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红门杀手欧阳悦彭大方最新章节-红门杀手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4-02 18:31

《红门杀手》的主角是欧阳悦彭大方,本为您提供红门杀手欧阳悦彭大方最新章节!红门杀手小说节选:这个男人是隶属于一个叫“红门”的杀手组织,红门里的人称他为“左轮”,因为他使的是一把中型口径的左轮手枪。左轮在训练我的时候要求甚是苛刻,他说杀手与其他的职业不同,如果学艺不精随时会有死亡的危险。尽管左轮在训练我的过程中要求苛刻,几乎对我铁石心肠。

红门杀手
推荐指数:★★★★★
>>《红门杀手》在线阅读>>

《红门杀手》精选章节

我跟着这个中年男人来到偏远的边界,在这里我接受了成为一名职业杀手最为严格的训练。

这个男人是隶属于一个叫“红门”的杀手组织,红门里的人称他为“左轮”,因为他使的是一把中型口径的左轮手枪。左轮在训练我的时候要求甚是苛刻,他说杀手与其他的职业不同,如果学艺不精随时会有死亡的危险。尽管左轮在训练我的过程中要求苛刻,几乎对我铁石心肠,但是在边界的生活上,他俨如我的父亲一般照顾我,他说:我之所以把你带到这里来,其一是你无父无母,是个孤苦伶仃的女人。其二是你的仇恨,“仇恨”这东西是杀手成长的最好催化剂,真正优秀的杀手都是在仇恨中成长的,而且所杀的第一个人通常是他们最大的仇人。

确实如此,在这里我每天除了接受各种体能训练,学习杀人的方法,没有做过第二件事,我的日子是在千篇一律的训练中渡过的,每过完一天,我心里就默念着彭大方距离死期更近一步。

刚开始左轮会定期考验我,后来的“考验”变成了随时,随地的突然袭击,但我的表现让他很满意。他说:谈到杀手的天赋你不是最好的,但是你比任何人都刻苦,成为一流的杀手对你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7年后,我已经是个25岁的成年女人了,在左轮的教导下我不再是当初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女生。左轮说他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教我的了,接下来是要通过试炼才能让自己成长。在离开边界时左轮送了一份礼物给我,一支意大利产的伯莱塔92F型半自动手枪,银灰的枪管,漆黑的枪柄,弹匣容量15发,我很是喜爱,给它取名叫“火流星”。

再次回到H市,对我的出生地没有久别之后的感动,而是带着满腹的仇恨与杀机。手刃仇人彭大方是我成为红门杀手所要干的第一件事,而且是没有任何报酬的那种。

彭大方没有变化,死了一个正太,二姨太自然升级成为了正太。

7年前,我的老师左轮在刺杀他的正太得手后,彭大方的紧惕高了很多。出入公众场合穿避弹衣,宝马轿车装上了防弹玻璃,身边跟着8个贴身护卫,其中5人身上配枪,在彭老大的豪宅里,所雇佣的保镖就有24人。

在掌握了这些后,我很快等到了机会,在他出席H市一个商务区项目的剪彩仪式上,我本可以一枪打暴这个畜生的脑袋,但是在我举枪的那一刹那间改变主意,我要让他在死前受一番折磨,所以我在背后第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左腿,第二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肛门。这位在H市呼风唤雨的人物躺在病房里每天发出像病猪一般的叫声实在让我爽到了心底。

当我确定他忌日的那一天,在深夜我来到了这家医院,我打晕了那3个在病房里“尽忠职守”的小朋友,把他们先后“塞”进卫浴间,然后看着像蛤蟆一样倒扒鼾睡的彭大方。7年前在“永豪轩”酒店里打算用厨刀刺杀他的那个少女是多么幼稚而胆大,比起7年后的现在,我的手不再抖了,腿也不会发软了,我“朝思幕想”的仇人如今好比砧板上的肉可以任我宰割。

彭大方突然醒过来,他扭头看我的时候并未认出我是谁。7年的变化很大,我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他的警惕性很高,看到自己的保镖突然失踪,一边稳住我一边暗自拨弄枕头下面的手机。这个7年前就应该死的人活到今天也算是占足了上天的便宜,我用双手扭断了他的脖子。在他断气的那一刻,我想起自己离开受训地时,左轮对我说过的一句话:

