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禅月御雪离小说最新章节-禅月御雪离小说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9-04-02 20:31

禅月御雪离小说最新章节这里有!禅月御雪离是小说《禅月》中的主角,禅月御雪离小说精彩节选: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被重重都在白曼床边,只听男人冰冷着道:她若不能好起来,你父亲的元神也会毁灭。

禅月
推荐指数:★★★★★
>>《禅月》在线阅读>>

《禅月》精选章节

禅月被雪离带着去了雪上宫。

被重重丢在地上的那一刻,腿上的烧伤擦过地毯,所谓的剜心之痛也不过如此。

让她好起来,我放了你!男人的语气冰冷,没有往日半分温柔。

禅月艰难的撑起身子,看着那依旧完美的侧轮,只是到底不一样了。

因为没有心,所以那侧轮看起来也比往日冷峻不少。

转头,看向白幔围绕的穿上,趴着一只毛体雪白的小狐狸,这……就是他撕心裂肺的玉扶,原体真漂亮。

禅月笑着,看向雪离:我感觉我活的真可悲,竟然还需要靠一个妖活下来!

还是靠这个亲手杀死自己父亲的妖孽。

这是你离开地狱的唯一方法。

如此的话,我还是在地狱吧。

他想让这妖孽活,而她就算是元神毁灭在地狱,也不可能让这小妖活下来。

话落,脖子上传来一股力道,那力道之大几乎要拧断她的脖子。

禅月,你的心……

要说我狠毒吗?可我觉得这世上最狠毒的是你,比最毒的蛇毒还要毒!禅月无所畏惧的对上男人满是杀意的眸子。

她甚至在怀疑,以往那些时光,处处将自己保护在危险外面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就是装出来的。

要是的话,那他的演技还真好,这么多年她既然都没看出这个男人的歹毒。

为什么,能告诉我吗?

要说是为了这小妖屠尽禅月山她是不信的,那到底是为什么?

你现在只要将她救活,别的不该你管的不要管。

我要知道。

禅月执着的问着,到底是为什么。

禅月山的每个人,对他不好吗?

为什么会落的全都死在这群狐狸精的手里?

对了,要不是他拿走了噬天弓的话不会!

而禅月现在就想,那噬天弓是不是雪离当时故意拿走的,这一切他也参与其中。

越想,她的心就越是绝望,原本对妖族的恨,也转嫁到了男人身上,恨不得杀了他。

你想知道为什么,好,我告诉你是为什么?你父亲,是不是曾经斩了七条青蛇?

……七条青蛇?

禅月不知道!

但有一点:爹爹屠妖,从不牵扯无辜,若真有那七条青蛇,除非他们祸害了人间。

否则的话,不会让爹爹出手。

她的话,让雪离笑了!

那笑冷到极致,也带着嗜血。

这时候禅月也才知道,你的本体是蛇?

怪不得他能修成神,原来他的本体也是妖精,还是让人怎么捂也都捂不热的蛇妖?

我当时怎么就捡了你这个祸害回去?

痛,好痛!

心口上的痛蔓延到全身,再有全身回到心口,从而让她承受着痉挛之痛。

她怎么能放过这些人,怎么能让过这些妖?

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被重重都在白曼床边,只听男人冰冷着道:她若不能好起来,你父亲的元神也会毁灭。

御雪离!禅月歇斯底里的怒吼,回应她的是男人远去的脚步声。

她后悔,真的好后悔当年带他回去。

禅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年救回去的少年,竟然是这世上最冷血的妖孽……!

她恨不得那狐妖去死,然而也不能看着自己父亲的元神被灭。

苦苦坚守的第三天!

雪上宫人人心慌,只因为雪离上神的宠物身体在一点一点的透明,也就是说,她可能真的会灰灰湮灭。

御雪离出现在禅月面前,面上冰冷无情:看来我是高估你了,竟连自己的父亲也也不顾。

挥手之间,黄色雾气出现在御雪离手心中。

禅月认得,那是父亲……!

原本的坚持,在这一刻输的彻底,御雪离,那是你的师父,就算你恨你这一身本领都是他亲授。

如何救玉扶?

对禅月的话,男人就好似没听到一般,只是坚持着问。

这时候,禅月知道,这个男人是真的无心无情的,他是连带着血液都是冰冷的蛇。

他是这世上最不懂感恩最没感情的,她到底还是奢望了。

在男人的手指一点一点收拢的时候,眼泪滑下,要我救她也可以。

在他的冷血中,她到底还是松口。

被自己最爱的人逼着,去救自己的杀父仇人。

走吧!

男人再一挥手,手中的黄色雾体已消失。

禅月站在原地没动弹半分,男人微微回头,侧颜冷峻到极致。

怎么?

将噬天弓给我,那是我父亲的东西,你不配留在身边。

给你!男人一挥手,那血红的弯弓就这样出现在禅月手里。

丢给她的时候,她明显捕捉到了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厌恶。

禅月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将那些在意悉数收下!

男人走在前面,要是救不活她,你将永世承受地狱之痛,而你的父亲,再无机会转世。

禅月只是静静的跟着,听着这些话心脏都在**着痛,但更多的是她对这个男人的恨。

总有一天我会杀尽天下妖族!

你当真对自己有信心,妖皇是你父亲都敌不过的人,而他的头上还有妖尊!

禅月没接话,只在心里发下了这个毒誓!

哪怕自己的残忍他日会被冥王打下十八层地狱,她也毫无所谓,反正都是要受的。

床幔里的小狐狸,三日前看着还有实体,而现在已经变成透明色。

这是因为被噬天弓所伤的缘故。

看着她这样是不是很心痛?这可是你亲手伤的。禅月冷笑道。

四目相对,男人眼底满是寒意: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是他亲手所伤,然而他当时要的命,是她的!

看着男人再度的因为那妖孽对自己露出杀意,禅月笑了,笑的是那么嘲讽,她在嘲讽自己!

多少日日夜夜啊,她竟然半分没察觉到。

到底是自己太过蠢笨,还是这个男人真的掩盖了自己的尾巴那么多年,她甚至连他是妖也都不曾察觉。

雪离,过去的岁月,你可曾对我有过半分心?

御雪离:……

对上禅月满是痛色的双瞳,他要脱口而出的话在这一刻犹豫,多年也只是半刻,只听他更冷心无情:没有!

那一刻,禅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胸腔里传来一阵哗啦的声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