手撑在沙发上,把她圈在他的怀中。

那双布满寒霜的眼瞳犀利的紧锁白雅,不说话,她就能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

“怎么了?”她问道,眼眸闪烁,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慌。

“我是蛇还是猛兽?你有这么避之不及吗?”他问,锐气不减.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雅赶忙解释,“只是……”

只是,他高高在上,她是有夫之妇,两个永远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

住在一个房间里,不合适。

可说出来,感觉,她不信任他似的。

她没有说出来,改了口道:“我睡沙发吧。”

他的眼神瞬间柔了几分,依旧浩瀚的不着边际,“只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委屈你一下,我不会碰你的,放心,你睡床,我睡沙发。”

她当然信他。

他要碰,昨天早就碰了。

不过,他应该是看不上她的。

顾凌擎起身,朝着浴室走去。

她想起她的衣服,裤子,裙子还凉在洗手间中,着急的喊道:“等一下。”

他冷眸睨着她,目光微微迷上一层昧色,嘴巴往上扬起,“怎么?你想伺候我洗澡?”

她诧异那样高高在上的君子会说出这样的话,很是局促,朝着他走过去,“不是,怎么可能,我有些东西在里面,我收拾一下,你再进去。”

顾凌擎没有拒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白雅着急把东西收下来。

一次性鞋子沾到水特别的。

“啊。”她惊叫一声,眼看着要摔了。

他疾如闪电的进去,握住了她的手臂,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动作太大,浴巾掉了下来。

他不小心,握住了她的柔软。

顾凌擎魅瞳收紧,体温升高,睨向她。

白雅尴尬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肌肤的颜色都变得绯红起来。

“对……对不起。”白雅开口。

顾凌擎松开她。

掌心中,她滑嫩的触感还在,正如三年前的她。

白雅立马捡起浴巾围住身。

他似乎不着急走,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红润的脸,走向前。

白雅往后退,靠到了冰凉的墙面,那凉心透的温度让她一怔。

他走到她的面前,手撑在她的脑残,俯视的目光让她觉得快要把她灼伤了。

“你在害怕?”顾凌擎低沉的说道,目色混乱。

他见她不否认,又黯淡几分,“你对我来说,更像毒蛇猛兽。”

白雅不解的看向他。

他是在说她讨厌吗?

不穿衣服的是她,非要进浴室的是她,摔倒的也是她,甚至,浴巾掉的都那样巧合。

如果她是他,也会觉得她自己是故意的。

“对不起。”白雅道歉道,低下了头,很是难堪和局促。

顾凌擎看了她一眼。

“房间留给你,我出去。”他沉声道,转过身,眼中多了一层幻色。

他深怕,对她又做出三年前的那种事情来。

三年前,他是受了药物的蛊惑,刚才……是他也说不明白的一股冲动。

二楼的大厅

陆嘉怡坐到了顾凌擎的旁边,优雅的帮他倒上茶水, “表哥,外婆说,顾氏集团是你的,周二的新闻发布会你不出席也就算了,晚上的宴席一定要来!”

顾凌擎清幽的目光瞟着她,如若洞悉一切,“宴会我可以出席,但是如果动机不纯,以后就休想我参加。”

陆嘉怡面有难色,劝解道:“表哥,其实筱灵从小就喜欢你,过去的那些所作所为也是因为太爱你。外婆的意思,也是觉得你到了适婚的年纪,筱灵不管从家境,学识,能力上都是最配你的那个。所以,明天的宴会真的是鸿门宴。”

顾凌擎嗤笑一声,放下茶杯,偏冷道:“如果我不喜欢,就算是放下整个家族企业,我都不会要她。明天我不会出席”

“那你喜欢今天来的那个女孩?”陆嘉怡歪着脑袋试探性的问道。

顾凌擎顿了一顿,漆黑的眼眸如同浩瀚如大海,让人看不清他所想。“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她太柔弱了一些,你知道外婆的择媳标准。怕表哥选择的这条路会难走。”陆嘉怡担忧的说道。

“你想多了,只要我喜欢,不管前面有多少的障碍,我都会事先清除。”顾凌擎自信的说道,整个人都焕发着光彩。

他现在的成绩是靠自己一步步拼出来的,而不是靠副统的老爹和富可敌国的背景。

陆嘉怡对自己这个表哥一项很崇拜,露出笑容,“如果你不是我表哥,我可能会比筱灵还疯狂的。”

顾凌擎眼眸沉了沉,“不喜欢,就是不会喜欢,我宁缺毋滥,不会勉强自己。”

“呵,表哥以后肯定会宠自己的妻子。”陆嘉怡感叹道。

顾凌擎的脑中闪过白雅的模样,眼神深了一些,“帮我准备一套女士服装,棉柔质感的平底皮鞋。明天上岸之前送来。还有……给我拿条被子来,我今天睡客厅。”

“啊?你被她赶出房间了啊。”这点,真让人始料未及。

陆嘉怡调侃道:“表哥的魅力应该无人能及的。”

“去做你的事,话那么多干嘛。”顾凌擎烦躁的拧起眉头。

“哦。”陆嘉怡睨了一眼顾凌擎,笑着站了起来,走出了客厅。

顾凌擎躺在了沙发上,脑子里想的是刚才在浴室的一幕。

那一幕又和三年前的一幕完全重合。

如果那个时候,他就告诉她,会怎么样?

他只是不想破坏她的幸福,但是现在看来,她并不幸福。

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