“你在杀彭大方之前最好想清楚一件事,如果你的手第一次见红就意味着你已经走上杀手这条路,以后想回头都难了。”

我的仇人彻底断气了,睁着死鱼般大的眼睛。我苦学7年就是为了这一天。

走出医院,走上街道,我感觉自己的胃里在翻江倒海,我躬着身子开始不停地呕吐,这是我第一次杀人,彭大方的死是我踏入杀手的第一步。

“红门”是一个杀手组织,之所以命名为红门是因为里面的每一个人双手都染满了鲜血。在红门杀手的眼里,这个世界本就只有一个颜色,红色。

“红门”有其一套自身的法则与管理。身为红门的每一个杀手都有自己的职责与义务。第一步是由经纪人与雇主达成协议。再由经纪人所掌握的猎物资料与之对应的杀手取得联系,杀手按照雇主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让猎物从这个世界消失。事成之后,雇主会将报酬汇入经纪人指定的账户,再由红门专门的负责人将这些钱按照规定分配到接单杀手与相关经纪人的户头。

但是目前的我还没有达到具备拥有经纪人的资格,也就是说在红门还没有业绩,是属于红门的试用杀手。

试用杀手所要尽到的义务就是清理3个没有东家的同行,这是红门的门规。

各行各业都有竞争,杀手这个行当也不例外。没有东家的自由杀手分散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也分三六九等。一些没有实力和技术含量的游散人员,为了钱可以凭借一身胆量接受一些小雇主的廉价订单,而这些不入流的“杀手”所用的工具也只限于管具和做功劣质的手枪,往往针对的猎物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而且在手法上有诸多破绽,若是被警方查出线索或者被猎物反咬住,很容易出卖自己的雇主。这类人通常不会被红门纳入清理的对象,因为这些人不具备一个真正杀手的资格。

另外一些人,曾受过特定的训练,但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独来独往,而且手法专业。这类人不仅本事过硬,而且会严重扰乱行业价格,形成竞争威胁,他们就是红门的见习杀手们所要清理的重点对象。

红门有专门的探子,遍布在社会各领域,一旦发现这些身不可测的独行客,便上报给组织,再由组织向见习杀手下发指令,进行清理。如果见习杀手不幸死在对方枪下,这也是自已的宿命,没有人会为你的性命买单。

很快我在H市接到了这样一条清理指令。

指令一:大建路桦林小区2幢301室处决失败者。

指令二:将由指令一派生。

我按地址很快找到了目标。门轻推一下便开了,里面一股淡淡的霉烂味道。一个面色苍白,嘴唇青紫的年轻男人坐在椅子上,正在吃着手里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他赤着上身,腰部扎着绷带,但腹部那里已经被血浸红了。他每咽下一口面条,面部肌肉都不由自主地扭曲成一团,好像忍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他看了我一眼,神色悲哀地:“怎么是个女人,女人怎么可以干这一行。”

不等我开口,他又说:“不劳你动手,让我吃完这最后一顿。”

当他咽下最后一口面条,端着碗将里面的面汤一口气灌进肚子里,他的整张脸已是大汗淋漓了。他指着绷带里面仍在浸血的伤口,有气无力地说:“子弹还在里面,我已经撑了几个钟头,就是等你来的。你可千万别学我这样,挨了枪子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活受罪。”

他继续说:“我在射击方面是下过苦功,已经先后杀了2个独行客,本以为做完这次任务就可以正式成为红门的签约杀手,想不到——”他没说完,竟流下了遗憾的眼泪,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他似乎整理了一下思绪,又说:“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我提醒你,对方是个使枪的行家,手法准,出枪快,身体特别灵活,能从不同角度打出精准的射击。你最好不要和这个人正面对碰,他好像可以做到料敌先制。”

尔后他一声苦笑,仰着脑袋说:“悲哀呀,你不可能是那个人的对手,而且你比我还年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突然折断了吃面的木筷,将筷子扎进自己的喉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